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107 可怜的伍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4:54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107 可怜的伍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在过去的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整个儿凡尔赛就如同一架精密的机器,按部就班一丝不苟的上演着那些应该在凡尔赛发生的事情……

舞会、沙龙这些贵族们和贵妇们所热衷的事情每天都在举行,在凡尔赛,只要你注意一下每个人的作息时间和眼眶周围的那一圈,那么你就将非常容易判断出谁是社交动物。除了这些每天必不可少的内容之外,最近在凡尔赛还经常上演另外一出戏码——人们每隔几天就会发现,那几根高高矗立的木杆子上面会多出那么一两具尸体,大概的频率是每周发生一次,由此也可以看出国王陛下的新式步枪是多么的让人眼红。

……………………………………………………

对于玛丽来说,最近这几天是很充实的几天,在丈夫的陪伴下,夫妻俩很是愉快的逛遍了那座收藏了很多来自中国的精美瓷器的宫殿。玛丽对于这些东方玩意儿所表现出来的喜爱,让国王陛下着实是有那么一些困惑,以至于他小心的询问自己的妻子,想知道自己的妻子这是不是打算效仿一下太阳王了——仅从目前所表现出来的那么一点点好战,当然还不足以让人产生这种联想,但是偏偏妻子现在开始对东方感兴趣了,这可就颇耐人寻味了。

听到了丈夫的问题,玛丽先是一愣,然后禁不住笑了起来。笑过了之后,玛丽很痛快的告诉丈夫,太阳王并不是她的目标。玛丽当然也并没有告诉丈夫,为什么自己会对这些东方的事物如此的感兴趣——这其中的原因,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了。

……………………………………………………

说起战争,法兰西的一些部队再次被派遣去了遥远的阿拉斯加,人数出人意料的少,只有大约两万人不到,这其中还包括了顺路前去加拿大的一万五千士兵。人数这么少,一方面是因为玛丽这次派去阿拉斯加的作战部队大部分是炮兵;另外一方面,说起来颇为尴尬,舰只有些不太够用了——因为要严防俄国人从海上发起进攻,所以目前法兰西海军的舰只利用率空前提高,以至于不太可能抽出很多船只在这个时候去往北美那么遥远的地方。就算只有这区区四五千人增援部队,玛丽也认为这些士兵的加入,足以将来犯的俄国军队赶出阿拉斯加了——如果说新式枪械餐前的开胃酒的话,那么这种新式的火炮就是一份足够丰盛的正餐大菜了,而且是绝对的硬菜,能硌掉牙的硬菜。如果再加上新式手榴弹这种餐后小甜品,玛丽相信,这些新式的火炮和手榴弹,绝对会让俄国士兵身临其境的感受到世界末日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即使有人能够侥幸存活下来,恐怕这辈子也再也不能走上战场了,甚至很可能听到战场这个字眼儿就会呕吐。

嗯……俄国人。俄国人最近很安静,安静的有些让人怀疑,这会不会是暴风骤雨降临之前的那一丝宁静。传说中的一十五万大军。现在一点消息也没有,让人搞不清楚这到底是那些保罗大公的支持者们危言耸听了,还是叶卡捷琳娜二世仍旧试图给法兰西的部队一个措手不及。没有关于战争的更多的消息,所以彼得堡表面上看起来十分的安静——鲁缅采夫元帅从阿拉斯加撤退回来之后,叶卡捷琳娜二世就回到了彼得堡,再也没去莫斯科。女沙皇陛下这边风平浪静的,她的儿子保罗大公的阵营也是一片祥和,半个多月过去了,彼得洛维奇先生也应该把玛丽的要求传回到俄国国内了吧?或许这个时候,在某一间密室当中,一群俄国人正在研究到底可以答应下来给法国人多大的价码了,甚至保罗大公也有可能参与在其中——虽然看起来,这位大公只想着等待母亲老死。

……………………………………………………

那个中国人,嗯,也很安静,或者说是很老实。这到不是很难理解,虽然已然受到了法兰西王后陛下的接见,这份荣耀已经足够大了——伍国昌知道,法兰西虽然没有大清那么大,但是法兰西的王后那也是和大清皇后一个级别的人物,而且人家法兰西人可绝对是狠角色!别的不说。这次伍国昌刚到达欧洲的那些天,到处听到的就是人们在谈论法兰西的新式武器是多么的厉害,几千人毫不费力的就打跑了几万俄国人!伍国昌也是出过关到过盛京的人物,当然也对老毛子的火器有所耳闻,那是跟红毛鬼不相上下的厉害玩意儿,他们的火器都比不上法兰西人——佛祖保佑,那得是多么厉害的东西啊!

