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太后 010 悄悄地带走若干人命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4:46字数:1291809

第四卷 太后 010 悄悄地带走若干人命

玛丽最为庆幸的是。科西嘉首府阿雅克肖是个海边的小城市,在接到拿破仑报信两个小时之后,她和国王已经顺利赶了他们的船上,扬帆起锚离开港口了。

而在这紧张的两个小时里,玛丽居然想出了一个为此事善后的办法,她只是向丈夫提了提,就得到了国王的同意。

夫妇俩在船舱里休息片刻,就又把拿破仑叫过来了,国王先是对他的忠诚行为称赞了一番,并且表达了由衷的感谢,随后便问道,“波拿巴先生,我觉得不能任由您所说的那些极端分子在科西嘉岛上肆无忌惮,而且,您一定知道他们中许多人的姓名吧,我希望您把他们的姓名写下来,我将命令驻科西嘉岛的驻军,肃清这些极端分子。”

拿破仑明显愣住了,他低下了头,一声不吭。国王看了看自己的妻子,玛丽便又笑道。“波拿巴先生,虽然国王和我都对您深信不疑,但到目前为止,确实还没有什么确实的证据来证明您所说的那些人是真正存在的,没办法证明您的功绩,这将使我们很难封赏您。”

“而且,”玛丽的声音很低,却必然能保证让拿破仑听得清清楚楚,“波拿巴先生,国王和我从您这一次的勇敢行为中,看到了您未来的前途,我们希望您将来能建立更大的功业。”

这矮个子年轻人低头想了许久,终于抬起了头,平静的回答,“陛下,如您所说,我确实乐于为科西嘉的平安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因此,请给我纸和笔。”

这份名单很快便和一封国王的亲笔信一起,在天亮前从大船上放了一艘小船,派人送到了驻科西嘉法军的军营里,国王暂时把拿破仑安排到了随从护卫的龙骑兵中,并且向他承诺,如果真的能抓到极端分子,将另有封赏。

事实上,国王和王后的这艘船,在夜间也不敢驶向深海。只是在科西嘉近海下锚,龙骑兵们戒备了一夜,直到天亮后,才又起锚,到约定的地方和王子公主们汇合。

约瑟珐和查理看到父母亲,自然非常高兴的扑了上来,而玛丽注意到,三个大孩子想必已经发现父母比约定的时间提前回来了,神色上就都有些不自然。

于是玛丽把约瑟珐和查理哄回了他们的房间,才又把三个大孩子叫到国王和她的房间里,国王也知道,没必要对已经懂事的孩子隐瞒什么,于是便把过去一天里发生的事情简要的告诉给了孩子们。

弗朗索瓦连连划着十字,“爸爸,妈妈,你们能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

约瑟夫随即也表示了相同的喜悦之情。

只有费迪南德仍然皱着眉,好半天,才冒出一句,“爸爸,妈妈,你们最初就不应该安排去科西嘉的。相反的,应该多派军队去,好好镇压一下当地的反对我们统治的那些人。”

国王和玛丽都愣了一下,玛丽都想了许久,才勉强微笑着对儿子说,“费迪南德,你说的对,作为君主,你爸爸和我确实不应该轻易以身犯险,不过,我需要问问你,你知道对于像科西嘉这种领土,我们应该恩威并施么?”

“我当然知道,妈妈,”费迪南德傲然回答,“不过现在看起来,他们似乎对国王的恩泽不感兴趣……”

国王这时候插话道,“费迪南德,我觉得你必须要弄清楚,作为君主,首先要对他的臣民仁慈……”

“爸爸,我还没说完呢,”费迪南德急着嚷道,“关于那个报信的科西嘉人,您不能就这样把他放在龙骑兵里!”

“什么?”也许是儿子所说的内容太让人惊讶,国王和玛丽都忽视了这孩子居然失礼的打断了国王的话这一事实,只是盯住了儿子。

费迪南德却依然不慌不忙的,“爸爸,妈妈。我觉得你们至少应该命令龙骑兵的军官和士兵,监视那个科西嘉人一段时间,现在,谁知道他本人会不会就是他嘴里说的那种极端分子呢?”

