018 婚事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23:58字数:1291809

“那么,最近有谁见过克里斯蒂安?” 终于等到玛丽亚·阿玛丽亚的宣传告一段落,玛丽才有机会抛出她的这个问题,现在,她和她的姐妹们一样对流言了如指掌,但问题是,当事人究竟是怎样的情况呢?

玛丽的姐妹们面面相觑,都摇着头,最后,还是伊莎贝拉答道,“我去找过她两次,她都不在房间里。”

这下子玛丽也禁不住要抱怨她的这位姐姐了,连自家人都找不到她,难怪要流言满天飞呢,看来,还是尽快结婚为好。于是玛丽问道,“伊莎贝拉姐姐,你和约瑟夫哥哥同意克里斯蒂安现在结婚么?”

伊莎贝拉以一种满不在乎的口气答道,“约瑟夫和我都觉得他们可以在复活节前后结婚,虽然现在是在父皇的哀悼期里,但是,说起来我们也是在我母亲的丧期里结婚的呢,这其实没什么。”

“哦,”玛丽点点头,“那么母后陛下能同意么?”

“这正是我所担心的,”伊莎贝拉在座椅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才回答道,“我觉得,关键是谁去和母后说这件事。”

约瑟夫夫妻俩显然都不想参合到这件事中,玛丽得出了这个结论。当然,她本人也是同样想法,天知道女王知道自家女儿在父亲的哀悼期里弄出了桃色新闻要结婚之后,会是怎么样的反应,这个烂事儿,还是谁惹出来的谁去收拾吧。于是玛丽又问道,“阿尔贝尔特·海因里希王子是要去向母后求婚的吧?我听说母后非常喜欢他呢。”

玛丽的这一句话,总算提醒了大家,玛丽亚·阿玛丽亚立刻跳起来附和道,“就是就是,让克里斯蒂安自己去和母后解释一下,最近宫里面,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有关她的流言。”

“母后可能不会同意的,”伊莎贝拉皱着眉摆弄她长裙上的蕾丝,“母后一定不希望在父皇的哀悼期内举行婚礼。”

“母后更不希望她的女儿在宫廷流言中做主角吧,”玛丽亚·伊丽莎白只比克里斯蒂安小一岁,她显然对姐姐的行为很不满。

伊莎贝拉仍显得犹豫不决,但玛丽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比起这种与她无关的宫廷琐事,她更愿意把时间和精力花在法语学习上,于是她笑道,“我们只要等母亲了解的所有的情况之后做决定就行了,若是母后真不同意,再想其他的办法也不迟。”

这回是卡洛琳娜立刻从玛丽的话中发现了问题,“母后仍然是那么悲痛,她大概不会知道宫里面对于克里斯蒂安有那么多的流言吧?”

玛丽想翻白眼,但是忍住了,她的女王母亲因为丈夫的去世,已经消沉了相当长的时间,现在,是她该继续尽女王和母亲的责任了。显然,如果女王对女儿足够关心的话,一定早就知道这些流言了。

大家都没有回答卡洛琳娜的问题,于是屋子里一时间变得异常安静,伊莎贝拉只得自己打破了这一阵的沉默,“先就这样吧,我还是要找到克里斯蒂安和她好好谈谈。”

大家都点头称是,伊莎贝拉又嘱咐几位小姑千万别参与传播克里斯蒂安的流言,众人都有点意兴阑珊的,便纷纷告辞,玛丽却留了下来,她想打探一下,有没有关于她的法兰西婚姻的最新消息。

玛丽陪着伊莎贝拉又聊了半个多小时,伊莎贝拉也没有提到任何有关她的消息,玛丽想来想去,觉得一个十一岁半大女孩还是不适合直接开口询问自己的婚事,于是只得放弃,离开伊莎贝拉回自己房间去。

