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112 太激动了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23:28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112 太激动了

“行了,那就这么决定了。”三个人都同意了玛丽的这种安排之后,玛丽说道,“科尔夫侯爵,请您找几个绝对信得过,又有能力去俄国做这件事情的人,嗯,就找十个人吧,让他们尽快开始多加练习,争取顺利的完成任务。”

“没问题,陛下。”科尔夫侯爵回答道。

“维尔热纳伯爵,您的任务还是刚才我说过的那个,”玛丽继续说道,“顺便请您回去的时候去俄国人那里通知他们一声,让他们明天来见我。”

“遵命,陛下。”

“呃,公爵大人,”玛丽最后对诺阿伊元帅说道,“我想您也应该能找到一些海军的人吧?实在不行的话,陆军的士兵也可以。我需要这些人绝对忠诚可靠,而且能够适应海上的生活,最好聪明点儿。学东西能够快一些的。”

“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诺阿伊元帅回答道,“多了不敢说,不过找两艘船需要的水兵还是可以的。”

“那最好了,这件事情就拜托您了,”接着,玛丽大声的对面前的这三个人说道,“加油吧!先生们!恢复法兰西应有的声望和地位,就从今天开始了!”

……………………………………………………

对于叶卡捷琳娜二世来说,最近这一年多的时间,简直就是灾难性的一年,这种评价在叶卡捷琳娜二世的这一生中,仅仅在她和彼得三世结婚一年之后说过这种话——至于一七四四到一七六二年这十八年的婚姻生活,女沙皇陛下将其定义为地狱般的十八年。

作为一名曾经有过“假如我能够活到二百岁,全欧洲都将匍匐在我的脚下”这种豪言的成功的女性统治者,叶卡捷琳娜二世到底有多么自负,已经无需更多的赘述。所以,当传出来据说是叶卡捷琳娜二世在私底下向亲近的人透露的自己的感受,是“如同把脸在开水中浸泡了两分钟,还不得不每天都以那样一张脸孔参加各种舞会一般”的时候,人们不禁对叶卡捷琳娜二世那贴切的形容和精辟的总结而击节叫好。

与玛丽比起来,叶卡捷琳娜二世执政的时间太长了,而这么长时间的执政,所带来一个可以算是负面的影响,就是女沙皇陛下的性格和手段,基本上已经被世人所熟知了,所以基本上都能够分析出叶卡捷琳娜二世对一件事情会是什么态度什么处理方式。叶卡捷琳娜二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失败。尤其是败在一个有着相同性别的人的手上,等着瞧吧,好戏可能明天就会上演——这几乎是所有欧洲有些分量的国家的共识了。

……………………………………………………

彼得洛维奇那些人所带来的消息大体上是正确的,叶卡捷琳娜二世的确是准备要让十五万士兵浩浩荡荡的奔赴阿拉斯加,然后就地扎下根来,将阿拉斯加彻底的变成俄国的土地(这个想法颇有一些建设兵团的意思在里面),而且并不是十五万人一次性派往阿拉斯加——那样的话恐怕全俄国的军舰全部都用来运送士兵或许还有可能办得到,派往阿拉斯加的第一批作战部队的确切数字是六万人,最高指挥官初步定为苏沃洛夫。至于说派遣波罗的海舰队去进攻法兰西本土或者是与法兰西海军作战,这一点暂时还没有成为叶卡捷琳娜二世的候选项,女沙皇陛下还没有丧失理智,她知道那样做的后果极有可能是引发一场大规模的全欧洲大混战。所以仅就目前而言,俄国只会让战火继续在阿拉斯加燃烧——至于说如果再次失败之后叶卡捷琳娜二世会不会失去理智,而失去理智的女沙皇陛下会不会孤注一掷,这个谁也不敢打包票。

倒也不能因此就说彼得洛维奇撒了谎,他的出发点也只不过是想要用这种可能发生的事情,来促使玛丽能够下定决心和他们联手,以暗杀的方式干掉叶卡捷琳娜二世。只不过事与愿违,彼得洛维奇并不了解法国人目前的情况,以至于他的这种夸大之举,险些适得其反平白给自己下了绊子——谁又能想得到。会有玛丽这种希望借此机会,来削弱潜在威胁对象的人呢?法兰西目前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不要说是彼得洛维奇了,整个儿欧洲范围内敢说自己真正完全了解的,恐怕也就是一手之数。所以即使因此导致玛丽拒绝合作,这也不能完全怪罪到彼得洛维奇的头上去,况且玛丽也绝对不会给出拒绝合作的理由不是。

