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087 笑柄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9 17:53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087 笑柄

一七八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俄国正式向法兰西宣战!

……………………………………………………

按理说,这种消息一出现,那应该是会立刻在整个儿欧洲掀起轩然大*的,两个国家撕破脸皮正式开战了,谁又能关起门来不关注呢?这实在是太简单不过的事情了,这世界上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谁还没有三五好友若干亲朋呢?虽然眼巴前儿还只是俄国和法国动了手,谁又能保证落了下风的一方不会开口求援呢?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既然关系好,那就要有相应的觉悟和担当,关系好那可不是光凭嘴上说说的,关键时刻就算不能光着膀子直接上,那也要在物资等方面伸出援手。

至于与双方都没什么关系的……那基本上也等于说话没有什么分量了,这些人更是要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紧盯着事态的发展,以便在事情闹大之前能够顺利的选择一方阵营投身其中。想要关起门来保持中立?恭喜你,很有可能双方都已经惦记上你了!正经是应该看准机会做出选择,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啊!否则的话即便不被顺手抹掉了,无论谁胜谁负,事后的刁难怕也是不会少了:竟然这么不开眼,看不出大义所在么!胜利者通常是不会考虑什么中立的;而失败者多少也会迁怒,还中立。早些加入的话,胜负颠倒也未尝没有可能的!

所以,这个消息传公布出来之后,整个儿欧洲正常的反应其实应该是这样的:舆论一片哗然,俄国和法国各自交好的国家纷纷出来打招呼;而跟双方都能说得上话的,就算不两下撮合,起码也要表示一下遗憾和关注。这种招呼和关注,可能并不会为太多人所知,极有可能是在私底下进行的,绝不会一开始就搞到鸡飞狗跳的地步,但是也不可能水面如镜连一丝波纹都不荡漾一下——死水都还是要微澜一下的嘛。

……………………………………………………

但是现在消息早已经公之于众了,偏偏还真就没有什么人把这个消息当做一回事儿。原因很简单,大家早就伸长了脖子在观望呢。说来也是,如果俄国人第一次损失的那两百条人命就权当作是摩擦的话,怎么说俄国人派兵把法国的部队包围起来也应该算是冲突了。那个时候无论是俄国人还是法国人站出来宣个战,各国都不会感到意外,偏偏这两国还都闷葫芦似的一声不吭。等到法国人大发神威,以两三千的兵力将一倍于自己的俄国军队打包送走了,双方实际上这已经是在交战了,结果偏生还要又拖了三个月,俄国人才宣战,这个时候大家早就对这个不太在意了。

更有甚者,私下的舆论中,甚至现在就已经在嘲笑俄国人了。要说法国人不宣战,人们都还可以理解,人家法国人穷啊,不想玩这种战争游戏情有可原的。况且人家还占着阿拉斯加不是。你俄国人不宣战,难道这是想给法国人留面子不成?不声不响的把人家的部队给包围了,就想着要逼迫法国人让步,结果呢?人家法国人压根儿就不吃这一套,反到是反应迅速顺手就是一记耳光狠狠地抽了过去。被法国人打了脸了都,已经是满世界现眼,羞刀难入鞘了,竟然还拖拖拉拉的憋了三个月才宣战,你丢人不丢人啊?

这段时间的的舆论中,笑话俄国人的声音着实不算很小,这还没怎么样呢,就已经把俄国人挤兑得够呛,前面笑话这场仗俄国人即便赢了也是胜之不武的人就不少,后面等到俄国人的五千士兵一去不复还,俄国人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

俄国人为什么不早宣战?或者说,叶卡捷琳娜二世为什么不早宣战?这么强势的一个女人,难道在这件事情上面还有什么顾忌么?还是说同为女性统治者,叶大妈不想欺负狠了小玛丽?其实主要还是有些顾忌,如果不是有维也纳方面的羁绊,依着叶卡捷琳娜二世的脾气,宣战是她得知自己的部队损失了两百人这个消息之后的第一选择。可是偏偏现在俄国正准备和奥地利方面联手。打算一起搞一下土耳其的,在这个时候直接宣战,奥地利方面恐怕不会舒服,他们带了情绪合作的话,虽然之前瓜分波兰的时候合作蛮愉快的,但是叶卡捷琳娜二世还是有玩不到一起去这种担心的,毕竟比起法国人来说,土耳其人才是叶卡捷琳娜二世的眼中钉肉中刺。

于是,才会有了约瑟夫二世皇帝的那封看起来十分别扭的信,玛丽也才会有机会见到名人脸大使希德拉男爵,这全都是因为叶卡捷琳娜二世打算给足维也纳方面面子的缘故,当然了,如果仅凭奥地利人就能够顺利的说服法国人让出阿拉斯加来,叶卡捷琳娜二世也乐见其成绝对不会有意见的——实际上,叶卡捷琳娜二世除了一些金钱之外,还许了三分之一的阿拉斯加给奥地利,不然的话又怎么能让约瑟夫二世皇帝上心呢?

