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132 就是不行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5:18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132 就是不行

王后陛下的那句话。似乎并没有带来什么样的大*澜,表面上看上去,这个话题已经随着舞会的结束而跟着一起结束了,至于说是不是“暗潮涌动”在私底下热闹得很,那就不得而知了。

作为整个儿凡尔赛目前最尊贵的客人,古斯塔夫三世在这里却没有丝毫的陌生感,这位曾经在凡尔赛居住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瑞典国王陛下,打着“探望老朋友”这种旗号,去拜访过很多的人,当然也都是位子比较重要这样的人。至于说真正的朋友,似乎古斯塔夫三世的朋友只有路易十六陛下这么一个——如果以身份来作为挑选朋友的一个标准的话,这种结果可能就并不让人意外了。嗯,不管怎么说,这位古斯塔夫三世陛下看来是真的把路易十六当做是自己的朋友,而不是那个标签是“曾经借给我五百万利弗尔的法兰西王储殿下”的人。要判断这一点,似乎看起来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至少针对古斯塔夫三世来说,这种判断不是很难做出——这位瑞典国王陛下,并没有去拜访过位高权重并且拥有很大能量的奥尔良公爵。

虽然只是自己一个人孤身来到凡尔赛,并没有妻子和孩子一起随同前来,但是古斯塔夫三世陛下在凡尔赛过得似乎有一些乐不思蜀了——回到自己青年时代曾经长时间居住过的地方。古斯塔夫三世仿佛也跟着回到了自己的青春时代,频频举办舞会邀请大批的贵族前来纵情享乐。至于远在斯德哥尔摩的老婆孩子,古斯塔夫三世大概早就把那娘几个忘在了脑后,这种行为挺让人觉得有些多少过分了,但是考虑到古斯塔夫三世陛下传说中的,在性取向上的错位,这种情况也就变得十分的正常了……

……………………………………………………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是快两个月过去了,眼看着就来到了五月份,夏天快要到了。

五月份了……对于古斯塔夫三世来说,这可能是最后的机会了——身为瑞典的国王,在国外逗留了近三个月的时间,这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对于玛丽来说,五月份的到来,意味着她已经怀胎七个月,要开始准备迎接一个新的小生命的诞生了。而国王陛下……似乎五月份的到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嗯,每年都是要有五月份的,不过硬要找出什么不同的话,五月份意味着狩猎的季节可以开始了。

……………………………………………………

很显然,对于国王陛下这个紧随研究之后排名第二的爱好,古斯塔夫三世也是十分清楚的。而目前这个时间,在古斯塔夫三世看来,如果他在这个时候邀请路易十六去打猎,玛丽王后是绝对不可能跟着一起去的,这意味着他可以再次尝试着鼓惑路易十六,争取能够达成自己的目的——不得不承认。一个人在性取向上面的糊涂并不能代表他的智商方面就会有问题。

不过很可惜,古斯塔夫三世做了一件让他后悔不已的事情——打好了如意算盘满心欢喜的他,向他的朋友路易十六发出邀请,邀请路易十六和他一起打猎去的时候,多了一句嘴,也向在一旁用餐的玛丽假惺惺的发出了邀请。结果玛丽的反应让他大吃一惊,恨不得当场抽自己一个大嘴巴,玛丽认真的考虑了一会儿之后,居然欣然接受了古斯塔夫三世的邀请。一时难以接受这个现实的古斯塔夫三世,只能向他的朋友投去了求助的目光,不过他的动作有如媚眼儿抛给了瞎子,路易十六陛下对于妻子的决定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反倒是在一旁很认真的说出了“是很长时间了”这样的话。

看来,对于打猎这项活动的理解,古斯塔夫三世和国王陛下两个人现在已经出现了偏差。古斯塔夫三世所说的打猎,那就是单纯的打猎,是一项所有去的人都要参与的一项活动,是一种运动;而对于国王陛下来说,打猎的意思就是他去打猎的时候,玛丽和孩子们在草地上嬉戏玩耍,然后等他带回来猎物。大家一起大快朵颐分享之,是一种家庭生活的调味品。其实说起来,这种形式并不是什么惊世骇俗人所不知的事情,但是换成性取向与众不同的古斯塔夫三世,这种与家庭生活有关的事情,显然并不是他所熟悉的范畴。

