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089 冤家路窄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8 00:34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089 冤家路窄

鲁缅采夫元帅千算万算。还是忽略了一个小小的问题——他倒是有过利用气候的想法,但是当他改变主意之后,对气候这方面的事情已经不上心了。

……………………………………………………

按照鲁缅采夫元帅的新计划,消灭在阿拉斯加的法国军队,已经不是他的首选项了——本来这里就是和美洲一样一样的无主之地,面积又属实不是很小,大家犯得上撕破脸皮非得划出道来分出个高下么?

消灭这一批,还有后来人,直到穷得来不起了为止——这就是鲁缅采夫元帅具体了解了阿拉斯加的具体大小之后,脑袋里面所产生的第一个念头。没错儿,阿拉斯加太大了,人家现在在这里打不过你,大可不必拼得你死我活的,有的是地方可以跑路,就算这一批部队被包了饺子,只要人家愿意,想要往这里继续派兵的话,谁也拦不住不是。正经是大家你拍一我拍一排排坐吃果果,坐下来好好商量商量分了这块地,这才是王道。

要不说么,有一些诸如“站着说话不腰疼”、“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之类的话呢。鲁缅采夫元帅能有这种想法,说白了,完全出于自身来考虑的,就是因为他自己现在已经扛上了“为国家把阿拉斯加抢过来”这副重担,虽然这副重担更深层的里子其实就是“替女沙皇陛下找回场子”这么件事儿。假如眼下带着部队正准备在阿拉斯加登陆的不是鲁缅采夫他自己,而是苏沃洛夫或者其他的什么人,鲁缅采夫元帅是绝对不介意附和一下女沙皇陛下“横下一条心,誓和法国人干到底”这个指导思想的,甚至跳出来摇旗呐喊也不是不可以的,虽然这通常都是波将金的活儿。

是的,鲁缅采夫元帅已经没有太多战斗的欲望了,所剩无几的那一点点,也仅限于坐镇后方掌控全局这种方式,这种带着部队直接拼杀在第一线的事情,对于鲁缅采夫元帅这个身份的人来说,那就等于是千金之子坐于垂堂,君子立在危墙之下,十分不美的一件事情——这很容易理解,已然是元帅的身份了,应该爱惜一下自己的羽毛了,带着大头兵冲在第一线打打杀杀的,那些都是小年轻的事情,人家正经是指着这个往上爬呢,你鲁缅采夫都干到元帅了,还需要军功么,莫不成想再往上搞个沙皇什么的干干?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鲁缅采夫元帅敢于做出这种决定。倒也不能说是个胆小之人。要知道,叶卡捷琳娜二世的命令,是要他消灭现在驻扎在阿拉斯加的法国部队,而不是要他在阿拉斯加建立什么根据地。而鲁缅采夫元帅现在做出的决定,如果传回了国内被叶卡捷琳娜二世知道了……他现在待在阿拉斯加倒还好说,等他回到莫斯科或者彼得堡了,等待他的会是什么,那可就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了——这可能完全取决于叶卡捷琳娜二世当时的心情。

……………………………………………………

“去问问那几个人,”鲁缅采夫元帅对身边的副官吩咐道,“问问他们,这附近他们都探索过没有,有没有什么可能给我们带来麻烦的土著人。”

“遵命,元帅大人,”副官恭恭敬敬的回答道,“请您稍等,我这就去询问一下。”

“米哈伊尔,你说法国人的后续部队,大概什么时候能过来呢?”鲁缅采夫元帅对身边的库图佐夫上校问道,“你估计一下,大概法国人会派来多少部队。”

“这可说不定,”库图佐夫上校略微一思索。开口回答道,“元帅大人,至少在我们动身之前,法国人还没有什么动作,起码本土是这样的,我想他们总应该做些什么的,所以我估计法国人会从加拿大的部队中抽出一些来派到阿拉斯加来,至于人数嘛……我想也不会太多,可能最多也就一万左右。”

“嗯,和我想的差不多,”鲁缅采夫元帅点点头,“不管他们有多少,总之我们先在这里站住了脚之后,再做其他打算。”

“可是元帅大人……”库图佐夫上校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米哈伊尔?”鲁缅采夫元帅笑了笑,“你想说陛下的命令是么?”

“是的,元帅大人,”库图佐夫上校说道,“而且,您现在的这种打算……说实话,您还把我和长枪团调过来干什么呢?”

