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126 离我儿子远一点!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9 16:40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126 离我儿子远一点!

盛大的欢迎宴会之后。自然是更加盛大的舞会,作为舞会的举办者,因为身体的原因,玛丽并没有在舞会上逗留多长时间,就在诺阿伊伯爵夫人的陪伴下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不过她也并没有打算休息,而是叫上了朗巴尔亲王夫人和科尔夫侯爵夫人一起。当然,临走之前,玛丽也没有忘记把国王陛下叫到身边,小声的叮嘱他千万不要抹不开面子随便答应了古斯塔夫三世的什么要求。

……………………………………………………

玛丽和几位夫人一起回到了她的房间,吩咐仆人准备了一些小茶点,然后就和几位夫人开始聊起了天,顺便等着国王陛下回来——玛丽猜测,古斯塔夫三世大概不会放弃怂恿国王陛下,忽悠法兰西一起出兵攻打俄国。虽然玛丽也记不清楚孕妇喝茶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但是一方面因为她自己喝茶并不很多,也不喜欢喝浓茶;另一方面之前这几个孩子在她肚子里面借宿的时候,她也并没有在这方面有什么注意和改变,这几个孩子不也都健健康康的长这么大了么?所以,玛丽愉快的一边喝着茶,一边和几位夫人一起天南地北的胡侃一气。顺便也“恶补”了一下最近流行的那些八卦。就在几个女人在开心的聊着的时候,房间门突然被敲响了。

“嗯?是约瑟夫啊,”诺阿伊伯爵夫人起身开门,然后带着约瑟夫和三个小一点的孩子们返回了房间,看到自己的二儿子,玛丽有些奇怪的问道,“亲爱的,你怎么不继续在舞会那边玩呢?还带着弟弟妹妹们到妈妈这里来了,是找妈妈有什么事情么?”

“不是,我是带着约瑟芬她们来玩了,”约瑟夫看起来情绪并不是很高,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似乎也不再愿意到玛丽怀里撒娇了,回答了玛丽的问话,约瑟夫找了一把椅子,有些颓唐的把自己往椅子上面一堆,然后说道,“真没意思,我以后再也不去舞会了。”

“怎么回事儿?发生什么事情了?”看到自己的儿子这副模样,玛丽感觉更加奇怪了,她看看了其他几位夫人,发现大家脸上的表情都一样,似乎都对约瑟夫这么大的孩子,口中会说出这种口气的话来而感到十分惊讶,玛丽柔声对约瑟夫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亲爱的,快告诉妈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对了。你哥哥呢?怎么他没有一起过来?”

“费迪南德哥哥很忙的,”还没等约瑟夫回答,玛丽最小的儿子抢着回答道,“他没有时间和我们一起到妈妈这里来……妈妈你看,这是瑞典伯伯给我的小红木马!”

“嗯?哦,呵呵,挺不错的,”玛丽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小儿子说的瑞典伯伯是指古斯塔夫三世,她笑着摸了摸小儿子的头发,“有没有谢谢瑞典伯伯啊?”

“谢谢过了,我是很懂礼貌的孩子,”龙凤胎中的弟弟很快回答道,“妈妈你看,这个小红木马和爸爸给我们做的不一样呢。”

“嗯,妈妈看到了,”玛丽慈爱的抚摸了一下小儿子的脸蛋儿,然后说道,“你们几个先跟着弗朗索瓦姐姐去那边玩吧,妈妈有些事情要和约瑟夫哥哥说,好么,亲爱的?”

“好的。”玛丽的小儿子举着手里的小红木马高高兴兴的走到弗朗索瓦的跟前,像献宝似的把手里的小红木马递到弗朗索瓦的手中,然后仰着头说道,“姐姐,我们去那边玩吧?”

“弗朗索瓦,亲爱的,”玛丽对大女儿说道,“请你先带着弟弟妹妹们去那边玩一会儿好么?照看好他们。”

“好的,妈妈。”弗朗索瓦应了一声,然后转身招呼着弟弟妹妹们一起走了。

“呵呵,您注意到了么?”朗巴尔亲王夫人看着弗朗索瓦离开的背影,突然轻轻的笑了一下,然后对玛丽问道,“您注意到没有?您看,弗朗索瓦她走路的样子和您是一模一样的呢。”

“还真是的呢,呵呵,”听到朗巴尔亲王夫人这么说,科尔夫侯爵夫人也扭头看去,然后转回来说道,“真的和您是一样的,都是那么优雅,我以前还真没有注意到呢。”

“呵呵,我也没注意,”玛丽笑了笑,她现在的心思,显然并不在女儿走路的姿态像谁这种事情上面,现在坐在她跟前的,是一反常态正在闷闷不乐的二儿子,玛丽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到底什么事情把一贯乐天的约瑟夫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等到弗朗索瓦和那几个小孩子走出去之后,玛丽站起身来走到约瑟夫的面前,轻轻的问道,“亲爱的,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弟弟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约瑟夫的情绪仍旧有些低落,看到玛丽站在自己的面前,他站起身来说道,“妈妈你快坐下吧,我听说妈妈您现在不能站着,因为您又怀了小宝宝。”

“呵呵,真不知道你这孩子都是从哪里听说的这些,”二儿子的举动让玛丽十分感动,不知不觉间,孩子们都长大了,已经这么懂事了。玛丽坐了下来,拉着约瑟夫的手问道,“好了,亲爱的,不要这样不开心了,你这个样子妈妈也会不高兴的,告诉妈妈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离开的时候,你们不是在舞会上玩得很开心的么?”

