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太后 014 那不勒斯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8 00:26字数:1291809

第四卷 太后 014 那不勒斯

在不欢而散的宴会之后。法兰西第一家庭在罗马又逗留了两天,这完全与教廷没什么关系,纯粹是做父亲的想要领着孩子们参观满城的古迹并且对他们讲讲历史,而孩子们也乐于去参观而已。

托斯卡纳的弗朗茨声称自己已经数次参观过这些古迹,于是便结束了他的陪伴任务,自行回佛罗伦萨去了。玛丽看得出来,孩子们对这位完全和他们不在一个年龄层次的表兄的离去,还是颇为高兴的,于是她和国王一商量,压根儿也就不用去问孩子们对这位表兄有没有所谓的好感了。

罗马是个伟大的城市,因而,国王其实不必费心给孩子们讲解历史了,因为费迪南德和约瑟夫似乎已经完全陶醉在罗马帝国的辉煌之中,往往不等父亲开口,就已经把他们所知道的历史知识,讲给弟弟妹妹们听了。也正是因为如此,两天的参观活动中,气氛一直很好。

玛丽却一直在考虑另一件事情,直到全家离开罗马前往那不勒斯,她终于下定决心,在马车上和国王讨论起来。

“奥古斯特。你有没有想过,意大利不会把现在这种分裂的状况持续的太久,它有可能成为一个统一的国家?”

“哦,玛丽,这怎么可能?”国王显得很诧异,“意大利在罗马帝国之后,就一直是个分裂的国家啊。”

“而且,玛丽,”国王微笑着,“你的娘家不可能统一意大利的,这样的话,大概所有的国家都会站出来反对的。”

“我的娘家当然不可能统一意大利,”玛丽又好气又好笑,“奥古斯特,你想到哪里去了,你也不想想,现在是哪个国家占据着意大利的半壁江山。”

“那不勒斯和西西里王国?”国王惊讶的重复了一下,然后又仔细想了想,“玛丽,确实,理论上有可能统一意大利的,大约只有这个国家了,但大约还要再过上几十年乃至近百年,等统治那不勒斯的波旁家族和西班牙从关系到血缘,都再疏远一些。”

“不过,玛丽,意大利不会统一的。”国王又补充道,“至少教皇不会愿意看到意大利的统一的。”

“假如教廷力量衰弱到无法阻止统一的势头呢?”玛丽试探性的问道,“奥古斯特,你有没有感觉到,教廷的力量已经比几百年前有了很大的削弱呢?”

“确实如此,”这样的历史问题难不倒国王,他很快给出了答案,“如果按照你这么说,意大利确实有统一的可能。不过,玛丽,你现在提出这个问题,是想说明什么呢?”

“也没什么,”玛丽用一种轻松的口气回答,“只是突然想到,我们似乎应该确定一下应该如何对待那不勒斯和西西里王国,而不是把他作为西班牙的附庸。”

“那么,要把弗朗索瓦或者约瑟珐嫁到那不勒斯去么?”国王的思维这一次转得有些过快了。

“奥古斯特,我觉得现在说嫁不嫁为时尚早,”玛丽笑了笑,“只是我们到了那不勒斯以后,应该多多留意。”

“那是当然。”国王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不过,玛丽,我觉得也许你忘记了一点,你的姐姐现在正在那不勒斯几乎掌握了国政大权,事实上,只要她或者她的丈夫活着,意大利统一都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国王这么一说,玛丽也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不切实际,或者那不勒斯和西西里王国真有可能统一意大利,但绝不是现在国王是西班牙王子,王后是奥地利公主的时候。

从某种程度上说,法兰西国王和王后到访那不勒斯和西西里王国,就表明了一种态度。因而法兰西的第一家庭在那不勒斯所受到的热情欢迎,也就让人毫不意外了——玛丽也是见到了自己的卡洛琳娜姐姐之后,才发现,这次看似平常的访问,是多么符合她姐姐的那个把那不勒斯和西西里王国列为欧洲列强之一的野心啊。

玛丽记忆中的卡洛琳娜,是个温柔的甚至有些娇弱的美丽少女,她曾经因为不满意这场婚姻,哭着从维也纳来到了那不勒斯。而现在,她毅然美丽如初,却变得骄傲而又野心勃勃,甚至连初来乍到的法兰西国王,也看得出她那咄咄逼人的占有欲。

“我以为我又见到了帕尔玛公爵夫人,”国王私下里对玛丽说,“亲爱的,幸亏上帝让你长得不像你的姐姐们。我可不想成为可怜的那不勒斯表兄或者帕尔玛表兄。”

如果我不是穿越的,大约也和她们差不多吧……玛丽这样想着,她终于确认,自己的三个嫁了人的姐姐,不论是在相貌上还是在性格上,真是宛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都那么高傲,敢作敢为,甚至还都充满了野心,难道这真的是由于,她们的母亲是位伟大的女王的缘故么?