不过还好,就像刚刚说过的那样,性取向上面糊涂的古斯塔夫三世,他的脑袋里面也不缺乏智慧。很快的,古斯塔夫三世就想明白了,玛丽去与不去,其实是没有多大关系的,他完全可以在玛丽不在身边的时候和路易十六来商量那些事情,玛丽总不可能骑着马跟在一边吧?这样的话,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如果路易十六自己做主,那么就算玛丽骑着马跟在一边也无济于事;如果路易十六需要和妻子商量,那么玛丽在与不在,不过就是知道的时间早晚而已。到时候他所要做的,就是尽量的让自己和路易十六打猎的时间,变得更长一些,因为那些鼓惑的话,显然是不能够在玛丽的跟前说出来的。

……………………………………………………

挑了一个日子,天气晴朗温度适宜,国王陛下和玛丽带着孩子们又去野炊了,唯一的不同……嗯,应该是唯二的不同,一个是玛丽大着肚子,看来是享用不到新鲜美味的烤肉了;二是这次额外多了一部分人,多出来的当然就是古斯塔夫三世和他的随从们了。

玛丽照例带着孩子们一起准备着野餐的事情。孩子多又差不多都长大了的好处,就是玛丽可以惬意的坐在那里,“吆五喝六”的指点着孩子们做具体的工作。做完了这些事情,费迪南德和约瑟夫带着几个小的开始玩耍——费迪南德和约瑟夫倒是骑着他们的小马来的,不过玛丽只允许他们参加下午的狩猎活动,因为上午之后通常国王陛下都已经心满意足的满载而归了,下午也就只是消化消化而已,带着两个孩子正合适。弗朗索瓦一个人陪着玛丽静静地坐在那里,这孩子的性格……说实话玛丽是比较犯愁的,弗朗索瓦实在是有些太静了,玛丽经常担心弗朗索瓦的婚姻生活,虽然照现在的势头判断,越来越强大的法国,可以保证弗朗索瓦是绝对不可能从发妻的位置上被取代的,但是假如她的丈夫有了情妇,弗朗索瓦看起来只会生闷气。玛丽未来的大女婿会有情妇么?这几乎是一个不需要问的问题,要知道像国王陛下这样专一的丈夫,实在是太稀有了——稀有到大概是独一无二。当然也有人是没有情妇的,比如说古斯塔夫三世,不过大家都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儿,所以总的来说,好男人不好找。

……………………………………………………

计划没有变化快,现在古斯塔夫三世太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了。这一上午。他和路易十六两个人的收获还算是挺不错的,两个人也都比较开心,可是中午回来之后,惊闻下午费迪南德和约瑟夫要跟着一起,古斯塔夫三世立刻傻了眼——怂恿路易十六拿出国王的架势和威严这种事情,几乎不可避免是要说到玛丽的“坏话”的,当着儿子的面数落亲**不是……这事儿古斯塔夫三世自己也觉得不太好。于是,他也只能当着玛丽的面,再次提起了他来到凡尔赛之后第一天就说起了的那个话题。

……………………………………………………

“古斯塔夫陛下,我很抱歉,”玛丽看着古斯塔夫三世的眼睛。诚恳的对他说道,“您把奥古斯特当成好朋友,这我知道,奥古斯特也同样将您看成是他的好朋友,但是这件事情,我真的不能答应您的要求。”

“我就不明白了,既然你也知道我和奥古斯特之间的关系,”古斯塔夫三世不解的问道,“那你为什么不答应我的建议呢?就算你们不愿意参战,那也可以卖给我一些武器啊,我又不是不付钱。”

“利益,这完全是出于利益的考虑,”玛丽回答道,“我们不愿意参战,是因为那样更符合我们的利益。我想您也很清楚,您和奥古斯特现在的身份,做出来的决定可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假如你们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的男主人,您要奥古斯特帮您打架,我绝对不会阻拦。可是你们现在都是国王,不管是您还是奥古斯特,都要考虑自己的国家和人民或许您不认为那些普通的农夫和市民有多么重要,但是如果没有他们,我们统治谁呢?至于不卖给您武器,有利益方面的考虑,但那不是主要的。古斯塔夫陛下,您知道我们拥有新式武器多长时间了么?早在我们和俄国人冲突之前很长时间我们已经可以给部队装备了,但是过了那么长时间才被人所知,您不会想到我们为了保密下了多大的功夫,花费了多大的力气。您是可以保证,保证也会严格的保密,但是您知道的,现在有多少国家多少人想尽办法绞尽脑汁希望能够得到这种武器来研究。如果我们把武器卖给您,假如出了什么问题……换成是您,您也可以理解我们的心情,说真的,我真的不想在您和奥古斯特之间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