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误人子弟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10字数:1291809

玛丽吓了一跳,却又摸不着头脑,说起来她对于法语学习的重视,甚至超过了德语,她确实想不到自己的法语,究竟出了什么样的大错误。 这时候,伊莎贝拉已经站起身,对着女王施了一个日常礼,“母后,请原谅我刚才的失礼。”

女王点点头,伊莎贝拉继续说道,“母后,安东妮德妹妹的法语发音,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并不是凡尔赛通用的巴黎口音……”

屋子里立刻炸开了锅,玛丽的两位姐姐连连尖叫,约瑟夫也吃惊的站了起来,嚷道,“伊莎,你确定?”

女王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惊讶,但仍然转向考尼茨,后者微微颔首,女王的眉头,这才紧紧的皱了起来。

伊莎贝拉并没有回答她的丈夫,她仍然面对女王,“母后,安东妮德妹妹说的应该是法国西南部普罗旺斯地区的口音,我曾经经过那里一次。”

“母后,我要求立刻传召安东妮德的法语教师,”约瑟夫几步走到女王面前,“这样的错误完全是教师的责任。”

女王也反应过来了,便让贴身宫女去找让-特列那先生。玛丽在接受考试,她的老师们也都等在旁边的屋子里,很快的,让-特列那先生就出现在大家面前。

约瑟夫刚要发作,女王已经抢先开口了,“让-特列那先生,我能有幸听您说几句法语么?”

“这是微臣的荣幸,”让-特列那行了个异常华丽的宫廷礼,“我将为您朗诵一首我为您和您的王室新创作的长诗。”

女王未置可否,让-特列那已经开始摇头晃脑的念了起来,玛丽懒得去看那法语老师,左顾右盼着,却看见伊莎贝拉走到约瑟夫身边,两个人小声的说着什么。

玛丽再看看考尼茨,老头儿满脸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看着玛丽开始生气了,她现在已经完全相信自己学习的不是法国的宫廷口音了,开始满脑子想着千万不能便宜放过了这误人子弟的蹩脚诗人。

突然,约瑟夫开口了,“让-特列那先生,我有个问题想向您请教,我发现您的法语发音,似乎我和曾经见过的法国使节的发音不一样,这是为什么呢?”

让-特列那先是一愣,随即骄傲的挺直了身体,“陛下,我来自地中海边的马赛港,我们南部的口音与凡尔赛的口音是有很大差别的。”

“原来如此,”这次说话的是女王,“先生,我很喜欢您的诗,但是安东妮德还需要考试,所以,请您先回避一下吧。”

让-特列那显然对这对母子的一唱一和有些迷惑不解,但对王族的尊重仍迫使他向女王、约瑟夫和伊莎贝拉都鞠了一躬才慢慢的退了下去。

玛丽当然不想这样放过她这严重失职的老师,约瑟夫显然也有同样的想法,法国诗人才退出去,他立刻问女王,“陛下打算怎样处理让-特列那先生?”

“处理?”女王的回答完全出乎玛丽的意料,“就像以前辞退宫廷教师那样辞退他好了。”

“母后——”玛丽突然觉得鼻子一酸,几乎是本能的,便扑过去跪倒在女王的脚下,双手抱着女王的腿,眼泪便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玛丽真的很委屈,别人穿越,穿回中国古代,或是异界,反正她看过的穿越文里,没见过哪个要学外语的,好像有一个穿到欧洲的,可人家还带着什么高级智能电脑呢。

也就是她,穿过来从字母学起,好不容易学会了一门德语,却还要学法语,现在又遇到个纯属蒙事儿的什么倒霉诗人,浪费了时间不说吧,想想真委屈啊。

好歹,玛丽,你也是穿成了公主啊。

玛丽越想越委屈,越想越伤心,抱着女王的腿哭得稀里哗啦的,话也说不清楚了,到把女王吓了一跳,连声问道,“安东妮德,不要哭,你这是怎么了?”

这时候,伊莎贝拉已经走了过来,同样是跪在地上安抚玛丽,看玛丽不说话,她便替玛丽回答了,“母后,我想安东妮德大概是委屈了,她真的是很用心的在学习法语,出这种错误,完全是老师的责任,但受到伤害的却是安东妮德。”

玛丽鼻音很重的哼了两声算作回答,她感到女王的手落在她的头上,轻轻抚mo着,“安东妮德,不是母亲不想处罚你那老师,而是假如我们处罚他,人们就会知道王室请了个法国南方人来教你法语,最终丢的是王室的脸啊。”

女王的话反而加重了玛丽的伤心,这穿来的是什么破王室啊,吃了个蹩脚诗人的哑巴亏,还不敢说出来,还不如清穿一下做个格格福晋什么的来得开心呢!于是,玛丽理所当然的哭得更大声了,惹得女王连连叹息。

这时候,约瑟夫开口了,“母后,我觉得不能这样饶恕了让-特列那,要是他在法国到处吹嘘他是法兰西王后的法语老师,人们一听他的口音,就会发现是我们请错了老师了。”

“那……”女王犹豫了,玛丽也渐渐止住了哭声,抽泣着听他们说话。

“母后请把这件事交给我吧,”约瑟夫信心满满的答道,“我会让让-特列那清楚他以后应当怎样说话的。”

“好吧,”女王的话语里透出一丝疲惫,却还没忘了玛丽,“安东妮德,不要伤心了,我会尽快给你安排新的法语老师的,别担心,改变一下口音很简单的。”

玛丽不哭了,坐在地上吸溜鼻子,把伊莎贝拉的一条绣花手绢上沾满了鼻涕。透过朦胧的泪眼,她看见女王站起身,吩咐道,“今天就到这里吧,伊莎贝拉,你和弟妹们一起把安东妮德送回房间去,想办法好好安慰她,”然后她转向她的首相考尼茨,“侯爵,请随我来,我还想和您商量一些事情。”

考尼茨一言不发的跟着女王出去了。玛丽享受了众星捧月的待遇,在大家的簇拥下回到了自己房间,洗过脸,伊莎贝拉为了安抚玛丽,派人做了一些玛丽爱吃的小甜点拿过来,又许诺她会亲自帮玛丽纠正发音的。而玛丽本来就是为了发泄才哭得这么伤心,现在发泄完了,她也就慢慢平静下来。

玛丽哭了一次,收获还有很多,自家的兄弟和姐姐们都一致建议她把法语扔到一边,先快快乐乐的玩上几天。卡洛琳娜和玛丽亚·阿玛丽亚邀请玛丽同她们一起去看歌剧,她们甚至还透露了一个小秘密,玛丽亚·阿玛丽亚与茨威布吕肯的卡尔亲王坠入了爱河,年轻的亲王将会陪她们一起看歌剧,还会带她们去参加贵族们的化装舞会。

斐迪南提出的建议是一起去打猎,他信誓旦旦的说如果玛丽去,他会叫皇家猎苑的仆人们赶一些兔子或者是小鹿来给玛丽打。即便是马克西米利安,也提出玛丽可以和他一起去攀登斯特凡大教堂的钟楼,在楼顶,可以饱览整个维也纳的全貌。

玛丽也想开了,穿越也是生活,也要懂得享受生活,而不是太累着自己。于是,她便如上所述的痛痛快快的玩了一周,顺便还顺了两只灰色的小兔子回来做宠物。一周之后,女王履行了她的诺言,玛丽的新法语老师到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