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120 一枪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12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120 一枪

就这么一路上小摩擦不断,亚什斯基和他的人终于带着以拉斐尔为首的十二人法国刺杀小组,偷偷的进入了莫斯科。

还算顺利的到达了莫斯科之后,拉斐尔和他的刺杀小组成员成功的在俄国人中间制造了一次小小的“分裂”——在莫斯科负责接待、安顿拉斐尔一行人的保罗大公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他接待的这些人,就是亚什斯基口中所描述的,他一路随同着来到莫斯科的那些人。之所以会这个样子,完全是因为抵达莫斯科之后,拉斐尔和他的刺杀小组成员们,终于表现出了他们的极具专业素养的严谨,和令行禁止的作风,专业的一塌糊涂——他们的这种表现,当然让亚什斯基和那些一路上与他们同行的俄国人摔碎了一地的眼镜。

保罗大公并没有出面接见法国人的刺杀小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情的性质问题,不管怎么说,这种行为多少还是有一些令人发指的。虽然并没有见面,但是根据行动小组的一名成员的描述,保罗大公对于他们的到来显得比较兴奋——这是俄国人相互交谈的时候那个成员听到的,他懂得俄语但是这一路上都没有任何的表露,而俄国人显然也并不清楚这一点。

……………………………………………………

目前叶卡捷琳娜二世并不在莫斯科,她还在彼得堡住着,虽然保罗大公不在彼得堡,但是这对于叶卡捷琳娜二世来说,根本就不算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只要她的大孙子亚历山大在彼得堡,这就已经足够了。女沙皇陛下的这种态度,无形当中让保罗大公内心之中那原本就没有多少的愧疚感更加是消弭于无形之中了,事实上,叶卡捷琳娜二世基本上也没有考虑过保罗大公的感受——强势的人往往都是这个样子,容易下意识的忽略身边人的感受的。

这种畸形的母子关系,实在是称得上是一出悲剧了。对于叶卡捷琳娜二世来说,母亲抢了儿子的皇位,偏偏又不待见亲生儿子,到老了又想将皇位直接传给孙子,你说你这老太太是不是破坏继承顺序破坏上瘾了呢?这下好了,是,保罗大公是你的儿子,是你身上掉下来的那块肉,你也的确对自己的儿子很了解——他胆小、他多疑、他做事没有丝毫的连续性,虽然脾气有些不太好,但是基本上保罗大公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懦弱无害的、可以视而不见忽略掉的、除了是一个虔诚的东正教徒之外再没有什么令人称道之处的角色。可是叶卡捷琳娜二世你忽略了一点,或者是年代久远时间太长你忘记了,又或者是那段不光彩的时光你不愿意去回忆——有些事情,其实并不是以上位者的意志为转移的,很多时候上位者所做的也只不过是顺势而为而已。正如同当年发动政变之前,你叶卡捷琳娜不也只是想给自己安排一个摄政王的位子么?结果怎么样?保罗登基你摄政这种“原计划”最终还是没有变化快,于是你成了叶卡捷琳娜二世女沙皇陛下,而保罗从年幼的保罗一世变成了大公并大公到了现如今。

保罗大公可能并没有什么野心,但是这并不能等于他的支持者们,就会眼睁睁的看着保罗就这样大公一辈子——谁不想成为送君上位的股肱之臣呢?所以这些支持者们的野心,在叶卡捷琳娜二世有了直接传位给亚历山大这种想法之后,受到了严重的刺激。更加上叶卡捷琳娜二世不合时宜的打算,在错误的时间选择一个错误的对手打一场错误的仗,这让保罗大公的支持者们极度的膨胀了,于是,众人的野心直接成为了整件事情的推动力,保罗大公完完全全的被代表了……

……………………………………………………

拉斐尔和他的小组成员们,打从心眼里面想要早一些完成自己所肩负的使命,能够早一些平安的回到国内去。不用再过这种提心吊胆战战兢兢的日子,现在成为十二名法国人共同的心愿——这种日子实在是太难过了,每时每刻都要严密的守护着枪支,不能有丝毫的放松,要时时刻刻提高警惕做好与枪共存亡的准备。那种随时准备引爆身上带着的手榴弹的紧张状态,已经让法国人都有些神经衰弱了,恐怕有几个都已经达到幻视幻听的地步了——有好几次都差点有人因为精神紧张过度而险些拉响了手榴弹,以身诠释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壮。

