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049 冬天里的一把火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4:55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049 冬天里的一把火

武器广场上,德.莱歇先生立在马车上,搞的就跟一个雕塑似的,而国王陛下也像花轿上害羞的新娘子一样迟迟不见出来,除了两匹马儿时不时的来个喷鼻摇摇尾巴,德.莱歇先生就像是个蜡像一样,一动都不动,而国王陛下……这么说还为时过早,除了德.莱歇先生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马车里面的人到底是谁,甚至不能确定里面到底是不是个活物——德.莱歇先生正在雕像中,他也不会和周围的人说。

第一时间看到这一幕的人,他们的心中当然充满了疑惑,假如不是马车上站着的那个人真的就是德.莱歇先生的话,这辆外表极其普通、没有任何鲜明标记表明所属的马车,恐怕早就被无聊又有些小身份的闲人盘问甚至是赶走了。没有上两分钟,武器广场上面的闲人们就已经以那辆马车为中心围成了一个极其标准的圆形——可见这种事情这帮人实在是没少干。

好在,国王陛下和德.莱歇先生并没有让悬念保持太久,就像雕塑也一样会被打碎,新娘子早晚也要下轿子一样,国王陛下和德.莱歇先生也不可能就这么在武器广场上站上一整天。随着收到消息然后匆忙赶来武器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国王陛下终于打开了车门出现在众人面前。

国王陛下走出了马车,先是来到左侧马儿的身边,伸出手来在马儿的脖子上摸了摸,然后抬起头来看了看围观的人,转过身去绕着马车又走到了右边那匹马的身边做了同样的动作,在这之后,国王陛下一句话也没说,抬脚就往凡尔赛宫内走去。国王陛下就像是一个拉链的拉锁一样——他往前走,面前的人们纷纷向两边给他让开了一条路,等他走过去,身后的人又马上重合在了一起。等到他走了进去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之后,德.莱歇先生驾着马车也离开了武器广场。俩个人都不见了之后,人们先是安静了一阵,然后就开始议论起来。

……………………………………………………

国王一路径直走到了玛丽的办公室,一推门就走了进去,他进到房间里面的时候,玛丽正在里面和诺阿伊伯爵夫人谈论着昨天的那块面料,两个人谈得正不亦乐乎。看到国王陛下走了进来,玛丽只是看了一眼,上下打量了一下,什么也没说,而诺阿伊伯爵夫人正打算打声招呼施个礼,却被玛丽拽着而没能做出来。

“诺阿伊伯爵夫人,”国王等了.一小会儿,却发现玛丽依旧没有丝毫想要同他说话的意思,只好主动开口了,“夫人,能不能请您先等一会儿,我有些事情打算和王后陛下说一下。”

“呃,当然可以,”诺阿伊伯爵夫人回.答说道,“国王陛下,您要不要来些什么,我去给您准备。”

“哦,好的,”国王回答道,“请您帮我.去拿点儿葡萄酒,对了,可以的话,再给我来点儿吃的,什么都行。”

“没问题,国王陛下,”诺阿伊伯爵夫人站起来,“请您稍.微等一会儿,我这就去准备您需要的东西。”

“玛丽,你能不能告诉我,”等到诺阿伊伯爵夫人走出.门外将房门带了上去,国王陛下立刻对玛丽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莫普大法官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不知道,”玛丽头也不抬的说道,“不知道这个答.案您觉得怎么样,您相信么,国王陛下?”

“呃……”国王被玛丽.这种态度顶的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才说道,“亲爱的,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呢?”

“对不起,国王陛下,”玛丽抬起头来瞟了国王陛下一眼,“我不知道我的口气有什么问题,或者是因为我没有向您行礼?”玛丽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那我就重新再回答一遍国王陛下您的问题好了。”

“哎呀,亲爱的,”国王愁眉苦脸的说道,“玛丽,亲爱的,不要这样了,我们现在不应该这样子,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处理好莫普大法官的死这件事情,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又能怎样?”玛丽总算不用那种阴阳怪气的语气和国王陛下说话了,“最多也就是我以后不再处理政务了,我对此简直求之不得啊,难道还有什么更离谱的事情会发生么?”

“这还不够么?”国王陛下急切的说道,“这件事情我们要好好应对。”

“我倒是觉得,这件事情没有什么,”玛丽说道,“在我看来,这根本不算什么,有很多事情对我来说要比这件事情重要的多,死了一个莫普大法官而已。

“嗯?”国王也不知道是怎真的没有听出妻子的意思,还是假装没有听明白,“难道这几天还有什么事情发生么?除了莫普大法官的事情之外,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快点告诉我啊,玛丽!”

