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090 土耳其人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11:15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090 土耳其人

一七八二年九月的一天。这天下午,玛丽像以往一样,用过了午餐之后小憩片刻,然后就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开始了下午的工作。

……………………………………………………

“陛下,”诺阿伊伯爵夫人走了进来,来到玛丽的身边,低声对玛丽说到,“维尔热纳伯爵求见。”

“请伯爵先生进来吧,”玛丽应了一声,“正好我还有点事情要找他呢。”

……………………………………………………

“这位先生是……”玛丽看到诺阿伊伯爵夫人带着维尔热纳伯爵还有一个陌生人进入了房间,没等他们走到近前就开口问道,“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您。”

“见到您是我的荣幸,尊敬的陛下,”陌生人抚胸施了一礼,然后直起身来回答道,“我来自伊斯坦布尔,陛下。”

“这是怎么回事儿?”

玛丽的语气有些不善,她的目光在诺阿伊伯爵夫人和维尔热纳伯爵这两个人的身上来回的移动着,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冷冰冰的问了这么一句。也不知道这个问题到底是问谁的。实际上,玛丽的这个问题是同时对诺阿伊伯爵夫人和维尔热纳伯爵这两个人问的,更偏重诺阿伊伯爵夫人一些,因为玛丽的目光,最后是停在了诺阿伊伯爵夫人的脸上。虽然这些日子玛丽已经接见过很多国家的使节了,但是像今天这样未经通报的,还从来没有过。

“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玛丽盯着诺阿伊伯爵夫人问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陛下,我……”诺阿伊伯爵夫人显得十分惶恐,吞吞吐吐的说不出话来。

“咳!是这样的,陛下,”维尔热纳伯爵在一旁开口说道,“很抱歉,陛下,是我要求诺阿伊伯爵夫人没有禀告您的。”

“哦?那就请您解释一下吧,”玛丽不冷不热的说道,“您这是打的什么主意。”

“呃,伊泽特先生,”维尔热纳伯爵转头对那个自称来自伊斯坦布尔的人说道,“还是请您先到候见室等待一下吧,”说到这里,维尔热纳伯爵停顿了一下,偷眼看了一下玛丽,然后接着小声的说道,“看来今天王后陛下不是很高兴。”

“伯爵先生,您什么时候能说完您和这位先生的悄悄话呢?”玛丽问道。“我还在这里等待着您的回答呢。”

“是这样的,陛下,”等到那个陌生人跟着诺阿伊伯爵夫人离开了玛丽的办公室,维尔热纳伯爵这才开口解释道,“这位伊泽特先生是土耳其方面派过来的,嗯……他找到我这里来,希望能够得到您的接见……”

“我想听到的不是这些没用的东西,”玛丽打断了维尔热纳伯爵的话,“刚刚那个人已经说过了,他从君士坦丁堡来,既然您能敢于干出这样的事情,我想他应该也提出过这种要求。”

“陛下,土耳其方面希望能够和我们购买一些武器,”维尔热纳伯爵说道,“价格方面,伊泽特先生已经向我透露过了,只要我们不把一支枪卖到一门火炮的价格,他们可以接受高一点的价格,他们希望……”

“行了,你不用再说了!”玛丽很奇怪的看着维尔热纳伯爵,“伯爵先生。恐怕土耳其人希望买到我们的新式武器吧?”

“是这样的,陛下,”维尔热纳伯爵回答道,“我想……”

“伯爵先生,你还是等一下再想好了,”玛丽再一次打断了维尔热纳伯爵的话,冷冰冰的开口说道,“还是让我先来问问你吧,你是生病烧坏了脑子了,还是收了土耳其人什么好处了!这种事情你也敢报到我这里来!”

“您听我说,陛下,”维尔热纳伯爵赶紧解释道,“我没有收土耳其人任何东西,我发誓!而且他们也并不是非要一定购买到我们的武器,他们还提出了另外一种合作方式。”

“合作方式?”玛丽愈发的感到奇怪,“我们和土耳其人有什么关系么?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理论上,我们和他们应该不是一条线上的,嗯,这些人好像在欧洲就没有什么朋友。”

“陛下,朋友也不是永远不变的,”维尔热纳伯爵看到玛丽的态度终于回归到正常的态度,也放松了下来,他微笑着对玛丽说到,“人总是会变的,就算现在没有改变,谁又能保证永远不变呢?就像有些时候,为了自己的事情,哥哥妹妹的也不见得就会一条心。”

“住口!”玛丽一拍桌子愤怒的站了起来。“你太过分了!伯爵先生!”

