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092 跟红顶白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9 16:50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092 跟红顶白

这是不是有些儿戏了?

俄国人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人力物力,仅仅在阿拉斯加打了个圈儿,哪怕是从登陆科迪亚克岛开始算起,也不过在阿拉斯加停留了一个来月的时间,经过了一场耗时四个小时左右的战斗,就干净利索的彻底退出了阿拉斯加,返回到俄国国内去了?作为一个旁观者,或许每个人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脑海当中都会产生这样一个疑问。

鲁缅采夫元帅这是老糊涂了还是怎么了?就这样子做出返回国内的决定,这还是赫赫有名的鲁缅采夫元帅么?他难道就不担心这么回了国,叶卡捷琳娜二世陛下一怒之下就对他作出从重从快的处理决定么?只是一次战斗的失利而已,不要说已经顶住了法国人的这次突袭,就算在安克雷奇这里站不住脚,退回到科迪亚克岛也不是不可以的啊,法国人应该不会有舰队在这边的,就算他们有,也不至于打都不打的就直接撤回国内吧——普通的俄国士兵们和一部分低级的军官们,他们的脑袋里面也同样充满了困惑,甚至还有一些中下层的军官,由于担心这么回国之后会受到牵连,而极力向上反映,希望鲁缅采夫元帅收回成命,不要直接撤回国内。

作为俄国部队的最高指挥官,唯一的决策人,鲁缅采夫元帅做出这样的决定,在他自己看来,实在是目前这种情形之下能够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了。虽然是遭到了法国人的突袭,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是这么一场战斗下来,短短的四个钟头就损失了将近五分之一的部队,这样的损失他承担不起。与其这样子耗下去,冒着被法国人一点一点蚕食的危险,还不如干净利索的撤回国内——撤退到科迪亚克岛然后再作打算,这样的想法鲁缅采夫元帅压根儿就没有考虑过。撤到科迪亚克岛之后又能怎么样呢?重整旗鼓然后再次从安克雷奇附近强行登陆?还是在其他的地方另外寻找登陆的地点?这样做有意义么?归根结底还是要在陆地上面和法国人真刀真枪的战斗,现在法国人在武器方面占据了绝对优势,即便是目前法国人的部队数量等具体的情况还不清楚,但是鲁缅采夫元帅清楚一点,陆上作战自己占不到多少便宜,难道能就指望着军舰的炮火支持然后整个部队只在海岸线附近晃悠么?难道指望法国人头脑发热面对数十门火炮也毫不退缩么?弹药不是无限的,法国人也不会做出那种蠢事!

鲁缅采夫元帅原本的制定出来的,那个先在阿拉斯加站稳脚跟然后再图他谋的计划,也因为这次战斗而失去了执行的可能性——本来就已经改变了女沙皇陛下的命令,现在又损失了这么多人,女沙皇陛下根本不可能会有耐心听他的解释。与其冒着损失更大的风险,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撤退回去,起码现在还可以用被突袭来辩解一下,还可以用法国人拥有远远比其他国家更先进的武器这个信息来减少女沙皇陛下的怒火——实在是非战之罪,法国人的武器太厉害了,陛下我这不是贪生怕死,我这完全是替您着想,为了减少咱们的损失啊,如果我在阿拉斯加死扛的话,假如一个不小心像尼斯特洛夫斯基那样全军覆没,您也得不到法国人有先进武器的消息,还指不定会派多少人过来拿命往里填呢。

……………………………………………………

总之,不论有多少人想要劝说鲁缅采夫元帅,让他不要就这样一下子撤回到国内去,但是始终不能够让鲁缅采夫元帅有一丝一毫的动摇,俄国军队就这样踏上了回国的路。也不知道是归心似箭,还是气候关系,或者还有什么其他方面的原因,俄国军队返回国内所用掉的时间,远远少于他们远渡重洋去往阿拉斯加时所花费的时间。一七八二年七月中旬,鲁缅采夫元帅所率领的这些部队就已经返回了俄国国内,回到了莫斯科附近,而鲁缅采夫元帅本人,则要比他的部队更早抵达,七月初的时候他就已经进宫面见了叶卡捷琳娜二世。

鲁缅采夫元帅与叶卡捷琳娜二世之间的对话,除了波将金之外,再也没有第四个人知道确切的内容了。鲁缅采夫元帅向叶卡捷琳娜二世汇报了一些什么,而叶卡捷琳娜二世又是怎样处理鲁缅采夫元帅的,这些事情人们全都无从知晓,就连那些以往无孔不入无所不知的“消息灵通人士”这一次也得不到准确的消息。人们只是注意到,鲁缅采夫元帅觐见叶卡捷琳娜二世女沙皇陛下之后的第二天,他就只带着两名随行人员,分乘两辆马车返回了小俄罗斯;而在鲁缅采夫元帅离开莫斯科之后一天,叶卡捷琳娜二世女沙皇陛下也离开了莫斯科,据说女沙皇陛下是回到彼得堡的夏宫去了。

