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太后 007 动身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9 16:32字数:1291809

第四卷 太后 007 动身

在离开凡尔赛之前。韦尔热纳伯爵手下的外交官们,已经弄来了西班牙小公主们的资料,不是两位,而是三位。西班牙的王储夫妇在生育方面还比不上法兰西国王夫妇,他们在今年才生出第四个,也是他们的第一个儿子,这位王位继承人上面有三个姐姐,分别是1775年出生的卡洛塔.若阿金娜,1779年出生的玛丽亚.阿玛丽亚,和1782年出生的玛丽亚.路易莎。

“陛下,据微臣看来,您的子女中,是必然要选出一个来与西班牙联姻的,”韦尔热纳伯爵说的异常诚恳,“我们理应抓住现在的机会,和西班牙波旁王室建立更加密切的关系。”

这一点,玛丽也想到了,如果她只有一两个孩子,到可以不用考虑与西班牙联姻,但她现在有六个孩子,而西班牙未来的国王也已经有了四个同龄的孩子。如果法兰西方面执意拒绝与西班牙联姻,那么必然会招致对方的不满。

但作为一个母亲,玛丽当然不想牺牲自己的任何一个孩子——这确实是一种牺牲,西班牙王储夫妇自己的生活已然是一团糟,可以想象,他们在子女教养上,一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事实证明,国王想的和玛丽一样,因为他沉思许久,才说道,“那么还是娶一个公主回来吧,无论是弗朗索瓦还是约瑟珐,我都不愿意她们嫁到西班牙去。”

“确实如此,”韦尔热纳伯爵立刻表示赞同,“可以让公主早一点儿嫁到凡尔赛,年龄小的孩子,再请王后和夫人们好好教养她,也许长大了就不会差了。”

“这件事不能就这么定下来了,”玛丽想了想,“伯爵,请转告在西班牙的外交官们,请他们务必在与西班牙联姻的问题上谨慎从事,因为国王和王后始终希望自己的子女们不用叫西班牙那对王储夫妇父亲母亲。”

这个基本论调定下来之后,等离开了凡尔赛,玛丽就和国王商量,要给费迪南德和约瑟夫两个增加一堂关于西班牙的政治课。

国王一边以异乎寻常的认真准备着,一边向自己的妻子抱怨。“玛丽,我记得我小时候,也没人教育我这些啊,我不还是乖乖接受娶了你。”

“陛下那时候应该和我一样,自己并没有选择权吧,”玛丽笑嘻嘻的看着国王,“而现在,你不正是要给孩子们自己选择的权利么?”

“上帝保佑让我遇到你,玛丽,”国王立刻不失时机的恭维道。

然而玛丽的思路却还停留在之前的话题上,“奥古斯特,你既然想要让孩子们自己选择,就必须教给他们选择的方法,否则,还不如由我们来替他们选呢。”

这一次旅行离开凡尔赛之后的路线,是精心选定的,沿着卢瓦尔河到达图尔,从图尔到普瓦捷,再穿过盛产美酒的波尔多地区,在波城驻跸之后,越过比利牛斯山。到达纳瓦尔——这条路线对于波旁王室极有深意,两百年前,他们的先祖亨利大王就曾经沿着这条路线,往返于巴黎和纳瓦尔,去追逐他的理想和法兰西王冠。而国王选定这一路线,除了缅怀先祖之外,更重要的是为了教育孩子们,顺便向这一地区的贵族和百姓们展示王室的威仪和播撒恩泽。

事实上,自从离开了凡尔赛,法兰西的王子公主们都仿佛突然长大了似的,变得异常守礼,至少在公众面前,他们的王室做派毫不含糊,特别是费迪南德,一举一动都那么彬彬有礼而又讨人喜欢,尽显法兰西王储的威仪。

“费迪南德果然比我适合当王储,”国王如此评价着。

既然费迪南德已经表现的很好了,那么做父母的,更应该重视对他的教育。于是那天游览完尚博的城堡,在潺潺的河水边,国王就把三个男孩子聚到了一起,玛丽本来觉得这类事情由父亲负责去说就行了,但国王要求做母亲的也同去。

国王先问孩子们,“你们知道我们现在的目的地是哪里么?”

约瑟夫和费迪南德说的都是“纳瓦尔”,只有查理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哥哥们,然后回答,“西班牙”。

玛丽若有所思的看着孩子们,国王却没有多想,笑眯眯的说道。“当然,我们去过了纳瓦尔之后,要去西班牙的。”

“西班牙现在的王储卡洛斯算是我的堂兄吧,他的妻子玛丽亚.路易莎是我的表姐,他们现在有三个女儿,年龄和你们差不多……”

国王的话音未落,费迪南德就抢先说道,“是要我们三个一人娶一个么?”

