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太后 013 不欢而散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4:09字数:1291809

第四卷 太后 013 不欢而散

要说这一开始,宴会的气氛那还算是不错的。当然了。既然是教皇陛下举行的宴会,一些世俗之中的程序和套路那是绝对不会有的了,不过作为主人,教皇陛下还是显得十分热情的,这固然与受邀者的身份是分不开的——怎么说法兰西也是一个欧洲大国,而且在经过了玛丽和国王陛下这些年的经营打造,现在又重新焕发出了活力,尤其是最近这两年,上升势头那是相当的猛啊,已经隐隐有了压过英国人的趋势。这样一个前景光明的大国,她的统治者一家能够来到罗马,作为教皇陛下来说又怎么可能会怠慢了呢?而另一方面,教皇陛下同样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将双方的关系更加拉的近一些,或者说是缓解一些可能存在的小矛盾——当年路易十五陛下虽然死到临头的时候算是回到了主的怀抱,但是当时所受的折磨也不小,谁知道这件事情会不会在路易十六陛下的心头扎上一根刺呢?

……………………………………………………

最先受不了的是孩子们,约瑟珐和查理频频的对着他们的姐姐使着眼色,然后弗朗索瓦又把这种意思传递给了两个哥哥,最后费迪南德硬着头皮站起来,带着弟弟妹妹们依次来到教皇陛下的身前行礼然后告退了。孩子们离开之后,很快的教皇陛下就将话题扯到了土耳其人进攻俄国这件事情上面去了。然后没多久,玛丽也开始厌烦起来了。

玛丽也开始厌烦了,这并不奇怪,因为庇护六世的表达或者说是他的想法,在玛丽看来毫无特点又有些荒诞。这也就是玛丽对这位庇护六世原本历史中的经历一无所知,否则的话,她就会了解为什么贵为教皇陛下的庇护六世,怎么最后落得个以俘虏身份死去这样的下场。这其中的主要原因当然是拿破仑,但是庇护六世本人也不全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

……………………………………………………

“路易十六陛下,想必您已经得到消息了,”庇护六世放下手中的刀叉,拿起餐巾擦了擦嘴然后说道,“那些土耳其人已经对俄国发动了进攻。”

“啊,是的,教皇陛下,”国王点了点头回答道,“我也是今天下午刚刚听说的,而且并不是我们的人将这个消息传来的。”

“我想这完全是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庇护六世应了一句,然后接着问道,“不知道您对这件事情是怎样的态度呢?”

“我?”国王听得一愣,随口问道,“这件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这件事情虽然看起来和您并没有关系,”庇护六世摇了摇头,“但是瑞典向芬兰进攻这件事情恐怕与您之间有一定的联系吧?”

“那和我们同样毫无关系,教皇陛下,”国王一口否认。“我们既没有派出部队参与,也没有和瑞典方面有什么交易,怎么会和我们有关呢?”

“那为什么瑞典发起进攻的时机是如此的巧合呢?”庇护六世追问道,“他们的国王古斯塔夫三世之前在凡尔赛停留了那么长时间,刚刚离开凡尔赛回国没多久就发起了进攻,这实在是不得不让人产生某种错觉啊。”

“尊敬的教皇陛下,”没等国王开口回答,玛丽在一旁插口说道,“陛下,您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您如果有什么想法的话,就请您直说吧。”

“嗯?”玛丽突然的插言使得庇护六世一愣,他看了看一边的国王,发现国王并没有什么表示,只好回答道,“王后陛下,我的想法很简单,现在土耳其人开始进攻俄国,您知道的,他们和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世界,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法兰西能够有所行动。对瑞典方面施加一些影响,不能帮了那些土耳其人。我会派人去斯德哥尔摩,呼吁他们停止进攻,接下来就看法兰西的了。”

“很遗憾,我想我不得不对您说抱歉了,教皇陛下,”玛丽毫不犹豫的说道,“瑞典人的进攻真的和我们没有一点关系,所以我们恐怕没有什么办法来劝说他们停战,而且我也不认为谁有那个权力去让他们停止进攻。”

……………………………………………………

庇护六世的意思,玛丽已经完全明白了。教皇陛下这是打算出面干预一下瑞典人和俄国人之间的这场战争,借此来提升一下教廷的影响力,可是又担心如果单单靠自己这么空口白话的呼吁,人家睬都不睬那可就里子面子全都没了。可巧这个时候土耳其人发动了进攻,比起那些东正教徒来说,这些土耳其人可就是实实在在的异教徒了,而更加巧合的是,正处在蒸蒸日上阶段的法兰西国王和王后一家子又恰好就身在罗马,如果能有法兰西帮着说几句,或者关键的时刻展示一下肌肉,这事儿还怕不成么?