至于说同为女性统治者,那也就是个笑话而已。在叶卡捷琳娜二世女沙皇的眼中,根本就没有玛丽这么一号人物——小丫头片子,你还有老公呢,想要和我对话你资格还欠缺啊,啥时候等你老公disappear了,你接了班再来和我说话。

……………………………………………………

“亲爱的,你为什么改变主意了呢?”国王陛下往被窝里面缩了缩,然后对身边的妻子问道,“不是说要给俄国人一个好看么?”

“呵呵,没什么,”玛丽笑着回答道,“其实我原本也没想着非要把这些东西都送到阿拉斯加去。没那个必要啊。”

“没有必要?”国王有些不相信玛丽的回答,“你不是说一定要让俄国人吃不了兜着走么?怎么又说没有必要了呢?难道还有什么其它原因?”

“当然没什么其他原因了,”玛丽明白丈夫的意思,伸出手去轻轻的在国王的腰上拧了一把,“不相信你改进的那些武器,我不是把这段时间里造出来的手榴弹全部都给部队带上了么,我真的是觉得没有必要把这些新式的武器都暴露在世人面前,有新式枪械和这批新式的手榴弹,足够我们打败俄国人了。”

“嗯,你说的也对,”国王一边假意揉着一边说道,“你是想把这个火炮和蒸汽船都用在其他地方,是吧?”

“是的,奥古斯特,”玛丽回答道,“俄国人不算什么,而且我们也只是在争夺阿拉斯加那块地方而已,我们想要对付的真正的敌人,是那些英国人。当然了,如果俄国人纠缠不休的话,我也不介意让他们也尝尝厉害。”

……………………………………………………

就在国王和玛丽舒舒服服的躺在温暖又舒适的被窝里面谈话的同时,在十分十分遥远的鄂霍次克,风雪交加的天气。一座低矮的小屋里,两名军人正在守着壁炉正在谈话。

“鲁缅采夫元帅,”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胖子军官不解的问道,“我们为什么非要在这个该死的时候带这个该死的地方来?更该死的是,海里还漂浮着冰块,我们竟然还要乘船下海!”

“我比你更加难受,米哈伊尔,”鲁缅采夫元帅淡淡的回答道,“如果能够选择的话,我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到这里来,但是没办法。我们的部队正在彼得巴甫罗斯克等着我们,坚持一下吧。”

“这该死的天气!”胖子军官转过头来,哦,他还是个独眼龙!独眼胖子转过头大声的叫道,“卫兵!去给元帅和我再拿两瓶酒来!”

“唉,我真是受够了这个该死的地方!”卫兵转身出去了之后,独眼胖子继续向鲁缅采夫元帅抱怨着,“这个穷乡僻壤的破地方!什么都没有!没有美酒!没有美食!没有美女!这该死的天气冷的让人连觉都睡不好!我……”

“忍一忍吧,米哈伊尔,”鲁缅采夫元帅拿起眼前的酒杯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然后又叉起了一片肉送到嘴里嚼了嚼吞了下去,这才继续说道,“等到这股寒风过去,我们就马上乘船到彼得巴甫罗斯科去,到了那里就会好过一些了。”

“元帅大人,”独眼胖子愤愤的说道,“真不知道陛下是怎么考虑的,一开始就痛快的把法国人打跑不就行了么,非要包围起来,现在好了,反倒是被法国人给全歼了,这时候才想起来宣战,唉……现在这个天气,简直糟糕透顶了!”

“嗯哼,库图佐夫上校!”鲁缅采夫元帅咳了一声,“请注意言辞,还有,是我向陛下提出的要求,趁着冬天把法国人消灭,你好像对此有什么意见?”

“这个主意非常棒!”原来这个独眼胖子,就是库图佐夫,看到鲁缅采夫元帅十分不悦,库图佐夫上校赶紧说道,“趁着冬天天气寒冷的时候发起进攻,一定能打法国人一个措手不及,比起我们来,他们还不知道会被冻死多少人呢。哈哈。”

……………………………………………………

俄国人,就要来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