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099 不按套路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5:15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099 不按套路

俄国代表团的到来。完全出乎大部分人的预料。

在大部分人的眼中,俄国人和法国人之间的战争还刚刚开始,双方加起来不超过三万人的伤亡,这对于两个欧洲大国来说,简直不值得一提。是的,对于大部分的看客来说,这次俄国人和法国人之间的战争,距离结束还早得很,不要说结束了,甚至连一个高潮都没有,如果现在双方就停止在战场上的努力,转而寻求外交途径解决纷争的话,他们这种行为对得起“战争”这个字眼儿么!

大部分人没有想到,这就等于说总是有想到这种可能性的人,但是很可惜的是,他们的注意力基本上都用在了凡尔赛这里——凡尔赛不但有让法国人扬眉吐气的新式枪械这种东西,而且根据法国人目前的状况来分析,他们是有试图在现阶段就结束这场战争的这种可能性的,因为法国人现在最大的弱点,就是他们拖不起。至于俄国人……没有人认为俄国人会主动提出结束战争,因为实在是没有比那样做更丢人的事情了——是俄国人主动宣战的;而且严格的说起来。整个儿的这一连串的事情,其实还是俄国人理亏;最容易让人诟病嘲笑的,是到目前为止,俄国人在战场上就没有占到过什么便宜。假如俄国人真的能厚着脸皮做出那样的事情,可能这个月刚跟法国人停火讲了和,下个月就将面对其他国家的挑衅——你丫都怂到这般田地了,哥们儿也不介意过来踩上两脚。

……………………………………………………

正是凭借着人们的这种惯性思维,还有自身保密工作的到位,俄国人的代表团才能够悄无声息的抵达凡尔赛。值得一提的是,俄国人悄悄地进入巴黎之后,并没有继续前往凡尔赛,而是将代表团成员分散开来各自独自前往凡尔赛——俄国人的小心谨慎可见一斑了。

……………………………………………………

“什么?真的么?”玛丽显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惊讶的问道,“伯爵先生,您能够确定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么?这简直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千真万确,陛下,”维尔热纳伯爵回答道,“俄国人已经秘密的派人跟我取得了联系,他们希望能够和我们商谈一下,看看我们之间这场战争如何才可以和平收场。”

“呵呵,真是让人搞不清楚,”玛丽笑着说道,“俄国人这是想干什么呢?难道他们是吃饱了撑的,闲着没事儿才跟我们打上这么一仗的么?”

“谁知道呢,可能就是这么回事儿,”维尔热纳伯爵耸了耸肩,然后问道。“陛下,那您是否打算见一见这些俄国人呢?”

“他们想的倒是美!”玛丽不屑的说道,“想打就打,想和就和,他们以为他们是谁?他们又以为我们是谁!不见!”

“既然这样的话,”维尔热纳伯爵继续询问道,“您如果不见俄国人,那我也拒绝和他们继续接触了?”

“那也用不着,嗯……我想想……”玛丽仰着头稍稍一考虑,“我是绝对不会轻易接见任何俄国人的,随便来点什么人难道我就要出面接见么?这样吧,伯爵先生,这件事情就麻烦您了,您和俄国人适当的接触一下,看看他们到凡尔赛来到底是什么打算,弄清楚了之后请您再来告诉我。”

“遵命,陛下,”维尔热纳伯爵回答道,“我一定尽力而为。”

……………………………………………………

维尔热纳伯爵离开之后,玛丽一个人开始认真的分析了起来,今天伯爵先生汇报的这件事情。让玛丽大吃一惊的同时,也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困惑,玛丽不得不暂时放下了手边的事情,全神贯注的仔细思考起来。

……………………………………………………

不知道俄国人来到凡尔赛这个消息之前的这段时间,玛丽一直在忙着培养着一批属于她自己的“政工人员”,用处当然就是在适当的时候引导一下社会舆论,使之能够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去发展。稍微有些可惜的是,虽然早就知道社会舆论其实也是原本的玛丽王后的一块大短板,而且作为有过后世生活经历的她,也明白掌握舆论工具的重要性,甚至还亲身经历了普罗旺斯伯爵搞出来的“小册子”事件,按理说玛丽应该十分重视培养这方面的力量。但是直到这次的“吊尸示众”事件开始,玛丽才真正的着手去做这方面的工作了。

嗯,严格的说起来,其实玛丽现在要做的,只是培养出一批明面上的对她效忠为她效力的舆论工具,然后找到一个能够迅捷的指挥隐藏在暗处的这种人的方法——在暗地里,玫瑰小组已经帮助玛丽培植了一大批这方面的人了,而且说实话,现在的玫瑰小组,如果不是还能够做一些这样的工作,基本上快要成为专门为玛丽赚钱的组织了。