国王立刻就不高兴了,“费迪南德,婚姻不是儿戏,你们都要认真对待。”

一时间气氛有些紧张,玛丽就笑道,“费迪南德,约瑟夫,你们知道西班牙在欧洲的地位,以及他们和法兰西的关系吧。”

两个男孩都点了点头。

国王这时候又开口了,“所以妈妈和我估计,依照现在的局势看,你们三个中间应该有一人,将要娶西班牙那三位小公主中的一个。”

三个孩子包括查理在内,他们的表情都有些僵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之所以现在告诉你们。一是让你们有所准备,二是给你们一个自由选择的机会,西班牙的王室家庭……”国王顿了顿,才有些艰难的继续说道,“和我们家不太一样,等你们见到他们,就知道了。”

“而且,你们兄弟之间必须要友爱,”玛丽表情严肃,“要知道,欧洲大陆上有足够多的公主给你们挑选。我不希望你们兄弟之间去争抢谁。”

“如果真的出了这种事,”国王又紧跟着补充道,“相信我,我和你们妈妈绝对不会让那个姑娘进入凡尔赛的大门的。”

“放心吧,父亲,”费迪南德立刻表态道,“那种事情不可能发生的。”

“是的,”约瑟夫也赶忙说道,“我和费迪南德哥哥的爱好不同。”

于是这一次的教育工作基本上算是成功了,国王又拿了关于西班牙王室和西班牙历史的资料给两个大孩子看,让他们看完之后,再简要的讲给弟弟妹妹们听。

“这样他们就必然会认真去看了,”国王私下里对玛丽说,他对自己想出的这个办法很是满意。

其实,仅仅是这趟旅行本身,对于孩子们来说,就算得上很好的教育了。特别是对于费迪南德,或许他以前也知道,但是现在他终于亲眼见到了这个他将会统治的国家有多么广阔和美丽,并且第一次对生活在下层的农民和手工业者,有了感性的认识——接见的时候,当他们匍匐在他脚下,向王储献上精心准备的农产品时,他激动不已,这的确和凡尔赛的那些虚情假意和谄媚的面孔不可相提并论的。

“妈妈,这些平民真是太可敬了,我希望我将来能给他们带来美好的生活,”事后他这样对玛丽说。

“那是当然,”回答他的是国王,“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正是缺少这样的经历呢。”

等进入比利牛斯山地区,到了波城,孩子们就更满意了。就连国王,也连连后悔他没有早一点儿来瞻仰这个他祖先的“龙兴之地”,他一边领着孩子们四处参观各种古迹,一边给他们讲述亨利四世的征战历史,显得十分享受。

而波城的纳瓦尔国王宫。也在两百多年之后,得以重新接待它以前主人的后代们,当地官员临时收拾了几个条件较好的房间,给现任的国王一家“怀旧”用。

客观来说,纳瓦尔王国当年只是一隅小国,算不上富裕,宫殿也建的简单朴素,现在这宫殿又空了两百多年,再用来住人,实在是太古老太破旧了。国王是坚持想要孩子们跟祖先用这样的办法亲密接触,玛丽当然也不是不能将就,可孩子们却未必领情。

一进到在白天仍显得有些昏暗的房间里,早已习惯了凡尔赛的金碧辉煌的约瑟珐第一个忍不住了,“妈妈,这儿太不好了”,她毫不掩饰的抱怨到。

玛丽有一点惊讶,正想着如何指责约瑟珐,费迪南德却先开口了,“约瑟珐,你不能这么说,伟大的亨利四世就曾经住在这里,我们不应该比他更难伺候。”

费迪南德很严肃,约瑟珐给吓了一跳,国王便把她叫过去,抱在怀里安慰着,又对孩子们说,“我之所以安排你们住在这里,就是想要你们记住亨利四世陛下所创立的伟大功业,你们必须知道,如果不是亨利四世陛下,也许你们从一出生开始,就只能住在这里了。“

事实上,孩子们玩了一天都累了,晚上都睡得非常好,反到是玛丽,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床垫又硬又没有弹性,硌得很难受,不免要感叹自己变得娇贵了。

国王和玛丽名义上还是纳瓦尔国王和王后,因而在波城这个纳瓦尔国王的首都,他们呆了好几天,安抚百姓,接见当地的贵族和主教们,国王的兴致很高,慷慨的赐予他们各种封号,并邀请他们去凡尔赛。纳瓦尔地区的贵族们以前总是觉得波旁家离开纳瓦尔之后,就把他们忘到了脑后,而这一次一下子见到了国王和他的继承者,才总算心满意足了。

离开纳瓦尔继续向西南走,很快便在比利牛斯山茂密的丛林中进入了西班牙的领土,对于这些初次出国的孩子们来说,正式的旅程才刚刚开始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