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048 风吹过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4:51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048 风吹过

一切都收拾停当,德.莱歇先生又去亲自检查了一下,食物和饮水也都充足,国王陛下和德.莱歇先生这主仆二人踏上了返回凡尔赛的路途。

……………………………………………………

国王已经准备返回凡尔赛了,与此同时,玛丽派去巴黎的人也返回了凡尔赛,告诉玛丽普拉克老裁缝铺的两位老板明天上午将会亲自来凡尔赛为弗朗索瓦公主量体裁衣。

对于莫普大法官的死,虽然玛丽的反应是没有反应,但是并不代表她对这件事情就毫不关心了,恰恰相反,对于人们是如何议论这件事情的,玛丽还是十分关心的,而且她还派人密切关注着市面上流传着的各种流言,莫普大法官的死是一件十分蹊跷的事情,由不得玛丽不密切关注着,否则的话,一旦一时疏忽疏漏了什么,就有可能埋下很深的隐患,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发出来,那时候就算是能够摆平恐怕也要焦头烂额忙得手忙脚乱的。

所以,玛丽派人去找了普拉克裁缝铺的姐妹俩——眼看圣诞节就在眼前了,给自己的女儿做一件新衣服无论从时间上还是情理上都完全能够讲得通。实际上,玛丽去找这姐妹俩也是为了能够让她们给自己提供一些其他途径得到的情况,毕竟,她派出去的官方的人员,不见得能够完完全全的报告他们探听到的情况——有些实在离谱到难以启齿的话,恐怕他们是绝对不会告诉玛丽的,但是玫瑰小组目前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

第二天早晨起来之后,玛丽吃过了早餐顺便就把弗朗索瓦留了下来,当小姑娘得知母亲把她留下来是要给她做新衣服的时候,立刻高兴的跑到玛丽身边,亲了母亲一大口之后,爬到母亲的腿上安静的等着裁缝的到来。

上午十点钟左右,普拉克裁.缝铺的两位老板终于在诺阿伊伯爵夫人的带领下进到了玛丽的房间。看到裁缝终于到了,最高兴的就算是弗朗索瓦了,她飞快的跑到姐妹俩的面前,滔滔不绝的对着姐妹俩描述自己想要的服装的样子。没用多少时间,姐妹俩就把弗朗索瓦给搞定了,小姑娘开开心心的离开了玛丽的房间。

“您要不要也一起做些新衣服?”玛.丽对诺阿伊伯爵夫人问道,“反正她们都已经来了,也省得来回跑了,怎么样?”

“嗯……”诺阿伊伯爵夫人考虑了一.下,“陛下,我有一块布料想要做一件衣服,我回去拿一下可以么?”

“好的,”玛丽点点头,“去吧。”

“陛下,”看到诺阿伊伯爵夫人走了出去,埃莉诺对玛.丽说到,“您需要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您现在看么?”

“嗯,拿来我看看吧,”玛丽回答道,“让我看看,现在都有.些什么说法。”

“反正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玛丽安在旁边说道,.一边从带来的物件之中抽出了半张纸,“真正的流言满天飞。”

“我看看,”玛丽接.过玛丽安递给她的那半张纸,认真的看了起来,“呵呵,这种说法非常的幽默啊。”

“陛下,”埃莉诺说道,“您为什么不下命令去调查这件事情?”

“嗯?哦,哦,没什么,”玛丽嗯嗯啊啊的没有去解释,突然,她皱起了眉头,“这种言论出现多长时间了?”

“具体的时间和来源不清楚,”埃莉诺看了看玛丽所指着的那段话,想了一下然后回答道,“大概在事情发生的第二天就已经有人这么说了。”

“莫普死的第二天……”玛丽低声的重复了一句,“看来是早有准备了,一步一步的,逼得很紧啊。”

“陛下,”玛丽安随口说道,“好像我们来的时候,还看到有很多人聚集在举例莫普大法官的家不远的那条街上,不知道他们打算干些什么。”

“不管他,”玛丽低着头看着记录着那些流言的那半张纸,“反正不管他们怎么说,事实总是只有那一个。”

……………………………………………………

国王陛下和德.莱歇先生已经日夜兼程的赶了两天的路,为了能够抓紧时间,两个人完全没有了身份的概念,而是轮流驾车轮流休息,就这样,第三天早晨天刚刚蒙蒙亮的时候,两个人所乘坐的马车已经到达了距离凡尔赛只有不到五里的地方。

“陛下,”德.莱歇先生叫醒了熟睡中的国王陛下,等国王陛下清醒过来之后问道,“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我们现在就直接回去?还是等到天完全亮了再回去呢?”

