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073 好大一张馅饼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9 16:35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073 好大一张馅饼

你要战,便就战——得到了丈夫的支持,玛丽更加坚定了决心。

……………………………………………………

名人的祖先很快就再一次出现在了玛丽的面前,就在第二天。第二天上午,希德拉男爵就又来“拜访”玛丽了,是的,用希德拉男爵的话来说,他来见的,不是法兰西的王后陛下,而是曾经的奥地利女大公。

……………………………………………………

“希德拉男爵,呵呵,”玛丽饶有兴致的看着对面坐着的中年男性开口问道,“您今天来,又有什么事情呢?”

“尊敬的陛下,”希德拉男爵想了一晚上,也没有想到为什么玛丽用那样的眼神来看他,嗯,他又怎么可能会想得到呢,既然想不明白,又不好开口相问,希德拉男爵也只能选择视而不见了,“昨天来拜访您,那是作为新上任的使节,礼节性的拜访,顺便给您捎来家信,今天我可是来跟您谈正事的。”

“哦,正事?”玛丽问道,“是关于哪方面的正事呢?”

“尊敬的陛下,”希德拉男爵并没有直接回答玛丽的问题,而是反过来问了玛丽一个问题,“首先,请允许我先向您问几个问题。”

“嗯,那好吧,”玛丽点了点头,“那就请您先问吧。”

“陛下,”希德拉男爵首先抛出.了一个问题,“据我所知,陛下您以前在维也纳的时候,就是以聪慧好学闻名的,那您一定不会不知道,约瑟夫二世皇帝陛下最主要也是最大的敌人是谁了?”

“嗯?这个……”玛丽没有想到希德拉男.爵会问这个问题,她迅速的考虑了一下,回答这个问题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于是点了点头回答道,“这个问题,我想那就是普鲁士了。”

“没错儿,陛下您的答案完全正.确,”希德拉男爵微笑着说道,“我们最大的敌人就是普鲁士,那您知不知道俄国人的大敌又是哪个国家呢?”

“呵呵,男爵先生,”玛丽笑了起来,“您都已经这么问了,.那还能有谁呢?也只可能是普鲁士了。”

“是的,陛下,”希德拉男爵说道,“正是因为我们和俄国.人有着相同的敌人,所以,约瑟夫二世皇帝陛下,正准备与俄国人缔结盟约,准备联手对付普鲁士。”

“哦,这样子,”玛丽问道,“我也听说过这件事情,不过,.希德拉男爵,这些事情我也只是听说而已,而且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尊敬的陛下,”希.德拉男爵微微一笑,“奥地利和法兰西之间的关系,想必也不用我多说什么了,不知道陛下您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玛丽已经大概知道这位希德拉男爵打算怎样来说服她了,无非也就是亲情牌而已,或者还会加上一些阿拉斯加无用论在里面,无论如何也翻不出什么花来,对于这种谈话,玛丽有些失去兴趣了,但是……这位希德拉男爵的态度让玛丽无从发作,只能耐着性子将谈话继续下去,“什么话,男爵先生?”

“朋友的敌人,就是敌人,”希德拉男爵说道,“朋友的朋友,自然也就是朋友了。陛下您现在与俄国人之间闹出的这点小矛盾,对我们之间的友谊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啊。”

“这么说,您是希望我们答应俄国人的条件了?”玛丽失去了耐性,直截了当的问道,“您就是这个意思吧?嗯,应该说,我的约瑟夫哥哥是这个意思吧?”

“是的,陛下,”希德拉男爵也敛去了笑容,郑重的回答道,“约瑟夫二世皇帝陛下的确是这个意思。陛下,我想关于阿拉斯加的事情,应该也有不少人给您分析过了,为了那样一块土地,您实在没有必要在上面费这么大的力气……”

“好吧,希德拉男爵,”玛丽挥了挥手,打断了希德拉男爵的话,“男爵先生,您也没有必要拐弯抹角了,有什么话,您还是直说的好。嗯,这么说吧,我们放弃阿拉斯加,有什么回报?”

“回报?”希德拉男爵有些惊讶的问道,“陛下,阿拉斯加那里原本就是俄国人建立起来的啊,而且……”

“够了!男爵先生!”玛丽再一次打断了希德拉男爵的话,不耐烦的说道,“我说过了,有什么话,请您直接了当的说出来,如果您还是这样的话,我想这次会面可以就此结束了。一句话,就这么把阿拉斯加拱手相让,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您希望有什么样的条件呢?”希德拉男爵问道,然后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陛下,您现在虽然是放弃了阿拉斯加,但是要知道,就算现在什么回报也得不到,可是陛下您想过没有,您可能会得到远远要比眼下这点回报多得多的好处呢?”

