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127 身份……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6:13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127 身份……

“费迪南德,你要老实的告诉妈妈。”玛丽一脸严肃的对大儿子说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为什么你的弟弟妹妹们会先离开舞会的会场,而你却没有和他们在一起?”

“我也不想那样的!”费迪南德大声抱怨着,“可是那些人过来一下子就把我和约瑟夫给围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把约瑟夫给挤到他们的身后了,真是讨厌极了!”

“那你怎么不让那些人知道你的感受?”玛丽问道,“或者你可以向你的爸爸那边靠近一些,得到他的帮助。”

“嗯……我叫过爸爸了,可是他和那位古斯塔夫陛下正在喝酒谈话,”费迪南德想了想,还是把当时的情况向玛丽和盘托出,“爸爸根本没有理睬我,只是派德.莱歇先生过来看了看,我就是趁着德.莱歇先生过来的这个机会,才摆脱那些讨厌的人,一出来我就马上来找约瑟夫他们了。”

“很好,亲爱的,你做得很好,”玛丽抱了抱费迪南德,然后问道,“你能记得那些你说的讨厌的家伙么?一会儿跟妈妈一起回去舞会那里。你悄悄的告诉妈妈那些都是些什么人,好么,亲爱的?”

“他们很容易辨别的,”费迪南德似乎有些不太想再次回到舞会那里去,他歪着脑袋想了一下,然后说道,“那些人我看着都不太面熟,好像以前并没有见过,而且他们说话带有其他口音,不像是长期住在这里或者巴黎的人。妈妈您要是打算找出他们的话,我想您一下子就能看得出来的。”

“呵呵,你这个聪明的小家伙。”

玛丽笑着刮了一下费迪南德的鼻梁,顺便笑纳了儿子送上的这记马屁。不管这孩子是因为看出来玛丽想要找那些家伙的麻烦,而他不想在那样的时候在母亲的身边充当指证的角色,还是仅仅是因为他不想再回到舞会那里去,反正在费迪南德刚刚的的话中,已经提供了足够的信息。

“那你现在要干什么去?”玛丽问道,“不打算和妈妈一起去一趟了么?”

“不去!我不想去,妈妈,”费迪南德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您是打算惩罚那些让约瑟夫不高兴的人么?我要是当面带着您去把那些人找出来的话,我想……妈妈,我还要和约瑟夫一起玩一会儿呢,弗朗索瓦还等着我和约瑟夫去给她修理她小时候的三轮车,她打算把那辆三轮车送给约瑟芬他们玩……您看,我和约瑟夫很忙的,所以……我就不去了吧?”

“你这个孩子……”对于费迪南德的这番话。玛丽真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该是高兴还是头痛的感觉。她摇了摇头说道,“费迪南德、约瑟夫,你们两个跟妈妈去一下,不用很长时间的。”

……………………………………………………

作为未来的国王,玛丽觉得费迪南德现在的表现,已经远远出乎自己的预料了。

首先,这孩子的观察能力很强,他能够知道玛丽因为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而生气。不管他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因为玛丽刚刚的样子、语气、神态来做出这种判断的,还是因为玛丽一直所表现出来的对于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的那种在意而做出的判断——要知道这种在意玛丽基本上是不会用语言表达出来的,起码不会表达给他们哥俩儿听,如果费迪南德能够知道母亲的这种在意的话,那说明平时他就很细心的注意到这一点了。

其次,这孩子现在就已经知道不要轻易的去得罪人了,这一点从他很明确的指出玛丽要带他返回舞会的会场,是打算要做些什么事情,然后再拒绝了母亲的要求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一点对于一般人来说可能意味着圆滑,可是对于如果健康的成长日后就必然会登上王位的费迪南德来说,这种城府和谨慎却又实实在在的是他必不可少的一项技能,如果上位者不能将自己的好恶掩饰的很好的话,老实说那基本上就离被蒙蔽不远了——谁都会拣你喜欢的来迎合你。不然又怎么会有“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这种经典的归纳总结呢?

