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20 激进的改革者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4:53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20 激进的改革者

疲惫不堪的玛丽,遭受了连番的打击之后,倒在自己的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唉,我们可怜的玛丽,虽然她自己还只是简单的推理了一下,但是仅仅只是这样,就得到了一个令她十分惊恐的结果,真不知道,如果她能够像我们之前做的那样,重新完整的解读一下特蕾莎女王对她说过的话,还有给她写的信,她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很早以前我们就都知道了,对于玛丽来说,相比较而言,她对她的约瑟夫大哥的熟悉程度,甚至还比不得她对伊莎贝拉大嫂的了解——玛丽至少还知道伊莎贝拉大嫂原本在维也纳过得十分不开心,郁郁寡欢抑郁而死。对于她的约瑟夫大哥,玛丽实在了解的不多,之前努力地拉近自己和这兄嫂之间的关系,还是因为当时打算为自己留一条后路而已。其实还有一个原因,玛丽和她的这位皇帝哥哥,年龄差了足足有十四岁,这个年龄差距是巨大的,这么说吧,如果不是约瑟夫大哥而是约瑟芬大姐的话,玛丽甚至有可能比她的外甥或者外甥女还要晚来到这个世界一些……

说的这里,让我们来了解一下这位德意志国王、罗马帝国皇帝、匈牙利国王、波西米亚国王——约瑟夫二世,看看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说真的,当我笼统的看了一遍约瑟夫皇帝的资料之后,第一个蹦出来的念头就是:这家伙整个儿就是一个奥地利王莽啊……当然了,人家约瑟夫皇帝可是根红苗正,堂堂正正的从父母双亲的手里接过了那一大串头衔的,这方面王莽可跟人家比不得,除了这个出身问题,个人私生活方面,约瑟夫二世皇帝也要比王莽来得更加洁身自好一些……

但是在治国方面,这两个人.的所作所为,基本上呢,可以算得上是不分伯仲不相上下半斤八两了。其实,王莽做的真就那么过分么?我以为其实不然,但是为什么人们大都说不好呢?夏言夏公谨曾经在《申议天地分祭疏》中有云:用《周礼》误天下者,王莽、刘歆、苏绰、王安石也。听听,一共四个人,我们老王家就占了半壁,要说这吃力不讨好的倒霉的变法差事,真不是个好差事……《周礼》不是好东西么?什么叫“用《周礼》误天下”呢?可见,就算经是好经,和尚也不是歪嘴和尚,念得不是时候,那也一样得不到好结果。

约瑟夫二世皇帝,干的也是这种.改革之事,因为不是时候不得法也得不到支持,结果将奥地利改了个乌烟瘴气深陷泥潭,要不是他及时的死了,恐怕奥地利也会最终被他改到四分五裂国将不国了。

前面已经发生过的,咱们就不.提了,让我们看看约瑟夫二世皇帝在母亲去世、独揽大权之后都干了些什么吧,总结下来,也就是下面这么几件:1780年,全面推行和发展玛丽亚.特蕾莎的改革事业,致力于建立依靠军队和官吏支持的集中统一的德语国家,在加利西亚、布科维纳、匈牙利和西本比尔根建立德意志移民区,奖励依附地区德意志贵族地产和德意志资本的发展,优先录用德意志人为文武官员;推行保护关税政策,奖励发展工商业,增加财政收入;1781年,颁布关于宗教政策的《宽容令》,废除了农奴制;缔结奥俄联盟,图谋瓜分巴尔干半岛,但因对土战争屡遭失败而未果;1781—1782年,颁布谕令,废除世袭领地内的农民人身依附关系,限制贵族特权,没收部分教会财产,并解散一些修道院;实行严格的书报检查制度,建立起永久性的警察组织;1789年,他下旨农民必须被支付工钱而不是义务劳动。

其实约瑟夫二世的这些个改革,也都是特蕾莎女.王一直致力于此的,但是很明显,约瑟夫二世的步子迈的快了一些、大了一些,手段强硬了一些……如果他能像玛丽一样循序渐进温水煮青蛙,能取得成功也未尝不可能。而且这些个改革,除了缔结奥俄联盟之外,都是内政啊,这些和玛丽有什么关系呢?

坏就坏在这个奥俄联盟上,我们看看叶卡捷琳娜.二世的一个举动:18世纪80年代,叶卡捷琳娜宣布:北美洲的阿拉斯加和太平洋上的阿留申群岛归属俄国版图。眼熟么?记得么?玛丽可是足足派了三千精兵去占领阿拉斯加,而且我们也曾提到过,在玛丽派兵前去阿拉斯加之前,俄国人已经开始在那里活动了。明白了吧?叶卡捷琳娜二世像是能够轻易放弃的人么?玛丽都派出三千精兵了,能随随便便就把那片土地拱手相让么?而假如叶卡捷琳娜二世和玛丽较上劲了,俄国和法国起了冲突,约瑟夫二世皇帝该如何选择呢?我觉得,站在一个皇帝的角度考虑,直接站在前台发号施令的俄国女皇,重要性要远远强于只能躲在幕后的玛丽啊。

怎么样?潜在的冲突因素已然存在,特蕾莎女王.的担忧,恐怕不是空穴来风未雨绸缪那么简单了吧?还有一个情况要提醒大家注意:特蕾莎女王1780年驾崩,转过年儿来,1781年约瑟夫二世就和俄国人缔结了联盟。试想,如果特蕾莎女王也和约瑟夫二世是一样的想法,还不早就和俄国人缔约结盟了么——叶卡捷琳娜二世从1762年就开始执政,足足干了34年啊!这难道不能说明,起码在这个问题上,特蕾莎女王和约瑟夫二世这母子二人之间是存在分歧的么?