“多得多的好处?”玛丽倒是从来没有想过,也从来没有听人家说起过这样的分析,于是问道,“希德拉男爵,您这又是怎么个说法呢?”

“陛下,”希德拉男爵的脸上重新又带上了微笑,“陛下您想过没有,您现在和俄国人之间发生了纷争,实际上是在帮助普鲁士人啊。”

“哦?这个说法,我倒是第一次听说,”玛丽问道,“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分析呢?”

“我刚刚已经说过了,陛下,”希德拉男爵微笑着说道,“约瑟夫二世皇帝陛下打算和俄国人缔结盟约,为的就是要共同对付普鲁士。如果您和俄国人在阿拉斯加动了武……就算俄国人再拖大,恐怕也不太可能两头同时开战吧。”

“嗯,这到是,”玛丽点点头,“这也只不过是间接的事情,而且我还是丝毫没有看出来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陛下,您的主要敌人就在眼前啊,”希德拉男爵微笑着说道,“而且他们,多少次都是和普鲁士站在一条阵线的,您有那些精力,还不如在我们和俄国人进攻普鲁士的时候,拖住他们的帮手,等到我们联手消灭了普鲁士,再帮助您回过头来一起收拾了您的敌人,这难道不比眼下这点小小的回报要强得多么?”

“呵呵,听起来的确是很诱人啊,”玛丽摇了摇头,“希德拉男爵,您说的这些,如果能够真的变成现实的话,倒也的确是很不错的事情……不过,男爵先生,您有凭什么来保证您所说的这些都会一一的实现呢?”

“这个您完全不用担心,陛下,”希德拉男爵早有准备,胸有成竹的回答道,“我既然能这么说,自然是已经得到了约瑟夫陛下的认可,这难道还不够么?”

“话虽然如此,道理也的确是这么个道理,”玛丽说道,“可是男爵先生,这些事情您说有可能落到纸面上变成正式的协议么?这是其一,这其二呢,就算是能够就此签署相关的协议,您又怎么能够保证战争会如同您所说的那样轻松呢?让我来假设一下,假如说你们和俄国人没能顺利的搞定普鲁士,该怎么办?又比如说,你们和俄国人再花上一点时间就可以打败普鲁士了,偏偏这个时候,我们没有能够顶住英国人,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你们又该怎么办呢?是先打普鲁士再来支援我们呢,还是干脆就置之不理了呢?如果那个时候你们变了卦,现在就是签署再多的协议,也只能是废纸一堆!”

“陛下,您怎么能这么说呢?”希德拉男爵辩解道,“如果您有这样的担心,嗯,我承认,这种担心也是人之常情,但是陛下请您想一下,如果人们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担心,而不去尝试,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什么合作呢?”

“呵呵,希德拉男爵,”玛丽笑道,“您倒是很会说话啊,而不去尝试?您是说尝试?嗯,对你们来说,这只是一种尝试,失败了也无所谓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对我们来说,这就是一种赌博!赌博!如果我同意那么做了,我就是在用法兰西的命运前程赌博!我就是在用我自己的性命赌博! 尝试?呵呵,您可真会用词儿。”

“可是陛下,”希德拉男爵说道,“请您不要忘记了,约瑟夫二世皇帝陛下是您的亲哥哥,如果您担心的那种情况真的发生了,皇帝陛下是绝对不会对您置之不理的!”

“嗯,关于这一点,我倒是完全同意您所说的,”玛丽有些轻蔑的笑了笑,等了一会儿,又耸了耸肩笑了起来,有些像是在自嘲,玛丽幽幽的说道,“他的确是我的亲哥哥,这一点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啦,对此我无能为力,不过您说的也就只有这一点是完全正确的了。”说到这里,玛丽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然后继续说道,“不过您所说的,他绝对不会对我置之不理的,这一点我和您的看法并不完全一致,他现在所需要的,只是法兰西的王后而已,而不是什么亲妹妹,不,您不要急着说什么,希德拉男爵,我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么?我不知道您是不是也有妹妹,如果您有妹妹的话,我倒是想问您一下,如果您的妹妹和别人发生了冲突,您会怎么做?难道您会站在外人的那一边么!现在,您所说的我的亲哥哥,就在做这样的事情!可想而知了,如果我们到了危急的时候,他首先考虑的,也只可能是他自己的得失,而不会去想遇到危险的那个人,是他的亲妹妹!”

“陛下……”希德拉男爵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什么来。

“好吧,就算是我过于悲观了,”玛丽的情绪有些激动,“可是希德拉男爵,您的皇帝陛下现在的举动,不就是帮着外人一起来欺负他的妹妹么!已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了,您叫我怎么对他还会有信心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