“可这是事实,不是么,陛下,”维尔热纳伯爵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害怕,“陛下,法兰西的利益,归根到底就是您的利益,我们现在正是需要一些助力的时候,其实也并不一定非要做出实际的行动,能够做做样子表明我们的态度,借一下势也不是不可以的。”

“用不着外人对我和我的哥哥之间的关系说三道四,”玛丽冷冷的说道,“既然土耳其人就在门外,那你也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了,你先退下吧,我要接见一下土耳其人。”

“陛下,我只是提醒您一下罢了,”听到玛丽下了逐客令,维尔热纳伯爵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继续在那里说道,“之前发生的事情,不是我们的过错,也不是您的过错。我只是希望能够提醒您一下,什么东西才是您真正应该去维护和信赖的。无论是谁,都是不可靠的,陛下,如果您不记得凡尔赛盟约的话,我可以现在就告诉您,不论是五六年的,还是五八年的,我们和奥地利还有俄国都是站在一边的,这还不到三十年呢,现在的情况您也看到了。就连海对面的那个国家,谁又能说他们将永远是我们的敌人呢……至于土耳其人,他们现在急于摆脱楚库克-凯那尔吉和约给他们带来的不利后果,如果可能,我们可以利用他们的这种心理得到一些好处,即便从他们这里得不到好处,我们也可以摆出一副和他们靠近的姿态,总有人是见不得这种情况发生的……”

“行了,你先出去吧,”玛丽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去把那个土耳其人叫进来吧。”

“对了,陛下,”临走之前,维尔热纳伯爵又想起了一件事情,“上次您说打算召他们来见一见的那些东方人,他们又到巴黎了,您还打算召他们来看看么?上次他们等了一个多月。”

“这些事情回头再说吧,”玛丽说道,“总要把正经事情先做完,好了,让那个人进来吧。”

……………………………………………………

“尊敬的陛下,”伊泽特先生坐了下来,对玛丽说到,“请问你一个问题,我的来意,维尔热纳伯爵先生已经向您汇报过了吧?”

“伯爵先生只是说您要求见我,”玛丽不疾不徐的说道,“具体您的来意,他倒是什么也没有透露,您……您到凡尔赛来,有什么事情呢?”

“您叫我伊泽特就可以了,尊敬的陛下,”土耳其人恭敬的说道,“我是代表苏丹陛下,希望能够和您进行一些合作。”

“合作?”玛丽故作不解,“好像我们之前并没有过什么接触,这个合作又从何谈起呢。伊泽特先生?我们又能有些什么合作呢?”

“以前没有,不代表不能有,尊敬的陛下,”土耳其人说道,“苏丹陛下希望能够与贵国进行多方面的合作,至于理由……尊敬的陛下,我们现在有着共同的敌人,这个理由足够充分了。”

“哈哈,共同的敌人?”玛丽笑了起来,“也许对苏丹陛下来说,俄国人是一个很难对付的敌人,但是对我们来说,俄国人根本不是对手,这个我想不用多做解释了,事实就摆在眼前。所以我实话实说,我们双方并没有什么能够称得上是合作的地方。”

“法兰西军队的强大,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尊敬的陛下,”伊泽特并没有被玛丽的话所激怒,毕竟这真的是实话实说,“也许军事方面我们缺少合作的机会,但是我们也可以在其他方面,比如说贸易,我们可以进行广泛的接触的。”

“您所谓的贸易,指的就是购买我们的武器装备吧?”玛丽说道,“伊泽特先生,以您的智慧,应该很容易推断出我的回答。”

“可是尊敬的陛下,”伊泽特微笑着说道,“战争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一年两年好坚持,可是三年五年呢?十年八年呢?如果拖下去的话,恐怕胜负并不是在战场上所决定的。”

“您多虑了,伊泽特先生,”玛丽板起了脸,“即使有那么一天,我们也有的是其他选择,法兰西不缺少盟友,即使打算出售,以我们之间的关系,也轮不到你们来购买。”

“可是陛下,”伊泽特先生说道,“您如果想要出售您的武器的话,最好的时机就是现在,而最好的对象,就是我们。”

“您很有信心,”玛丽看着这个土耳其人,“那我就听听您的分析,看看您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其实很简单,尊敬的陛下,”伊泽特先生说道,“再继续拖下去,早晚会有一天这种武器流到其他人的手上,你要是没有出售这种武器的意思倒还罢了,如果您有这样的打算,现在不出售,等到类似的武器出现了,价格方面当然比不上现在就出售了。至于出售的对象,正因为之前没有什么交情,而我们又很迫切的希望得到,这些情况加起来,您认为还有其他人会比我们更能接受昂贵的价格么?”

“这倒不一定,”玛丽虽然比较认同,但是也绝对不会当面承认,“如果您没有其他的事情,那您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希望您能够认真的考虑一下,尊敬的陛下。”土耳其人离开了房间。。.。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