唉,可怜的特蕾.莎女王,想一下,女王陛下躺在病床之上,非但不能静下心来好好地休养身体,偏偏还要纠结在偏向儿子还是保护女儿这个问题上,你说这过的都是些什么日子啊?好容易想出来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还要绞尽脑汁的想着要怎样才能不动声色的提醒了女儿,同时又不会伤害到目前还算是河蟹的兄妹关系……死了也好,死就死了吧,死了,也不会有这么些个棘手的事情了,天堂里没有勾心斗角……

……………………………………………………

“妈妈!妈妈!”约瑟夫用力的摇着玛丽的胳膊,一边大声的叫着,“妈妈!妈妈!”

“快来人啊!”约瑟夫腾地一下从玛丽的床上跳到了地上,飞快的往外跑去,边跑边喊,“快来人啊!妈妈死……”

“是约瑟夫么?”玛丽吃力的睁开双眼,感到整个儿脑袋疼的好像快要炸开了一样,两只眼睛也肿胀的十分难受,玛丽问了一句,声音十分虚弱,“约瑟夫,你在干什么啊?到妈妈这里来。”

“陛下!陛下怎么了!”外室的诺阿伊伯爵夫人听到约瑟夫的喊声,这时候也冲了进来,看到玛丽睁开的眼睛,长出了一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陛下您除了什么事情了……”

“妈妈,妈妈,”约瑟夫跑回来跳上了床,“妈妈你怎么不快点回答啊,我还以为妈妈死了呢。”

“妈妈睡着了嘛,”玛丽挤出一个微笑,“你这孩子,你见过死人么,就胡说八道,还大喊大叫的,这样很容易造成误会的,知不知道?”

“知道了,”约瑟夫随口回答到,然后拉起玛丽的胳膊,“妈妈,妈妈,快起来了,爸爸给你做了烤羊腿,快点起来我们去吃!”

“现在什么时候了?”玛丽对诺阿伊伯爵夫人问道,“我睡了很长时间了么?”

“陛下,刚刚才到下午,”诺阿伊伯爵夫人回答,接着补充说道,“本来我是想叫您起来用午餐的,但是国王陛下吩咐先不要打扰您。”

“快起来吧,妈妈,”约瑟夫恳求道,“我们一起去吃烤羊腿。”

“你没吃午餐么?”玛丽奇怪的问道,“还是没吃饱?好了,乖孩子,你去吃吧,妈妈不饿。”

“不行!”约瑟夫大叫道,“那可不行!爸爸说如果妈妈不吃的话,也不给我们吃!妈妈你快起来吧,我中午都没吃饭呢……”

“呵呵,”玛丽笑了一下,“你这孩子,为了吃烤羊腿,中午饭都不吃了。”

“快起来吧,妈妈,”约瑟夫可怜巴巴的说道,“我都饿了……”

“好吧,”玛丽用力撑起了身子,“你先去吧,告诉爸爸先让你吃,妈妈一会儿就来。”

“嗯!”约瑟夫笑逐颜开的下了床,“谢谢妈妈,妈妈你要快点来啊!”

……………………………………………………

“怎么样了,亲爱的,”国王看到玛丽走了进来,赶紧问道,“睡了一觉之后,感觉有没有好一些?”

“我没事,”玛丽坐了下来,看着面前盘子里还冒着热气的烤羊腿肉,“谢谢你,奥古斯特,可是我现在真的没有胃口。”

“那可不行,”国王站起来走到玛丽身边坐下,动手帮玛丽叉了一块烤羊腿肉然后切成了小块,举着一块肉送到玛丽的嘴边,“亲爱的,早晨你就没吃什么东西,那两块点心怎么能够,中午你要是还不吃的话,会饿坏身体的,来,我喂你吃。”

“快吃吧,妈妈,”约瑟夫嘴里塞得满满的,含糊不清的说道,“妈妈,可好吃了,你快吃点吧。”

“好的,我自己来吧,”玛丽接过了丈夫手中举着的叉子,“奥古斯特,你忙着给我烤羊肉,也还没吃呢吧?你也快点儿吃吧。”

“嗯,那我就开始了啊,”国王立刻又拿起了刀叉,埋头对付起盘子里的羊腿肉了,“你多吃点儿,我忙活了很久才做好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