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079 终于到达了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5:16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079 终于到达了

现在的凡尔赛,到底有多受人关注?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不过我们可以通过一个小例子来做出一个大概的判断——普拉尔尼科夫先生和他的代表团,以及在凡尔赛的俄国公职人员,他们的行装还没有整理完毕,英国人关于这件事情的一份报告已经到了巴黎了。需要特别指出一点的是,普拉尔尼科夫先生并没有拖拖拉拉的赖着不走,人家送客都送得这么明白了,赖着不走也没意思,所以,一腔怒火的普拉尔尼科夫先生回到了驻地之后,只是大发了一通脾气之后,就派人去联络那些驻法大使等公职人员了——究竟有多受关注,可见一斑了……

……………………………………………………

我们不得不承认,作为后世的我们眼中那位世间难得一见的优秀女性统治者,叶卡捷琳娜二世女沙皇陛下这一次的眼光,或者说是决定,实在是错误的太离谱了,也难怪玛丽会当着普拉尔尼科夫先生的面儿,就直言不讳的对女沙皇陛下的眼光大肆嘲讽,那可不光是一种谈判技巧。为什么要这么说?看看就知道了……

是这样的,随着消息的不断传播,半个月的时间之后,俄国人突然发现,近期在莫斯科,突然很多外国人变得异常的活跃,他们对一切事情都好像十分的感兴趣,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俄国人当然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为普拉尔尼科夫先生带着大队人马目前还在路上……这位普拉尔尼科夫先生是这么考虑的:反正俄国和法国之间的距离,也不是百八十里地这么近的,就算法兰西向俄罗斯正式宣了战——或者还不是正式的,因为目前为止没有官方的正式公文,宣战这一说法还是玛丽口中说出来的,严谨一点说来,这还真就不能算是正式的。嗯,法国人宣了战,就算他们宣战了,也不可能打到俄国去,中间隔了多少个国家呢,想打就打那是不可能的!至于阿拉斯加那里,之前三千,之后两千,加在一起也就是五千,人数还是持平的,更不要说之前那三千已经被包围了两千!等到之后支援的那两千到了阿拉斯加,前面的三千还能剩下多少,这完全取决于我们的心情!

在这种情况下,用得着急三火四的派人回去报告么?普拉尔尼科夫先生这样问自己,既然是自己问自己,那么答案当然也自然而然的早就在心里头准备好的了——还是不用了,着什么急呢?这让法国人瞧见了,还以为我们怕了他们呢!况且……这次回去可不比来的时候,多了很多的人和行李,这上上下下的许多人,其中还有不少是有些身份干不的活儿的,人手本来就不足嘛,又何必非要快马加鞭的赶回去呢?马匹还是很贵的……

……………………………………………………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一张宽大的躺椅上,一名中年贵妇人躺在上面,懒洋洋的开口问道,“打听出来没有?那些外国人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反常的情况?这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着了?”

“女沙皇陛下,”一个颇具几分.姿色……嗯,是一个相貌堂堂的男人回答道,“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进展,派出去的人还在努力打探消息……”

“一群废物,”原来这个在躺椅上面.优哉游哉躺着的中年妇人,就是叶卡捷琳娜二世女沙皇!嗯,虽然不算是多么漂亮的一名女性,但是还是很有气质的,看起来也完全不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叶卡捷琳娜二世责骂了一句,然后继续说道,“已经好几天了,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成,阿卡耶夫,你的手底下就没有一个人能和外国人拉近关系的么?”

“请您原谅,女沙皇陛下,”这位相.貌不错的阿卡耶夫先生赶忙回答道,“根据派出去的人反馈的消息,好像这件事情应该和法国方面有关系。”

“哦?这是怎么说的?”叶卡捷琳娜二世睁开了眼睛,“阿.卡耶夫,你手下的人打探到什么消息了?”

“回陛下,没什么消息,”阿卡耶夫说道,“不过有人回来.报告说,无论如何他所询问的人也不肯开口告诉他,到底是为什么这些人活跃了很多,不过这个人倒是和我的人说了一句,很快你们就会知道了。”

“这算什么?”叶卡捷琳娜二世虽然睁开了眼睛,但.还是用那么一种慵懒的语调说道,“阿卡耶夫,你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现在已经敢用这种废话来敷衍我了。”

“您听我说,陛下,.您听我说完!”阿卡耶夫先生连忙说道,“是这样的,陛下,我的人回来向我描述的时候,说起来他去问的那个英国人,据他描述,当他开口询问的时候,那个英国人显得十分惊讶,用一种很奇怪的表情看了他很长时间,大概是一种类似不可思议的表情,然后才告诉他说,很快你们就会知道了。”

“就这些了么?”叶卡捷琳娜二世问道,“那你又是怎么将这件事情和法国人联系起来的?”

