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太后 012 这个下午不太好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4:53字数:1291809

第四卷 太后 012 这个下午不太好

庇护六世的晚宴虽然按时举行了,但是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参加宴会的人们兴致似乎都不是很高,这大概跟下午发生的一些事情有关……

……………………………………………………

在经过了一个还算是比较隆重的欢迎仪式之后,法兰西第一家庭的成员们进入了一早就被安排好的各自的下榻之处,一路上旅途辛苦,所以玛丽简单的对孩子们叮嘱了几句之后,就和国王一起小憩一下去了。而孩子们则各有各的事情:

对费迪南德和约瑟夫来说,已经抵达了罗马并不意味着他们的“礼仪抽测”就可以结束了,恰恰相反,礼仪官员们抓紧这最后的一些时间,对两位王子进行了“考前突击冲刺班”一样的最后检验——这令费迪南德和约瑟夫几乎快要崩溃了。而既然两位兄长还要忍受着那种煎熬,已经看了一路的旁观者自然也没有丝毫就此打住不再旁观的意思,所以弗朗索瓦公主依旧用她的微笑继续“调戏”着她的两个哥哥。

约瑟珐和查理这一对活宝抓住了父母休息、哥哥姐姐也无暇他顾的宝贵时机,用死缠烂打软磨硬泡再加上些许的威胁逼迫的招数,成功的带着两辆马车和七八个龙骑兵开始了姐弟俩的罗马游;随同法兰西第一家庭一起来到罗马的那位托斯卡纳的弗朗茨其实也想要一起趁机出去的,不过很可惜的是,约瑟珐和查理两个似乎并不像一般小孩子那样,而是相当的“记仇”——自从查理和摩德纳的弗朗茨发生纠纷扭在一起,而托斯卡纳的弗朗茨大哥似乎在查理看来拉了偏架,姐弟两个基本上对着他就是一副臭臭脸了。既然如此,托斯卡纳的弗朗茨也就只好很无奈的留在了自己的房间里面了,真的很无奈。弗朗茨当然知道约瑟珐和查理姐弟俩为什么会那样,不过作为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看到两个五岁的小孩子打架,两个又都是亲戚,估计最正确的做法就是将他们两个分开了,可是这种做法在查理看来自然是拉了偏架——虽然比摩德纳的弗朗茨还要小上那么几个月,但是在约瑟珐的帮助下当时他是占据上风的……

……………………………………………………

这一下午,托斯卡纳的弗朗茨无所事事自然是不用再说了;费迪南德和约瑟夫两个当然也不会有多么高兴;而约瑟珐和查理姐弟俩,虽然成功的出去转了一圈,但是很快的就十分不快的返回了驻地——他们真的只是转了一圈而已。原因很简单,龙骑兵们之所以敢于带着两个五岁大的孩子出行,除了这两个孩子死缠着的原因之外,更主要的还是因为国王陛下和王后陛下休息去了,所以龙骑兵们必须要将两个孩子在他们的父母醒来之前完好无损的再给带回来,为了确保安全,两辆马车真的只是在罗马城内走马观花的逛了一圈。

要说最难过、损失最大的,那还要说是长公主弗朗索瓦殿下了,小姑娘真的可以用乐极生悲来形容了——原本弗朗索瓦十分开心的看着两个哥哥被礼仪官员们反复的蹂躏,一边还微笑着顺带不时做几个鬼脸刺激一下两位兄长,结果费迪南德和约瑟夫两个的忍耐的底线终于被弗朗索瓦给突破了。趁着礼仪官员们不在场的短暂间隙,兄弟两个抓住了弗朗索瓦,一边一个轻轻的揪住了她的脸蛋儿开始了报复行动。约瑟夫取消了原本承诺的下一次打猎的时候将给弗朗索瓦抓一只小兔的许诺,而费迪南德也正式通知他的大妹妹,那枚弗朗索瓦心仪已久的宝石戒指的所有权将不会在短时间内发生变化了——那是伍国昌送的戒指,虽然不算是特别的贵重,但是来自东方的这枚戒指所表现出来的异域特色还是让弗朗索瓦很是心动,而原本费迪南德已经答应了妹妹将会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她的。

孩子们身上发生的这一切,午休了的国王陛下和玛丽自然不会知道,不过他们也并没有享受到多少空闲的时光——午休起来之后没过多长时间,德.莱歇先生进来禀报了一个刚刚收到的消息,土耳其人在五天前向俄国发起了进攻。