阿尔贝尔特·海因里希王子果然成功了,过了大约十来天,玛丽就听到了女王同意将克里斯蒂安嫁给这位王子的消息,婚期也很紧,就订在这一年的复活节,也就是下个月。

玛丽很是惊奇,就她十一年以来对自己这位女王母亲言行的了解,实在无法想象玛丽娅·特蕾莎女王是由于什么原因而作出这个决定的。要是这男女双方在皇帝去世前早已订婚的话,基于通常的礼节考虑,女王应该不会阻止这场婚礼,但现在宫里的人都知道,皇帝一直是反对这两人的结合的,按照玛丽的猜测,女王即便同意他们的婚礼,出于尊重皇帝意愿的考虑,她也会要求婚礼在皇帝哀悼期结束后再举行的。

玛丽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件事。

索性……想不明白就算了?

然而玛丽很快就自我否决了这一想法,好歹她也是个穿越者,怎么能偷懒而置这样重要的历史之谜于不顾呢?更何况,她要想知道这事件的内情,似乎也并不是很麻烦呢。

于是,玛丽便理所当然的将学习搁置一边了,她决定首先拜访玛丽亚·阿玛丽亚,这位女大公天生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玛丽猜测她已经把这事件的前因后果了如指掌了。

然而,对于任何一位受过良好的宫廷教育的贵族女性来说,公然打探别人的隐私显然过于失礼。玛丽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玛丽亚·阿玛丽亚究竟是如何打听来如此多的八卦的,但她总算也有所得——至少想出了这次打探消息的办法。

于是玛丽去了玛丽亚·阿玛丽亚的房间,很幸运的,她的这位姐姐正好闲在屋里,于是,玛丽作出闲谈的样子,装模作样的东扯西扯了一翻,便拿出一副既悲哀又气愤的表情,表示她无法在父亲的哀悼期里接受婚礼这种庆贺活动。

“我也无法接受,”玛丽亚·阿玛丽亚的话匣子显然被成功打开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安东妮德,我相信母亲也并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

“可是,母亲毕竟同意了克里斯蒂安的婚礼啊,”玛丽装作迷惑不解的样子哀叹道。

“你这小孩子,说了你也不明白,”玛丽亚·阿玛丽亚连连摇头。

对于这种八卦女,玛丽在上辈子就掌握了应对方法——她们都是天生的大喇叭,诉说对她们有莫大的诱惑力。于是,玛丽便抓住她姐姐的裙角装作撒娇,“我都十二岁了,早就不是小孩子了,你就告诉我吧。”

“也是,说不定明年就出嫁了呢,告诉你也没什么,”玛丽亚·阿玛丽亚果然开始给自己找台阶下,“但是,咱们事先得说好,你可不能和别人说哦。”

还没等玛丽想答应,玛丽亚·阿玛丽亚又紧接着来了一句,“你要是实在想和别人说就说吧,只要别说是我说的就行了。”

玛丽听了直想笑,勉强忍住,答道,“你就赶快告诉我吧,我保证不和别人说。”

“其实也没什么啦,”玛丽亚·阿玛丽亚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你还记得我上次说克里斯蒂安怀孕了的时候,伊莎贝拉还说我呢,现在我到要看看伊莎贝拉还有什么话说,克里斯蒂安要是不赶着在复活节结婚,肚子就要大得能看出来了呢。”

原来如此,玛丽免不得要为她的女王母亲觉得遗憾,任凭女王是如何注重道德和家庭,她的女儿,照样会干出奉子成婚的好事来。

看玛丽没答应,玛丽亚·阿玛丽亚却以为她的消息不够爆炸力,赶忙又补充道,“我还听说,母后把克里斯蒂安和阿尔贝尔特·海因里希都狠狠的骂了一顿,可是没办法,总不能眼看着克里斯蒂安肚子大了丢家里的脸吧。”

“其实现在也挺丢脸的,”玛丽一时没忍住,禁不住咕哝着。

“是啊是啊,”玛丽亚·阿玛丽亚也开始臭着一张脸,“父皇母后的脸面真是让他们两人给丢光了啊。”

通知:大家注意了,本周还有精华20多个。水下的人们快出来换口气啦,水面还有2.1哦~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