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070 三合一的信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52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070 三合一的信

“陛下,”看到玛丽有些像是呆呆的坐在那里,也不回答自己刚刚请示的事情,诺阿伊伯爵夫人只好重新又问了一次,“维尔热纳伯爵和奥地利大使求见,陛下您打算接见他们么?如果您现在没有时间的话,我就……”

“不用了,”诺阿伊伯爵夫人话还没说完,玛丽就打断了她的话,“这就请维尔热纳伯爵和大使先生进来吧,我现在也没什么事情。”

“我这就请他们进来,”诺阿伊伯爵夫人回答道,“请您稍等一下。”

……………………………………………………

“王后陛下,”维尔热纳伯爵和一个中年人先后进入了玛丽的办公室,维尔热纳伯爵开口说到,“这位是奥地利的大使希德拉男爵,大使先生说有事情要找您。”

“希德拉……”玛丽在嘴里面念叨了一下,然后仔细的看了看面前的这个中年人,反复的端详了一阵儿,这才开口问道,“希德拉男爵,我似乎记得奥地利的驻法大使另有其人啊,您……”

“能够见到您,真的是十分荣.幸的事情,”这位希德拉男爵微笑着对玛丽行了一个礼,然后说道,“愿神降福于您!”

……………………………………………………

愿神降福于您!玛丽原本就因为.这位奥地利大使的求见,而在短瞬之间就充满了大大小小的问号,听到这句话,原本已经充满的脑袋里面又挤进来一个——玛丽总觉得这句话有些耳熟,但是没有马上想起来在哪里听过。

……………………………………………………

“愿神降福于您,希德拉男爵,”玛.丽也没有追究男爵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这件事儿,而是顺口回了这么一句,“谢谢您的祝福。”

……………………………………………………

突然!玛丽反应了过来,最后那个小小的问号也消.失不见了——刚刚玛丽随口说的那前半句话,还有希德拉男爵刚刚对玛丽祝福的那句话,用的都不是法语,而是德语!而且这句话也是奥地利的一种有些历史的寒暄方式,虽然在维也纳不是很流行,但是玛丽也是没少听过的。看来,这位希德拉男爵是有备而来啊——这一个问号的消散,仿佛是开了一个头,玛丽脑海中的问号也跟着开始消失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了,一上来就使出这种手段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黄鼠狼给鸡拜年这就没安好心啊!玛丽在心里暗暗地提高了警惕——刚刚她下意识的用德语回的那句问候,其实差不多可以说是吃了一个小亏了。

……………………………………………………

“希德拉……男爵?”想到这里,玛丽提高警惕的同时也板.起了脸,冷冰冰的问道,“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好像奥地利的驻法大使并不是您啊,您能不能跟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儿?”

“是这样的,尊敬的陛下,”希德拉男爵就像没有发.现玛丽态度上的变化一样,依旧面带微笑对玛丽解释道,“劳斯先生前不久感觉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已经不再能够胜任驻法大使这个重要的职务了,所以就主动向约瑟夫二世陛下请辞,辞去了驻法大使这份工作回到维也纳休养去了,嗯,约瑟夫二世陛下就指派我来接替劳斯先生的工作。”

“这是怎么回事.儿?”玛丽听过了希德拉男爵的解释,并没有任何表示,而是皱着眉头对维尔热纳伯爵问道,“维尔热纳伯爵,您知道这件事情么?”

“陛下……”维尔热纳伯爵脸上的表情颇为尴尬,“这件事情我也是刚刚才听说,哦,希德拉男爵我也是今天上午才第一次见到,然后就带着他一起到您这里来求见了——比您也早不了多久。”

“这也有些不合规矩了吧?”玛丽对维尔热纳伯爵问道,“这合适么?派驻到我们这里来的人,也不……”

“这倒也不是不合规矩,陛下”玛丽的话虽然只说了一半,但是维尔热纳伯爵已经听明白了玛丽的意思,“不过您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这又不是我们和英国佬之间那种关系。”

“嗯,好的,我知道了。”玛丽点了点头。

……………………………………………………

其实玛丽刚刚并没有把话说完,就已经反应过来了,这种事情似乎的确是这样子的,我换我的驻外大使,通知你一下那是礼貌,不告诉你当然没有任何问题——难道我派什么样的人,还要你同意不成!而眼下这种情形,既然人家说是前任身体不适主动请辞,他是新官上任临时受命,而维尔热纳伯爵对这种说法的后半部分也能给出个旁证,不管心里舒服不舒服,似乎也只能是接受这个现实了——不然还能怎样?