“这倒是不难得出结论,”阿卡耶夫回答道,“最近也就只有和法国人之间的这件事情算得上是大事了。”

“你倒是想得挺简单的,”叶卡捷琳娜二世笑骂道,“就不可以是关注我们即将和奥地利缔结盟约的么?我们和奥地利缔结盟约,普鲁士人当然不会不当一回事儿,英国人也关注起来,这也毫不意外。”

“不可能是这件事情,”阿卡耶夫很有信心的说道,“女沙皇陛下,不可能是关注我们和奥地利缔结盟约这件事情的,维也纳方面的人最近也相对比较活跃的,而且,我听说,法国大使昨天早晨已经带着他的随从离开了莫斯科,我想……”

“你说什么!”原本在躺椅上十分悠闲的叶卡捷琳娜二世呼得一下站了起来,盯着阿卡耶夫先生大声的问道,“你刚刚说,法国大使昨天早晨就已经离开莫斯科了!混蛋!这种事情为什么现在才向我报告!”

“陛……陛陛……陛下……”阿卡耶夫先生战战兢兢的回答道,“我……我……这个……这个不是我在负责的啊!我以为您早就知道了呢!”

“该死的!”叶卡捷琳娜二世愤愤的骂了一句,然后就冷静了下来,对阿卡耶夫吩咐道,“你派人去沿着惯常走的从法国回来的几条路向法国那边走走,嗯,记得告诉他们,没有遇到普拉尔尼科夫的话,走到法国边境就可以了,不要进入法国境内了。”

“知道了,陛下,”阿卡耶夫接着问道,“那么遇到普拉尔尼科夫先生之后怎么办呢?”

“当然是问清楚法国人到底打算干什么!然后马上回来报告!”叶卡捷琳娜二世勃然大怒,指着阿卡耶夫的鼻子大声呵斥道,“给我滚出去!”

……………………………………………………

“我们打算干什么?呵呵……”玛丽笑眯眯的说道,“希德拉男爵,这难道您还不清楚么?”

“尊敬的陛下,我的确不是很明白,”名人脸驻法大使先生很痛快的回答道,“所以,还是请陛下您亲口说明一下可以么?”

“呵呵,男爵先生,”玛丽面带微笑说道,“这是很明显的事情啊,我们准备好好教训教训俄国人,您难道连这都看不出来么?”

“可是陛下,据我所知,”希德拉男爵沉声问道,“到目前为止,宣战这个说法还只是您的口头意思,对外并没有有过任何官方正式的公文或者是其他方式的宣布,这又是为什么呢?”

“呵呵,有必要么?”玛丽反问了一句,“我们想要跟谁开战,难道还要经过谁的同意么?为什么非要有什么正式的东西呢?在阿拉斯加发生的事情难道还不够正式么?”

“可是陛下……”希德拉男爵还打算说些什么,不过刚一开口就被玛丽打断了。

“男爵先生,没有什么可是,”玛丽冷冰冰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我的部队在阿拉斯加被俄国人毫无道理的包围了这么长时间,没有人来过问,现在我的部队终于打破了包围冲了出来,怎么?难道我的不对就该被包围?”

“陛下您知道的,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希德拉男爵解释道,“其实这是约瑟夫二世皇帝陛下的意思,您的哥哥认为,就目前来说,您实在是没有必要大动干戈。”

“你们都睁大眼睛等着看吧!”玛丽说道,“我知道你们的真实想法,等着瞧吧,全世界都会被法兰西所震惊!每一个法兰西的敌人从此都将在惶恐中度过每一天!”

“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陛下,”希德拉男爵摇了摇头,“希望您不是在开玩笑,尊敬的陛下,您说的……”

“时间会证明一切!”玛丽冷笑着,“希德拉男爵,请您转告约瑟夫二世陛下,希望他记住他所做的这一切,希望他记住!”

……………………………………………………

一七八一年九月七日,在离开法兰西近半年、阿拉斯加的法国部队突围行动近一个月之后,远渡重洋又经过了长途跋涉的两千法国援军,终于和原本驻守在阿拉斯加的法国部队会合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