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123 余波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5:47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123 余波

皇帝轮流做,今年到了保罗家,在这争分夺秒否则损失可能以千万计的关键时刻,天平稍稍的向保罗那边倾斜了一下,老天似乎很难得的在保罗的身上安排了双喜临门这种对他来说多少有一点匪夷所思的事情。

奥尔良公爵的行动毫无拖沓,在这方面的事情上,他还没有干过那种阴奉阳违的事情出来,从玛丽的办公室离开之后,他立刻就召集来了海军的几位高级将领,经过一番简单的商量,做出了从布雷斯特派出舰队北上寻找俄国人的波罗的海舰队的决定——布雷斯特远是远了一些,可是总比土伦要近得多吧?

布雷斯特……这么一来基本上也就意味着俄国人的舰队是不太可能和法国人的舰队大规模的交火了。布雷斯特是比起土伦来近得多,可是与保罗一世派出来要求波罗的海舰队撤退的船只来说,那可就远的不是一星半点儿了——布雷斯特在法国的最西面,舰队接到命令之后向东北方航行需要时间不说,就是下达给舰队的命令,要从凡尔赛传递到布雷斯特去,那也不是三天五天就能够送到的啊。就算保罗一世的人所乘坐的船只遭遇到了大逆风的天气,在港口停上那么十天半个月的,也不会比法国人的舰队来得更晚啊!

看起来,玛丽的这一笔“外快”似乎很难能够拿得到手了。

……………………………………………………

但是上帝果然是公正的,或者说保罗一世果然是个衰人,这么一个天时地利的大好形势下,却偏偏发生了人失和的尴尬情况。事情是这样的……

奉命出征的海军少将带着舰队出发之后,一路顺风进入了北海之后,又继续顺流南下,很快就来到了靠近法国的荷兰和现在的比利时附近海域,稍事休整之后准备进军法兰西。而就在海军少将先生准备命令舰队起锚出发的前一天,保罗一世的人及时的赶到了,并且向少将出示了保罗一世的命令。结果出人意料,少将先生并没有向传达命令的人所想的那样,在接到命令之后第一时间就立刻按照命令所要求的那样,停止这次行动率领舰队返回。

这位海军少将先是对这个命令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因为他在出征之前还受到了叶卡捷琳娜二世的接见和鼓励,他很难相信就在他率领舰队到达这里的这么短短的时间里,他的那位看起来身体状况很好、精神状态也极佳的女沙皇陛下,就会这么突然的去找上帝谈心去了。深表怀疑的海军少将先生经过反复的询问,终于从来人那里得到了叶卡捷琳娜二世是遇刺身亡的准确消息,这才将信将疑的算是接受了女沙皇陛下撒手人寰的事实。但是接受叶卡捷琳娜二世死亡的消息归接受,少将先生却也并没有任何的打算听从保罗一世下达的命令的迹象——他先是借口保罗一世的命令并不合理,然后又因为这是一份没有任何海军方面的相关命令而再次怀疑命令的真实性。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少将先生搬出了这么一套说辞:叶卡捷琳娜二世陛下是遇刺身亡的,而能够行刺她的人,最有嫌疑的就是法国人了,既然是这种情况,那么无论如何也是要向法国人发起进攻了!首先这是替叶卡捷琳娜二世陛下报仇雪恨,这件事情极有可能就是法国人下的手,就算不是法国人亲自动手干的,也有很大的可能性是跟他们密切相关的——这一点少将先生到是作出了完全正确的判断;其次,叶卡捷琳娜二世陛下已经蒙主召唤单向传送去了天国,而女沙皇陛下生前做出的最后一个重大决定,就是双线开战给法国人一点颜色看看,现在女沙皇陛下不在了,更要完成这件事情了——这可以算是女沙皇陛下的遗愿了;最后,作为女沙皇陛下的儿子,和她的继承人,说什么也不会反对我的决定的。

反正话里话外,海军少将先生已经编织好了一顶“不忠不孝”的大帽子,信使先生你要是非得一定要求我撤退,那你就是不忠,陷保罗一世陛下于不孝;保罗一世陛下要是不赞同我的做法,那……叶卡捷琳娜二世陛下遇刺这件事情,我回去之后就有必要推动一下彻查这件事情了——我是地位不算太高,可是女沙皇陛下的死忠里面不乏位高权重的人!

