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052 郁闷的卢卡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5:29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052 郁闷的卢卡

警察总监急匆匆的逃离了玛丽的办公室,回到巴黎之后,立刻派人去将莫普大法官妻子的那封信给收缴上来,顺便又把回来送信的那两个警察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面,破口大骂了十多分钟……

……………………………………………………

就在警察总监将自己在玛丽那里受到的委屈和压抑,变本加厉的转嫁到自己的下属头上的时候,一个光头壮汉骑着马进入了图里。稍微长点眼色的人,在看到光头壮汉紧锁的眉头、眯缝的双眼,还有抿得紧紧的嘴唇的时候,即便认出了这个光头壮汉,也赶快脚底抹油躲得远远的,任谁稍加注意也都能看得出,光头壮汉现在的心情一定不会是很愉快的,如果这个时候上前去搭讪,极有可能连自己的心情甚至肉体也都会变得不那么愉快了。

这个光头壮汉不是别人,正是前几天被奥尔良公爵责骂了一顿,然后被放了长假的卢卡。现在的卢卡,心情十分的糟糕,这已经可以从他布满整个面部的乌云看出来了,也正是由于这种烦闷的心情,卢卡离开凡尔赛之后,并没有急着返回奥尔良,而是一路上走走停停,信马由缰仿佛一个旅游者一般——虽然奥尔良和凡尔赛之间的这段路程,他已经熟到几乎闭着眼睛也能安全的往返。

进入了图里,卢卡径直骑马来到了一家酒馆的门口这才停了下来,翻身下马之后把缰绳和马鞭随手甩给了满脸笑容迎上来的酒保,压根儿没有理睬酒保的意思,就那么板着一张死人脸走进了酒馆。

“给我两杯大香槟干邑。”卢卡走进了酒馆,随便找了一张空桌子做了下来,然后冷冷的低声对酒保说道。

“很久没有见到您了,克鲁姆先生。”

酒保笑嘻嘻的打着招呼,不.用奇怪,酒保并没有记错名字,也当然不会认错人——光头在这里不少见,壮汉当然也更不缺少,但是光头壮汉这里的人都只认识一个,就是卢卡先生了,他对外公开的称呼就是克鲁姆先生。

“克鲁姆先生,您还要等其他人来.么?您要了两杯大香槟干邑。”酒保问道。“现在就给您送来么?两杯都送?”

“我要两杯!你听不明白么!”卢卡.坐在椅子上,伸手一把揪住了酒保的衣领向下用力的一拽,拽的酒保的腰弯的就像一只煮熟了的大虾,然后把酒保的脸拽到眼前非常近的地方,低声的吼道,吼出了这两句话之后又一伸胳膊把酒保推开到了一边,“听明白了就赶紧滚开!”

“是!是!”酒保被卢卡的这种举动吓了一跳,踉踉跄跄.的直到扶到了另一张桌子才站稳了身体,忙不迭的满口应承道,“我这就去给您拿,您稍等,对不起,克鲁姆先生。”

酒保飞快的离开了卢卡的身边,又以极快的速度.准备好了两杯白兰地,端过来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卢卡面前的桌子上面,然后又小心翼翼的离开卢卡的身边,好像生怕自己的动作大一点都会激怒卢卡,招来他的怒火一样。

卢卡端起了一只酒杯,既没有去享受一下美酒.的香气,也没有握住酒杯用自己的手温让酒的香气缓缓的释放出来,更没有轻吸浅啜以便让舌头后部更加敏感的味蕾感受美酒的芳香与醇厚,而是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然后一仰头将一杯酒一饮而尽,紧接着又是第二杯。

“再来两杯!”喝光.了这两杯酒,卢卡抬手招呼着,“再给我来两杯!”

“您要的酒,克鲁姆先生。”酒保飞快的过来给卢卡送上了两杯酒,连刚刚的那两个空杯子都没敢收,就以同样飞快的速度离开了卢卡的身边。

卢卡这次什么多余的动作也没有,盯着酒杯,或者是透过酒杯盯着桌子,呆呆的盯了一会儿,然后又仰了两次头,将两杯酒又都喝到了肚子里面。卢卡伸出手来,正准备第三次要酒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人就站在他的旁边,卢卡大为恼火,抬起头来想要看清楚这个不长眼睛的家伙到底是谁,然后给他点颜色看看。卢卡打算让这个人长长见识和记性,以后看见他这样表情的人,就要知道这种表情的含义就是非请勿近!

“我能坐下么,克鲁姆?”站在卢卡身边的人看到卢卡抬起了头,笑着对卢卡说道,“一个人在这里喝酒么?我来陪你喝两杯怎么样?我请。”

“坐吧,兰萨尔,”卢卡抬头一看,原来站在自己身边的人,是这家酒馆的老板兰萨尔,于是点点头,同意了兰萨尔的要求,“你没事情做么?”

