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065 为时……晚矣?未晚?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4:56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065 为时……晚矣?未晚?

“这简直是一群无赖!”玛丽在办公室里面大发雷霆,“真想把这些混蛋统统赶出去!”

“陛下,您就不要生气了,”面对着气得直跳脚的玛丽,维尔热纳伯爵只好拼命地向诺阿伊伯爵夫人打眼色,诺阿伊伯爵夫人很想装作没看见,可是眼见着维尔热纳伯爵的暗示越来越明显,就快发展到使出大幅度的肢体语言的程度了,诺阿伊伯爵夫人只好开口劝慰道,“陛下,因为这些俄国人而气坏了您的身子,那可是一件坏的不能再坏的事情了,您还是别生气了。”

“是啊,是啊,”诺阿伊伯爵夫人开了头,维尔热纳伯爵赶紧随声附和道,“陛下,这太不符合常理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讨论一下吧,分析分析俄国人到底有什么打算。”

“分析?他……分析个……”玛丽怒气冲冲的回答道,险些爆出了粗口,还好及时的刹住了车,“分析什么?还有什么好分析的!俄国人到了凡尔赛,又不求见,又拒绝召见,还死赖着不离开!我们怎么能够分析出他们的目的!”

“呃……这个……我……”维尔热纳伯爵被玛丽的一通抢白顶的一噎,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这才想到了说辞,小心翼翼的对玛丽说道,“陛下,您在这里干生气也不是办法啊,所以……”

“好!分析!”玛丽愤怒的对维尔.热纳伯爵叫到,“分析是吧?你!你现在就来给我分析分析!俄国人敢这么做到底是有什么依仗!俄国人会这么做到底是有什么目的!你来给我说!”

……………………………………………………

玛丽之所以这么愤怒,全都是因.为俄国人拒绝了她的召见……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下午商量.好了之后,玛丽就把向俄国人传召这个任务交给了维尔热纳伯爵,反正这也是伯爵的工作范围内的事情。结果就在刚刚,维尔热纳伯爵前来向玛丽回复说,俄国人的代表团,嗯,这是俄国人特别强调的——我们不是使团!代表团到凡尔赛来,完全是一次打着代表团的旗号出来游山玩水的旅游团,之所以对外宣称是代表团,只是为了沿路上的各个国家能多给提供一些方便,保障一下安全而已,所以我们这些人既没有什么出使任务,中间也没有什么有足够能力和足够身份的人来完成出使任务,所以,王后陛下的召见,我们实在是不得不拒绝了,王后陛下不嫌弃我们这些个职务低下身份卑微的小人物,派伯爵先生您来传话召见我们,我们还害怕没有经验说错话做错事,触犯了王后陛下,那样岂不是自找麻烦?如果因此影响了两国之间的关系,我们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俄国人找这样的借口,维尔热纳伯爵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告诉他们派代表团的团长去一下就可以了,可是听到维尔热纳伯爵这么说,刚刚那个曾经自称团长去给维尔热纳伯爵送过礼物,现在又在接待维尔热纳伯爵的俄国人,竟然不承认自己是代表团的团长了,后来看到这样子不能搪塞过去,又无赖到家的捂着头借口自己突然不舒服,不能接受王后陛下的召见了气得维尔热纳伯爵险些当场发作……反正无论维尔热纳伯爵如何的费尽口舌好说歹说,俄国人的态度就是一个——说什么也不去!

维尔热纳伯爵只能将这个情况回来向玛丽汇报,.听了维尔热纳伯爵的描述,使得玛丽大发脾气,这才有了刚刚的那一幕。

……………………………………………………

看着被气得暴跳如雷的玛丽,维尔热纳伯爵和.诺阿伊伯爵夫人都感到十分的惊讶,尤其是诺阿伊伯爵夫人,在她的印象中,王后陛下好像还从来没有气成这个样子过。以前也不是没有过王后陛下被什么事情气得大发雷霆的时候,但是似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子完全不注意一点仪态和礼貌的情形。嗯,以前最厉害的时候,好像也只是骂两句“混蛋”什么的吧?哦,不对,好像还摔过东西,但那时候也没有粗口,而且也从没有过像今天这样对待大臣们的时候,刚刚……王后陛下就差指着维尔热纳伯爵的鼻子开骂了吧?

