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玛丽的考试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5:23字数:1291809

时间进入了1768年,有人提出了另一种与法国联姻的方式,法国王太子的妹妹,伊丽莎白公主,同哈布斯堡-洛林家最小的儿子,马克西米利安·弗朗茨年龄上正适合。然而,还没等女王和大臣们对这一建议有所反应,当事人之一的十一岁的马克西米利安已经闹开了,这孩子不知中了什么邪,口口声声的要献身宗教事业,威胁说如果大人们要安排他的婚事,他就立刻出家,到斯特凡大教堂去当修士。 玛丽很是惊讶,她一直很喜欢这个唯一的弟弟,一向也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举动,却从未注意到他对宗教有特殊的热情。她本以为马克西米利安是随便说说的,然而,在与弟弟亲密交谈了之后,玛丽不得不承认,虽然宗教对于她这个穿越来的人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但对于马克西米利安来说,这孩子脑袋里装的确实都是教堂、弥撒、祈祷和圣经。

一想到弟弟要终身与这虚无缥缈的宗教相伴,玛丽就很不快活。但女王和所有关心政治的人,似乎都很满意马克西米利安的选择。玛丽也是才知道,帝国的七个选帝侯中宗教界人士占了三位,科隆、美因茨和特里尔都是大主教,而现在,整个奥地利宫廷的一项重要政治任务,就是使马克西米利安在不远的将来继承这三选侯之一的职务。

现在,玛丽娅·特蕾莎女王终于意识到,她手上剩下的能用来和法国联姻的筹码,只剩下小女儿玛丽·安托瓦内特了。于是,她好不容易从日理万机中腾出手来,要关心一下玛丽的学业了。

首先便是考试。与玛丽记忆中漫画《凡尔赛玫瑰》里女王走过来随便考察一番的情节不同,维也纳宫廷在女王的要求下,给她安排了一场非常正式的考试。

玛丽没有想到的是,由于是正式的考试,在离考试还有一周的时间,不仅有人将考试内容通报给她,甚至她的各位老师们,已经把答案都准备好了。

玛丽有些生气,她只是看了看考试的内容,就知道自己完全不需要什么答案就能通过。开玩笑,世世代代习惯了考试的中国人,对于这种玩儿似的宫廷考试,还不是手到擒来啊。

因此,玛丽向伊莎贝拉抱怨了她的这种不满,伊莎贝拉笑得前俯后仰的,“别说是你了,我听人说,约瑟夫十一岁的时候,也经历过这样的考试呢,当时父皇和母后都在场,教授团早早的就把准备好的答案交给约瑟夫了……结果你猜怎么样?”

这大概是玛丽出生以前发生的事情,她也很好奇,“约瑟夫哥哥怎么回答的?”

“约瑟夫啊……”伊莎贝拉的语气中透着自豪,“那些答案是德文的,所以约瑟夫就用拉丁文完成了整个考试啊。”

玛丽确实挺佩服约瑟夫的,但遗憾的是,宫廷里甚至没有给女大公们开设拉丁文课,她也无从学到这种非常贵族的语言。

于是,她回答伊莎贝拉的话语里充满了沮丧,“可惜……我不会拉丁文啊。”

“我知道你能回答出来的,”伊莎贝拉拍拍她的肩膀,“我这就去和你的老师们说,叫他们把那些答案都收回去,这样你满意了吧。”

也只好如此了,玛丽连忙补充道,“你还要叫他们去和母后说清楚,我确实没看那些答案哦。”

玛丽不知道伊莎贝拉是怎么去和老师们说的,剩下的一周,她都要求独自准备考试,她突击练习了钢琴歌唱和女红之类自己平常不怎么关注的项目,至于文化课,那本来就是她的强项。

玛丽的考试如期而至,站在考场上,玛丽所想到的,不是她上辈子所经历过的那些大大小小的考试,而是那些看过的清穿小说中所描写的“选秀”。

这考试确实很像一场选秀,为了愉悦观众,几乎所有问题都安排由玛丽口头作答,真正需要动笔写的,只有德文和法文的作文。考官有三位,除了女王之外,曾随母亲在凡尔赛生活过很长时间的伊莎贝拉和曾任驻法国大使的考尼茨侯爵也被邀请作为考官,他们将按照法兰西宫廷的标准来评价玛丽。观众也来了不少,玛丽的兄弟和姐姐们,包括繁忙的约瑟夫皇帝,一个不差的都露面了。

这选秀,哦,不,这考试是按科目进行的,“才艺表演”穿插其中,当然,这些表演对玛丽来说,也是必修课,先进行的是文化课的问答,包括历史、算术和文学,问题都很简单,玛丽对答如流,也就问了十几个问题,考试就算过去了。玛丽偷眼看她的母亲,似乎还挺满意,而周围她的那些兄弟和姐姐们,除了约瑟夫,却都有点昏昏欲睡了。

钢琴考试随即开始。玛丽真的很佩服安排这考试顺序的人,像导演和节目主持人一般,懂得调节观众的情绪。果然,玛丽一曲弹完,她的姐姐卡洛琳娜和玛丽亚·阿玛丽亚,已开始争着指出玛丽的不足之处。

然而,主考官们对玛丽的钢琴都没有太多意见,接下来是宗教和宫廷礼仪的提问,玛丽答错了几道宗教方面的题目,这是由于她对于相关的宗教课程总是在应付的缘故,完全是咎由自取。考官们还是没说什么,但马克西米利安就对玛丽很不满,嘟着嘴跑过来指正玛丽的错处。

好在点心和饮料很快就摆了上来,玛丽才算从马克西米利安的喋喋不休中解脱出来。观众们慢慢的享用这些美味,稍事休息,而玛丽,只是喝了一些咖啡,便走到桌边去完成她的德文作文了。

等考官和观众都回到座位上,玛丽的作文也差不多了,这作文题目很老套,“我的祖国”,但命题者显然认为,对于一位即将远嫁外国的女大公,拥有明确的祖国意识非常重要。于是,玛丽也就顺应出题人的意思,把从古至今的哈布斯堡王室和奥地利的历史,都歌颂了一番,顺便还吹捧了她的女王母亲和考尼茨几句。

呈给三位主考官看,女王用微笑表示她的满意,顺便还嘉奖了玛丽几句。这是玛丽意料之中的,因为她早已听说,虽然贵为女王,她的母亲一直没能真正掌握一门语言,她长期以来,都是用法语、德语、意大利语,甚至还包括英语混合起来的大杂烩语句来批阅公文的,因而对于玛丽的这篇文章,女王显然不会给出差评。

考尼茨也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这在玛丽看来,却是不小的胜利。玛丽本就想通过这次考试,给考尼茨留下个好印象,因为在他看来,考尼茨几乎是这个国家的实际决策者,约瑟夫依靠他,而女王,也基本上对他言听计从了。

考试继续进行,在玛丽展示了一些她提前做好的女红之后,就开始法文的考试了,玛丽知道,在法语会话和作文之后,舞蹈被排在了最后,她已经开始厌烦这有些无聊的考试了,想着要快点结束才好呢。

然而,玛丽的法语还没说几句,突然听到仿佛伊莎贝拉发出一声感觉是难以控制的尖叫,玛丽立刻停了下来,转过去看伊莎贝拉,后者表情有些惊恐,一只手捂住了嘴巴。

玛丽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赶忙看向另外两位主考,女王并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有些奇怪的看着伊莎贝拉,而考尼茨则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等了一会儿,看伊莎贝拉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考尼茨才开了口。

“皇后陛下,请您来告诉女王陛下,女大公殿下的法语有什么问题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