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136 命运多舛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45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136 命运多舛

被玛丽这么一打岔。国王陛下似乎将费迪南德的婚姻问题暂时的忘记了,嗯,准确的说,就是暂时,这一点玛丽也一清二楚。夫妻两个坐在床上不断的回忆着当年的点点滴滴,相互开着玩笑,多么美好的一个早上!

随着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再美好的早晨,也不可能永远保持下去,想要让它永远保存的唯一方法,就是将它永远的保存在记忆当中。

……………………………………………………

“陛下,维尔热纳伯爵已经到了,”诺阿伊伯爵夫人走进了玛丽的办公室,“现在就请伯爵先生进来么?”

“请伯爵先生进来吧,”玛丽伸了一个懒腰,“但愿伯爵先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日安,陛下,”维尔热纳伯爵问候了一句,然后接着说道,“有两件事情需要向您汇报一下。”

“两件事情?”玛丽奇怪的问道,“难道除了俄国人的事情。还发生了其他重要的事情么?”

“是的,陛下,”维尔热纳伯爵回答道,“除了俄国人的事情,还有一件事,我想您绝对猜不到,呵呵。”

“听您的口气,看来是一件好事了,”玛丽直接说道,“不过我现在可不想猜,有什么好消息就请您快点说出来吧。”

“百合花们回来了,陛下,”维尔热纳伯爵高兴的告诉玛丽,“这一趟收获很大,达到一个您绝对想不到的数字!”

“是么?”听到维尔热纳伯爵透露的消息,玛丽唯一感到高兴的,是那两艘船带来了巨大的利益,她微微皱了皱眉头问道,“他们竟然才回来么?这个速度……伯爵先生,看起来并没有比我想象中快多少啊。”

“具体的情况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维尔热纳伯爵说道,“不过船上现在还有两船货物,除了货物之外还有价值不菲的黄金和白银,加上两船货物的价值,船长的报告上说,总的价值加起来超过了两千万利弗尔。”

“这么多!”听到这个数字,玛丽总算是来了一些精神。“船长的报告?他们的人还没有回来么?”

“还没有,陛下,”维尔热纳伯爵回答道,“目前这两艘船应该还在南方,船长的报告是从马赛派人送来的,我想他们可能很快就会回到凡尔赛。”

“嗯,好的,我知道了,”玛丽点了点头问道,“那俄国人呢?俄国人来凡尔赛是为了什么事情?”

“还是为了他们和我们之间的那份秘密协议,”维尔热纳伯爵说道,“保罗一世派这个代表团来,是想要商议一下关于远东那片割让给我们的土地的事情,俄国人希望能够和我们商议一个具体的办法出来。”

“这件事情啊,”玛丽想了一下回答道,“这方面的事情,我们现在还不是考虑的时候,即便我们现在拿出一个具体的实施步骤出来,俄国人恐怕也没有什么时间来实行了。”

“嗯?没有时间?”维尔热纳伯爵有些不明白玛丽的意思,他想了一下然后问道,“陛下。您怎么会这样认为呢?”

“呵呵,这到目前为止还是一个秘密计划,”玛丽笑着说道,“而且这个秘密什么时候会变成现实还不好说,嗯……您知道古斯塔夫三世是来凡尔赛干什么的吗?”

“大概是为了我们的新式武器,”维尔热纳伯爵说道,“或许古斯塔夫三世陛下顺便来看看国王陛下,我知道他们都还是王储的时候,就建立了良好的关系。难道还有什么其他的目的么?”

“根据古斯塔夫三世透露的信息,”玛丽点了点头回答道,“瑞典人大概很快就会向芬兰发起进攻,而且,或许是和瑞典人进攻的同时,或许是在他们进攻之后,土耳其人也将向黑海北岸的小俄罗斯发起进攻。”

“这是真的么!陛下?”维尔热纳伯爵大吃一惊,“我完全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难道瑞典人和土耳其人还没有做任何的准备?还是他们将这种意图隐藏的太好了?”

“这个消息千真万确,是古斯塔夫三世亲口透露的,”玛丽确定道,“而且实际上,古斯塔夫三世还希望我们能够和他们一起向俄国人发起进攻。”

“那恐怕不行,”维尔热纳伯爵立刻说道,“参战对我们来说完全没有必要,那样反而会给我们造成损失。”

“是的,您说得对,”玛丽说道,“国王陛下和我也拒绝了古斯塔夫三世,而且我也很努力的试图打消古斯塔夫三世的这种想法,或者是让他推迟这个计划——如果她能够推迟的话,或许我们能够从俄国人那里再多得到一些好处。可惜的是。我没有能够成功。”