除了每天必须的轮值守护枪支这件事情之外,刺杀小组成员们的另一项必修课,就是认真研究并牢牢记住彼得堡的地形以及道路情况——出于保密方面的考虑,想要经常性的实地考察踩点儿恐怕是不太可能的一件事情,哪怕是他们现在身在莫斯科也不行,那样非常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法国人要求的资料十分详细,并且时效性很强,打个比方说,冬宫外的路上哪怕是一块方砖有了破损,如果马车经过的时候压到这块砖,很可能会剧烈颠簸一下或者弹起,像这种最新的变化,拉斐尔要求俄国人至少每周更新一次最新情况,这还因为他们目前身在莫斯科,如果等不到叶卡捷琳娜二世到莫斯科来,刺杀小组需要到彼得堡的话,可能这些情况需要至少两天一更新了。

来来回回的等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拉斐尔和他的小组成员们已经比莫斯科人还熟悉莫斯科了,要是让他们实地走上几趟的话,他们也同样会比彼得堡人还熟悉彼得堡。等了一个多月,还是没有能够等到叶卡捷琳娜二世到莫斯科来,反倒是等来了一个更糟糕的消息。更糟糕的消息是,根据彼得堡那边传来的消息,叶卡捷琳娜二世最近的活动不是很频繁,外出的次数不很多,而且没有丝毫的规律性可言……

难道说,自己和这些弟兄们,真的要去彼得堡走上一遭了?拉斐尔如此这般想到。倒不是他对去彼得堡有什么抵触情绪,对拉斐尔和他的小组成员们来说,彼得堡和莫斯科的区别只有两条:一是彼得堡有叶卡捷琳娜二世,而莫斯科显然就不可能有了;二是彼得堡的地形和道路他们还需要花费时间去亲自走一走熟悉感受一下,而莫斯科这里的这项准备工作早就已经做过了。更加让拉斐尔感到有些郁闷的是,叶卡捷琳娜二世在彼得堡,意味着他们这些人就连熟悉地形都要等待时机,在莫斯科不是不需要时机,但是因为叶卡捷琳娜二世并不在,所以机会相对来说也要多一些。这样的等待,意味着更加向后拖延完成任务的时间了。

……………………………………………………

“这些法国人到底想要干什么?”保罗大公的那间密室里,密室的主人有些不耐烦的问道,“已经快两个月的时间了,他们到底能不能做了?我是不是应该先问一下,他们到底想不想做了!”

“请您放心,大公,”彼得洛维奇劝慰道,他也已经于一月中旬的时候返回了俄国国内,并且带回了和玛丽签署的那份秘密协议。彼得洛维奇说道,“既然法国人已经签署协议并且派人来了,我们最好还是耐心的等待一下,大公,我认为这些法国人并不是在拖延时间敷衍我们,恰恰相反,他们这么小心谨慎,正说明了他们对这件事情的重视。”

“那是他们重视自己的性命,哼!”保罗大公撇撇嘴,“杀一个人需要这么困难么?”

“那要看杀的是谁,”彼得洛维奇说道,“对叶卡捷琳娜二世来说,这些鞑靼人恐怕是躲不过去的。(注)”

“我等不下去了!”保罗大公变得非常的暴躁,这也正符合他的暴躁易怒的性格特征,他低声的吼道,“如果他们这个月还不动手,我就杀掉他们自己干!”

……………………………………………………

就在保罗大公放狠话的第三天,拉斐尔带着他的刺杀行动小组成员们,找到了负责和他们接头的俄国人,要求俄国人转告保罗大公,要保罗大公想办法把他们安排到彼得堡去。这可不是因为他们听到了什么风声,完全是因为拉斐尔和他的小组成员们再也等待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恐怕玛丽等来的,是十二个神经质有受害妄想症的疯子了。

在彼得堡的日子,并不见得就要比在莫斯科能够更加让人振奋一些,反倒是因为那种目标就在很近的地方偏偏无从下手的感觉,让法国人有些更加狂躁了。而且颇让拉斐尔感到自责的是,就在他和小组成员等待时机的这段时间里,据说叶卡捷琳娜二世下命令开始双线齐动,加大对法战争的力度了。有时候,拉斐尔甚至有一种持枪冲进冬宫干掉叶卡捷琳娜二世的冲动。好在上天有眼,或者是对于这种远距离的暗杀手段还没有产生足够的防范心理,叶卡捷琳娜二世终于有了一件让她需要经常外出的事情要办了——大概是身体里面的艺术细胞这段时间积累的太多,叶卡捷琳娜二世打算在冬宫修建一座剧院!这个想法使得叶卡捷琳娜二世频繁的外出,以希望能够获得这方面更多的灵感。

……………………………………………………

于是……

北风呼呼的刮,

雪花飘飘洒洒,

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

女沙皇她当场死亡……

注:俄罗斯俗话,不请自来的人,连鞑靼人都不如。法国杀手们的确算是叶卡捷琳娜二世的不速之客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