诺阿伊伯爵夫.人和维尔热纳伯爵都不知道,玛丽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件虽然并不寻常,但是也不太需要如此大动肝火的事情发这么大的脾气。其实这是因为维尔热纳伯爵和诺阿伊伯爵夫人完全不了解,玛丽原本是打算解决了阿拉斯加的事情,就好好的和丈夫还有孩子们放松一下的,玛丽还要利用这个机会将她与孩子们之间的,好像开始慢慢有些疏远关系,重新变得十分亲密起来。现在俄国人这样子的态度,打又不说打,和也不谈和,拖拖拉拉的耽误工夫,怎么能不让玛丽生气呢?对于一个急于补偿丈夫和孩子们的妻子和母亲来说,浪费她的时间,这不是找死么?

……………………………………………………

“陛下,我认为……”维尔热纳伯爵好容易想到了一些可能性,于是赶紧对玛丽说了出来,“我想,俄国人这么做,大概是想拖延一些时间了。”

“拖延时间?”玛丽问道,“为什么?俄国人拖延时间有什么目的?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陛下,我认为这是俄国人在拖延时间,好争取到一些谈判的筹码,”维尔热纳伯爵说道,“如果现在就跟我们接触,好像他们什么实际的好处也得不到。”

“实际的好处?”玛丽有些不明白维尔热纳伯爵的意思,“您这是什么意思?快详细的说说您的分析。”

“这真是太好了……”看到玛丽恢复了冷静,维尔热纳伯爵禁不住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紧接着说道,“陛下,您想想看,如果现在俄国人就和我们进行接触,他们能和我们说些什么呢?”

“现在能说些什么?”玛丽想了一会儿,回答道,“我想他们恐怕也只能对我们提出一些抗议了,因为我们的部队在阿拉斯加打死了他们二百多名士兵。”

“您说的完全正确,陛下,”维尔热纳伯爵点了点头,“这种抗议,说实话一点用处都没有,因为这件事情的起因还是他们理亏——既然谁都没有宣布对阿拉斯加的所有权,就算对于阿拉斯加的归属还要争论一番,但是总归是我们先派出部队去那里的,是俄国人先对我们的部队发起进攻的,这一点说到哪里我们都站得住脚。”

“对,就是这样,”玛丽点了点头,“然后呢?请您继续说下去。”

“既然如此,那就很简单了,”维尔热纳伯爵说道,“他们现在提出抗议,主动权就在我们这里——我们既可以趁机宣布对阿拉斯加的主权,反过来抗议他们的侵略行为,也可以展现一种大度的姿态,声称此事完全属于误会,并对阿拉斯加发生的事情表示遗憾,然后对被打死的二百多俄国士兵的家人做出一些基于人道方面考虑的补偿。总的来说就是,高兴了我们就有话好说,不高兴我们就针锋相对——反正现在我们占了便宜,俄国人死的比我们可多得多。”

“所以,”玛丽接着说到,“俄国人如果现在就和我们进行官方的接触,只能把主动权交到我们的手里,是么?”

“一点儿也没错儿,陛下,”维尔热纳伯爵说道,“所以,我认为,俄国人现在就是在拖延时间,一天不跟我们进行官方接触,他们就可以多做一些准备,或者是从某些方面多获得一些谈判的筹码,不然的话,如果跟我们进行接触了,他们也不好再做什么动作了。”

“嗯……”玛丽听完了维尔热纳伯爵的分析,认真的思考起来,过了一会儿才说道,“伯爵先生,您的分析很有道理,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您觉得俄国人能从什么地方多获得谈判的筹码呢?”

“这个可不好说了,”维尔热纳伯爵想了想,“可能性很多,他们可以找其他国家一起向我们施压,迫使我们让步,嗯,可能性很多……”

“他们会找谁呢?”玛丽皱起了眉头思索着,突然想了起来什么事情,大声的说到,“不对!不对!我竟然完全忘记了!俄国人没那么简单!”

“您想到什么了?陛下,”维尔热纳伯爵连忙问道,“有什么事情我们忽略了么?”

“是的!我们犯了大错!”玛丽的样子有些着急,“我都忘记了!一直都没当做一回事情!您记得么?我们的驻俄大使,他的报告当中提到,有好几名俄国军队的将军不知去向!”

“是的,陛下,是有这么一段,”维尔热纳伯爵也想起来了,“埃尔夫还指出,其中一名指挥过不少战斗,作战经验很丰富。啊!您的意思是……”

“都怪我,当时只顾着问您为什么我看不出来,”玛丽颇为自责的说道,“是的!我就是在担心,这些俄国将军不光是自己离开了莫斯科,而且是还带着部队一起去了阿拉斯加!”

“这么说……”维尔热纳伯爵也大惊失色,“俄国人……他们是想……”

“该死的!”玛丽愤愤的说道,“这些该死的俄国人!他们搞了一个代表团吸引我们的注意,暗地里派遣部队去阿拉斯加跟我们争夺那里的土地!说不定,这时候他们已经对我们的士兵发起进攻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