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098 舆论导向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6:06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098 舆论导向

一七八二年十月十四日,法兰西国王陛下一家重新回到凡尔赛之后的第三天,在凡尔赛和巴黎这两个地方发生的一件事情,引发了人们猜测和议论的狂潮,同时也引起了欧洲各国的注意。

一件事情就能在同一时间吸引普通民众和欧洲各国的注意,能够引发这种情况的,大概也只有吊尸示众这件事情了。虽然很多事情都会引起欧洲国家和普通民众的关注,比如说正在进行中的、处在一个比较诡异的阶段的俄法战争,但是由于得到消息的渠道问题,相对来说,普通民众们基本上都是被划分到“后知后觉”这一类当中去的,而同时发生在凡尔赛和巴黎的这件事情,最先引起的却是普通人的注意,实在是十分难得的一件事情。

事情的经过其实很简单,十四日中午十一点的时候,在凡尔赛和巴黎两地,差不多同时升起了两具尸体,在尸体被吊起来之后的十五分钟之内,围观的人数也几乎到达了最高峰值——在凡尔赛和巴黎,尤其是巴黎,很多人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全程关注,所以都是吩咐小孩子们一有消息就去通知他们,小孩子们也因此小小的赚了一笔,以至于过了很久之后,还会有小孩子在盼望着再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可惜的是,以后这种吊尸示众的事情还发生过几次,但是孩子们的收益却并没有如同他们所设想的那样多,相反到了最后的几次他们的外财收益几乎降到了零。

当负责完成吊尸示众这件事情的士兵们,开始准备竖立起来用来吊起尸体的柱子的时候,人们就已经开始关注着事情的进展,并且相互之间开始议论起这根柱子的用途来了。但是士兵们选择的位置,或者是接到的命令中指定的地点,是在一块土地比较坚实的地方——人来人往走得多的地方,相对来说土地被踩的都比较实。这个地方的土地如此的坚实,这让只准备了铁锹的士兵们的工作进度,被大大的给减慢了。施工中遇到了困难的事情,工期不能拖长的时候,往往意味着工作强度的加大,而工作强度加大了,通常遇到这种情况的人心情都不会太好,歇息的时候也是如此。所以有一些围观的民众们,大着胆子去向那些情绪不太高涨的士兵们询问,问问士兵们这是准备干什么的时候,很自然的就被心情不佳的士兵们拒绝了。士兵们挖啊挖的,足足挖了有半个多钟头才挖好了坑,而这个时候,那些距离稍远又不能一直等在这里、八卦心又比较重的人们,自然而然的会给孩子们几个子儿,然他们一有消息就来告诉他们——这也就是孩子们小小的赚了一笔的原因了。

……………………………………………………

等到士兵们将巨大的木杆子插到了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挖出来的大坑里面的时候,之前一直围观在士兵们附近的人们,一下子就走掉了接近一半的数量——竖起了杆子,意味着这件事情有了很大的局限性,翻来覆去的数一下,木杆子的用途也就那么多。而剩下的一半,基本上就是那些既闲且八卦的人们了,嗯,一般说来闲人们通常都是比较八卦的。八卦闲们开始小声的交流起来,纷纷猜测起士兵们在这里树立杆子的用途了:有说是旗杆的,结果话音刚落就遭到了围观的八卦闲们的一致耻笑,因为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旗杆是不需要这么粗的木杆子的,除非每次升旗都是要靠人带着旗子爬上去;有说是告示牌的,结果遭到的哄笑也不见得就比那个说是旗杆的人少多少……

围观的八卦闲们争论了十来分钟之后,意见基本上就已经比较一致了,而且和事情的真相已经相当的接近了——八卦闲们最终猜测,这根巨大的木杆子应该是用来展示什么东西的。这个答案已经无限接近正确答案了,如果八卦闲们不具体的说出他们所认为的展示的东西,那就基本上可以得到满分了。八卦闲们认为,这应该是聪明能干、美丽大方、心狠手辣……的王后陛下用来再一次向人们展示她的血腥手段的道具了,这根巨大的木杆子,就是用来展示一个过程的,一个如何将活人通过使其窒息的方法让他失去生命的过程。很可惜,这一次后知后觉的普通人也只是做到了无限接近事实的真相,而不是发现事实的真相——他们猜这根杆子是来展示把人从生变成死的过程,而其实用来展示的只是人死之后的那具臭皮囊;他们猜测这是王后陛下的狠辣手段,但做出这个决定的却是很少能够听到消息的国王陛下。