……………………………………………………

同样都是逗留在异国他乡,彼得洛维奇那帮子俄国人和伍国昌比起来,现在的心情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一方十分焦急,一方非常从容;一方惴惴不安,一方悠然自得。俄国人现在就如同正在等待法官宣判的犯人,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自己的最终结果是什么样子的,同时又担心,如果自己被判处了极刑那又该怎么办;而伍国昌则借着这个机会真正的放松了身心,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与法兰西的美酒和美食作斗争的事业当中去了。

于是,当得到了维尔热纳伯爵的通知,要他明天上午等着玛丽王后的召见的时候,彼得洛维奇先生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维尔热纳伯爵收下了他硬塞下的一份“小礼物”却任何其他的消息都不肯透露,哪怕是一丁点儿的消息。

……………………………………………………

“上午好,王后陛下,”彼得洛维奇忐忑不安的开口问候了一句,然后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不知道陛下您今天召见我,是不是已经有了结果了?”

“您这是怎么了?彼得洛维奇先生?”玛丽很惊讶的看着彼得洛维奇问道,“难道您身体不舒服么?还是在凡尔赛这里生活不太适应?”

“陛下您就别开玩笑了,”彼得洛维奇苦笑了一声,“你是在说我的眼睛吧?昨天维尔热纳伯爵来通知我等候被您召见的消息之后,我怎么可能还睡得安稳呢?”

“睡不着觉?呵呵,”玛丽笑着说道。“您看来是太担心了吧?真遗憾,我想我不得不对您说抱歉了……”说到这里,玛丽故意停了下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彼得洛维奇先生。

“您……”彼得洛维奇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是非十分难看,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然后用嘶哑的声音说道,“看起来……陛下……您这是……”

“呵呵,您的样子好像非常的失望,”玛丽微笑着说道,“我仅仅是派维尔热纳伯爵去通知您一下,您就睡不着觉了,看起来,您这几天恐怕都不会有充足的睡眠了。”

“呵呵,您说的是,”彼得洛维奇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以为我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没想到真的到了这种时候,还是一样的紧张。您……最后的决定是?”

“呵呵,彼得洛维奇先生,”玛丽轻轻的敲了敲桌子,一边敲着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在跟大臣们研究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性。我想,有一些秘密可能是保罗大公现在都不会知道的,这些东西只有他成为沙皇才会接触到。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考虑的话,我们也可以这样理解,现阶段来说,保罗大公手里掌握的资源,要远远少于叶卡捷琳娜二世陛下,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我把您和您的那些伙伴们交给女沙皇陛下的话,或许可以会得到更多的利益?”

“您到底还是这样想了……”彼得洛维奇笑了笑,但是看起来却比刚刚精神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以为这就是玛丽的选择,反倒解脱了,他的声音透着一丝无奈,“这种可能性,我们这些天也一直在担心,您知道的,我们不可能到处走动,只好在房间里面分析您可能做出的选择了。我只想提醒您一句,想要做出放弃一些已经拥有的东西的决定,要比为了得到更多而舍弃一些东西这种决定更加难以做出。”

“这我当然明白,”玛丽微笑着说道,“不过,有的人一旦事成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就会将那些帮助过他的人抛在脑后,我又怎么去判断保罗大公呢?所以……”

“既然保罗大公都已经开出那样的条件了,”彼得洛维奇大声的说道,“难道还不足以表明大公的诚意和决心么?”

“您说的完全正确,我也认为那样的条件好的有些不真实了,”玛丽淡淡的说道,“反倒是让我怀疑起保罗大公履行自己的承诺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了。”

“既然您这么说,”彼得洛维奇摇了摇头,“那我也没有任何办法,陛下您就下令吧,我们不会反抗的。”

“反抗?呵呵,”玛丽笑着说道,“您打算反抗什么?难道您会反抗保罗一世……呃,是一世吧?您会反抗新沙皇对您做出的褒奖么?”

“您……您……刚刚……说什么?”彼得洛维奇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结结巴巴的问道,“保罗……一世……我没有听错吧?”

“呵呵,所以我要对您表示抱歉了,”玛丽微笑着说道,“彼得洛维奇先生,我想您今天晚上大概又睡不着了吧?”

“上帝啊!”彼得洛维奇只来得及说出这三个字,就因为过于激动而晕厥过去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