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太后 005 四国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4:09字数:1291809

第四卷 太后 005 四国

玛丽的关注,立刻让那些活动在英国的法兰西相关人员感到了压力——维尔热纳伯爵那里传来了命令,命令这些或明或暗的人员尽最大努力搜集关于议院议员试图煽动战争这件事情的所有相关信息。重压之下,情报人员的工作效率出奇的高效,没用半个月的时间,准确的消息就送到了凡尔赛,详细的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了一番。维尔热纳伯爵拿到了这份报告草草的看了看,然后立刻就带着报告去求见玛丽了。

……………………………………………………

“乔治三世……很奇怪啊,很奇怪!”玛丽仔细的看过了这份报告,皱着眉头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然后抬起头来问道,“伯爵先生,您认为呢?”

“的确是很奇怪,陛下,”维尔热纳伯爵回答道,“在我的印象中,那些英国佬还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他们的反应很反常啊。”

“我们的情报人员,他们是不是活动的很频繁?”玛丽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于是开口问道,“是不是因为他们活动的太频繁了,引起了英国人的注意,所以乔治三世才会做出这种反应来?”

“呃……这个……是的,陛下,”维尔热纳伯爵有些心虚的说道,“上一次您关注这件事情之后,我命令我们的情报人员立刻去搜集所有相关的情况……我想应该是被英国人注意到了。”

“这就正常了,呵呵,”玛丽笑了笑,“您这么做也没有错,伯爵先生,您如果没那么做才是失职呢。嗯,看起来,现在的这个结果,就是乔治三世做给我们看的了,您看呢?”

“看起来,英国人现在也看清楚了,”维尔热纳伯爵说道,“不管他们心里是不是服气,但是他们已经用这种举动表明,他们现在认为我们不是能够轻易激怒的了。”

“嗯,这是一种可能性,”玛丽接着说道,“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想这样让我们麻痹,然后憋着劲找机会给我们来一下狠的。不过不要紧,就算他们真的是这么想的,我们也不会真的被他们所麻痹的。”

“那我先告退了,陛下,”维尔热纳伯爵说道,“英国人那边,我会让我们的情报人员盯紧的,一有什么动向让他们立刻报告。”

“嗯,很好,”玛丽表示赞同,“记得让那些以其他身份在英国的人,让他们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注意安全。”

“遵命,陛下。”

……………………………………………………

乔治三世到底做了什么呢?

事情是这样的:就在英国国内那些工厂主新兴的资本家们纷纷寻找途径希望得到帮助的同时,他们的这种动向也被那些反法仇法的议员们在第一时间注意到并利用上了,这些议员们相互勾结起来,一部分人开始煽动英国国内的反法仇法势力,然后找出一个代表向乔治三世国王提交了对法开战的“请愿书”——这些情况就是之前维尔热纳伯爵向玛丽报告过的。在那份“请愿书”被送交到乔治三世的手上之后,乔治三世并没有第一时间作出回复,而是等了大约十天左右才召见了提交请愿书的议员,一位出身于很有一些历史的古老家族的贵族。根据法兰西情报人员的消息,这次的会面结果似乎并不是那么和谐——那位贵族议员是怒气冲冲的离开的,并且在随后的几天当中很是发了一些关于乔治三世的牢骚,结果在他被召见的一周之后锒铛入狱了。

因言获罪这种事情虽然古今中外都并不少见,但是具体到这件事情上,那可真就是颇耐人寻味了——首先乔治三世并没干过什么类似的事情,至少这种情况下他这次的反应是一反常态了,而且那名议员的牢骚和抱怨的言辞也并不是那么激烈;其次是这位被投入大狱的贵族议员,他的身后可是有一个很有实力和势力的古老的大家族,尤其是这个家族与王室之间还很有一些渊源;最后,也是最让人奇怪的一点,就是这件事情就此就偃旗息鼓悄无声息了,不管是乔治三世,还是那个议员的家人,竟然自此就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了,其实不光是这两方,就连那些上下活动试图在英法之间挑起事端的势力,也仿佛一夜之间都患上了失语症,就好像他们原本就什么也没有做过一样——难道监狱这么一关,连这些人的嘴巴也给关上了么?

