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23 这是……遗产?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4:50字数:1291809

过两天的准备,虽然百般不愿,巴茨男爵还是带着两还有苏菲夫人和菲利普先生,动身出了,踏了前往英国考察并购买最先进的机器的旅途。```超`速`首`发>这个时候,玛丽需要做的,似乎也只剩下等待了。

……………………………………………………

“陛下,陛下!”诺阿伊伯爵夫人急匆匆的进入了房间,“陛下,请您去看一下。”

“出什么事情了?”玛丽抬起头来,“生什么了?”

“陛下,”诺阿伊伯爵夫人回答说,“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个人,驾着一辆马车,马车好像装着一些箱子,他说一定要亲手把那些东西交给您,也不愿意让其他人碰那些箱子,您还是看看。”

“交给我?”玛丽奇怪的说到,“真奇怪,他也没说从哪里来的么?”

“他只是重复的着要把东西亲手交给您,”诺阿伊伯爵夫人回答,“除此之外,也没有说什么其他的,您还是快去。”

“好,”玛丽站起身来,“我们看看。”

……………………………………………………

“就是这个人”来到门口,玛丽并没有急着出去,而是在靠近门口的地方停了下来,将自己藏在诺阿伊伯爵夫人的身后,小心翼翼的向外看了一看,然后问道,“就是那个坐在马车夫位置的人么?”

“是地。就是他。陛下。”诺阿伊伯爵夫回答道。“陛下您认识他么?”

“不认识……”玛丽想了想。确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但是又好像有点儿印象。“我不认识这个人。但是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些印象。”

“好奇怪地一个人。”诺阿伊爵夫人说道。“不过听他地口音。应该是南方人。”

“方人?”玛丽更加惑了。她从来就不认识什么人是操南方口音地关于这个南方口音。她自己还曾有过一段悲惨地经历呢。玛丽决定去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走。我们还是去看看好了。”

……………………………………………………

“您好敬地陛下。”玛丽带着诺阿伊伯爵夫人刚刚走下了台阶。那个奇怪地来访就从马车跳到了地恭敬敬地对着超玛丽鞠躬致意。然后说道。“陛下。这是您地一位熟人托我给您送来地您收好。”

“这位先生,”玛丽忍不住开口连珠炮似的问道,“您从哪儿来?这是什么熟人要你给我送来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啊?还有,我好像在哪儿见过您,是这样的么?”

“请原谅,陛下怪的来访摇了摇头,回答说道“您的这些问题,有一些我不能说有一些我也不知道答案啊,所以下,请恕我无礼,不回答您的这些问题。”

“奇怪了……”玛丽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您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我就是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您的……好,既然您不想回答,那就算了,”玛丽停了下来,对诺阿伊伯爵夫人吩咐道,“这位先生看起来经过了长途跋涉,请您带他去好好的休息一下。”

“谢谢您,陛下,”奇怪的来访拒绝了玛丽的安排,很明显的,他并不想在这里停留太长的时间,他对玛丽说道,“您不必费心了,既然我要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也不需要再留在这里了,我这就准备离开了。”

“那好,随您的便,”玛丽也没什么办法了,她吩咐道,“来人,去给这位先生准备一些食物和饮水,再拿十个金路易来,没事了,都去做自己的事情去。”然后玛丽对那个来访说道,“那就给您准备一些食物和饮水,请您不要拒绝了。”

“感谢您,陛下!”奇怪的来访大声的回答道,并对玛丽行了个礼,当他弯下腰去的时候,用很小的声音说道,“您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美丽善良……”

“啊!”玛丽被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吓了一跳,看来这个人一定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的,有些吃惊的啊了一声之后,玛丽瞬间反应过来,赶紧掩饰道,“对了,您的马需要草料和水么?”