玛丽的分析基本上将庇护六世的心理都分析出来了,实际上庇护六世也的确有那样的想法。此事一成,信东正教的俄国人?那都是靠我们天主教英明伟大的教皇陛下才免受两面夹击的,否则的话……是吧?到时候看你们还好不好意思否认“教皇永无谬误”这种说法!这个时机不得不说实在是太好了!平时的时候天主教和东正教那是相当的不和谐,相互之间虽然没有想当年那样水火不容,可也绝对没有多融洽,但是现在不同了,土耳其人来了!不趁着这个异教徒入侵的机会,一方面显示一下教廷的影响力。另一方面恶心一把那些天主教徒们,那真是后悔莫及啊!嗯?不如干脆让天主教徒吃了大亏然后再……那怎么可以呢?那样岂不是显示不出来教廷的影响力了么?现在已经不再是十字军的年代了,现在世俗手中掌握的力量,有一点点的火爆哈。再者说了,说到底了大家也都是跟一个老大混饭吃,派系不同而已,如果你的地盘让别人给抢了,岂不是连带着也堕了我的威名?

可惜的是,教皇陛下这些想法虽然都是好的,但是实现起来困难重重。别的暂且先不说,就拿玛丽和路易十六这统治着法兰西的两口子来说吧,能被庇护六世忽悠的可能性就不大。前文提到过的,路易十五当年干了些什么那是在路易十六幼小心灵中留下深刻印象的,包括最后那段痛苦的人生旅途,对教会趁火打劫的行为愤恨不已的路易十六当然不会轻易允诺;而玛丽,要说起来也蒙主庇佑这些年了,但是打心眼儿里面却还是那个明白“世上没有救世主”的玛丽,虽然现在时不时的将他老人家挂在嘴边,但是他老人家若有知想必就会知道玛丽那只是习惯而已,真要是遇到个什么灾啊祸啊的,可能玛丽想到的还是东边儿的那位老大。

好吧,不管怎么说,既然国王陛下带着老婆孩子已然到了罗马了。那就滋当是那些个不愉快早就被抛到了脑后,而玛丽也愿意给神的代言人一个面子,所以他们会答应下来。问题又来了,帮你吆喝两嗓子不要紧,那是张张嘴的事情,可人家要是不听怎么办?别说那是瑞典人,绝不会挽起袖子对他们展示肌肉,就算换了别人,那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上去亮膀子动手啊,那样法兰西成什么了?打手啊?还真把自己当成老大了啊?

玛丽想的很简单,既然教廷方面想要狐假虎威一把。而且还没有任何有某种回报的表示,那么也只能说抱歉了——玛丽早就和国王说过了,不能容忍别人打着法兰西的旗号去攫取利益,即便现在想要这么做的是教皇陛下。教皇……说白了也不过就是个精神领袖罢了,谁要是指望着教皇一开口那些个国王皇帝们就能赴汤蹈火肝脑涂地,那才是犯了神经了。神的代言人而已嘛,要想让人真的信服,先成了神再说吧。

至于说为什么教皇会突然提出这么一个想法,反正也打算答应下来,答案究竟是什么很重要么?或许庇护六世就是这么一个人,原本他将被拿破仑俘虏似乎也说明教皇陛下可能并不擅长与世俗的君王打交道;或许是他太把自己当作一回事儿了,又看着这家人巴巴大老远的跑过来,以为这是一家善男信女呢;又或者这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其实教皇也没这个打算,考虑到教派之间的关系,这似乎也极具可能性……

……………………………………………………

“路易十六陛下,您的意思呢?”庇护六世转头问道,“难道您也打算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异教徒屠戮上帝的信徒么?”

“呵呵,反正那些土耳其人进攻的是俄国,不是么?”国王微微笑着回答了一句,然后想了想这才继续说道,“上帝说‘你们以为我来,是叫地上太平的吗?我告诉你们:不是,乃是叫人纷争。’;上帝还说‘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上帝甚至还说过‘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

“呵呵,”国王陛下顿了一顿,然后笑了笑说道,“教皇陛下,您看,我们怎么能够违背呢?”

……………………………………………………

宴会进行到这里,已经完全没有继续下去的意义了,虽然双方已经谈崩掉了,不过好在宾主都是一些有身份的人,表面功夫还是做的很到位的。很有一些“买卖不成仁义在”的意思,但是每个人内心当中到底是怎么想的,那就真的或许只有上帝知道了……

Ps:本章节所述内容纯属剧情需要,与现实无关,也无任何对不同宗教及派别的不敬之意。。.。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