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太后 015 再回维也纳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4:59字数:1291809

仅仅是与那不勒斯和西西里王国的国王和王后接触了一天。国王和玛丽在不对他们的孩子抱有希望方面,已经达成了共识。

做父亲的自己就没受过什么教育,素养低且行为古怪,做母亲的除了接连不断的生孩子之外,还要忙于干政,这样的一对夫妻,实在不能指望他们教育出优秀的孩子们。

当天晚上国王甚至把准备上床睡觉的孩子们专门叫了过来,叮嘱他们即便他们的那不勒斯表亲有什么过于失礼的举动,也要装得没事儿一样,而且,由于那不勒斯多少还算是西班牙的附庸,所以,也不许出现像在托斯卡纳的那种挥拳相向的状况。

事实证明,国王的担心似乎有些多余,那不勒斯的四位小公主们,甚至要比她们的西班牙表姐妹懂礼貌一些,而被当成宝贝的唯一的王子弗朗切斯科,虽然明显是个被宠坏的孩子,却也没做出什么太讨厌的事情——这也许是由于他们的父亲,在玛丽看来,费迪南多一世国王就是个叛逆期无限延长的青少年。虽然行为乖张,在最基本的为人处事上,却也还有他自己的原则。就连国王也评价他的这位堂兄,要比将来要继承西班牙王位的那一位好相处的多。

真正让人难以忍受的,或者就只有那不勒斯王后了,在随后的几天里,她又和玛丽亲切友好的交谈了数次,指望用一场王子公主间的联姻,让“她的”王国加入法兰西盟国的行列。

“亲爱的姐姐,如果你不和英国人走得太近,在国际问题上和法兰西的政策保持一致,我们就算是盟国了啊,”玛丽想要敷衍过去。

事实上,玛丽和国王也讨论过女儿们嫁到那不勒斯的可能,而在这夫妇俩还在为查理的婚事颇为郁闷的时候,显然不可能再轻易为女儿们定亲,更何况,国王对弗朗切斯科王子也算不上满意。

“如果弗朗索瓦或者约瑟珐到了她们伊丽莎白姑姑这个年纪,有人和我说她们能得到那不勒斯的王冠,我大概才会立刻点头同意吧,”国王难得说出这种具有讽刺意味的话来。

不过私下里,国王还是叫玛丽去征求了两个女儿的意见,可想而知,两个小姑娘对于这位她们父亲都不喜欢的那不勒斯表兄是不会产生什么好感的,而王冠对她们的诱惑力,至少现在还没有体现出来。

于是直到法兰西的第一家庭离开那不勒斯,卡洛琳娜

王后也没有得到她所期望的允婚。因此,她看来是有些恼羞成怒了,在送别宴会上,王后突然说起,要为自己的宝贝儿子求娶比他大三岁的表姐,约瑟夫二世的小女儿,帝国公主玛丽亚.伊丽莎白。

遗憾的是,卡洛琳娜王后的这番话并没有得到设想的效果,法兰西的公主们压根儿没有“心上人”被抢走了的良知,而法兰西国王甚至还笑呵呵的逗弄弗朗切斯科,问他要不要跟着法兰西的兄弟姐妹们一起去奥地利,可以亲眼看看这位传说中颇为美丽的帝国公主。

即便是走了回头路,法兰西的第一家庭离开那不勒斯的时候,心情却还是不错的。返回罗马,再返回佛罗伦萨,稍事休息后,到达摩德纳,在那里,法兰西国王和王后受到了摩德纳公爵的热情欢迎,57岁的公爵是费迪南德的岳父,看起来很健康。连国王也私底下对玛丽说,她的费迪南德哥哥想要得到公爵的位子,恐怕还要等上至少十年呢。

一家人没有在摩德纳久留,便赶往米兰,这已经是奥地利的正式领土了,约瑟夫二世皇帝显然给了妹妹和妹夫足够的重视,他派了自己的长子,刚刚“登基”的罗马国王查理.弗朗茨前来迎接法兰西国王一行。

??玛丽看到查理.弗朗茨真是感慨良多,这个仅仅比她自己小八岁的男孩是她改变这个被自己穿越的世界的第一个产成品,一晃二十一年过去,这个世界,已经被她改变到了她自己都不知它会走向何方的地步了?

而国王的关注点还是停留在孩子们身上,他断言说据他观察,只有八岁的小弗朗索瓦公主对这位比她大十三岁的表兄有些着迷的表现,玛丽觉得不太可能,他干脆就叫来那两个当哥哥的要他们支持自己。

??“我去问问查理.弗朗茨表兄,到了二十一岁还没有结婚,是不是在等我们的弗朗索瓦妹妹,”约瑟夫立刻说?

“那不可能,”费迪南德不满的瞪了弟弟一眼,“他们从未见过面。”

“不过爸爸妈妈如果想要促成这场婚姻的话,到也不是不行,”费迪南德又仔细想了想,“可以考虑向皇帝陛下施压,反正再过三四年,弗朗索瓦就能出嫁了。”

“我可不希望弗朗索瓦那么小年纪就出嫁呢!”国王立刻说。

??“奥古斯特,我相信弗朗索瓦即便是对查理.弗朗茨有好感,也不过是因为她还从未遇到过如此出色的年轻人而已,所以你不必因此大惊小怪。”玛丽最后下了定论,“还有费迪南德和约瑟夫,你们要记住,我们从来没有想让你们的妹妹成为帝国皇后。?

