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太后 008 牺牲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42字数:1291809

第四卷 太后 008 牺牲

进入西班牙的领土。整个旅行的气氛就变得不那么轻松了,西班牙王储夫妇本来是承诺要来边境迎接法兰西王室家庭的——这本来也是礼仪所在。然而,突然又传来了王储夫妇因故不能成行的消息,换了现在老国王的幼子,安东尼奥亲王前来充数,法国人上上下下,就都有些不满。

然而国王永远是好脾气,特别是对于这位既是堂弟又是表弟的亲王,依然是礼数周全十分客气。安东尼奥亲王与玛丽年龄一样,却至今未婚,因而他对于孩子们很是冷淡,玛丽便告诉孩子们,没事不要去打扰这位叔父。

而玛丽本人,则突然对哈布斯堡家族,特别是她的女王母亲所奉行的联姻外交政策产生了感激之情——她家里的哥哥姐姐们好歹该嫁的嫁了,该娶的也娶了,然而欧洲的其余两大国中,路易十五陛下给国王留了四个老处女姑姑,而西班牙这边,除了这位安东尼奥亲王之外,他的哥哥盖布列尔亲王也同样未婚呢。

不过安东尼奥亲王和他的国王父亲。王储哥哥一样,继承了西班牙波旁王室酷爱打猎的“优良传统”,他一路上都在和国王大谈在比利牛斯山中打猎的经历,特别是猎熊。

国王对猎熊大感兴趣,据他说,他曾经在亨利四世大王的笔记里,看到过这位先祖年轻时在比利牛斯山区用短刀猎熊的记录,因此而心向往之。这一次他又被安东尼奥亲王说动了心,于是便和玛丽商量,是不是可以停留几日,看看能不能猎到熊。

“如果熊真的出现,”玛丽强忍着不满,“奥古斯特,你能保证顺利的把熊干掉么?”

“这……”国王着实犹豫了一下,“还有安东尼奥亲王呢,而且我们会用火枪的,毕竟我们比不上亨利四世。”

“陛下,您忘了我们是在出访了吧?”玛丽终于忍不住了。

“玛丽,我只是……”国王的声音一下子低了下去,他意识到妻子生气了。

“好吧,奥古斯特,”玛丽也并不想为难国王,“我们这次出访的主要是为了孩子们,到不如,你去问问孩子们愿不愿意让你去猎熊?”

“那……不必了,”国王沉思许久,“玛丽。你还是不要告诉孩子们猎熊的事情吧,我不去了,就当完全没有提过这个。”

于是在这个小插曲之后,一行人奔波数日,顺利到达马德里。在卡洛斯三世主持修建的马德里王宫中,法兰西的第一家庭见到了这位六十八岁的老国王。卡洛斯三世对堂侄路易十六非常客气,对孩子们也显得很慈祥,但对玛丽就总是冷着脸色,这使玛丽觉得非常好笑,这位国王年轻时与奥地利交恶,在1734年波兰王位继承战争期间趁哈布斯堡王室无暇南顾,从玛丽的外公手中夺取了那不勒斯和西西里——这明明是玛丽应该不要给这位国王好脸色看啊。

事实上,西班牙和奥地利已经修好数年了,玛丽的二哥托斯卡纳大公利奥波德,娶的就是这位老国王的大女儿,于是,对于老国王的这种冷淡,玛丽就更加无法理解了。

法兰西的第一家庭没有在到达的第一天见到卡洛斯王储和玛丽亚.路易莎王储妃,据说这对夫妻男的去王室猎场打猎了,而女的则去了马德里郊区的温泉寻欢作乐。因而老国王也就只好还是把接待他们的任务,再次交给了安东尼奥亲王。

按照国王的观点。既然千里迢迢的到了马德里,该观光或者该外交的事情,自然不会由于这对王储夫妇缺席而有所影响。但问题却随之而来,连续几天,他们始终未能见到传说中的三位小公主,却听到了另外的消息,三位公主当中最大的那位卡洛塔.若阿金娜,似乎老国王最亲爱的妹妹,已经嫁作葡萄牙王后并且后来做了摄政王太后的玛丽安娜.维多利亚夫人,一直希望将她嫁给葡萄牙未来的国王,并且似乎已经在老国王面前把此事定了下来。

这消息真是……叔能忍婶儿也不能忍啊,所以这一次连国王都大发雷霆,他几乎立刻就命人去把驻西班牙大使招来问话,而更令他生气的是,这位大使先生除了说他也刚刚听说了类似的传言之外,并不能提供任何有用的信息。

“该叫韦尔热纳伯爵把这家伙换掉了,”赶走了大使,国王怒气冲冲的对妻子说。

“那是当然,”玛丽对丈夫的这种状态颇为满意,于是笑道,“说起来,奥古斯特,你不用这么生气,我们不是本来就不想要西班牙的公主么?”