不过还好,那个漂漂亮亮的王后陛下不但态度很和善,而且还能听得懂自己说的话——伍国昌甚至有时候会有些怀疑,自己这是不是遇到了精心设计的骗子了?嗯,伍先生自己也晓得这种怀疑是多么的可笑,态度和善不假,可是人家的那份气势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而且伍国昌知道,那个伯爵先生也是货真价实的大人物,这么一个大人物被那个年轻的王后一瞪眼就吓得战战兢兢的,除了地位更高之外,难道还会是因为那个年轻的女人辈分高么?嗤……这些个长毛白家伙好像根本不分什么长尊幼卑,辈分高有个屁的用处。

想明白了这一茬,伍国昌反倒是犯起了嘀咕——看来这个王后陛下是货真价实了的,可是人家这身份已然确认无疑了,自己要准备一些什么礼物才好呢?上一次知道那个伯爵先生的职务相当于礼部尚书之后,自己随身带着的那些最好的礼物已经全都砸进去了,谁又能想到还会有幸见到更加尊贵的人呢?伍国昌有些懊丧的想到,黐线啊!那可是整整一百颗上好的合浦珠啊,还有真正的康熙爷的官窑——绝不是那种外销的成化款。如果他知道他的那位礼部尚书维尔热纳伯爵,一下子就将他送的礼物打了一折,怕不是要气得吐血了吧?

怎么办?伍国昌开始坐蜡了——如果那位王后陛下知道自己送给很多人礼物,但是偏偏没有她的,这要是龙颜大怒。岂不是要下了洋大狱么?搞不好还会掉脑袋,都还没人收尸的——这一路上没少看到,都挂在杆子上等着来收呢(会说不会写的是文盲,伍国昌是一个洋文盲这大家都能理解吧,而且这种事情他不会开口询问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所以产生这种误会还是挺正常的)。钱倒是有,可是这人生地不熟的,又是在人家的土地上,现买的东西它也入不了皇后她老人家的法眼呐——这心里一着急,伍国昌就又把王后和皇后给混掉了。怎么办呢?这都好些日子了,还是没个消息,别是正在生我的气吧?伍国昌一咬牙,得!我还是主动一些吧。

……………………………………………………

“陛下,那个东方人好像是想要求见您,”诺阿伊伯爵夫人对玛丽说道,“有人禀报说,他在外面已经停留了很长时间了,但是好像不敢开口询问。”

“哦?呵呵,那就让人把他带进来吧,”玛丽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也不知道这个东方人打算来干什么。”

“那我这就去把他带进来。”诺阿伊伯爵夫人说完,转身出去了。

“参见王后陛下。王后陛下万岁!”没过多久,伍国昌就被诺阿伊伯爵夫人带进了玛丽的办公室,紧张的伍先生差一点就行了跪拜礼了,还好关键时刻反应了过来,立刻更正了过来,还好只是看起来像是腿软了一下。

“伍先生,您怎么主动来找我了?”玛丽微笑着问道,“不知道您有什么事情呢?对了,这几天您住得还好吧?”

“回陛下的话,小人住得很好,”伍国昌恭恭敬敬的用粤语回答道——这些话用这个法兰西话完全表达不出我的谦卑啊。伍国昌继续说道,“陛下,这几天小的承蒙陛下您的恩宠,过得很愉快,为了表示我对陛下您的感激之情,我决定回到我的家乡之后,运送一整船的最好的丝绸和茶叶送给您,希望陛下您能够收下。”

“这个……”伍国昌这滔滔不绝的一大段话,让玛丽多少有些尴尬,她的粤语原本也不是很灵光的,再加上伍国昌有些激动语速过快,所以玛丽没能完全听懂,于是她开口说道,“伍先生,还是请您说官话吧。”

“呃……是这样……”伍国昌操着京片子重复了一遍刚刚他述说的内容,“希望陛下您千万不要推辞,这也是小的孝敬您老的一片心意。”

“哈哈哈哈哈,您可真有意思,”玛丽哈哈大笑起来,笑了一会儿这才说道,“伍先生,我不会白白收下您的礼物的,作为回报,我送给您两百支长枪和一些弹药,嗯,我还有一个小小的建议,您可以考虑一下。”

“别介,您老有什么吩咐?”伍国昌回答道,“您一句话,小的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呵呵,你也用不着这么说,”玛丽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伍国昌,不紧不慢的说道,“你只要别回了家就把你答应的这些事情忘到脑后就可以了。”

“您放心,小的绝对不敢做出那样的事情,”伍国昌赌咒发誓道,“小的如果那么做。定遭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

“那好吧,”玛丽笑着说道,“伍先生,您能不能帮助我们垄断卖到欧洲的大宗货物的销售渠道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