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122 时间宝贵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4:08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122 时间宝贵

砰地一声枪响之后,沙皇俄国历史上最负盛名的、建立下不世功勋的女沙皇陛下,一代女强人叶卡捷琳娜二世,就此香消玉殒离开了这个世界。不要说两百岁了,在玛丽的间接努力之下,她甚至都没能活到原本的正常死去的一七九六年,足足提前了有十二年时间。

……………………………………………………

拉斐尔注意到,当枪口抬起,指向叶卡捷琳娜二世的时候,她的眼中在闪过一丝慌乱之后,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接着嘴角微微的翘起,眼神之中流露出的,是一种很奇怪的颇让人玩味的复杂情感——有一些戏谑、嘲弄,还有一些不甘、无奈,也夹杂着惊讶和不可思议。自始至终,叶卡捷琳娜二世都没有与拉斐尔和他的小组成员们有过任何的交流,她除了在拉斐尔说完那句话之后,像是自言自语般的说过一句“法国人”之外,也没有其他任何的话语留下,只是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将头转向了一边,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静静的等待死亡的那一刻。

当时拉斐尔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觉得叶卡捷琳娜二世的这个姿势有些别扭的很——就算是现在已经睁着眼睛等死了,她的头也不用转到那么一个费力的角度吧?你要是害怕干脆闭上眼睛不就行了?拉斐尔没有想太多,很坚决的做了一个开枪的手势,伴随着他的手势,身边的同伴也十分坚决的执行了他的命令。

所有行刺过程中的这些细节,拉斐尔全部都一五一十的汇报给了玛丽,而且是两种方式,口述和一份正式的报告。玛丽同样注意到了叶卡捷琳娜二世临死之前的这个非常怪异的扭头的细节,但是她也想不明白叶卡捷琳娜二世为什么会摆出那样的姿势迎接死亡,她甚至猜测这是不是有可能和某种信仰有关?

……………………………………………………

若干年后,随着拉斐尔和他的小组成员们,这些当年亲身参与刺杀叶卡捷琳娜二世的人,一个一个的蒙主召唤离开人世,有关女沙皇陛下遇刺一事的详细的经过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了——当年拉斐尔的那份书面报告很快就被玛丽销毁掉了,而并没有亲身参与的她,自然也不会对这种无法解释的“细枝末节”有多么深刻的印象,也绝不会有非要搞一个水落石出的想法。原本这就是一件隐秘的事情,可以询问的人就没有几个,更因为当事人已经不在人间,谁又能给出一个得到叶卡捷琳娜二世确认的绝对正确的答案呢?无非也就是猜测而已。

叶卡捷琳娜二世到底为什么要扭头保持那样一个怪异难受的姿势?她朝那个方向张望着的时候,心里到底是在想一些什么事情,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第一个问题,叶卡捷琳娜二世可以很明确的给出答案:她当时除了死路一条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的选择,面对敌人的枪口,个性极其骄傲的女沙皇陛下是绝对不会表现出胆怯和退缩的,她一定要无所畏惧的正面迎着敌人的枪口!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所以她也只好保持那样的一个姿势了。叶卡捷琳娜二世转头眺望的方向,那是莫斯科所在的方向,在那里发生过太多太多的事情,那里有她的爱,那里有她的恨,那里有她的喜悦,那里也有她的悲伤……那是她的舞台所在,她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一场戏和大多数的华丽表演,都是在那里完成的,在即将离开这个人世的时候,她当然不会忘记回头看上那么一眼。

至于说第二个问题,叶卡捷琳娜二世回首遥望莫斯科方向的时候,那时她的心里正在想什么人想什么事情、是怎样一种心情,这个问题……很遗憾,叶卡捷琳娜二世自己也不能给出完整的答案。在她回首远眺的时候,那一瞬间许许多多的事情就像放电影一样从她的眼前一件一件快速的飞过——虽然当时还没有电影这种事物。

