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106 不怕贪,怕不干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4:07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106 不怕贪,怕不干

目送眼前这个这辈子所见到的第一个中国人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玛丽慨叹一声,然后摇了摇头,似乎想要把什么念头从自己的脑海中给甩出去一样。

“陛下,您是觉得这个人买的枪支太少了么?”看到玛丽这个样子,不明就里的维尔热纳伯爵主动开口询问道,大概是觉得自己有必要主动解释一下,于是维尔热纳伯爵小心的说道,“陛下,虽然这个人现在购买的枪支并不算多,但是他对我们的一些其他的东西也很感兴趣,您大概也知道,从东方运来的茶叶和丝绸,还有瓷器和漆器,这些东西有多么的昂贵,虽然这个人买不了多少枪支,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和他建立起良好的关系的话,陛下,我们可以试图从源头控制住来自东方的商品,这会让我们毫不费力的赚取丰厚的利润!”

“呵呵,我留您不是打算责怪您的,”玛丽笑着说道。“不过我倒真的没有想到过,您对这方面也挺在行的嘛,要不然,您和杜尔哥男爵相互对调一下职位?您觉得怎么样?”

“您别开玩笑了,陛下,”维尔热纳伯爵也笑了起来,“如果您真的那样做了的话,那只可能有两种结果,要么我们提前破产了,要么我们四处招惹人结果被人家联合起来征讨。嗯,就这两种,只是不知道我和杜尔哥谁能先做到,呵呵。”

“那也不一定,伯爵先生您太谦虚了,”玛丽说道,“嗯,我们先说正事儿吧,伯爵先生,现在我们面临的是这样一种情况,我们需要在两个人之间做出一种选择,而无论我们选择哪一个,都有可能面对血本无归的可能性,我打算听听您的意见,我们到底是不是应该做出选择。”

……………………………………………………

“事情就是这样了,伯爵先生,”玛丽简单的把那些俄国人的求助和国王陛下的分析向维尔热纳伯爵介绍了一下,“我们应该选择谁来在他的身上下赌注呢?您认为我们现在应该做出选择么?”

“这件事情……”维尔热纳伯爵沉吟道。“陛下,从我们自身的角度考虑,这两者无论我们选择谁,其实所要面对的只有两种结果——成功或者失败。虽然相对来说,选择保罗大公的话,成功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但是陛下,我们不用一定要做出选择的。”

“您是说,当做没有这回事儿一样?”玛丽好奇的问道,“这对我们来说难道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么?”

“这并不是什么好机会,我认为是这样的,”维尔热纳伯爵回答道,“请您注意,只是在相对于叶卡捷琳娜二世来比较的情况下,选择保罗大公的成功的可能性才会大一些,对于我们来说,其实成功或者失败的几率是一样大的。既然我们现在有足够的能力,来依靠自己的绝对实力,而不是这些计谋来取得跟俄国人之间这场战争的胜利,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在这种事情上面浪费脑筋呢?”

“可是……算了,”玛丽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但是不知怎么的就改变了主意,她有些懊丧的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我们还是来谈谈那个东方人吧,您说他对我们其他东西也挺感兴趣,都有些什么呢?”

“很多东西,陛下,”维尔热纳伯爵回答道,“他对很多东西都表现出十足的兴趣,比如说我在巴黎办公室里的那台打字机,比如说我们的美食,比如我们的盔甲,当然了,他最感兴趣的还是我们的武器,你恐怕难以想象,我的陛下,我第一次见到那个东方人随身携带的枪支的时候,经过好几次询问,我才能够真正的确认,确认这个人不是故意随身携带着一支古董枪,哈哈哈哈。”

“呵呵,这的确让人大吃一惊,”玛丽微笑着说道,“您从那个时候就打算笼络这个人,以达到我们垄断东方奢侈品的目的么?所以您才会向我提起这个人?”

“说老实话,陛下,”维尔热纳伯爵回答道,“这个东方人十分的慷慨大方,他给每一个他认为会对他有所帮助的人都准备了一份丰厚的礼物。不论是码头的装卸工人,还是税务官,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人,他从来不看对方的身份,只要他认为这个人会对他有帮助。嗯,当然了,这个丰厚的礼物,是跟不同的人的身份有关的,装卸工人的礼物可能是十袋面粉,而税务官的礼物就会变成一匹丝绸,这是一个很懂得讨人欢心的家伙。”

“呵呵,怪不得,”玛丽笑眯眯的说道,“我当时就觉得比较奇怪,我好像从来也没有表现出和太阳王一样,在这方面有着相似的喜好,怎么您就会想到跟我提起这些东方人呢,原来如此,呵呵,那么以您的身份来说,这份丰厚的礼物又是些什么东西呢?”