这些天的舆论引导,收到的效果是十分显著的——整个法兰西,上上下下的人们所关注的焦点,已经被成功的引导到外国间谍试图窃取法兰西机密这件事情上了,而最初这件事情刚传播开来的时候曾经出现过的,一度还发出不小的声音的,指责玛丽王后陛下心狠手毒蛇蝎心肠的言论,已经被完全湮灭了。根据玛丽暗中派出去调查的人的汇报。现在整个法兰西境内,除了少数的几个地区之外,民众对王室的支持又上了一个台阶,国家凝聚力空前高涨。

……………………………………………………

既然形势这么喜人,手头上又没有什么其它的重要事情,玛丽自然就将主要精力都放在了舆论工作上,但是俄国人的突然造访,将玛丽的安排和准备完全都打乱了,她不得不认真的对待这个俄国人的代表团,以及俄国人派出这个代表团来到凡尔赛,其背后所掩藏的真实的目的。

玛丽自己也完全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会有这样一个俄国代表团来到凡尔赛。在玛丽看来,作为一名在执政生涯的大多数时间里,都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的,建立了许多丰功伟业的俄国统治者,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陛下根本不可能在这样一个时候派出代表团来到凡尔赛。玛丽甚至认为,叶卡捷琳娜二世没有机会也没有可能派出代表团来凡尔赛,即便是到了最后签订停战协议,应该也会是在莫斯科或者是彼得堡——叶卡捷琳娜二世可能都不愿意让她的使者去忍受可能在法国遭受到的作为战败者的屈辱。至于说战争的胜利者到底是谁,玛丽认为这从来不是一个问题,压根儿不做二想。

玛丽这样来给叶卡捷琳娜二世下定义,其实也不无道理。执念。或者说是恒心,这种东西可以说是一个成功者所必备的素质,任何一个人如果缺少了这种东西,那是绝对不会在屡战屡败的时候,还能鼓起屡败屡战的勇气的,失利的阴影和压力就会轻易的把人击垮,又怎么可能取得成功呢?所以玛丽认为,作为一个成功的统治者,叶卡捷琳娜二世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就会放弃,取得过无数辉煌成就的女沙皇陛下,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的任凭法国人在她辉煌的统治生涯中插上这么屈辱的一个败笔呢?想一想叶卡捷琳娜二世所作所为。换位思考一下,玛丽认为换了自己,即使最后战败,也要拼了命让对手也吃点亏,不会就这样灰溜溜的认输的。

可是偏偏俄国人就这么派来一个代表团,这种行为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子不按套路出牌呢?你们这样子瞎搞让我很困扰你们知道不知道啊!真是的,你说你要是占了上风这么来一下子也就罢了,现在你这典型的“三无”状态,无理、无战绩、无舆论支持,你这么胡闹是凭什么啊!莫非是想送上门来找虐?

……………………………………………………

一时间,玛丽觉得头大无比,似乎房间里的空气都沉重了许多,玛丽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打开窗子一面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一面闭上了眼睛做起眼保健操来了……做完了一整套眼保健操,玛丽深呼吸了几下,总算是觉得好一些了,脑袋不再感觉那么混沌。看着窗外远处的风景,玛丽突然想起了上一次俄国人派来的,也是一个代表团,想到这个代表团,玛丽不禁笑了起来,那个普拉尔尼科夫团长也算是“生不逢时”了,偏偏遇上了有底气的自己,不然的话,他那一套做派还真能唬住个把人也说不定。

等等!玛丽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是俄国代表团!又在形势不太明朗的时候!难道俄国人这是打算故技重施,再来一次缓兵之计?玛丽觉得不太可能,如果说上一次俄国人是不知道新式武器的厉害,所以才打算偷偷的搞出点动作,那么现在他们应该已经知道想要继续拖延时间也没什么用处,应该不会再这么做了吧?但是玛丽又有些担心,从一开始俄国人的做法就有很多不正常的地方,谁知道他们是不是打算不正常到底了呢?

于是玛丽派人去把维尔热纳伯爵又给叫来了,交给了伯爵先生一项不很困难的任务,然后就在办公室里面静静的等待着伯爵先生回来报告。

傍晚的时候,维尔热纳伯爵终于完成了任务。回到了玛丽的办公室里,告诉了玛丽一个让她再次无比震惊的消息——这个俄国代表团,竟然是非官方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