……………………………………………………

抛开英国人这里的事情不说了,还是来关注一下瑞典人和俄国人之间的战争吧。

事实证明,瑞典人这次真的被土耳其人给涮了,玛丽当初的猜测变成了事实——土耳其人真的并没有和瑞典人遥相呼应,在瑞典人动手之后就立刻跟上。或许他们正像玛丽对古斯塔夫三世分析的那样,把瑞典人当成了炮灰,打算让瑞典人将俄国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之后再跳出来占便宜。

总之,继俄法战争之后,俄国人和瑞典人之间的这场战争,又一次成为了一场让人看不懂的战争——瑞典人这边的气势咄咄逼人,而俄国人这边却好像并不是对此十分的看重。虽说瑞典人进攻的是芬兰而不是俄国,可是好歹那也是俄属芬兰啊,小弟正在挨揍,做老大的却抱着膀子在一旁似乎是打算袖手旁观,这样的举动岂不是会让其他的弟兄们很是寒心啊——克里姆那边儿名义上可还独立着呢,黑海出海口还想要不想要了!

这还真是……怎么说呢,难道玛丽穿越了过来,受到影响最大的不是法兰西,最受影响的是俄国?至少目前看起来,打从法兰西在玛丽的影响下发生了这一系列巨大的变化之后,日后的两大超级大国算得上是最大的受害者了——美国人,也就别美国人了,这个世界上现在压根儿就不存在美利坚这么个合众国;俄国人,不但没有了阿拉斯加,连远东的一大片土地也都没了,现在更是沦落到了在法兰西的“斡旋”下,连瑞典人抬手打脸都没什么反应,很是有一些“唾面自干”的胸襟。

俄国人没有任何反应么?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彼得洛维奇先生和他的代表团都已经来了又回去进行过一个来回了。在彼得洛维奇先生率领代表团前往凡尔赛的同时,俄国部队也迅速的针对瑞典人的进攻做出了反应,但是由于当时还并没有得到凡尔赛方面的表态,所以考虑到瑞典人进攻的这个时机实在是不得不让人产生什么联想这个因素,彼得一世给部队下达的命令,也只是让部队驻扎并防御住俄国与芬兰的那一侧边境,而并没有让部队直接进入芬兰境内和瑞典军队交战。好在芬兰虽然只是俄国的附庸,但是部队也还没有弱到一触即溃的地步,同时瑞典人当然不会所向披靡,双方的战局直到彼得洛维奇先生从凡尔赛返回了莫斯科为止,还是处在一种胶着的状态,等到彼得洛维奇先生将凡尔赛的态度汇报给了彼得一世,俄国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法国人已经像是套在他们脖子上的绞索了,这次总算他们并没有趁机绞得更紧。而来自玛丽的暗示,更是让彼得一世喜出望外——之前做出的那些巨大的让步总算是发挥了作用,看起来法兰西的王后陛下也的确对俄国没有什么恶感,至少对他治下的俄国还算是友好,不然也不会给这种暗示。心里有了底气,彼得一世立刻做出了部署:一方面派遣使团前往斯德哥尔摩,与瑞典人进行接触,看看瑞典人的胃口有多大;另一方面,之前驻扎在边境的部队接到了彼得一世的命令,跨过了边境进入芬兰境内开始连同芬兰军队一起与瑞典部队作战。

……………………………………………………

打吧,打吧,最好规模再大一些,打得再惨烈一些——时刻关注着瑞典与俄国之间这场战争的土耳其人,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俄国人的动向,在心里暗自窃喜的同时,土耳其人也暗暗向他们的真主祈祷着。眼看着北方的战争开始激烈起来,土耳其人也终于按耐不住了,他们开了悄悄地向前线增派部队——既然不惜晃点了瑞典人一把让他们做了嫁衣,那自然要一上来就大军压境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将阻挡在前进道路上的俄国人扫光荡平!这个时候的土耳其人,大概心里面也会有“我告诉我自己,我失去的东西,总有一天要亲手拿回来”这种狠话儿吧。

土耳其人的动作不能不说不隐秘——他们的增援部队趁着夜色摸黑上了船,然后又悄悄的驶离了港口,一路向西航行,然后绕了一大圈再折回去到达黑海北岸,同样是趁着天黑又将士兵悄悄的放下来。值得注意的是,土耳其人的这些增援部队不光是一艘一艘不在同一天出发的,而且在出发前的白天,他们甚至还往船上装上了各种不同的货物——连船只的吃水线这种细节土耳其人都没放过了。

……………………………………………………

一七八四年十一月初,土耳其人的部队终于全部抵达了黑海北岸并且进入了预定的地点,大战一触即发!

……………………………………………………

所有前期准备工作基本结束,差不多应该就只剩下惯性的前进了……

这个月虽然还是不敢说能够完全恢复每天更新,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会比五月更新多的多——因为五月更新的实在太少了……

感谢大家的理解!

祝所有的小朋友们和超龄小朋友们节日快乐!。.。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