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太后 004 又来事儿了?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9 17:16字数:1291809

第四卷 太后 004 又来事儿了?

彼得洛维奇先生真的是一个聪明人。不光是聪明,他的身上也同时拥有着果敢——这一点从他当时秘密的来到凡尔赛,寻求法国人出手干掉叶卡捷琳娜二世就能看得出来。经过几次接触之后,玛丽对这位彼得洛维奇先生多少有些了解了,这一次她对彼得洛维奇的了解又加深了一些——彼得洛维奇还挺会做人的。

这个结论是从何说起的呢?

……………………………………………………

玛丽的会客室内,她和彼得洛维奇之间的对话还在继续。

“您还有其他事情么,彼得洛维奇先生?”玛丽已经将自己的态度表达出来了,想要结束这次的会面,“我们的态度我想您也都十分清楚了。”

“没什么事情了,最后还有一个小问题,我想要请您确认一下,”彼得洛维奇说道,“陛下,如果我回去之后劝彼得一世陛下与瑞典人和谈,给瑞典人一些经济补偿,您认为我这样做合适么?”

“呵呵,这种事情您好像不应该来问我啊,”玛丽微微一笑,然后顿了顿接着说道,“嗯……我个人认为,古斯塔夫三世陛下并是一个很缺钱的人。”

“那……”彼得洛维奇犹豫了一下。“也就是说经济补偿并不能够满足瑞典人的胃口了?”

“有一段时间,我对叶卡捷琳娜二世的举动不太理解,”玛丽没有回答,而是自顾自的说起了其他的事情,“为什么她会想方设法的去做那些事情?但是我现在终于了解了,那种成就感真的是让人无法自拔,除了我的孩子出生和健康成长,以及我的丈夫幸福快乐,其他任何事情都无法给我带来这种感觉,当我知道法兰西将拥有远东的大片土地的时候,我真的是激动到浑身发抖!哦,彼得洛维奇先生,我这并不是在讥讽您。”

“我明白的,陛下,”说这话的时候,彼得洛维奇先生有些黯然,但是随即他就表达了强硬的态度,“您的意思我清楚了,但是这种事情……谁都无法一次次的承受!”

“这的确是很难让人接受的,”玛丽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说道,“我也十分理解您现在的心情,不过我想面对着现在的情形,总是要做出适当的取舍。嗯,还有,法兰西也不会允许任何人一次次的利用我们来谋取利益,所以……您明白么?”

“感激不尽!尊敬的陛下!”彼得洛维奇站起身来对玛丽鞠躬致意。“我相信,彼得一世陛下也会记住您的帮助,并且永远珍惜您的友谊!希望法兰西和俄国能够永远保持这种良好的关系!”

……………………………………………………

彼得洛维奇离开之后,不出三天就带着他的代表团离开了凡尔赛返回俄国了,不过在他离开之前,代表彼得一世给玛丽的孩子们一个不落的都送上了一份礼物。礼物的价值倒是不是很贵重:送给费迪南德和约瑟夫的是两支镂空金饰的短枪;弗朗索瓦收到了一条宝石项链,还有几件毛皮衣服;约瑟珐和查理收到了一套套娃和一些传统的俄国玩具;唯一没有现成礼物的,就是出生不久的小婴儿了,这大概是因为实在没有什么东西是适合送给他的,不过彼得洛维奇先生承诺,等他大一些了,会送一头只有俄国才有的小鹿给他——小婴儿当然不懂这些,倒是他的二姐和三哥对这份礼物十分的期待。看着孩子们一个个兴高采烈的把弄着各自的礼物,玛丽微微笑着摇了摇头,这份礼物虽然不很贵重,但是却真的达到了很不错的效果,既能拿得出手,又足够表现出他的感激之情——这个彼得洛维奇还真会做人。

……………………………………………………

玛丽这是怎么了?她怎么能够将这些事情都竹筒倒豆子般的对俄国人和盘托出呢?这不是在拖古斯塔夫三世的后退,将瑞典人给卖了么?是,俄国人那里的确是有一些应收未到账的款项,玛丽是要确保自己的利益不会受到太大的损失。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做吧?难道玛丽以为这么做就能够让俄国人感激涕零,就能够忘记割让远东土地的耻辱,就能够和法兰西同心同德好到穿一条裤子了么?