“调你们来的时候,我还打算打败了法国人就回国呢,”鲁缅采夫元帅说道,“当时我还没有了解到这么多情况,对这里一无所知,可是现在……”

“报告元帅!”鲁缅采夫元帅正说着呢,他的副官带着一个满脸大胡子的中年人回来了,“元帅大人,我把邦达连科先生带过来了,他说有关这些事情他要亲口向您详细的介绍一下。”

“你叫邦达连科?”鲁缅采夫元帅对着大胡子中年人上下打量了一番。“我想知道的事情你都清楚了吧,现在就和我说说吧。”

“好的,大人。”邦达连科先生开始滔滔不绝的向鲁缅采夫元帅介绍起来他所了解的阿拉斯加土著人的情况……

……………………………………………………

可惜的是,鲁缅采夫元帅想到了这个,也想到了那个,就是忘记询问带着随军同行的猎人们,法国人原本驻扎的那些地方,现在的气候怎么样……

这很重要么?反正鲁缅采夫元帅不是已经决定登陆之后就地驻扎,开始为了长远打算么,还用得着问法国人那里的气候么,距离这么远,双方不太可能有什么交集。

要说鲁缅采夫元帅的做法不对,那确实是有些冤枉,元帅大人还是了解了一下法国人的情况的,虽说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可是眼下人家已经不打算以消灭阿拉斯加的法国部队为己任了,自然也就不会对法国人的情况有多么的上心——隔了上千里地呢,也得有巧遇的可能性不是。

……………………………………………………

事实证明,千里长堤溃于蚁穴这话说的是多么的有道理,很多事情往往就是因为在一个非常微小不起眼儿的地方疏漏了,才导致了最终的失败,鲁缅采夫元帅在阿拉斯加悲剧的开头,正正的又给这个道理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证。

打听了解法国人原来的驻地所在区域的气候。真的这么重要么?真的很重要,就是因为没有了解,所以鲁缅采夫元帅立足未稳就吃了大亏——虽然这其中也不免有巧合的地方。

法国人原来驻扎在什么地方?靠近西什马廖夫入海口的地方,那个地方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么?有!那里在靠近北极圈的地方,而现在恰好已经是冬天了……而冬天的北极圈里,意味着极夜,法国人又不是熊,他们不会冬眠,所以法国人早已经离开了原本驻扎的地方。实际上,虽然那个俄国代表团的团长普拉尔尼科夫先生对玛丽声称,他们的部队已经把法国军队包围在西什马廖夫入海口附近的几个聚居点范围内。但是实际情况却并不是这样的。实际上,俄国军队的包围地点,是在布雷维格东北面五十多里的林区附近,法国军队早就从西什马廖夫入海口那一线搬走了——不光是极夜让人受不了,极昼也一样。

当皮埃尔将军带领部队冲出俄国人的包围圈的时候,他们突围之后移动的方向,就已经是偏向东南了。等到皮特鲁尔将军率领着两千名装备了新式枪械的部队,与皮埃尔将军的剩余部队会合之后,这支法国人的部队开始向尼斯特洛夫斯基将军带领的俄国军队发起进攻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九月中旬了,尼斯特洛夫斯基将军的部队一路逃窜的方向,也是向着南方而去的,等到他们被法国人的部队包了饺子,剩余的五百来人全体投降的时候,已经跑到了诺姆一带。

吃掉了尼斯特洛夫斯基将军率领的俄国部队之后,皮特鲁尔将军提出了建议,将部队带到南方去,那里气候相对温暖一些,而且更加靠近加拿大,既能让士兵们更加安全的度过寒冬,也能更好的和加拿大方向的法国军队呼应——说老实话,假如俄国人过来报复,逃跑起来不也更加方便么。

原本皮埃尔将军只是同意让部队沿着育空河一直向东进入阿拉斯加的腹地就可以了,他并不打算让部队驻扎到更加靠南的地方。但是一了解了皮特鲁尔将军带领部队到达他们被包围的地方的路线之后,皮埃尔将军就改变了主意——皮特鲁尔将军率领部队的行进路线,和他当时的行进路线并不相同,皮特鲁尔将军知道在南方还有更多的俄国人的定居点。事到如今,皮埃尔将军也只能承认他们当初是被那些俄国猎人给骗了,于是痛快的同意了皮特鲁尔将军的意见——当然,如果皮特鲁尔将军一定要走的话,皮埃尔将军也拦不住,而见识到了那两千人的厉害,他又怎么会不跟着一起走呢?

……………………………………………………

于是,法国军队转移到了距离现今安克雷奇东北方向大约二十里远的地方安营扎寨,这里既有森林,又有河流和大海,而且附近的土著还算是性格温和。

于是。不论是鲁缅采夫元帅,还是皮埃尔和皮特鲁尔将军,都没有想到,双方竟然会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