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帕尔玛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4:57字数:1291809

神圣罗马帝国皇后伊莎贝拉已经第十三天没有在宫廷里的任何公众场合出现了。 伊莎贝拉不是生病了,虽然她或者宫廷对外都这么说,但所有人都知道,皇后并没有生病,她是在用这种行为表达自己内心难以表达的愤怒,告诉人们她对最近发生的某些事情的不满。

事情其实很简单,1768年5月,读者们早已熟悉的扫把星那不勒斯国王斐迪南的第三位未婚妻总算顺利活到了婚礼,卡洛琳娜女大公终于成为了那不勒斯王后,这样,维也纳宫廷剩下的待嫁女大公,严格意义上说,只有22岁的玛丽亚·阿玛丽亚了。

玛丽亚·阿玛丽亚女大公并不寂寞,用我们今天的眼光看,这位小姐足够新潮,她正沉浸在姐弟恋中不能自拔,同比她小两岁的茨威布吕肯的卡尔亲王在维也纳的各种社交场所里出双入对。

玛丽在一次家宴上,曾听她的女王母亲面带疲倦和忧郁的,轻描淡写的表示,似乎现在整个欧洲大陆上,也没什么确实需要联姻的对象了,阿玛丽亚的婚姻,就随她自己的选择好了。

玛丽有些羡慕玛丽亚·阿玛丽亚的好运气,但说实话,若是让她也自由选择恋爱对象,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选呢。可惜的是,玛丽亚·阿玛丽亚可能一辈子都会后悔失掉了这一机会,这一有可能使她继自己的母亲之后,成为欧洲王室自由恋爱婚姻的典范的机会,因为当女王说出上述的想法之后,一项泼辣的玛丽亚·阿玛丽亚,居然也像一般的小姑娘一样,忸怩作态,支支吾吾,而并没有趁热打铁讨来母亲对自己婚姻的决定。

这事情如一阵风般过去了,而对于王室家庭来说,任何家事都能成为政治,当女王信任的考尼茨得知这一事件之后,立刻求见了女王和皇帝。

整个宫廷很快知道了侯爵的计划,谁说欧洲没有需要联姻的对象了?虽然玛丽亚·阿玛丽亚年纪大的未婚男性是差不多没有了,但还有比女大公年纪小的呢?

然而,考尼茨侯爵的计划不仅仅要使玛丽亚·阿玛丽亚衔恨终身,还惹恼了另一位宫廷贵人,帝国皇后伊莎贝拉,因为侯爵为玛丽亚·阿玛丽亚所选择的结婚对象,不是别人,正是伊莎贝拉的弟弟,19岁的帕尔玛公爵斐迪南。

玛丽饶有兴趣的发现,即便以她在二十一世纪时学来的择夫观,这位年青的帕尔玛公爵,也是太好的结婚对象。二十一世纪那句经典的“有车有房,父母双亡”,这位小公爵完全符合,更何况,他还有更为贵重的爵位和领地呢。

等等,要是严格按二十一世纪的择夫观来看,这位小公爵,到是有一个小缺点——男方有一个姐姐,也就是,新娘子将有一位大姑姐。

对于玛丽亚·阿玛丽亚来说,这位大姑姐并不算陌生,要知道,她在成为伊莎贝拉弟媳之前,早已做人家小姑子多年了。

问题是,这位大姑姐,帕尔玛斐迪南公爵的唯一直系亲属,对于这婚事非常的不满。在玛丽看来,伊莎贝拉要是满意才怪呢,老头子考尼茨心中打的那小算盘,套用一句中国古话,“考尼茨之心,路人皆知”啊。

先来看看伊莎贝拉双亡的父母吧,我们在前文中曾分别提到过他们,现在放在一起复习一下,前任帕尔玛公爵唐·菲利普是西班牙国王之弟,而公爵夫人路易斯·伊丽莎白则是路易十五的长公主,可以说,帕尔玛是西班牙和法国的势力范围,而欧洲三强中,还有奥地利呢,约瑟夫皇帝娶了伊莎贝拉,仅仅是加强了奥地利与法国和西班牙的联系而已,要想插手帕尔玛的事务,从而在意大利扩大影响,还是要打斐迪南公爵配偶的主意呢。

玛丽在内心深处,挺为伊莎贝拉难过的。作为约瑟夫的妻子,对于丈夫孜孜以求的扩张国家势力的目标,伊莎贝拉只有支持的份儿。但作为斐迪南的姐姐,伊莎贝拉更希望从小柔弱的弟弟能找一个贤惠体贴,出身不要那么高贵的妻子,她太了解玛丽亚·阿玛丽亚了,很显然,这婚姻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同玛丽说上面这些话的时候,伊莎贝拉泪流满面,玛丽心中也不好受,将心比心,有哪个姐姐会接受自己钟爱的弟弟,娶一个比他年龄大,大张旗鼓的谈过恋爱,轻浮而且八卦,另外还有些泼辣的,出身还挺高贵的女性呢?玛丽在心里数过来,准新娘玛丽亚·阿玛丽亚的缺点真是够多的。

然而,更让伊莎贝拉揪心的是,准新郎也并没有足够的优点来抑制住未来的妻子。伊莎贝拉的这位弟弟,性格柔弱、善良而没有心机,顺便还有些贪玩和人浮于事。在伊莎贝拉对弟弟的种种描述之中,玛丽简直难以想象,这对夫妻将怎样共同生活。