最后,也是最令玛丽感到欣慰的是,费迪南德对弟弟妹妹们的感情是真挚的。已经懂得很多事情的王储殿下,从来没有把这种身份所带来的日后地位的必然不同,在他的弟弟妹妹面前表现出来,可以看得出来,费迪南德在弟弟妹妹们面前的时候,只知道自己的一个身份,那就是弟妹们的大哥。是的,对于这一点,玛丽可以确信无疑,费迪南德表现的再好,他也不过仍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他是瞒不过玛丽的——瞒得了当面,瞒不过背后。费迪南德还只是一个孩子,就算他想要刻意隐瞒什么,玛丽总是有办法知道的,实际上要是玛丽愿意的话,甚至连费迪南德晚上睡觉呼吸多少次这种事情都会第一时间得到答案。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费迪南德看起来已经可以很好的处理这种身份带来的“麻烦”,但是这种他人的态度所带来的困扰,对于约瑟夫来说,似乎已经给这孩子平添了许多烦恼,而这恰恰是玛丽现在需要马上解决的问题。如果这种情绪不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正确的开解,一旦拖得久了形成了心结……那样的话再想要处理的干干净净的,恐怕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也不见得就能够根除,毕竟小哥俩儿的身份摆在那里,以后这样的情况只有可能越来越多而不可能越来越少。这一点是显而易见毋庸置疑的,如果现在不打好疫苗做好防范彻底的去了根,复发的可能性简直太大了——或许不见得所有的王储和他们的弟弟之间一开始懂事起就是关系亲密的,但是可以想见的是,在他们身边像今天这样的滋生不良情绪的“温床”绝对不会少了。还是要努力啊,玛丽感慨到,一时的一个不注意,没想到就让约瑟夫的心里面多少有些不痛快,甚至连弗朗索瓦也受到了影响,还真需要时时刻刻提高警惕啊。早点打好预防针,消除兄弟阋墙的隐患吧,免得以后发生流血又流泪的家庭lun理悲剧。

……………………………………………………

“很抱歉,请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玛丽站起身来对朗巴尔亲王夫人和科尔夫侯爵夫人说道,然后又招呼着两个儿子,“费迪南德、约瑟夫,你们俩和妈妈来一下。”

“好吧……”费迪南德和约瑟夫两个人拉着手,脸上都是一副不情愿的表情,瘪着嘴跟在了玛丽的身后。

……………………………………………………

玛丽带着两个孩子,很快就来到了举办舞会的大厅,也不太理睬一路上行礼问好的贵族们,带着费迪南德和约瑟夫穿过人群径直来到了国王陛下的身边。对于妻子和两个孩子的重新出现。国王陛下显得有一点点吃惊,他没想到妻子为什么会去而复返,还带着两个孩子。

“哈哈,小费迪南德,你又来了,”看到两个孩子,国王陛下旁边坐着的古斯塔夫三世哈哈一笑,“怎么样,这次就跟我回瑞典吧,我带你在斯德哥尔摩好好的玩上一段时间。”

“古斯塔夫陛下,”玛丽没想到自己一来到这里。就遇到了这种以身份区别对待都在场的两个孩子的情况,她立刻气都不打一处来,冷冰冰的对古斯塔夫三世说道,“您之前没有见过约瑟夫么?还是您现在没有看到约瑟夫?约瑟夫也是我的儿子,他比费迪南德小不了多少,费迪南德能去的地方和能做的事情,约瑟夫也完全可以,您为什么不邀请约瑟夫呢?”

“呵呵,我刚刚邀请费迪南德的时候,约瑟夫他并不在啊,”古斯塔夫三世打了个哈哈,然后看了看国王陛下,接着又笑呵呵的说道,“如果约瑟夫也想要去的话,我当然也非常欢迎啊,最好你们哥俩都来,我带你们在斯塔丹岛好好的转一转,还可以在马拉尔湖上划船,怎么样啊?”

“呃,亲爱的,”国王陛下也发现了妻子态度的不对劲,而且根据他对妻子的了解,还有刚刚那冷冰冰的像是质问一般的那番话,他也大概能够猜得到妻子是因为什么事情而重新回到这里来的,他小心的在旁边附和道,“古斯塔夫刚刚邀请费迪南德的时候,约瑟夫和弗朗索瓦他们已经离开了,不然我想……”

“不然什么!”玛丽丝毫没有给丈夫面子,也完全不顾忌身边的另一位国王陛下,“奥古斯特,刚刚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围着费迪南德,你为什么听之任之?你为什么不约束一下那些人!难道你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行为么!你有没有想过约瑟夫的感受!”

“这个……”国王陛下有些羞怒了,他不自觉地抬高了一些声音,“那些人也不过是想要抓住机会和他们的王储殿下亲近一下,这有什么的!费迪南德不可能永远遇不到这样的事情!”

“那约瑟夫呢!约瑟夫不是你的儿子么!”玛丽高声叫道,很高很高,更像是在尖叫了。“费迪南德是会遇到很多这种情况!但是你没看到么!刚刚他和约瑟夫明明是在一起的,是那些人硬生生的把约瑟夫挤了出去!约瑟夫就该受到这样的对待么!”

“嗯?混蛋!”听了妻子的话,国王陛下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禁不住大怒,“他们怎么敢这么做!”。.。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