玛丽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而且她也从来没有过那么天真的想法,俄国人要是真的变成那样,她反到是会怀疑俄国人的意图了——卧薪尝胆的故事欧洲人不知道,玛丽怎么会不清楚呢?玛丽这么做,自然是有她自己的想法。

首先,没错儿,奥古斯特的确是答应了古斯塔夫三世一些事情,但是玛丽可不想真的被卷入这场战争,在她的记忆中古斯塔夫三世并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丰功伟绩,所以她实在是不看好瑞典人打的这场战争。至于说丈夫允诺的新式枪械的事情,玛丽打从心眼儿里面不赞同这件事情,但是话都已经说出口了……不过还好,呵呵,就算更先进的武器被研制出来,给与不给或者什么时候给,这件事情可就由不得国王陛下做主了——当时答应古斯塔夫三世的时候,玛丽那是给足了丈夫面子没有当面否决。

其次,对于这场战争玛丽的态度十分的明确,那就是不赞同。不过既然无法阻止,那也只好随他而去了,毕竟听不听她的意见那是古斯塔夫三世的事情。其实玛丽心里对于那个“确保瑞典的土地不受到损失”的承诺是很抵触的,这等于说将瑞典人送上了不败之地了,玛丽不想让其他国家这样占便宜——我是老虎不假,可是我不想我的前头站一只狐狸!这种事情吧,虽说法兰西在这里头其实都不用出什么力,但是这同时也意味着不会有什么好处了。可又偏偏还算得上是参与进来了而无法置身事外——这个角色还不是一般的龙套,分明就是擎在别人手中的那把尚方宝剑啊!而且最重要的是,最后法兰西还可能要承担来自受害者的怨念和仇恨——虽说现在腰杆慢慢硬起来了,这点小怨念什么的也不是很在意,可是又有哪一个会嫌自己身上承受的怨念和仇恨少呢?欧洲说大很大说小也小,玛丽她也无意把法国搞成什么超级大国,所以远交近攻那一套她也不打算玩——多远算是远呢?再说这个国家早晚是要交给后代的,摊子越大负担也就越重,费迪南德的确很棒很出色,但是要想代代相传那是不可能的,每一代都有出色的孩子这有可能,但他是不是王储那可很不好说——手足相残兄弟阋墙那就茶几了。

……………………………………………………

“陛下……这样做……”维尔热纳伯爵吞吞吐吐的说道,“国王陛下……”

“没什么,我可不想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玛丽明白维尔热纳伯爵的意思,她摆了摆手说道,“奥古斯特恐怕不止这么一个朋友,没有朋友了还有亲戚,没有亲戚也总会有推脱不掉的人出现,都像古斯塔夫三世那样做,把我们法兰西当成什么了?嗯?”

“这倒也是……”维尔热纳伯爵点了点头,“我明白您的意思了,你这也是对其他人的一个表态。以后类似的事情就不要再开口了。”

“没错儿,这就是我的态度,”玛丽接着说道,“今后谁也不要想打着我们法兰西的旗号去得到什么便宜。”

“目前的形势,陛下还有没有其他的吩咐?”维尔热纳伯爵问道,“土耳其人现在还没有动静,我们有没有什么要做的呢?”

“当然有了,呵呵,”玛丽笑着说,“派人去问问,看看有没有人需要武器的。我们可以往外卖武器。”

“旧装备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市场了,”维尔热纳伯爵回答道,“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现在有不少国家都在研究新式的武器,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英国和普鲁士已经都在这么做了。”

“他们要研究,那就让他们研究去好了,”玛丽丝毫不以为意,“如果真的那么容易就能研究出来,新式的枪械早就出现了。嗯,对了,我们可以把武器向亚洲出售,北美那里也有需求吧?”

“已经出发了,陛下,”维尔热纳伯爵回答道,“那两艘船已经出发到亚洲去了,月初就启程了。”

“那就好,不多跑几趟,也显不出蒸汽船的好处啊,”玛丽想了想,“英国人除了开始研究新式的武器之外,还有什么动作没有?”

“暂时还没有这方面的消息,”维尔热纳伯爵回答道,“不过陛下,我们的人注意到,最近英国国内有一种声音,对我们不是什么好事儿。”

“哦?什么声音?”玛丽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个消息,赶忙问道,“英国人是打算做什么吗?”

“这是前天才送回来的情报,”维尔热纳伯爵说道,“我们的人注意到,现在很多的英国人纺织品商和工厂主对我们十分不满,而他们的这种不满被一些议员利用,正在准备以此来向他们的国王提出要求,对我们施加压力,甚至出现过要求一战的声音。”

“上帝保佑,让英国人宣战吧。呵呵,”玛丽开玩笑的说道,“我正发愁没有机会收拾他们一顿呢。不过很可惜,我们的准备还不充分,至少我们的舰队现在还有一部分需要在阿拉斯加和远东那里呢。”

……………………………………………………

这是……又要来事儿了?

……………………………………………………

感觉像老了三十岁一样,虽然还没开始,但我还是祈祷赶紧结束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