伊莎贝拉在忍受着煎熬,奥地利方面,已经向帕尔玛公爵提出了联姻的请求,年青的公爵写信来,请姐姐帮他做出决定,整个奥地利宫廷,现在都等着伊莎贝拉的这封信呢。

考尼茨当然不便对伊莎贝拉直接施压,于是约瑟夫皇帝就成了夹心饼干,皇帝在政治上完全是侯爵的学生。主观上,他显然不会违背侯爵的意愿,而在客观上,考尼茨侯爵所提出的这个联姻计划,确实是个好计划。

玛丽也认为这个计划堪称经典,以至于她在与维尔蒙神甫的闲谈中,明确表示了对法王路易十五的不满——她早已了解到,西班牙已对这婚事表示了默许,更何况,西班牙也没有适合出嫁的女性。而法国就不同了,王太子的大妹妹,克洛德公主,虽然年纪小点儿,但确实是帕尔玛公爵的亲表妹,何况斐迪南年纪也不大,也可以拖上几年再结婚啊,玛丽确实不理解,法国方面,为什么不在这婚事中横插一脚,毕竟奥地利势力的进入,显然会影响法国和西班牙对帕尔玛的影响力。

玛丽甚至替未来的公公把干涉的办法都想出来了,说来,法国方面只要拿玛丽的这场婚事稍微要挟一下奥地利,估计致力于与法国联姻的玛丽娅·特蕾莎女王,就要对帕尔玛的计划多加斟酌了吧。

玛丽知道维尔蒙神甫不会把她的这话传给凡尔赛的,而神甫本人,则笑着解释说他也不能理解国王和大臣们的想法。玛丽明白,有些话他们两人都不适合说的,恐怕法兰西宫廷,在荒淫的老色鬼国王的统治之下,是真要败落了吧。

伊莎贝拉还在僵持着,现在玛丽成了她唯一愿意接待和与之交谈的人,继约瑟夫提出让玛丽劝说一下伊莎贝拉的之后,甚至连玛丽娅·特蕾莎女王,也居然对玛丽提出了同样的要求,

玛丽回答的很干脆,“既然母后这么说了,我肯定会去劝说一下伊莎贝拉姐姐的,但我其实觉得,母亲还是亲自劝说一下她比较妥当。”

玛丽没有想到,她想好的一大篇劝说伊莎贝拉的话还没说出口,可怜的帝国皇后,已经先开口求她了。

“安东妮德,我写了一封信,求你拜托维尔蒙神甫,请他帮忙把信转给我外公路易十五陛下,求你了。”

“伊莎贝拉姐姐,我真的很想帮你,”玛丽答道,“但是,我能猜到你这封信的内容,我不能帮你传信,这封信毫无意义,只会徒劳的把我们两人都至于危险之中。”

伊莎贝拉吃了一惊,怔住了,玛丽赶忙补充道,“伊莎贝拉姐姐,事到如今,难道你还指望法国出面阻止这婚事么?路易十五陛下要是愿意阻止的话,早就出手了。”

“那么,就眼睁睁的看着这种婚姻成为事实么?”伊莎贝拉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伊莎贝拉姐姐,你是聪明人,比我们家的女孩都要聪明,这样抗争的结果,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

“是的,我清楚,”伊莎贝拉泪流满面,“我知道我只能亲手把弟弟推进婚姻的坟墓,别无他法。”

“伊莎贝拉姐姐,”玛丽准备好的说辞终于派上了用场,“你为什么不能换个角度想想呢?”

“换个角度?”伊莎贝拉立刻止住了眼泪。

“帕尔玛公爵是你唯一的弟弟,作为姐姐,还有什么比把弟弟置于你自己夫家的保护之下更好呢?”

“是么?”伊莎贝拉犹豫不已。

“伊莎贝拉姐姐,请你好好想想,未来的奥地利,属于约瑟夫和你,玛丽亚·阿玛丽亚在帕尔玛要想做什么或是不做什么,必然需要奥地利的支持,那么,你难道不能对她施加控制么?”

伊莎贝拉微微点了点头,“可是,我弟弟……”

“照我说,斐迪南公爵已经很幸运了,至少在三个大国都想插手帕尔玛的时候,他还有一个真正会帮助他的姐姐,伊莎贝拉,你不能阻止这场婚姻,但斐迪南还年轻,你还有足够的时间教他巩固他自己的统治。”

玛丽还有一句话,最终没说出口,在她的记忆里,中国古代的人们在劝说男性接受某些政治婚姻时,通常的台词是,“某某公主,终究是一介妇人而已。”是啊,在盛产毒药和巫术的意大利,想要除掉一个孤身远嫁的公主,其实不是什么难事。

“你让我想想,”这是伊莎贝拉的回答。玛丽便去找伊莎贝拉的侍女,要了一杯香甜的西班牙热巧克力,坐下来等伊莎贝拉。当她小口慢慢喝完整杯巧克力时,伊莎贝拉向她走了过来,“安东妮德,你知道我需要什么……”

说实话,玛丽并没有反应过来,或者说她懒得去想了,于是,当她满脸疑惑的望向伊莎贝拉时,后者只有挺无奈的补充道,“安东妮德,我需要一个台阶……”

玛丽明白了,这个忙,她到是愿意去帮,“你放心吧,我会去和母后说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