“我认为……”维尔热纳伯爵认真的考虑了一段时间,然后表达了自己的看法,“陛下,我想这对我们来说恰恰是一个机会,我们应该尽快和俄国人敲定占领远东地区的计划,而不应该推迟。”

“是么?您这么认为么?”玛丽说道,“请您说一下您的理由,呵呵,我现在不太想动脑筋考虑这么复杂的事情了。”

“我是这样考虑的,陛下,”维尔热纳伯爵解释道,“如果我们抢在瑞典人和土耳其人动手之前,就能够和俄国人敲定具体的计划,等到我们真正开始行动的时候,说不定瑞典人和土耳其人已经向俄国发起进攻了,这个时候我们的部队向远东发起攻击,不但可以帮一下古斯塔夫三世的忙——国王陛下和您大概也有这种想法的吧?我想国王陛下不太可能让他的朋友空手而归的。我们不但可以帮瑞典人的忙,还可以让保罗一世顺理成章的将远东的部队撤离,即便他将远东的土地割让给我们,也不会激起俄国国内太大的反对声音,道理很简单,这个时候如果能够让拥有先进武器的我们停下脚步,不趁机对他们落井下石的话。割让远东的土地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呢——比起远东来说,难道俄国人能够放弃彼得堡的屏障或者是好容易才获得的黑海出海口么?”

“嗯,您的分析很有道理,”玛丽点了点头,“您说得对,换成是我的话,我也会做出这种取舍的。”

“这样不但能让我们尽快获得我们应得的利益,”维尔热纳伯爵继续说道,“还有额外的收获。要知道,我们和俄国人之间的是一项秘密的协议,如果我们同时或者抢先一点儿对远东地区发起攻击。瑞典人却不会知道那是我们原本就要做的事情,那样在古斯塔夫三世那里,又要承一份国王陛下和您的情了。所以,我认为我们要尽快的和俄国人敲定进攻远东的具体计划。”

“嗯,我确实没有想到这些,”玛丽说道,“那就这样吧,和俄国人商议具体的计划这件事情,就交给您全权处理了,有了具体的结果之后再拿来给我看一下好了,我下午就派人将奥尔良公爵请来,让他派遣舰队到阿拉斯加去。”

“很抱歉耽误您这么长时间,”维尔热纳伯爵说道,“最后一个问题,陛下,之前你还打算接见一下彼得洛维奇先生么?还是等到商议出具体的计划来之后再说?”

“我没什么必要接见他了,”玛丽摆了摆手说道,“说到底他也不过就是一个传声筒而已,可能还要请示保罗一世,如果他也被授予了做决定的权利,那就等拿出具体的计划之后,需要的话我就接见他一次好了。”

“我明白了,陛下,”维尔热纳伯爵起身告辞了,“我立刻就和俄国人开始磋商。”

……………………………………………………

送走了维尔热纳伯爵,玛丽小睡了片刻,然后和全家人一起共进了午餐。在餐桌上,国王陛下似乎还想要说一下关于费迪南德婚事的事情,结果他刚刚开口还没等说完,就被玛丽顶了回去,理由是不要在孩子们的面前说这些事情,即便要说,也最好单独和费迪南德说。父母的这段对话孩子们完全听不明白,三个小的倒是无所谓,当事人费迪南德、约瑟夫和弗朗索瓦,这三个孩子相互看了看,发觉对方也都发生什么事情一无所知。于是这三个孩子迅速的同时加快了速度,然后一起吃完了午餐跑出去了。看到哥哥姐姐都走了,三个小的也赶紧放下了刀叉追了出去——他们大概以为哥哥姐姐是出去有什么好玩的了。孩子们的举动看在国王陛下和玛丽的眼里,两个人忍不住笑了起来,三个大孩子估计是去研究夫妻俩的对话了,不过看起来他们大概不太可能得到一个结果,更别说还有三个拖油瓶在一旁打岔呢。

……………………………………………………

午睡之后,玛丽召见了海军大臣奥尔良公爵。虽然对于玛丽要进攻远东地区这个决定不太赞同,但是奥尔良公爵还是同意了这个计划——不知道是他想看玛丽失败的笑话,还是因为玛丽的决定也是为了法兰西开疆拓土。经过一番研究,最后玛丽决定从驻扎在土伦的舰队中派出一支前往阿拉斯加,虽然从土伦出发远是远了一点,但是驻扎在布雷斯特的舰队前不久刚刚和俄国人的波罗的海舰队发生过激烈的战斗,损失也不小,为了保证北部海域和沿海地区的安全,也只能从土伦派遣了。

……………………………………………………

在错误的时间招惹到了错误的对手,损兵折将灰头土脸还要赔上大笔的费用之后,偏偏又被其他人盯上了,俄国的命运,真的是太多舛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