就在人们议论纷纷,相互询问着最近有没有听说发生过什么大事情的时候,士兵们已经将那根巨大的木杆子牢牢地固定在了那里。竖起了木杆子之后,时间差不多也快要到十一点钟了,两名士兵分开围观的人群走向了马车,然后从马车里面拖出了一具尸体,接着就那么粗暴的、毫无遮拦的拖着尸体又穿过了人群,这血腥的一幕使得不少围观的女人们都用手捂住了孩子的眼睛。那具尸体的模样,实在是太惨了——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一道一道的伤痕;原本一头浓密的金发现在也有好几处露出大块头皮的地方,也不知道是生前就被拽掉的,还是死后被这些士兵给拖掉的;一只眼睛周围已经完全肿了起来,看这个肿胀范围的大小,可以推断出施暴的拳头定然不小;嘴唇裂开了,翻出一道血肉模糊的伤口来,相比之下嘴角带着的那么一些血迹太不起眼了;身上……看起来还算完整,也仅仅是看起来而已,谁知道在衣服下面的身体上,会有多少伤痕呢?嗯,起码仔细看一看的话,还是能够辨别出来,这具尸体的右臂应该是断掉了的,因为士兵们拖着往前走的时候,那条右臂偶尔会出现两个折点,通常正常人的胳膊只有在肘部能够折起来;嗯,还有,这具尸体的右边肺部的地方有一大块干掉的血迹。总的来说,八卦闲们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如果这具尸体在还是个人的时候,就受到的这些伤害的话,这个人恐怕是走错了路,错误的走到地狱当中去了一趟。

拿了人家的钱,就要替人家办事儿,在这一点上孩子们还是做得不错的,士兵们一把尸体拖出来,孩子们就飞快的跑去向那些出了钱的人们去报信儿了。所以,之前的那些不能长时间关注这件事情的人们,其中的那些对于这种事情比较感兴趣的,又返回到事发现场做起了围观群众,再加上有一部分原本并没有出现的人,在士兵们的周围聚集的人数变得越来越多了起来。

人一多,就开始出现不和谐的声音了,有些人不知道是正义感过剩还是说话不经过大脑,反正当她看到那具尸体的凄惨样的时候,就开始了对士兵们的指责,虽然这种指责看起来完全没有道理。指责的内容,无非也就是什么“犯了天大的罪过也不能这样对待”等等没有营养的话,其实有很多人,如果她有这种能力和手段的话,不要说犯了天大的罪过了,哪怕是呼吸的声音大了一些惊扰了她的孩子睡午觉,下场不见得会比这个好到哪里去。对于这种指责,原本还有反对的声音的,但是当人家说出“如果你的家人也受到这种待遇”这样完全没有道理的假设的时候,反对者的声音也慢慢的消失了。于是,现场的气氛似乎开始紧张了起来,士兵们受到的指责也越来越多了。

……………………………………………………

戏剧性的场面,出现在士兵们将一块大牌子挂在尸体上的时候。当士兵们把上面写着“试图窃取武器机密的咋种”字样的这块牌子,神奇的从脚底下翻了出来并挂在尸体的脖子上的时候,能够一眼就看到这块牌子的占据了最内层观看位置的八卦闲们,立刻闭上了自己的嘴巴。随着尸体的高度一点一点的提升,闭上嘴巴的人群的范围,也开始从最内层一点一点的向外面扩展着,等到尸体升到了最高点,所有围观的人们也都闭上了自己的嘴巴。人群保持着很诡异的安静,突然,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拾起了一块石头,然后准确的击中了尸体的头部,他大声的喊道,“这个该死的!他想做的事情,就是让我们的部队吃败仗!活该打死这个混蛋!”

很难说这个年轻人是不是安排好的挑动群众情绪的人,不但这句话说的时间和内容很有技巧,而且这块石头也着实很精准啊。这会是一个托儿么?反正玛丽没有这样做,但是巴茨男爵就很难说了。总之,在这个年轻人做出的榜样下,人们纷纷将矛头指向了那些与法兰西关系不睦的国家,有指责俄国人的,更多的是认为这件事的幕后是英国佬……

这件事情所引发的一系列的事情,没用很长的时间就传遍了整个儿法兰西,这其间,当玛丽知道了民众们的反应之后,倒也的确是派出了一些引导舆论走向的人……于是,自从玛丽嫁到法兰西以来,第一次出现了“全国人民紧密团结在以路易十六国王陛下为核心的法兰西第一家庭周围,坚决反对沙皇俄国等敌对势力的挑衅”这种场面,群情激奋,誓让金色百合花旗永远飘扬在阿拉斯加的上空……

……………………………………………………

就在这种气氛中,一个俄国代表团,秘密的抵达了凡尔赛。。.。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