相对来说,那不勒斯和西西里王国的国王费迪南多一世也同样让玛丽吃惊不小——玛丽还记得,卡洛琳娜当初反对这场婚姻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位年轻的国王从相貌到性格,都让人难以接受,而现在站在玛丽眼前的她的这位姐夫,性格姑且不论,单就相貌上,却是玛丽见过的卡洛斯三世的子女中,长得最好的一个了。

卡洛琳娜王后安排丈夫带法兰西国王去打猎,显然是想把国家大事在王后们闲谈的层面上解决掉。玛丽当年和她的这位姐姐相处的还算好,因此也不介意陪着她聊聊天。

唯一郁闷的是国王,他在听说了这一安排之后。苦着脸问玛丽,“亲爱的,你会告诉我你们谈话的内容吧?”

“当然,”玛丽微笑着,“奥古斯特,你就放心的去给那不勒斯的野生动物带来噩运吧。”

卡洛琳娜王后用抱怨自己的丈夫做开场白,即便已经生下了十个孩子,她似乎还是对丈夫心存不满。按照她的说法,那不勒斯和西西里国王也许在表面上看还算正常,但事实上,他的古怪行为多的难于计算。而且没受过什么教育,文化素质极低,这全都是因为他八岁就离开父母到那不勒斯来当国王,而当时的摄政者贝尔纳多.塔努奇侯爵有意识的忽略了对他的教育,使他成长为一个既粗俗又庸俗的人。

这确实是玛丽所没有想到的,于是她好心好意的安慰了姐姐一番,好在她已经能够完全支配她的丈夫,而国王似乎也愿意将政务交给她处理。卡洛琳娜王后似乎是觉得自己的最初目的已经达到,便又向玛丽介绍起她的朝政来,说她如何努力使那不勒斯摆脱西班牙的影响,与奥地利和英国结盟,并且也同样希望与法国结盟。

“当然,我们都应该与约瑟夫哥哥保持良好的关系,”玛丽回答道,“但是你想必知道,法兰西和英国的关系并不算和睦,因而我也不得不劝说你,不要与那些狡诈的英国人走得太近。”

卡洛琳娜王后毫不犹豫的回答,她觉得英国人并非不可结盟,至少她遇到的英国人,就是完全值得相信的,然后她认真介绍了她的首相约翰.阿克顿准男爵,但在玛丽看来,这家伙不过是一个英国冒险家而已。

“你不能只依靠一个外国人来管理整个王国,”玛丽建议道,“要任用本国人,不然让约瑟夫哥哥推荐一些奥地利人给你也好啊。”

但卡洛琳娜王后显然另有想法,于是这方面的谈话就没有继续下去,话题转到了子女们的婚事上,其实,这大约才是这次谈话的真正重点所在。

相对于托斯卡纳的利奥波德家的男丁众多,那不勒斯这边的情况就要糟糕的多,卡洛琳娜王后生了十个孩子,四男六女,活下来的男孩就只有次子弗朗切斯科,女儿们还活下来四个,于是做母亲的一上来。就表示说希望自己出生于1773年的二女儿能成为下一代的托斯卡纳大公妃。

“玛丽,你的女儿们应该不会和约瑟夫哥哥的儿子们联姻了吧,”卡洛琳娜有些急切的说,“我希望我的大女儿能嫁给查理.弗朗茨,她是我们这兄弟姐妹的孩子中,年龄最大的,我从小就按照帝国皇后的标准教育她的呢。”

因为年龄上差的太多,玛丽从没有考虑弗朗索瓦成为皇后的可能,而大女儿似乎也对托斯卡纳的弗朗茨不感兴趣,于是她对于卡洛琳娜的这种美好的憧憬,并没有提出任何的反对意见,相反,她还是把这次带孩子们出来的主要目的,和卡洛琳娜认真说了说。

“玛丽,你对你的孩子们太放纵了,”卡洛琳娜大惊小怪的感叹到,“想想我们的女王母亲当年,在安排我们的婚事的时候,除了她一直钟爱的克里斯蒂安,她有没有和我们商量过呢。”

“法兰西和我们奥地利不一样,”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特殊,玛丽只能把如此“放纵”的原因推给自己的丈夫,“法兰西波旁家历来不讲究政治联姻,国王也十分宠爱孩子们,所以就在婚姻方面,尽可能的留给他们一些自由。”

“玛丽,你可不能由着你丈夫乱来,”卡洛琳娜似乎是在指点玛丽,“你一定要在孩子们的婚事上做主,弗朗切斯科出生于1777年,你的两个女儿在年龄上都和他很适合。”

玛丽觉得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别扭,突然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姐妹共侍一夫的古代中国,她赶忙努力将这些怪异的念头都赶出脑海去,然后若无其事的笑了笑。

“卡洛琳娜姐姐,我觉得你的两个年纪小些的女儿,与我的儿子们在年龄上也算适合呢,因此,不如让孩子们相处一段时间,看看究竟是谁最适合谁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