“重要的事情?”玛丽笑了一下,然后对国王说到,“重要的事情太多了,嗯,我来想想看,比如说,约瑟夫的圣诞礼物我还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给他,我答应给他一匹小马,可是我总是担心他会像费迪南德一样因此而受伤……又比如说弗朗索瓦,她昨天才得到一条新裙子,我正打算再给她做几件新衣服,可是她长得很快……”

“亲爱的,我知道是我不对,”看到妻子喋喋不休的说着这些事情,国王终于反应过来,这是妻子对他非常不满的表现,于是国王对玛丽说到,“我不该偷偷溜走的。”

“重要的事情还有呢,”玛丽根本不理睬国王陛下,仍然在自顾自的说着,“孩子们的父亲,唉,消失了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了,也不知道他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到德.莱歇先生的侄子家住了几天,”国王赶紧向妻子交代了最近这些天的行踪,“一听到莫普大法官的事情就赶忙回来了,亲爱的,你就不要生气了,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我没打算怎么做,”玛丽回答道,“莫普大法官……怎么说呢,他死的真是时候,又太不是时候了。”

“说真的,亲爱的,”国王陛下这些天的好日子过得好像过到自己不会说话了,“莫普真的不是你派人杀掉的么?”

“奥古斯特,”玛丽心里突然感到非常的难过,“难道你相信那些流言么?你急急忙忙的赶回来,真的是在担心我么?”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国王陛下立刻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实在是太过分了,连忙说道,“我只是听到你的话,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而已,什么叫真是时候,又不是时候啊?”

“真是时候,”玛丽说道,“很简单,莫普先生的做法让我很不高兴,我对他的做法感到十分的恼火,他这个时候死掉了,正好解了我的心头之恨,难道不是死的正是时候么?”

“那……”国王明知故问,“太不是时候又怎么说?”

“更简单了,”玛丽接着说到,“谁都知道我对莫普大法官非常的不满,也都知道我大概是一定不会就任凭莫普大法官做出那样的事情,他偏偏在这个时候死掉了,一定有很多人会认为他的死一定是我派人干的,你说他死的是不是不是时候?”

“唉,”国王皱着眉头,有些犯愁的说到,“亲爱的,你说这件事情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呢?你说什么也没有打算做,这样也不是办法啊,不管怎么说,莫普大法官死了,总是要给出一个结论的,也不能就那么死了就死了吧?”

“我们不去查,”玛丽耸了耸肩,“总会有人去查的,而且这件事情警察总监想必也一定会查清楚,不然的话,要他这个警察总监干什么呢?”

“那我们就什么也不做,等着结果?”国王问到。

“奥古斯特,”玛丽说道,“你回来的真是太及时了,如果你再不回来的话,我想人们就会把那些关于你的流言当真了。”

……………………………………………………

玛丽和国王陛下在房间里面谈论着有关最近莫普大法官的死所引发的一系列的事情,并且相互交换了一下意见,基本上,两个人算是达成了一致,都认为这件事情上,作为国王陛下和王后陛下,实在是不太适合有什么反应——虽然国王陛下和王后陛下对法兰西大法官阁下的死无动于衷毫无反应,是一件非常非常奇怪的事情。

……………………………………………………

“国王陛下,”玛丽和丈夫正在说着,诺阿伊伯爵夫人敲门重新进入了房间,端着刚刚国王要的那些食物,“您的点心,还有葡萄酒。”

“陛下!”科尔夫侯爵突然闯了进来,看到国王也在,连忙行了个礼,“您好,国王陛下。”

“嗯,侯爵先生,”国王点了点头问道,“您有什么事情么?怎么这么着急?”

“国王陛下,王后陛下,刚刚有人送来了不好的消息,”紧接着,科尔夫侯爵向玛丽和国王陛下汇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莫普大法官的房子,昨天晚上发生了火灾……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什么!”

玛丽大吃一惊,这下子,她是真真正正的被惊到了,之前莫普的死,玛丽没怎么放在心上,而且也的确像她分析的那样,国王陛下一直没有露面,她是不太适合有什么反应的。而现在,莫普的家人竟然也全都遭遇了不测,这就不得不让她警觉了,不只是她,谁都不会相信莫普大法官家里的这场火灾会是一个意外,其他的人可能还会猜测这究竟是王后陛下斩草除根还是凶手另有其人,但是作为玛丽来说,她从这件事情上得到一个清楚的信号:这件事情没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