“我?”酒馆的老板坐了下来,顺手把手里拎着的一瓶酒和两个杯子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才说道,“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和你一起喝酒。”

“那就喝吧,”卢卡伸手拿过一个杯子,然后给自己和酒馆老板的杯子里面都倒上了酒,拿起自己的杯子和酒馆老板还没拿起来的酒杯碰了一下,“干杯!”

“干杯!”酒馆老板拿起杯子,和卢卡一样一饮而尽,然后问道,“克鲁姆,你这是怎么了?”

“该死的,这是边缘区的,”卢卡有些恼怒的说道,“兰萨尔,我要的是最好的!”

“得了吧,克鲁姆,亏你这么喝也能喝的出来,”酒馆老板说道,“今年大香槟区的价格又上涨了,我这里也没有多少了,况且,你这么个喝法儿,喝大香槟实在是太浪费了,来吧,”说着,酒馆老板又给卢卡添上了酒,接着说到,“既然是我请你,植林的你也要喝。”

“我说,克鲁姆,”看着卢卡又是直截了当的一口喝光,酒馆老板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卢卡拿起酒瓶,接连又喝了两杯,抹了抹嘴,站起身来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金埃居拍在桌子上,“兰萨尔,谢谢你的酒,我走了。”

“别着急啊,克鲁姆,”酒馆老板赶忙也站了起来,一把拉住了卢卡,“我说克鲁姆,你喝得这么快,还是休息一下比较好,还是听我的,坐下来休息一下吧,我看你也不像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那……好吧,”卢卡考虑了一下,还是坐了下来,“酒给我。”

“还是我来吧,”酒馆老板给卢卡倒了一杯酒,却没有急着把酒给他,“慢点儿,先等等,克鲁姆,能不能告诉我,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发生什么事情了?”

“哈哈哈,兰萨尔,”卢卡低声的笑了起来,好一会儿之后才继续说道,“你还记得卡利荷尔么,兰萨尔?还记得他么?”

“我当然记得,怎么了?”酒馆老板一时没有理解卢卡的意思,于是问道,“我记得他,是你以前的上司吧?他怎么了?怎么突然说起他来了?”

“你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他了吧?”卢卡没有回答酒馆老板的问题,而是接着问道,“你还能记得你是什么时候最后一次见到卡利荷尔的么?”

“哦,你这么一说……”酒馆老板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道,“还真的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了,大概至少有五六年了吧,他怎么了?”

“卡利荷尔已经死了,”卢卡平静的回答道,语气中带有一丝淡淡的悲哀,一边伸手去把自己的酒杯拿了过来,“他六年前就死了。”

“真的么?这太让人惊讶了!”酒馆老板吃惊的说道,“我说呢,这么长时间都没见他再来过我这里……他是怎么死的?生病么?还是?”

“就算是生病了吧,”卢卡一边把玩着手里的酒杯,一边笑了笑,只是,这笑容看起来真的是比哭还难看,“我们都生了一样的病。”

“什么?”酒馆老板被这种解释给搞的更加的疑惑了,“就算生病?你也生了一样的病?克鲁姆,你在说些什么呢?”

“说了你也不明白,”卢卡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酒,向酒馆老板伸出了手,“再来一杯,兰萨尔,再来最后一杯,我该走了。”

“我不明白不要紧啊,病了就要抓紧治疗,”酒馆老板说道,“医生应该知道吧,我认识几个不错的医生,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下?”

“没用的,你不明白,”卢卡见酒馆老板没有倒酒,伸手过去将酒瓶拿过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我们这种病,只有一个人能够治疗……”

“谁能够治疗?那就去找他啊!”酒馆老板很奇怪的问道,“你为什么不去找那个人呢?”

“没用的……找他也没用……”卢卡摇了摇头,然后将自己的酒喝掉了,“如果他不愿意的话,没有人能救我……他好像从没给谁治疗过……我真的走了,再见了,兰萨尔。”说完,卢卡站起身来向酒馆外面走去。

“钱!克鲁姆!你的钱!”酒馆老板急忙抓起之前卢卡扔在桌子上的那枚金埃居追了上去,“克鲁姆,今天都算我请你的,你还是留着钱去找那个能给你治病的人吧,多给他一些钱,说不定他能答应你呢。”

“不会的,”卢卡认真的看着酒馆老板的脸,摇摇头说道,“谢谢你,兰萨尔。”说罢,卢卡摇摇晃晃的骑到了马背上,“我走了,兰萨尔,如果可能的话,我会再来的。”

“路上小心啊……”酒馆老板对着卢卡的背影喊道,“别骑太快了!祝你好运!”。.。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