……………………………………………………

“这么说,希德拉男爵,”玛丽转过来对希德拉男爵说道,当然态度还是刚刚那么冷淡,“您这次来求见我,就算是正式上任,成为奥地利的大使了?”

“是的,陛下,”希德拉男爵就像是带了个面具,或者是用了什么胶水把脸上的皮肤固定成了微笑的状态,他不紧不慢的回答道,“作为新任的驻法大使,当然要来求见一下法兰西最有权势的您了,而且,我还给陛下您带来了一封信。”

“信?什么信?”玛丽刚刚就已经在心里对这位希德拉男爵的来意做出了判断,现在听到他这么一说,对自己做出的判断又相信了几分,她故作不知——怎么会不知道呢,能给她写信的只能是她的约瑟夫皇帝哥哥或她的伊莎贝拉皇后嫂子,现在这种场合,后者那原本就少得可怜的可能性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玛丽故作不知,对希德拉男爵问道,“是给我的信,会是一封什么信呢?”

“这封信是约瑟夫二世陛下给您的亲笔信,”希德拉男爵还是那副面具脸,“至于是一封什么信,这我就不太清楚了,您看看不就知道了么。”

……………………………………………………

玛丽从诺阿伊伯爵夫人的手中接过来那封信,将火漆完好无损的信封打开,然后抽出来里面的信件,认真的开始阅读起来。

嗯,看完了第一页纸,玛丽在心里暗暗的点了点头,长出了一口气。看起来,她的这位约瑟夫皇帝哥哥还是把她当做是自己的妹妹的——约瑟夫二世皇帝陛下还是很花了一番工夫在叙旧上面,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为之,反正皇帝陛下唠唠叨叨的用了足足一页纸还多的篇幅在叙述有关亲情的事情上面。约瑟夫二世皇帝陛下讲了很多,有怀念玛丽亚.特蕾莎女王的,有关于伊莎贝拉皇后的,还有关于玛丽的小外甥——也就是约瑟夫二世和伊莎贝拉那个最小的儿子,等等等等……

玛丽饶有兴致的继续往下看,在亲人亲情的部分之后,约瑟夫二世皇帝陛下以一个同行的身份,又用了不小的段落,来称赞玛丽在凡尔赛所做的这些事情以及取得的辉煌成就……看到最后,玛丽基本上已经是硬着头皮来继续往下看的,大多数的内容已经被她一扫而过,玛丽现在注意的,仅仅是看看有没有“北美”、“俄国”、“阿拉斯加”、“战争”这样的关键字了,顺便玛丽也无比的怀念起上辈子的“网页快照”或者是Ctrl+F这样的迅速找到关键字的大利器了。

终于,终于终于,在玛丽看到第三页纸的时候——约瑟夫二世皇帝的这封信,一共也就那么三页纸而已。在第三页纸,也是整封信的最后部分,约瑟夫二世皇帝陛下终于换成了第三种身份——说客,提到了关于阿拉斯加的事情:亲爱的玛丽,我听说你的部队和俄国士兵在遥远的阿拉斯加发生了冲突,还好只是小冲突,还可以挽救……玛丽,阿拉斯加那么遥远偏僻又荒凉的地方,我想没有什么必要非独自占有……玛丽,俄国人到阿拉斯加的距离,怎么说也要比你那里更近一些……难道能把加拿大的士兵全都派过去么?那加拿大怎么办?……玛丽,战争不是儿戏,不是每一场战争都会像你们帮助英国人在北美打的那场战争那个样子的……如果俄国人的条件不是那么过分,还是考虑一下吧,你们的敌人不应该是俄国人,不要让真正的敌人趁机占了便宜……

……………………………………………………

“希德拉男爵,”玛丽终于看完了信,她把这封信重新折好装进了信封里面,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希德拉男爵,向他问道,“我感觉您挺面熟的,是不是我们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的?”

“嗯?”希德拉男爵一愣,显然他对于玛丽看完信之后,却问出了这样一个毫无关系的问题,对此一点准备都没有,但是他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微笑着回答道,“尊敬的陛下,我只是最近一两年才搬到维也纳的,在这之前我从没有到过维也纳,所以……很可惜,我们不可能见过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