“是一盒精美的珍珠,还有最好的茶叶,”维尔热纳伯爵说道。“那些珍珠每一颗都有葡萄大小,十分的精致。”

“嗯,我知道了,”玛丽淡淡的说道,“伯爵先生,我想让您帮我一个忙,不知道您是否愿意。”

“我一定会尽力而为,陛下,”维尔热纳伯爵问道,“我能帮您什么忙呢?”

“我想让您帮我对外传递这样一个态度,”玛丽说道。“我可以允许官员收受礼物,但是绝不允许索要礼物;我可以允许有人在考虑到法兰西的利益的前提下,顺便满足一下自己的利益,但是决不允许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损害到法兰西的利益。总之,只要是能够给法兰西、给国王陛下、给我带来利益,我可以容忍有限度的贪腐行为。”

“那些东西都是那个东方人主动送来的,”维尔热纳伯爵连忙说道,“他第一次到我的家里来就带着这些东西,我从来都没有开口向他索要过东西的,陛下!”

“我当然相信您了,伯爵先生,”玛丽不慌不忙的说道,“所以我才会让您帮我这个忙,我就是想让人们知道,我并不介意人们有私欲,只要他的所作所为不损害法兰西、国王陛下还有我这三者的利益就可以,像您这样的有能力的人,收点礼物又能怎么样呢?就像您考虑的那样,如果您真的能够拉拢到那个东方人,从而垄断来自东方的奢侈品,我甚至不介意您也顺路带一些货物,您就是积极的榜样。至于反面教材,呵呵,救助基金的那些官员们当然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您放心,陛下,”维尔热纳伯爵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成了正面典型而激动,他满脸通红的对玛丽说道,“我一定不会损害您的利益。”

……………………………………………………

维尔热纳伯爵离开之后,玛丽有些苦恼的坐在那里,现在针对同样一个问题,玛丽询问了两个人,结果加上她自己的想法在内,竟然有了三种不同的意见。早知道这样子的话,还不如我自己就那了主意呢……玛丽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她想要做出一个决定来,会变得越来越困难了呢?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难道说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自己又回到了最初的那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时候了么?

在这个新发现的问题上,玛丽考虑了很长时间,总算是找到了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过得去的理由——最近所遇到的这些问题,全部都是因为跟俄国人的战争而产生的,每一件事情都和战争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这些基本上都属于外事的部分,恰好是玛丽以前比较欠缺的地方,对于玛丽来说,她的外事活动也仅限于接见或者召见个把外国使节而已,相对于眼下这些一旦决定就代表了整个法兰西态度的事情来说,见见使节们严格说起来只能代表玛丽自己。嗯,自己的这种小心谨慎,事事都要考虑做出的决定会不会有损法兰西的利益,这种表现不是恰恰说明了现在的自己,已经完全融入到了法兰西王后这个角色当中去了么?玛丽多少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喜悦,之前种种,说老实话,玛丽都是单纯的为了保住自己的命而已,最多也就是到后来打算给孩子们留下一个进入了上行轨道的国家,这些都是完全的私利,如果失败了,玛丽绝对不介意带着老公和孩子们抛下法兰西逃命去。可是现在她开始不自觉的以法兰西的利益为重了,虽然看起来这好像和玛丽自身的利益没有区别,但是这毕竟是两个不同的出发点不是。就算归根结底还是玛丽自己的利益,但是事事已国家为先,怎么说那也是高尚了吧?

……………………………………………………

就这么胡思乱想的,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转眼而过了,玛丽总算是来了一些精神——自己现在已然是一个高尚的人了,啊哈哈哈,下一步就是纯粹的人,就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至于说到底选择谁,是保罗大公还是叶卡捷琳娜二世,这个问题玛丽也打算听从丈夫的意见,就像当初决定把那些间谍抓住就杀死曝尸街头一样,玛丽觉得,在这方面自己的丈夫好像也有出人意料的表现,至少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了。玛丽打定了主意,一定要问问丈夫,他这是不是受到过什么特殊的相关教育,如果的确如此的话,是时候给费迪南德和约瑟夫加上些课程的时候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