国王认真的想了想,很快就称赞儿子确实想得周到,但他还是嘱咐儿子,要学会对臣民仁慈,因为这是上帝对于君主的要求。国王还认为这是约瑟夫和弗朗索瓦也要明白的道理,于是又举了一些前辈君主的例子,来教育三个孩子。

而玛丽则沉浸在自我反省中,她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被一种能让这位伟大的历史人物为我所用的自我满足所控制,因而丧失了基本的判断能力。拿破仑大概确实是个人物,但他绝对与“忠诚”二字没法搭上边,从某种程度上说,要想让此人真正为法兰西王室效力,大概还有很长时间呢。

由科西嘉事件所引发的后续,一直到法兰西的第一家庭到达了意大利,还没有完结。虽然确实根据拿破仑提供的名单,抓获并处决了一批极端分子,国王却没有再给他职位上的封赏,相反,在玛丽的建议下。他在询问了拿破仑的家庭情况之后,给了他一笔足以让他全家人在巴黎买房子安顿下来的钱,外加支付了他的几个弟弟上学的费用——这已经足够让拿破仑非常感激了。

一行人在里窝那弃舟登岸,对于玛丽来说,到达托斯卡纳,相当于回到了娘家,她的父母亲在母亲未登基之前,曾以托斯卡纳大公的身份统治这片领土,而现在,统治这个大公领的是她的二哥利奥波德。

玛丽对于利奥波德大公始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愧疚,要不是因为她穿越到了这个时代。她的这位哥哥本可以更进一步,登上帝国的皇位——不过这显然只是她的执念,而利奥波德本人,至少现在看来,已经非常满足于托斯卡纳大公的位置了,要知道,作为女王的三儿子,他最初是被安排娶摩德纳的女继承人,也就是玛丽的小哥哥费迪南德现在的妻子,只有当女王的二儿子卡尔去世了之后,他才被作为次子,继承了托斯卡纳大公领。

托斯卡纳大公夫人是卡洛斯三世的女儿,面貌上异常酷似她父亲,有一张长长的脸庞,算不上美丽,然而她在生育方面似乎拥有极大的力量,虽然这其中也不乏利奥波德“辛勤耕耘”的功劳,但是一块肥沃土地的作用似乎更大一些,谁知道呢?数字说明一切——结婚二十年来,托斯卡纳大公夫人她前后一共生了十四个孩子,目前还活着的则有十二个,而且,她现在正怀着第十五个孩子!

佛罗伦萨的气氛与马德里的气氛截然不同,狭窄的街道上,到处都是来看法兰西国王和王后的热情的意大利人。而等他们进入维琪奥王宫,法兰西第一家庭的孩子们,虽然事先有心理准备,却还是被他们突然多出来的十二个表亲惊呆了。其中最不习惯的,大约要数费迪南德了——他不再是最大的孩子,而且还一下子多出来六个表哥表姐,这种感觉虽然还谈不上让他不舒服,但从费迪南德的表现看来,他还是别扭极了。

在这方面,小孩子显然适应能力更强一些,当双方父母介绍完毕,大孩子们还在发愣还在拘束的时候,约瑟珐和查理已然自来熟的跳上前去。和托斯卡纳大公家年纪小的几个孩子玩了起来。

父母的眼睛几乎都盯着长子,利奥波德的长子弗朗茨在过了一分钟之后,似乎终于想起了他身为主人的责任,走过来向费迪南德打了招呼,费迪南德的脸红了红,却还是很快和对方攀谈起来。

玛丽饶有兴趣的看着弗朗茨,说起来,子侄辈的孩子中,她最感兴趣的就是这个侄子了。按照原有的历史,这孩子继承父位成为了帝国皇帝,对他陷于法国**者囚牢的姑姑弃之不顾,随后又在拿破仑的铁蹄下屡战屡败,最后还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拿破仑。不过现在的弗朗茨还只是个普通的十六岁青年,长了一副哈布斯堡家男人的清秀面孔,而幸运的没有继承他**那边的大长脸。

等孩子们都彼此熟悉了,做父母的终于可以坐到一边谈谈正事了——利奥波德在小小的托斯卡纳当小小的大公,自然没什么政治上的野心,他唯一操心的,大概就是这一屋子的孩子们的婚事了。

利奥波德的六个比费迪南德大的孩子中,两个女孩显然是没有和法兰西联姻的机会了,他的长女已经基本上定下来要许配给萨克森选侯的次子,1782年丧妻的安东做续弦,这位王子的长兄结婚十五年只生出了一个现年两岁的女儿,因而他很有可能继承萨克森选侯之位,玛丽发现,她的这位侄女婿居然和她的年龄一样大,不过这在当时的欧洲王室,实在算不了什么。

利奥波德家男丁众多,比费迪南德小的六个孩子中,也只有两个女孩,1777年出生的玛丽亚.克莱门丁和1780年出生的玛丽亚.阿玛丽亚,在听玛丽说查理已经差不多定下来要和西班牙联姻了之后,深谙联姻外交之道的利奥波德,便迫切的想知道妹妹和妹夫究竟打算给法兰西未来的王储,安排一桩什么样的婚姻。

“大公阁下,你必然知道我们波旁王室是不讲究政治联姻的,”国王慢条斯理的开口了,“唯一影响我的决定的,是我的父母亲,还有我和您的妹妹,夫妻间的感情都是非常好的,因此我更希望包括费迪南德在内的我的所有的孩子们能找到一个情投意合的配偶,这也是我们这趟旅行的主要目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