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太后 011 榜样的力量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4:55字数:1291809

第四卷 太后 011 榜样的力量

托斯卡纳大公利奥波德的原意,大约是想赶在兄弟姐妹之前,让自家孩子和法兰西波旁王室结上亲。既然女儿们的希望不大,他则又转而考虑起他的长子弗朗茨和法兰西长公主联姻的可能性了——除掉未出嫁的公主不算,法兰西波旁王室的前几代公主,还没有嫁给非王位(爵位)继承人的先例呢。

但国王已经有言在先了,所以利奥波德大公并没有如他所愿的那样得到法兰西方面的承诺,国王和玛丽都表示,如果孩子们相处的好,做父母的当然没必要阻止。

然而问题就在于,想要和法兰西王子公主们相处的孩子,显然并非只有托斯卡纳这一家子,到第三天,来自摩德纳的奥地利-埃斯特家族的五个孩子就跟着他们的父母亲赶到了佛罗伦萨——费迪南德结婚尚在玛丽之后,因而他的孩子们和法兰西的王子公主们年龄相仿,正是在爱玩爱闹的年纪。

费迪南德的妻子,埃斯特家族的女继承人玛丽亚.比阿特丽丝比她丈夫还要大四岁,面貌端正而平庸,乏善可陈,但玛丽知道,这位夫人的家庭有着无可比拟的长寿基因,相对于早亡的他们这一代哈布斯堡-洛林家族的子女来说,她可能会活得比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长。

奥地利-埃斯特家族的继承人,费迪南德的长子出生于1779年,名字也叫做弗朗茨。事实上,这两个都叫做弗朗茨的堂侄无形中给了玛丽某种保证,如果真的出现了两个女儿都嫁不掉的那种麻烦事的话,到可以大女儿嫁到托斯卡纳,小女儿嫁到摩德纳,也还都能做大公夫人了。

不过情况应该不会那么糟,两位公主目前还都有做王后的可能呢。玛丽的姐姐玛丽亚.卡洛琳娜在那不勒斯和西西里王国正过着风生水起的干政生活,她的长子——还是叫做弗朗茨的未来王位继承人,出生于1777年,也是值得法兰西公主们考虑的对象,而且,那不勒斯王国除了两位年纪大些的公主,还有两位对于法兰西王子们来说适龄的小公主呢。

除掉简单的年龄因素,从政治上考虑,那不勒斯和西西里王国要比两个奥地利的大公国更值得结盟,无论从这个国家的西班牙背景,还是从这个占据亚平宁半岛半壁江山的国家在意大利的影响力来说。而玛丽则想得更远一些,她知道意大利早晚会要统一的,虽然她已经改变了历史,但有能力统一意大利的,大约还应该是这个目前看来实力最强的王国了。

这一代的法兰西王室中,必然是要和西班牙联姻的,如果查理的西班牙婚事不能成功的话,考虑到国王和玛丽对于帕尔玛的成见,那么那不勒斯王国将成为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那个选择,正因为如此,法兰西第一家庭的下一个目的地就是那不勒斯了,之后他们还会折返北上前往奥地利,但在这之前,两位最大的法国王子需要经历他们人生最重要的一次洗礼——参拜教皇。

……………………………………………………

在佛罗伦萨,大人们的美好愿望并没有得到孩子们的贯彻执行,除了一次男孩子们的挥拳相向之外,孩子们之间并没有擦出什么其他明显的火花。特别是两位公主,对她们的堂兄们似乎也没有太特殊的印象。

相反,国王却有所发现。大约是意大利风水好的缘故,家家户户都在进行着生生不息的事业,托斯卡纳大公夫人比玛丽整整大上十岁,都即将要生第十五个了,相对来说……国王认为他的妻子,没有理由不再多生几个孩子出来。

“奥古斯特,生孩子确实不是一件难事……”玛丽支吾着,“不过,你难道没有觉得,抚养孩子们长大,特别是安排他们的亲事,是多么艰难的大事业啊……”

“那到也是,”国王表现得异常善解人意,“我这几天观察,这种大公领地的事务,真的比法兰西的国务要少得多,也难怪他们有大把的空余时间。”

“非但如此,”玛丽补充道,“奥古斯特,我觉得王室之间要想结成一门亲,非常困难,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终身未婚的王室子弟,我不希望咱们的孩子将来因为种种原因而无法成婚。”

“玛丽,在这方面你可以放心,”国王显然要比玛丽有信心的多,“想和我们法兰西波旁王室联姻的欧洲王室,一定不会少的。”