“啊……”国王长长的打了一个呵欠,揉了揉眼睛,“不要着急,我们等着天完全亮了,人多的时候再回去好了。”

“那我们现在是?” 德.莱歇先生问道,“现在只有大概不到五里了,我们是慢慢走还是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

这个时候,突然没来由的刮起了一阵冷风,卷起了漫天的尘土,国王陛下赶紧缩到了车厢里,等了一会儿,仍然不见风停下来,国王陛下敲了敲车窗,大声的对德.莱歇先生喊道,“你也进来休息一下吧,这么大的风,反正我们也不急着赶路。”

“好吧,”这股冷风实在是比较阴冷,漫天的飞尘让马匹都不得不低下了头,德.莱歇先生没有选择,只能进到车厢里面去了。

……………………………………………………

就在德.莱歇先生钻进车厢之后没有五分钟,五六个骑着马包着脸的精壮汉子就从国王陛下和德.莱歇先生乘坐的马车旁边经过,一个看样子是带头的人经过马车的时候还朝着车厢里面看了一眼,恰好当时国王陛下和德.莱歇先生都正在低着头拍打头上的灰尘,尤其是国王陛下,动作幅度比较大,力度也挺强,将自己的整个儿假发都拍得有一些错位,那个人看了看,没什么相似的地方,又骑着马围着马车前后看了看,发现这是一辆十分普通的马车,上面只有一个大概是什么小家族破落户的标志,反正之前从来没有见过,带头模样的人什么也没说,给胯下的马儿加了一鞭,就去追赶前面的同伴了。

这个带头的人恐怕永远也不会想到,如果他能够稍微有点耐心,等到马车里面的两个人都露出脸庞的时候,他就会欣喜的发现,他的两个目标就在他的面前,比起他和他的同伴们来说,两个目标人物简直几乎就是一群大灰狼面前的两只小白兔,完全是没有丝毫的逃脱可能。或者他能够有些急智,再加上一点点的胆量,不是那么害怕被人知道曾经有过他们那样一群人,他完全可以敲敲车厢的窗户,引起里面的乘客的注意,等他们抬起头来就可以确认一下到底是不是他的目标,如果不是,假装问路就可以敷衍过去了嘛。如果他能那么做……

……………………………………………………

对于刚刚发生的这一幕,国王陛下和德.莱歇先生都一无所知,他们两个都只是听到了很多马匹经过马车旁边的时候所发出的那些马蹄的声音,既不知道经过自己身边的是些什么人,也不知道刚刚他们两个已经被人家给偷窥了一次,等到这主仆二人拍好了头发上沾上的尘土,揉好了被飞沙迷倒的眼睛,那些骑着马的壮汉已经距离他们非常的远了。

国王陛下和德.莱歇先生更加不会想到,如果没有那阵被他们狠狠的诅咒了一番的冷风,他们两个说不定已经可以重演一遍莫普大法官的死亡现场了。感谢上帝,及时的刮起了那阵冷风,否则的话,后果真是不可想象……

……………………………………………………

“陛下……”德.莱歇先生问道,“我能不能先睡一会儿?实在是太困了,一会儿我们回去的时候,我还要驾着马车呢,那时候您可不能亲自赶着马车出现在人们面前。”

“哦,好吧,”国王陛下说道,“那我们都睡一会儿好了,我也没睡好,也想再睡一会儿。”

“那我下去把马拴起来,” 德.莱歇先生一边说一边坐了起来,“马拴起来我们就都可以睡一会儿了,不怕马儿到处乱跑了。”

……………………………………………………

国王陛下和德.莱歇先生这一睡,一直睡到了下午两点多钟,没办法,为了能够早点儿赶回凡尔赛来,这主仆二人可真是日夜兼程。虽然两个人也都是轮流睡觉,但是他们两个驾驶的是马车,也没有平坦的公路可以走,当然不会像现在的长途货车司机一样,两个人轻轻松松的就能走南闯北了——但是国王陛下他们也没有道路稽查和过路费……

下午…钟的时候,德.莱歇先生驾着一辆马车出现在武器广场上,他和所驾的那辆马车的出现,立刻吸引了附近所有闲人的注意力,还有不少沿路曾经看到过德.莱歇先生驾着马车的“英姿”的人们,也都跟了过来。所有的这些人,跟着德.莱歇先生和那辆马车的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亲眼看到国王陛下,他们都是听说过那些流言的人,虽然不敢相信,但是事实的确是自从武器广场上的审判那天开始,国王陛下的的确确从来没有露过面,甚至没有人能够知道他的去向。从来没有人敢去向玛丽询问,有胆子的人没身份,有身份的人胆量不足,二者兼具的偏偏是一直都支持玛丽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