“那些人真讨厌!”玛丽没有注意到,弗朗索瓦又返回了这个房间。她听到了玛丽的问话,开口替自己的二哥回答道,“妈妈,那些人太讨厌了!总是围着费迪南德哥哥,像一群苍蝇一样赶都赶不走!”

“是么?”听到这种答案,玛丽心里一惊,也顾不上问问弗朗索瓦为什么又回来了,她赶忙对约瑟夫问道,“亲爱的,你是因为这个而不高兴的么?”

“当然不是了,”弗朗索瓦现在就像是约瑟夫的传声筒、代言人一般。又替约瑟夫回答了玛丽的这个问题,“就算那些人有什么事情要和费迪南德哥哥说,也用不着把约瑟夫哥哥特意甩在一边,难道有什么事情是费迪南德哥哥能听的,而约瑟夫哥哥就不能知道的么!要我……”

“弗朗索瓦!”约瑟夫叫着,打断了妹妹的抱怨。

……………………………………………………

弗朗索瓦的回答让玛丽被深深的震惊了,她的双手握着约瑟夫的手,不自觉的稍稍用了一点力,她抬起头来,正好看到了约瑟夫微微皱起的眉头,玛丽的心就像被针扎了一下。她环顾着周围,诺阿伊伯爵夫人、朗巴尔亲王夫人还有科尔夫侯爵夫人,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尴尬和无奈,很显然,弗朗索瓦的话已经让这几位夫人都明白了,刚刚在舞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大概能够猜测出来为什么约瑟夫会这样闷闷不乐,所以她们的脸上才会是尴尬和无奈并存——尴尬,是为那些费尽心思巴结王储的人这种行为而感到羞耻;无奈,是因为身为国王的二儿子,在他的哥哥还健康的生存着的时候,难免会遇到类似今天的这种情况,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玛丽看了看几位夫人,又看了看约瑟夫,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她又能说些什么呢?安慰自己的二儿子,告诉他以后这种事情都不会发生——那除非从今往后约瑟夫永远不和费迪南德一起出现在公开场合;告诉他这就是身为王储的弟弟理所应当需要面对的事情——这倒是大实话,可是……这话你叫玛丽如何说得出口呢?玛丽不说话,其他几位夫人更没有道理开口,房间里的气氛愈发的尴尬了。

……………………………………………………

“亲爱的,告诉妈妈,”想了半天该如何措辞来开解自己的二儿子,玛丽仍旧没有想好应该到底怎么说,才不会让这种事情在二儿子的心里留下阴影,才能让他正确的面对这种事情。但是目前的这种冷场,似乎也只能由她自己来打破了,于是。玛丽也只好硬着头皮问道,“你是因为那些人的行为而感到不愉快么?”

“不是的……”约瑟夫皱了皱眉头,他的这个动作也让玛丽的心跟着抽搐了一下,约瑟夫憋了憋嘴,然后回答道,“妈妈,我……”

“约瑟夫!哈哈,”约瑟夫的话还没等说出口,房间门就被砰的一下推开了,费迪南德紧跟着飞快的跑了进来,“终于找到你了!嘿嘿。”

“费迪南德!”大儿子这样子一点礼貌也没有的突然出现,玛丽突然觉得有些生气——或许这跟费迪南德出现的方式是否有礼貌完全无关,玛丽喝道,“费迪南德!进来的时候不知道要敲门么!你的礼仪教师难道连这种事情都没有教会你么!”

“……”玛丽的突然喝斥,让费迪南德一时反应不上来,完全的发懵了。

“我们以前也经常这样子,妈妈也没有说过我们,”约瑟夫挣脱开玛丽的手,走到了他哥哥的身边,一边嘀咕着,“和我听说的一样,果然是有了新的孩子,原来的孩子就不受宠爱了。”

……………………………………………………

玛丽完全没想到约瑟夫会这么做,她愣愣的看着费迪南德和约瑟夫在那里开心的咬着耳朵,然后两个孩子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手拉着手打算往外走了。看到这两个孩子之间似乎完全没有任何芥蒂,玛丽松了一口气,同时暗自在心里面发狠,今天是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的,她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那些人的!嗯……在这之前,还是确定一下这两个孩子之间是千真万确的没有任何芥蒂的吧。

……………………………………………………

“费迪南德!约瑟夫!”玛丽喊住了拉着手正往门外晃悠的两个儿子,“你们两个过来,妈妈有话要问你们。”。.。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