这下子保罗一世的信使可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原本这件事情保罗一世就不想要别人知道,所以这才选择了密令的方式,这么做即便以后被人质疑,也不是没有话可以反驳的:老子刚刚登基,就是要讨个好彩头,你们这么急赤白咧的去跟法国人打,就是打赢了,老子还要提防着法国人的报复反扑,要是打输了那就更不用说了——我这刚一登基你们就给我来这么一出,存心给我上眼药恶心我呢是吧?还想好不想好了!

结果现在可倒好,被这个海军少将直接捏住了痛脚,三言两语的就抢占了道德的制高点,偏偏还无从反驳。我真的只是一个送信儿的啊——信使先生欲哭无泪。海军少将拒不接受命令,他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应对,既没有权力,也没有身份,眼下这情况还有必要谈武力么?现在自己还身在人家舰队的旗舰上面呢。信使没有办法反驳海军少将的话,也不敢反驳,否则只要少将回到国内稍微的放出一点闲言碎语,在有心人的推动下,这顶屎盆子改装的大帽子自己是戴定了,在各方的压力下,这件事情最后的结果很有可能是自己被推出来抗雷!保罗大公……不是,是沙皇,沙皇保罗绝对干得出来——能替保罗送这种密令的人,自然不会和保罗比较疏远。

无奈的信使只好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他要求少将原地抛锚暂时延缓一下原定的进攻计划,好让他回去拿到一份比较正式的命令。结果这一要求被少将先生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对此少将先生给出的理由是,如果保罗一世陛下真的不打算和法国人扩大战争规模的话,那么看到舰队没有回国,应该会再派人来的,这要比一来一回要快一些,所以还是等等看看有没有再派人来吧——少将先生说这话也不觉得亏心,这是广阔的大海,他的这支舰队就算是随便找一个地方抛锚等待,想要找到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更不用说他还给这个时间设定了一个期限呢。

最终的结果,不但海军少将先生和他的舰队大致上还是按照原先制定的计划向法国进军了,虽然比原计划晚了那么十七八天的时间,而这段时间,足够法国人的舰队从布雷斯特出发赶到加来海峡和敦刻尔克这一带了。

……………………………………………………

这场完全是由各种意外因素累加起来才导致发生的海战,在敦刻尔克偏东北大约三十多海里,更加靠近奥斯坦德的地方爆发了。

这天早晨,天刚刚有些蒙蒙亮,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法国人派出去的负责侦查的小艇远远的发现了缓缓前行的俄国舰队,并且在被发现之前成功的脱出了俄国人的视线。在得到侦察艇的报告之后,法国舰队的指挥官立刻做出了决定,舰队所有舰只全部向正北方向航行一段距离,然后再折向东,希望能够从身后打俄国人一个措手不及,当时法国舰队所处的位置是在奥斯坦德偏西十海里的地方。

事实证明法国舰队指挥官的决定完全正确,天亮之后,俄国人的舰队开始加速,气势汹汹的扑向了法兰西。法国人的舰队刚刚摆出了战斗队形,瞭望的水手就大声的叫着发现了俄国人的舰队,几乎在同一时刻俄国人也发现了法国人的舰队,双方的指挥官都咆哮着下达了作战命令,双方的舰队如同争抢地盘的野狗一样都冲着对方猛扑了过去,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了一整天。一方早有准备排出了战斗队形,而另一方却有些措手不及,一方打的是伏击战,另一方打的是遭遇战,法国人自然是占到了便宜。

法国人第一轮的炮火就击沉了两艘俄国人的军舰,紧接着第二轮又击沉了一艘,而俄国人在付出了三艘军舰被击沉,还有两艘挂了彩的代价之后,也终于进入了战斗状态,俄国人的火炮开始疯狂的射击,很快也让法国人的两艘军舰失去了战斗力……双方从一大早晨一直打到太阳西下,最后落了个两败俱伤——法国人总体来说还是占到了便宜,他们在付出了沉没七艘、严重损伤失去战斗力十一艘、其余舰只均带伤的代价之后,换取了击沉十六艘重伤投降三艘的辉煌战果。

可怜的信使,再也不用担心会被保罗一世给当做挡箭牌了——这个倒霉的人所乘坐的军舰,也就是这次出征法国舰队的旗舰,在下午的时候很不幸的被打坏了尾舵,然后连同船上的士兵,在法国人的一轮齐射中化成了纷飞的木屑和散碎的肉块……

……………………………………………………

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玛丽和保罗一世的反应,不用说人们也都可以知道了——玛丽高高兴兴的大着肚子和丈夫一起,准备迎接前来造访的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三世;而可怜的保罗一世,痛心疾首的算了算账,然后将那名少将的家人全部打发到远东开荒去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