然而国王只是盲目自信,这种信心的来源还是玛丽给找出来的,“奥古斯特,其实我觉得,既然我的哥哥姐姐家里有这么多年龄差不多的孩子,咱们确实不用担心孩子们的婚事。”

“那是当然,玛丽,”国王总算高兴起来,“那就请求上帝再给我们几个孩子吧……”

“几个?”这下子,轮到玛丽惊讶了,她没想到国王在这方面是如此的贪婪……

……………………………………………………

在佛罗伦萨休整了将近十天之后,法兰西王室旅行团终于又启程了。摩德纳的弗朗茨世子年纪太小,于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托斯卡纳弗朗茨堂兄陪着法兰西亲戚们,动身前往教皇的领土了。

这一次主要是让两位王子参拜教皇,所以在这一路上,每隔上那么一段时间就会有人来向费迪南德和约瑟夫来询问几个关于礼节方面的小问题——为了不让两位王子尤其是约瑟夫殿下在这上面有什么差池,这些官员也算是煞费苦心了。这种很有规律的骚扰,在一开始倒是还能够给与两个哥哥同车而行的约瑟珐和查理那么一点点的乐趣,虽然只是来为官员们的到来做一下倒计时,但是在旅途当中这么一点点的小乐趣也是聊胜于无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超过了五次之后这姐弟俩个就开始厌倦了,等到八九次之后,这两个孩子已经要求不再与哥哥姐姐们共乘一辆马车,而是跑到了国王和玛丽的车辇上去了。而可怜的两个当事人,却只能无奈的一次又一次的接受那些官员的摧残,还要在两次提问的间歇里忍受着弗朗索瓦的微笑——这种表情在费迪南德和约瑟夫看来,简直就是在调戏!

对于孩子们的母亲来说,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这两辈子加在一起,最“熟知”的一位神职人员,大概也就是那位“项链事件”当中被欺骗的主教了,至于教皇陛下……在玛丽心里面papa也就是个词汇而已——不知道教皇陛下知道这种事情之后心里面会有何感想。不重视归不重视,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到的,所以玛丽还是知道目前的教皇陛下就是来自亚平宁半岛的庇护六世,除此之外更多的事情玛丽也就不知道了。

假如能够给玛丽一个机会让她可以“搜”一下这位庇护六世的资料,她就会惊奇的发现,不出大的意外的话,这位教皇陛下会像保罗一世一样,是一个从“玛丽穿越”这件事情当中获益的人——按照原本的历史轨迹,这位庇护六世教皇是作为一名俘虏在被俘期间有些耻辱的死去的,而俘虏教皇陛下的不是别人,就是不久之前刚刚给国王陛下和玛丽通风报讯的拿破仑先生。而由于玛丽的存在,虽然教皇庇护六世和凡尔赛的主人之间是否会发生矛盾尚属未知,不过至少在目前看来,原本将会发生的庇护六世与法兰西**政府和拿破仑皇帝之间的矛盾和纷争,现在就已经可以宣布不存在了——虽然这些事情原本也是发生在一七九零年之后,距离现在还有那么几年的光景。

……………………………………………………

从佛罗伦萨到罗马这一路的距离并不是很远,而且沿途之中也不乏像圣吉米尼亚诺、锡耶纳以及皮恩扎这样的颇具特色和历史的城镇,所以这一路上饱受礼仪官员们折磨的费迪南德和约瑟夫两人总算是还能够坚持下去——或者最让人崩溃的,其实并不是来自官员们的折磨,毕竟一旦两位王子拿出王子的脾气之后官员们多少还是会给些面子的,费迪南德和约瑟夫哥俩受不了的,是他们的妹妹弗朗索瓦用怪异的微笑对他们两个的调戏……

孩子们的母亲似乎日子也不是太好过,自从玛丽和丈夫之间谈论过多生养几个孩子这件事情之后,她就发现丈夫似乎对此事非常的热衷,看来在这件事情上国王陛下真的有些想法了,以至于玛丽都多多少少的对托斯卡纳大公夫人生出了一些怨念——不得不承认,榜样的力量的确是无穷的。

……………………………………………………

总算是还好,不论是对玛丽、还是对费迪南德和约瑟夫来说,这段让人欢喜让人忧的旅程终于是结束了,旅行团抵达了罗马。法兰西王室旅行团的到来,受到了教廷方面的热烈欢迎,虽然庇护六世本人并没有亲自迎接,但是教皇陛下还是指派了两名枢机主教,也就是俗称的红衣主教或者教会亲王来迎接法兰西王室的到来,并且在当晚就设宴邀请法兰西王室。。.。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