于是话题转移到米兰当地的风物上,聊了几句这座名城的历史古迹,费迪南德突然问道,“爸爸,妈妈,你们说约瑟夫二世陛下会不会把米兰变成一块真正的大公领地?”

米兰和托斯卡纳一样,都是奥地利在这个世纪才得到的大公领地,但奥地利方面始终没有封出一位米兰大公来,现在米兰的事务,一方面是奥地利派出了一些官员,另一方面,则是在摩德纳的费迪南德管着。

国王很仔细的想了想,“费迪南德,你说的不错,你们的皇帝舅舅有三个儿子,确实有可能封一个出来做米兰大公的。”

??“卡尔.约瑟夫大公比弗朗索瓦妹妹大九岁,他最有可能成为米兰大公,这样的话,妹妹可以考虑做米兰大公妃,”费迪南德立刻给出了建议?

“反正我们的两个妹妹。是不能嫁给没有领地的男人的!”约瑟夫立刻附和道。

“这个问题确实值得考虑,”国王转向自己的妻子,“玛丽,到了维也纳,你可以在非正式的场合问问你哥哥,不过在那之前,我们还是要确认那位卡尔.约瑟夫大公配得上你妹妹。”

“爸爸大概是觉得,整个欧洲就不会有配得上两位妹妹的贵族青年了吧?”约瑟夫笑道。

“岂止是整个欧洲,”国王也笑了起来,“是整个世界。”

法兰西国王一行自然不会在米兰久留,仅仅休息了一天。大家就再次启程,越过阿尔卑斯山脉前往奥地利,一路上,孩子们就像他们的父母亲当年第一次见到这雄伟山脉时一样,只能用赞叹和种种的惊讶来表明自己的感情。

于是这一路的旅行是颇为轻松的,罗马国王负责给法兰西的王子公主们介绍沿途风物,而等进入了奥地利境内之后,玛丽也可以带着国王去怀念一下,她当年出嫁法国时走过的那条道路。

这一次的旅行速度要比当年玛丽出嫁时的长途奔波慢上不少,于是经过近二十天的跋涉,法兰西王室的出访团终于到达了维也纳,约瑟夫二世显然知道他的妹妹妹夫在凡尔赛早已习惯于盛大的排场,于是在欢迎仪式上,也极尽奢华之能事。

对于奥地利方面来说,这不仅仅是一次简单的外国君主来访,事实上,近百年来哈布斯堡王室嫁到外国的公主,能够以这种方式回来探亲的,也只有这么一个玛丽.安托瓦内特,从某种程度上,证明了哈布斯堡家族的和亲外交,在法兰西所取得的空前成就,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约瑟夫皇帝会如此的重视了。

君主们的见面以及繁琐的仪式必不可少,而玛丽做的第一件事,是带着孩子们去拜谒了维也纳皇家墓穴——法兰西的国王礼节上不能去拜谒他岳父母的灵位,而谁也无法阻止法兰西的王子公主们去拜谒一下他们的外祖父母。

孩子们其实是主动要去的,而他们一走到地下墓穴的门口,立刻就被皇家墓穴那阴森的气氛震住了,玛丽甚至在约瑟珐的眼睛里读出了恐惧,这可怜的小姑娘强忍着,玛丽立刻叫人把约瑟珐和查理带了出去,她本来想让弗朗索瓦也出去的,但小姑娘死活不干,于是玛丽只得带着三个大孩子继续向里走。

虽然整个墓穴里葬的都是哈布斯堡王室的先祖和一些重臣,但就连玛丽本人,行走在一间接一间的墓室中。看着那些拜访整齐,大大小小,风格各异的棺材时,还是觉得脊背发凉,她甚至会想到,这些棺材里的人,在另一个世界,会不会知道她是一个穿越者呢?

三个大孩子直到站在他们外祖父母的墓前,都保持着勇敢,费迪南德和约瑟夫牵着妹妹,弗朗索瓦则抓着他们带来的花环,三个孩子肃立着,听跟随他们前来的,管理墓穴的嘉布遣会修士们介绍整个墓室安放的那些棺材们。除了玛丽的父母亲以外,他们未能活到成年的孩子们,以及几个大臣,都葬在这里。

孩子们跟着他们的母亲祈祷了一会儿,一行人便离开了。等走到墓室的外面,玛丽才发现,弗朗索瓦的脸色异常苍白。

“宝贝儿,”玛丽赶忙把女儿搂到怀里安慰,“是妈妈不好,妈妈不该带你来这里的,不要害怕,这里埋葬的都是我的祖先,他们会保佑你的。”

“妈妈,不是说人死了是上天堂了么?”弗朗索瓦突然问道,“为什么他们会埋葬在地下?”

“没有什么人能上天堂的,”玛丽还没顾得上回答,约瑟夫就ha嘴道。

“胡说,”费迪南德立刻指责弟弟,“只有善良的灵魂能上天堂,而所有的肉体都要留在人世间的。”

益。PS:9点半的时候,正写到一行人到了奥地利,突然听说N妖精们去爆了百年恩来吧,作者当时真的被气到了,很长很长时间一个字都没写出来,勉强把后面的一段写完,作者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另外通知一下,若本文读者中有妖精,敬请自行离去,多说无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