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046 血腥报复 Vs 幕后黑手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47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046 血腥报复 Vs 幕后黑手

就在人们仍然还对前几天发生在武器广场上的那场审判谈性甚浓的时候,这件事情的后续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发生了,这一下,让原本就因为审判事件而吸引了众多额外关注的凡尔赛,更进一步,成为了整个儿欧洲关注的焦点。

武器广场上的“审判事件”发生之后的第四天,法兰西大法官莫普先生,死在了巴黎与凡尔赛中间的那条路上。

……………………………………………………

莫普先生的死状……十分的悲惨,也充满了疑问。

莫普大法官所乘坐的马车翻倒在路与路旁的树林之间的一条水沟中,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在路上行使的好好的马车,为什么会突然离开马路掉进水沟当中去,这是第一个疑点。

大法官先生的马车夫也在这场“意外事件”中失去了生命,他的死亡方式,让人们产生了第二个疑问,大法官乘坐的马车怎么可能有那么快的速度?即使马匹能够拉着马车达到这种速度,大法官先生这是要干什么去?为什么会这么急着赶路呢?马车夫的死状……就不具体的描述了,简单的说一下,马车夫和一棵大树共同合作,做出了一根肉串……

至于莫普大法官,当发现出事马车的人经过事发现场的时候,虽然一眼就看到了树上的人肉串,但是还是下到沟里试图能够在马车里面找到幸存者,他们被马车里面的情况吓坏了——莫普大法官就像是被人抓住脚朝着地面来回的摔打过无数次一样,他的上半身基本上已经是软绵绵的瘫成了一团。后来经过医生的鉴定,莫普大法官上半身的超过十厘米长的骨骼,基本上没有一根是完整的,而大法官先生的致命伤,是在他的颈部,大法官先生的后脑可以轻而易举的贴到他的后背上……这是人们产生的第三个疑问,与伤痕累累的上半身相比,为什么大法官先生的下肢完整的让人难以置信?

拉车的两匹马,一匹看样子.是被活活摔死的,整个头部血肉模糊,另一匹则应该是被缰绳缠住,导致窒息而死亡的。而马车的车厢,加上那匹窒息而死的马,则是第四个疑问点所在——马车夫被甩到了树上,车厢内的乘客差一点就被摔成了肉饼,考虑到水沟却并不是很深,可见马车当时的速度之快了,但是为什么会有一匹马的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而另一匹马也只是头部摔得看起来比较惨而已,车厢也没有被摔散架呢?

最后一个疑点是马车的方向,第.一批发现现场的人们注意到,马车摔在水沟中的时候,马车前进的方向是朝向凡尔赛的,这一大早晨的,大法官先生为什么这么急着去凡尔赛,到底是谁找大法官先生呢?

……………………………………………………

这五个疑点随着莫普大法官.死亡的消息一起迅速的传遍了整个凡尔赛和巴黎,人们在议论这件事情的同时,也都会顺带着就那五个疑点来探讨一下,交换一下意见。

目前的意见有两种,一种是认为这件事情即便不.是王后陛下亲自下令干的,也绝对和王后陛下脱不了干系,而另外一种意见,则是与第一种意见完全相反,认为这件事情绝对是另有幕后黑手,莫普大法官的死,绝对是为了向王后陛下身上栽赃泼污水。嗯,这其实也与以往的情况十分的相似,在关于玛丽的事情上,永远都是支持的与不支持的两个阵营。呃,好像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的啊,这也不光是在玛丽身上如此的……

那些认为这件事情与王后陛下有密切关系的人,.采用了一种假设法,假定一个前提就是,莫普大法官的死,是一起人为的蓄意谋杀事件,而不是意外。如果这个前提是正确的,那么就可以很容易的让人联想到,就在前几天莫普大法官才和王后陛下在大庭广众之下发生了严重的分歧,算了,别遮遮挡挡的了,前几天莫普大法官当众和王后陛下翻了脸,完全不听王后陛下的命令!从王后陛下当时的反应看来,莫普大法官应该是属于临阵倒戈的,直接导致了王后陛下恼羞成怒不顾身份亲自下场!犯了这么大的错误,王后陛下派人谋杀了莫普大法官,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从王后陛下的两次公审看来,王后陛下绝对不是小白兔,她的手狠着呢。这种推测同时也可以解释最后一个疑点,为什么莫普先生要早起前往凡尔赛,还走得这么急——这一大清早的,恐怕只有王后陛下才能够让莫普大法官赶着要到凡尔赛去。

持有这种意见的人,也有其无法解释的事情,那.就是他们做出这种判断的前提,其实只是一种假设,假设莫普大法官是被人为的谋杀掉的——虽然种种疑点和诸多的现场细节都显示出,莫普大法官的死亡不太可能是一个意外事件,但是并没有人就能够一口咬定意外事件不会造成那样一种后果。