……………………………………………………

虽然鲁缅采夫元帅率领的部队还没有回到莫斯科,但是既然领军人物这么快就回了国,又不像是生病受伤的样子,等他觐见过叶卡捷琳娜二世之后两个人就先后离开了莫斯科,这些事情都是瞒不住人的,那些欧洲各国派往莫斯科和凡尔赛,密切关注着事态进展的情报人员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这些不寻常的情况,等到发现俄国人派去阿拉斯加的部队也返回了俄国国内,情报人员们把这件事情和他们打听到的,叶卡捷琳娜二世见过鲁缅采夫元帅之后十分不高兴,这几个方面的情况一综合分析,于是,俄国军队再一次在阿拉斯加吃了败仗的消息,没用多长时间就传遍了整个欧洲。

如果说上一次法国人获胜的消息,只是引起了欧洲各国的注意的话,那么法国人这一次获得胜利之后,所遭遇到的,已经不仅仅是关注这么简单的事情了——鲁缅采夫元帅并没有要求士兵们禁止向外界透露有关法国人的新式武器的事情,其实谁也都知道,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封得住口呢,那可是一万六千多名士兵啊!

法国人拥有远远超过其他国家现有武器水平的武器!自打这条消息被三千多名俄国士兵用生命和鲜血证明了之后,就发生了一些看起来很奇怪,但是稍一考虑就又会觉得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有那么几个国家,在有关新式武器这件事情被证明确实如此之后没多久,就公开发表了声明,声明的内容大体上都雷同,声明的对象也一致指向了俄国,无非就是对俄国人悍然触犯法兰西的利益这件事情表示十分关注,并予以强烈谴责,对俄国人主动向法兰西宣战这件事情感到非常遗憾,敦促俄国人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呼吁叶卡捷琳娜二世女沙皇停止战争,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与法兰西之间的争端,如此云云。

其实对于这种情况,能够有奇怪感觉的也就只是那些蒙昧的普通民众了,听到这些声明之后,声明国的老百姓们都在奇怪,咱们国家什么时候和法国人关系这么近了?同样的,法国的普通民众们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些国家……好像没记错的话,跟英国佬是穿一条裤子的吧?普通民众的困惑并不稀奇,打个比方说,这就好比是一个村里面相邻的两家,老张家和老李家因为宅基地的事情发生争执,进而发展到了纠集人手械斗的地步,这个时候老王帮了老张,小郑站在了老李家一边,四家人各有损伤……后来突然有一天,老张突然听说,老王在公开场合声称老李是个厚道人,你说他能不感到奇怪么。但是冷静下来简单一分析,也差不多就明白了,不管怎么说,这一定是老王想要图老李什么东西了。所以,稍微一考虑,人们就明白了——嗯,这是看上法国人(咱们)什么东西了。

当然是了!不是看上了法国人的新式枪械,那几个国家怎么会如此急不可待的跳出来指责俄国人,公然的就拉起了偏架呢?无一例外的,这几个国家发表了公开声明之后的三天之内,他们的使者都赶到了凡尔赛请求玛丽的接见。而玛丽呢,明明知道这些使者们的终极来意应该就是为了新式枪械,但是也不得不满足他们觐见的要求——人家主动示好了,就算你不能答应卖枪的要求,也总要让人家面子上过得去吧,做人要厚道,就算不厚道也不能一副小人得志的脸孔,总不能人家主动凑上来示好,你一口浓痰唾在人家脸上吧。

所以,玛丽就开始头大了,见了这个,你就不好拒绝那个,这一个月来,玛丽几乎每天都要见上那么一两个国家的使者——虽然法兰西没有那么多关系,欧洲也没有这么多个国家,但是你不能拦着人家一而再再而三的来吧?终于,在接见了君士坦丁堡方面派来的伊泽特先生之后,玛丽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日子了——老娘不是迎宾,进来个两条腿的就要陪上笑脸!我拒绝不了我还躲不了么!老娘我带上全家一起闪人!

于是,一七八二年九月底,在俄法双方还处在交战状态的情况下,法兰西的玛丽王后陛下抛开了一切政务和纷至沓来的各国使者,带着全家出去过黄金周去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