就在那短短的瞬间中,叶卡捷琳娜二世仿佛看到了一辆马车,正在东欧平原上顺着驿道朝着莫斯科奔驰着的马车中,是一位雍容高贵的妇人和一个年轻漂亮脸上还略带着一丝希冀的少女,那是当时年仅十五岁的她在母亲的陪伴下,作为彼得妻子的候选人之一受邀前往俄国宫廷的时候,那个时候她甚至没有想过自己会被选中,更不会想过这段婚姻带给她的只有无尽的痛苦和屈辱;接下来从叶卡捷琳娜二世眼前闪过的,是一个脸色有些苍白,身体看上去很瘦弱的青年人,脸上带着嘲弄的表情一闪而过,这个羸弱的青年人就是被叶卡捷琳娜二世下毒杀死了的彼得三世了,他那是什么表情?是在嘲弄自己或许从没爱过的妻子叶卡捷琳娜,讽刺她靠政变而生又因政变而死么?或者他根本不是那个意思,那种表情只是他乖戾性格的外在表现么;下一张闪过的脸,属于女皇叶丽萨维塔,叶卡捷琳娜不知道自己对这位叶丽萨维塔.彼得罗芙娜女皇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是感激?是仇恨?还是什么其他的感情?叶卡捷琳娜自己也说不清楚,但是她清楚一点,她绝对不会因为杀掉了叶丽萨维塔女皇的继承人而愧对这位女皇,理由很简单,在她叶卡捷琳娜的统治之下,俄国才在领土扩张方面取得了一系列辉煌的成就,即便是面对着彼得大帝,她也依然可以骄傲的昂首挺胸;下一位……这张脸为什么如此的令人作呕呢?为什么就连性格都和你那该死的父亲一样的让人厌恶?你是我的儿子,但你更是你那个该死的父亲的儿子——虽然很多人表示怀疑。你是一个天生的傻蛋,我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当初拥立你为沙皇的想法是我一生中少有的败笔之一,上帝保佑我及时更改了主意。仇视自己的大权在握的母亲,不会再有其他继承人会有如此的表现了!不过看起来,你至少要比你的父亲要强上一些,不过也极其有限——我相信法国人刚刚说的话,这件事情你一定有份参与。不过法国人可能白白的帮你么?显而易见那是不可能的,必定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我敢说那一定代价不小。你这个白痴,你比你那个可怜的父亲就强在心狠手辣这么一点上……

接下来,又有很多人的面孔依次从叶卡捷琳娜二世的眼前闪过,有奥尔洛夫,有波尼亚托夫斯基,有波将金……等等等等,还有鲁缅采夫、苏沃洛夫等等这些人……面孔闪过的速度越来越快,已经看不清楚都有谁了!为什么会这样?我为什么会看到这些?难道我真……

砰!

……………………………………………………

叶卡捷琳娜二世遇刺身亡!保罗大公登基成为保罗一世!

不到二十天时间,叶卡捷琳娜二世遇刺身亡、保罗大公登基继位的消息就向风一样迅速的传遍了整个欧洲。因为事发突然比较仓促的原因,具体的叶卡捷琳娜二世遇刺的过程并没有详细的描述,整个欧洲的统治者们得到的消息也就只有那两句话而已,除了玛丽之外。

拉斐尔和他的刺杀小组在行刺并确认了叶卡捷琳娜二世死透了之后,迅速的按照事前做好的准备赶往了运河码头,找到了那艘从他们来到彼得堡第二天就租下的船只,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扬帆起锚驶向了斯德哥尔摩,抵达斯德哥尔摩之后,十二名法国人分别沿着两条不同的路线返回法国:拉斐尔带着五个人和两支枪还有剩下所有的手榴弹,在斯德哥尔摩重新找了一艘船,乘船到达汉堡,然后从陆路回到法国;其余的六个人从斯德哥尔摩出发,乘马车从斯德哥尔摩到哥德堡去,然后在那里上船直奔勒阿弗尔,最后返回凡尔赛。

拉斐尔的运气不错,或者说是他的自私帮助了他——同样都是晕船的人,他自己走的那条路线就主要是陆上行走而不是海面航行的。拉斐尔他们幸运的避开了俄国人的波罗的海舰队,及时地把他们任务的完成情况带回了凡尔赛。在得到拉斐尔带回来的消息之后,玛丽高兴的喝了一大杯的……果汁。简单的庆祝了一下之后,玛丽派人找来了奥尔良公爵,告诉他目前俄国人的波罗的海舰队可能正在附近海域游弋,准备伺机进攻法兰西,然后命令奥尔良公爵派遣海军舰队出海,找到并且消灭俄国人的舰队!

奥尔良公爵接受了这个命令,然后迅速的离开玛丽的办公室,立刻去安排舰队出海作战了。现在唯一能够给玛丽制造麻烦的,就只剩下时间了——保罗大公登基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派人去向波罗的海舰队传达沙皇陛下的命令,命令他们立刻返航,不得与法国人交战!当然了,保罗一世这个命令是秘密下达的,因为他害怕这个命令遭到大臣们和将领们的反对,由此可见保罗是一个多么窝囊的人。但是他又不得不下达这个命令,开玩笑!一艘战舰的赔偿金额是正常价格的百分之一百五十!而且还是全新建造的价格!这谁受得了呢?一旦开始交战,不但要承受自身的损失,还要掏钱替法国人以旧换新再返现,吃撑了不成!

……………………………………………………

时间果然是很宝贵的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