“谢谢您,陛下,不需要,”奇怪的来访转过身去,伸手拍了拍马的身子,“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把它留在这里,请您给我换一匹马。”

“哦?”玛丽觉得这个要求挺奇怪的,但还是答应道,“好,就给您换一匹马。”

“陛下,”奇怪的来访开始从马车往下搬箱子,一共五六口箱子,都不是很大,一边往下搬着,来访一边说道,“这些就是需要送给您的东西了,都装在箱子里面,托付我的人说,这些东西希望您认真的看一下。”

“是么?”玛丽越来越奇怪了,这神神秘秘的人到

呢?又是谁让他送来这些东西给自己呢?玛丽撇开夫人,自己走到箱子跟前,准备打开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让我看看,这些箱子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还需要我认真的看。”

“您最好还是自己单独的时候再看,”奇怪的来访趁着弯腰低头往地放箱子的时候低声说道,然后又用更小的、几乎细不可闻的声音说了一句,“安东妮德,要记住那些话。”

“……”玛丽的心里,立刻像翻江倒海一般,奇怪的来访的最后这句话,使用的是非常标准的维也纳口音!怪不得呢!怪不得自己总是觉得这个人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最后的这句话,让他的身的迷雾一下子被驱散开来了这个人一定是母后派来的!这些东西,也一定是母后送给我的!玛丽好不容易抑制住自己想要马打开箱子的冲动,让心跳也恢复了正常,然后才开口问道,“您还有什么需要的么?”

“谢谢您,陛下,”这个时候,去准备食物和饮水的仆人已经带着准备好的东西走了过来怪的来访说道,“已经不需要什么了,感谢您的赏赐。”

又过了一会儿,为这个来访更换的马匹也被牵了过来,来访和马夫一起动手将马匹换了过来之后脚登了马车,说了一句“再次感谢您的赏赐,陛下”就驾着马车扬长而去了……

“果然是往南方了,陛下,”诺阿伊伯爵夫人看着马车里去的方向然后对玛丽说道,“真是个奇怪的人,南方来的人是谁呢?”

“您考虑这个干什么,”玛丽道,“找几个人来,现在就把这些箱子抬到我的办公室去。”

“遵命陛下,”诺伊伯爵夫人应了一声,但是并没有马就去找人,而是看着箱子比划了一下,一边自语道,“看来是不可能的……”

“您在干什么呢!”玛丽对于诺阿伊爵夫人的这种举动有些不快我的事情你打听的这么清楚干什么打算报告给谁么?玛丽的语气也加重了些,“要不要我打开箱子给你看看!”

“不是的陛下,”诺阿伊伯夫人慌忙解释道“陛下,我只是在担心会不会有危险个送来箱子的人神神秘秘的,什么事情也不肯透露,这让人太奇怪了!我看这箱子的大小,里面也藏不下人……陛下,还是小心一点好……那个人满口的马赛口音,刚刚走的时候也是往南,陛下……马赛就在南方,普罗旺斯伯爵的封地也在南方……”

“这些我都注意到了,”玛丽语气缓和了许多,看来她是错怪了诺阿伊伯爵夫人了,很明显,内宫总管只不过是在担心是否会有潜在的危险罢了,毕竟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那样的神秘,玛丽顺便也给自己找了个很好的理由,她说道,“刚刚我走到箱子前面,就是要看看箱子的大小。好了,快去找人把箱子抬进去。”

“命,陛下。”

……………………………………………………

玛丽坐在那里,挥了挥手让那些把箱子抬进来的仆人都离开了房间,然后盯着箱子看了一会儿,对诺阿伊伯爵夫人吩咐道,“我很快就会看完这些是什么,请您到外面帮我看好了,无论是谁,都不能让任何人进来!”

诺阿伊伯爵夫人离开了房间,出去为玛丽把守门口去了,玛丽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到一个箱子跟前蹲了下来,伸出手来在箱子随意的摸着,摸了一会儿,玛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了眼睛,仿佛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用力把箱子盖给掀了起来。

等了一会儿,玛丽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箱子里面装着的……看起来是熊皮?玛丽往下翻了翻,里面都是一些皮毛,这是什么意思?玛丽更加的疑惑了,她又来到第二个箱子前面,伸手打开了箱子,里面装着的全部都是;第三个箱子,里面装的是一些长长的看起来像是地图一样的东西;第四个箱子,玛丽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些饰珠宝,还有一个……这是俄罗斯套娃么?看起来很像,但是只有一个大的,却并没有其余的小号的,玛丽拿起一条项链看了看,没什么特别之处。

母亲这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啊?这些东西是什么意思?遗产么?玛丽心里越来越感到奇怪,这些看起来似乎也不太像是遗产啊,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母亲为什么要派人送来这些东西?这是她生前就已经派人送来的,还是做了吩咐等她去世之后再送来的?送来这些东西,是想要告诉我什么?玛丽带着浓浓的惑,来到了最后一个箱子前面,蹲了下来。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