“可是西班牙方面的这种行为,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难道卡洛斯三世会没有决定,把这个长孙女嫁给谁么?”国王摇了摇头,“不管如何,现在我们是必然不会要这个姑娘了。”

“那么……”玛丽想了想。“叫费迪南德和约瑟夫来吧,和他们说清楚这件事。”

两个男孩的反应大相径庭,费迪南德皱着眉,“爸爸,妈妈,我认为这件事上,驻西班牙大使要负很大责任。”

“说得对,孩子,”国王赞赏的拍了拍儿子的肩头,“我已经决定撤换那家伙了。”

而约瑟夫只是撇了撇嘴,“这位卡洛塔公主很漂亮么?爸爸,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见到西班牙的公主们呢?”

“约瑟夫,你可以关注那位二公主玛丽亚.阿玛丽亚,甚至是两岁的三公主,”国王正色道,“反正这位大公主是绝不可能做法兰西王家的儿媳妇了。”

“爸爸,我只是说对她们有兴趣,并没有说要娶她们啊,”约瑟夫依然笑嘻嘻的狡辩着,随即又转向他的哥哥,“费迪南德,我觉得西班牙的公主都不够漂亮,她们皮肤太黑。而且我不喜欢黑发黑眼睛。”

国王和玛丽不约而同的都看着费迪南德,对他的回答充满了兴趣,好一会儿,这孩子才抬起头看着国王,“爸爸,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西班牙吧,我不喜欢这里。”

事情的发展很和法兰西王储的意,当天晚上西班牙王储妃就回来了,而她的丈夫在第二天上午从猎场返回,于是准备了盛大的舞会,来招待法兰西王室家庭。

舞会定在晚上。之前是宴会,下午玛丽去看大女儿梳头的时候,弗朗索瓦面带焦虑的对母亲说,“妈妈,今晚的宴会和舞会之后,我们是不是就可以离开西班牙了?”

“哦?”玛丽有些惊讶,“宝贝儿,你和你哥哥一样不喜欢西班牙?”

“这里景色还不错……”小姑娘支支吾吾的,“虽然比不上凡尔赛,可是……我不喜欢卡洛斯王储和王储妃……”

玛丽吃了一惊,孩子们一直都很乖的叫伯父和伯母的,不知道弗朗索瓦是听说了什么,于是她想了想,“弗朗索瓦,你怎么能不喜欢一个从未见过的人呢?”

“妈妈,我确实不愿意见到他们,关于他们的各种传言这几天已经让我烦透了……”弗朗索瓦涨红了脸。

“传言?你从哪里听到的?”虽然玛丽和国王并没有刻意的为子女们营造一个隔绝于世的真空环境,但她也绝对不希望,自家女儿那纯洁的心灵,早早被传言所污染。

“很多人……”弗朗索瓦的脸上有一丝不屑,“我们住在王宫里,而王储和王储妃,我认为他们是马德里王宫最大的传言制造者了,所有的仆人们,还有贵族们,都常常谈论他们。”

“哦……”玛丽叹了口气,“弗朗索瓦,我真的抱歉,在制定旅行计划的时候,没有考虑到这些,否则,我们完全可以不到这里来。”

“不,妈妈,应该道歉的是我,”弗朗索瓦扬起小脸,“虽然我知道那些事情在宫廷里面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我还是没办法像费迪南德哥哥和约瑟夫哥哥那样当做没有听见。”

“宝贝儿。你不用在这种事情上勉强自己,”玛丽柔声安慰女儿,“要知道,你这个脾气很像你的外祖母,在她当政的时候,始终都不允许有这类传言的贵族们,参加霍夫堡宫的舞会呢。”

这安慰似乎有效,弗朗索瓦想了想,“妈妈,你还没回答我一开始的问题呢。”

“哦,当然,宝贝儿,”玛丽很快说,“这次舞会之后,我们立刻准备离开马德里。”

“我再也不想到这里来了,”小姑娘嘟嘟囔囔的。

“当然……”玛丽吻了吻女儿,觉得一开始就决定不让女儿们和西班牙联姻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了。

可想而知,这一晚上的宴会加舞会乏善可陈,西班牙王储夫妇,特别是玛丽亚.路易莎王储妃,甚至连表面上的夫妻和睦都懒得去做了,因为与她传出绯闻的那位先生,似乎也是西班牙古老贵族家庭出身的朝中重臣,当晚也应邀出席了舞会。

王储家的两位年纪大一点儿的公主也出席了舞会,费迪南德和约瑟夫彬彬有礼的和她们跳了一场舞,之后孩子们就坐得远远的,再没有说话。

玛丽觉得,平心而论,玛丽亚.路易莎王储妃和她的两个女儿就像伊莎贝拉皇后一样,长得挺漂亮,但那种肆无忌惮的举止却使她们的形象大打折扣,两位小公主的情况更糟一些,因为她们甚至不像她们的母亲那样,有一个愿意好好教育她们的母亲。

于是,当晚法兰西国王和王后就商量了关于联姻的打算——能推就推,实在不行,只能“牺牲”查理,事实上,如果是查理,情况应该会好一些,和他年龄相仿的只有三公主玛丽亚.路易莎,如果订了婚,法兰西方面可以通过外交手段,不断关注甚至干涉这小姑娘的教育情况。。.。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