……………………………………………………

土耳其人终于还是出手了!在玛丽看来,土耳其人的这个出手时机选择的并不算是太好,因为目前在芬兰的土地上,瑞典人和俄国人的部队之间并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战斗,当然也就谈不上瑞典人将俄国人的部队和精力都牵制在芬兰这边了。虽然俄国人也的确向芬兰派出了并不算少的部队,但是除了俄国人自己和少数的法国人之外,包括土耳其人在内的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俄国人派往芬兰的这些部队当中,大多数都是从远东地区秘密地调回来的——这也是保罗一世为了法国人能够比较顺利又不让人怀疑的占领那些已经割让给法国的远东土地而做出的安排。虽然驻扎在小俄罗斯的部队也有大规模的调动,看起来好像是那些派往芬兰的俄国部队中大部分是这些部队,但是实际上从小俄罗斯调动的部队只是在莫斯科到彼得堡附近打了个转转,然后又化整为零重新回到了他们原本的防区。

作为处心积虑早有谋划的一方,玛丽并不认为俄国人的这种调动能够完全瞒过土耳其人的耳目,或许土耳其人其实并没有对瑞典人抱有多大的希望吧,他们这个时候发起进攻,也只是因为他们的部队调动已经完全都部署完毕了而已——在和丈夫简单的就此事交谈了一下之后,玛丽作出了这样的猜测。

“大概就是如此了,”玛丽低着头想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来对国王说道,“看来土耳其人本来也没打算和瑞典联手发起进攻,他们只不过是想要有人帮助他们拖延一下时间,以便能够做好准备而已,甚至有可能那根本就是一个备选项,说不定就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瑞典人会真的向芬兰进攻。”

“这么说来……”国王陛下犹豫了一下,“古斯塔夫他是被土耳其人给骗了?”

“这很有可能,不过也不能这么说,”玛丽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立刻摇了摇头说道,“如果古斯塔夫三世陛下没有那种想法的话,恐怕他也不会轻易的就答应和土耳其人联手,他自己不也早就想要那么做了么?嗯……这也只能说是双方的想法大概都是差不多的,不管对方如何,估计都还是要动手的,算是互相利用了一下吧。”

“反正有了我们的保证,古斯塔夫就算是战败了,也不会吃太大的亏,”国王陛下撇了撇嘴,“最多也就是损失一些部队,不过他也能得到一些有战斗经验的士兵了。”

“他怎么可能会吃亏呢?”玛丽略带着一丝不满的瞅了一眼国王,“俄国人既然已经从我们这里得到了重要的情报和信息,了解了我们在这件事情上的立场之后,他们还怎么可能真的把古斯塔夫三世陛下的进攻看得很重要呢?”

“呵呵,这倒也是,”国王讨好的对着妻子笑了笑,“我想保罗一世也不会傻到一门心思的只顾着芬兰的那点地方,毕竟黑海对他们来说更加重要。”

“所以我们在出来的这段时间里没有听到俄国人和瑞典人之间有大规模的战斗,”玛丽继续说道,“我想这很有可能也是保罗一世为了制造这样一个假象给土耳其人看的,现在既然土耳其人已经开始进攻了,我们大概很快就能听到俄国人和瑞典人通过外交途径结束他们之间的这场战争这样的消息了。”

“呵呵,我也希望这样,”国王点了点头,“最好能快一些,在我们动身去斯德哥尔摩之前希望他们就能结束战争。嗯,对了,亲爱的,我们从这里离开之后,是不是就要去维也纳了,然后我们就可以去斯德哥尔摩了吧?”

“你现在着什么急啊?”玛丽回答道,“我们才刚刚抵达罗马呢,估计还有一段时间呢,再说……我还没有考虑好,离开维也纳之后是直接往北去斯德哥尔摩好呢,还是回到凡尔赛一趟,然后再乘船去古斯塔夫三世陛下那里,奥古斯特,我们这样长时间不在凡尔赛,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有问题?会有什么问题呢?”国王反问道,“亲爱的,我们出发之前你不是都已经做好安排了么,还会有什么问题呢?只要我们没有问题,凡尔赛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你就放心吧。”

“嗯,你说得对,”玛丽点了点头,忍不住又抱怨了一句,“讨厌的土耳其人,偏偏这个时候打仗,让人出来旅游都不安生。”

……………………………………………………

时间就这样飞快的流逝着,太阳西下天色渐晚,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国王陛下和玛丽停止了这次由土耳其人不宣而战而引出的闲谈,开始专心致志的准备起来,参加教皇陛下为他们的到来而举行的宴会这可不是简单的事情,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方方面面的事情都要考虑周到,玛丽还特意派人去把所有的孩子们都叫了过来,然后一一的叮嘱孩子们,嘱咐他们在宴会的时候千万不能搞出什么洋相来。

一切收拾停当之后,来自法兰西的贵客们乘上马车驶向了宴会的举办地。。.。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