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072 纠结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59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072 纠结

等到维尔热纳伯爵离开了房间,玛丽兴奋的站了起来,快步的在房间里来回的走动,一边走一边喃喃的说道,“全是名人啊!全是名人啊!”

是的,都是名人,虽然在我们看来,玛丽现在每天生活的环境中,除了那些个仆人,哪个又不是名人呢?她的丈夫、她的子女、她的臣子,就连她自己,不都是名人么?但是说实话,这些个名人对于玛丽上辈子所处的那个时代的中国人来说,完全不如今天玛丽今天所“遇到”的这一个来的耳熟能详!

之前的那位奥地利新任驻法大使希德拉男爵,玛丽之所以会对这样一个人的个人情况如此的感兴趣,完全是因为她上辈子那个世界的历史中一个大大大有名的人——阿道夫.希特勒,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算一算年纪,那位希德拉男爵的小儿子,应该就是希特勒的曾祖父了吧?玛丽刚刚盯着人家希德拉男爵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脸,就像饿狗盯着眼前的肉骨头一样,这种十分失礼的举动,主要是因为玛丽从见到希德拉男爵的第一眼开始,玛丽就感觉面前的这个中年人十分眼熟,总觉得这张脸似曾相识,等到问了几个看似平常的问题之后,玛丽这才确定,这个姓希德拉的中年人,大概就是希特勒的先祖了——玛丽以前最喜欢的频道就是Discovery探索频道,最喜欢的就是纪录片了,这也是她能够通过这几个问题得出这个惊人结论的原因。

至于那个维尔热纳伯爵口中的Wu,虽然玛丽不清楚是不是,但是她猜测恐怕应该是她上辈子中听说过的那个清代的世界首富姓吴还是姓武或者是伍等等那些个发音是Wu的人,至少也是应该是那个家族的人吧?以玛丽上辈子的看法,以及众所周知的原因,在那个时代想要在中华大地诞生一位世界首富,恐怕是不太可能的了。况且不要说世界首富了,玛丽连她自己讨生活那个城市的那个区的首富都无缘得以一见,这个可能是首富家族的生意人,当然会让玛丽比较感兴趣。更重要的是,穿到这个时代这么长时间了,玛丽还从来没有见到过黄皮肤黑眼睛的人呢,也从来没再听到过那熟悉的语言!现在终于有这个机会了,怎么能不让玛丽感到激动万分?也就无需考虑这个维尔热纳伯爵口中的Wu,他说的汉语玛丽是否能够听懂的问题了。

短短的不到一上午的工夫,既见到了可能是希特勒先人的新任奥地利驻法大使,又知道了可能很快就会见到几个中国人,玛丽觉得这个上午简直太有意思了!

……………………………………………………

等到玛丽的兴奋劲儿过去.了,她的头脑冷静下来之后,不禁又开始有些头痛了……

看着面前静静的躺在桌子上的.那封信,那封来自维也纳的信,那封写信的人分别以亲人、同行、说客三种不同身份书写而成的信,玛丽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该来的,还是来了。对于这样一个结果,玛丽可以说是既有准备,又没准备。说玛丽有准备,那是因为玛丽和丈夫还有大臣们共同研究这件事情的时候,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准备迎接来自盟国的说客们;说玛丽没有准备,是因为玛丽根本没有想到,就为了这么一件事情,她的哥哥竟然还更换了一位驻法大使!

好吧,玛丽也承认,自己这么想,.的确是有些钻牛角尖儿了。不过,就算上一任驻法大使真的是身体不好主动请辞告老了,我的哥哥哎,您也用不着找这么一个让人讨厌的家伙来凡尔赛吧?况且,从他自己说的话来看,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个人物啊!来自偏远的小地方,到维也纳也不过这两三年的事情,至于说爵位……嗯,总算还是个男爵,起码听起来要比骑士什么的好一些了,不过总也是让人心里不太舒服,我们堂堂法兰西王国,你看起我还是怎么着,或者是觉得我比较好说话?就搞这么一个乡巴佬来凡尔赛做驻法大使?