……………………………………………………

那些相信这件.事情是另有幕后黑手的人,对于那些持有“后杀说”观点的人嗤之以鼻。在他们看来,先不说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一起人为的谋杀事件,姑且就先算成是谋杀事件,怎么就能简单的认定这就是王后陛下的血腥报复呢?是,王后陛下的确是杀了两拨人,心慈手软是和她形成平行线了,但是请注意一点,王后陛下杀掉的那两拨人,都是一些严重损害了国王陛下和王后陛下利益的人,莫普大法官却并没有做出那样的事情,王后陛下应该不至于会想要杀死莫普大法官,就是想杀,也不会用这种极端的手段来杀掉大法官吧?这种极端的手段之残忍,哪怕是破家夺妻的仇恨也不见得能用的出来。

“黑手泼脏水”观点的支持者们认为,从莫普大法官当日在武器广场的表现来看,与他以往的审判相互比较一下,再联系到当时王后陛下那错愕的表情,完全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莫普大法官原本是答应按照王后陛下的意见来作出判决,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莫普大法官却改变了他的决定,但是没有把他改变决定这件事情告诉王后陛下。这就很容易解释莫普大法官的死了,一方面,莫普大法官的死,可以永远的让他为什么会临时改变决定这件事情成为一个谜;另一方面,莫普大法官的死,可以让人们都认为那是王后陛下的报复,从而让王后陛下的名声受到损伤。

同样的,“黑手泼脏水”观点的持有者也有解释不清楚的地方,他们的推断同样也是基于假设——假设莫普大法官是受到其他人的影响而改变了主意。这一点,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知道如何来证明莫普大法官不是自己改变主意的,虽然这种可能性的的确确非常的小。

……………………………………………………

在巴黎,两种意见的持有者们已经在各种场合进行过无数次的争论了,而双方各自的“硬伤”也使得这种争论每每都是双方旗鼓相当两败俱伤,你不能证明莫普大法官是人为谋杀,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王后陛下不可能杀死莫普大法官。总之双方吵吵嚷嚷的争论个不休,谁也不能彻底的将对方给说服。

……………………………………………………

与此同时,凡尔赛的气氛相对巴黎来说平静很多,这种不同寻常的平静也使得空气当中弥漫着一种诡异。不要说那些平时对于这种事情就像猫儿遇到鱼一样欣喜若狂,汇集的速度如同鲨鱼闻到血那样迅速的八卦男女们了,就连这件事情的当事人之一的玛丽,此时此刻也是一脸的平静,仿佛那个流言中的谋杀者说的不是她一样。

“陛下!我的陛下!”诺阿伊伯爵夫人看上去一脸的焦急,“陛下!我真不明白!发生了这种事情,为什么您还能如此的镇静呢!”

“这种事情有什么的?”玛丽对诺阿伊伯爵夫人的问题不屑一顾,她反问道,“夫人,您倒是说说看,我又为什么不能镇静?难道我慌慌张张的,流言就会烟消云散消失掉么?”

“可是……”诺阿伊伯爵夫人语速非常的快,显得很是着急啊,她飞快的对玛丽说道,“陛下!那些人现在正在散播着对您不利的传言啊!您怎么能一点也不做出反应呢!”

“呵呵,”玛丽笑着站起身来,走到窗边向外面看去,“这种事情,不管我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流言继续被传播,既然如此,我又何必非要去费力气作出回应呢?”

“可是陛下,”诺阿伊伯爵夫人不解的说道,“您作出反应总要比这样毫无反应要好啊。”

“好什么呢?”玛丽叹了口气,“这件事情百分之百是冲着我来的,这点毫无疑问。但是问题是,在这件事情得出结论之前,谁都不能肯定这件事情不是我干的。您说说看,我要怎么反应?”

“您要声明这件事情和您无关啊!”

“没用的,这种声明毫无用处,”玛丽摇了摇头,“反到是会让人说我做贼心虚。但是我不做反应,就会有人说我的沉默是默认,不管我做什么,那个幕后操纵者总会针对我的举动散播新的流言,我又何必多费力气呢?”

“那您赶紧安排人去调查啊,陛下!”

“我觉得,”玛丽说道,“这件事情我不应该放在心上,那些人不是争论得很厉害么?那就让他们争论去好了,总会有人按耐不住,自己去调查的,他们调查的结果虽然不是正式的,但是要比官方的调查更有说服力。”

“陛下,”诺阿伊伯爵夫人摇摇头,“虽然您这么决定的,但是我还是觉得要做些什么。”。.。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