最重要的,还是这封信所代表的含义。虽然玛丽从.这封信当中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哥哥内心的那份纠结,但是……这封信,约瑟夫二世皇帝最终还是写了出来并把它送到了玛丽这里。玛丽又叹了一口气,哥哥啊,你难道不知道么?纵然你在信中只用了极小的篇幅,甚至可以说是寥寥数语,来谈论关于阿拉斯加、以及法国和俄国之间可能爆发的战争,这又能怎么样?这封信本身……亲爱的哥哥,这封信的本身就等于你做出了选择啊!你在代表请亲的妹妹和代表功勋的叶卡捷琳娜二世女沙皇之间做出了选择!而你的选择,从这封信的出现,就可以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唉!玛丽不停的叹息着……亲爱的哥哥啊,如果你选择.的是亲情,那么,现在在叶卡捷琳娜二世女沙皇的办公桌上,或许也会有一封信吧?那封信也不会很难写的,缺少理由么——尊敬的女沙皇陛下,您的疆土已经不小了,俄国也不缺钱,有必要为了阿拉斯加那么一块飞地,搞到可能大打出手么?更何况那还是我妹子的地盘啊!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我那妹子穷的,都开始朝那些荒蛮之地下手了,你至于乞丐的钱也要抢么?咱们可是眼瞅着就要缔结盟约了,大姐你不看僧面,好歹也要看看佛面吧?卖我个面子何必为难我那个穷妹子呢?

哥哥啊……

……………………………………………………

“亲爱的,亲爱的?”国王陛下擦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掀开薄薄的被子坐到了床上,“玛丽?你在想什么呢?”

“啊?什么?”玛丽这.一下午都在纠缠着一个问题,约瑟夫二世为什么不帮她说话呢?这都上了床了,玛丽还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突然被丈夫打断了思绪,玛丽一时显得有些慌乱,“怎么了?奥古斯特,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在想什么事情?”国王陛下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然后接着问道,“亲爱的,今天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么?你看起来似乎很消沉啊,发生什么事情了?”

“奥古斯特……唉!”玛丽把头靠在丈夫的肩膀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幽幽的问道,“奥古斯特,你有没有曾经想过要惩罚斯坦尼斯拉夫?”

“什么?惩罚斯坦尼斯拉夫?”国王陛下有些不解的问道,“什么意思?我为什么要惩罚他?”

“你知道的,亲爱的,我没有别的意思,”玛丽说道,“他搞出那么多事情,其实他想要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大家都清楚,奥古斯特,你心里当然也明白。”

“亲爱的,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国王陛下伸出手臂搂住了妻子的肩膀,低下头去轻轻的在玛丽的头上亲吻了一下,“发生什么事情了?和我说说吧,呵呵,不和我说,你还能跟谁说呢?”

“是这样的,奥古斯特……”玛丽把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还有约瑟夫二世的那封信的内容,一五一十的通通向丈夫叙述了一遍,然后问道,“亲爱的,为什么会这样呢?”

“呃……这个……”国王用另一只手挠了挠头,有些为难的说道,“这个……恐怕我也说不清楚……”

“怎么说,我也是他的亲妹妹!”玛丽的声音有些沙哑,“奥古斯特,他跟俄国人能提出什么条件呢?难道我们不能给他么?”

“呵呵,这个问题我倒是可以回答你,”国王稍稍用了点力气搂了一下妻子,然后说道,“我上次不是说过了么,我听说奥地利和俄国之间这段时间好像走得比较近,据说已经快要缔结盟约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当然比不上俄国人了。”

“可是这跟阿拉斯加的事情有什么关系!”玛丽问道,“就算是他们两不相帮,我想这也不会影响到他们和俄国人之间的盟约!”

“这个嘛……话虽然可以这么说,”国王考虑了一下,“但是要知道,首先这样做会更加巩固一下双方面的关系;其次俄国人一定会允诺一些好处的,可能是阿拉斯加的一部分,或者什么其他的,这些恐怕不是我们能够拿出来的;最后,说实话,亲爱的,如果俄国人这次没有和我们发生冲突,也没有派兵包围我们的部队,而是一开始就向我们交涉的话,我恐怕也会劝你放弃阿拉斯加的。”

“为什么!”玛丽有些愤怒的叫到,“难道我派兵去占领阿拉斯加真的是错的么!”

“可能你有你的想法,而这些想法是我们所不了解的,”国王认真的回答道,“但是亲爱的,正如约瑟夫二世说的那样,为了那样一块土地,距离我们是那样的遥远,为了保卫那里还要耗费我们巨大的人力和财力,现在还有可能为了那块土地而和其他国家发生战争,而我们目前的状况恰恰是比较缺钱的……在这种情况下,好像确实应该将有限的财力和我们的注意力都放到正确的地方。”

“可是你明知道……”玛丽有些急了!

“听我说,亲爱的,”国王赶紧打断了玛丽的话,“我也只是说如果俄国人一开始就和我们交涉,现在他们包围了我们的部队,我当然不可能再那么说了,况且就像你说的那样,我清楚的知道,即便发生战争,最后的赢家也一定是我们!所以,亲爱的,我是坚决支持你的!无论你怎么做!”

“谢谢你,奥古斯特,”玛丽环抱住丈夫,动情的说道。。.。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