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太后 017 艳遇和求婚者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23:28字数:1291809

国王和玛丽回到驻地。就发现孩子们似乎遇到了什么让他们兴奋的事情,异常热闹。

只有四个孩子在,费迪南德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国王刚要开口问约瑟夫,弗朗索瓦已经抢着嚷道,“爸爸,妈妈,费迪南德哥哥遇上了一个漂亮姑娘!”

国王和玛丽都惊呆了,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盯着约瑟夫,这孩子在他父母进来之后已经平静了下来,这时候故意一本正经的回答道,“我和费迪南德在霍夫堡宫的花园里遇上那位巴登藩侯世子家的郡主了,她家里没有按时把她的舞会礼服送过来,所以她参加不了晚上的舞会,正躲在花园里哭呢,费迪南德没有告诉她我们的身份,但是要弗朗索瓦把舞会礼服借给她了。”

孩子们这时候都安静了下来,等着看父母的反应,玛丽觉得这情节实在是太过于凑巧了,正思索着要不要再去打听是否为刻意安排,而国王已经笑呵呵的问女儿。“你把舞会礼服借给那位小姐了?”

“当然,”弗朗索瓦的表情,仿佛干了一件天大的好事般骄傲,“就是那件粉红色没有穿过的,我和费迪南德哥哥说了,反正我也没有穿过,就送给她了。”

“好孩子!”国王奖励性质的亲了亲弗朗索瓦的脸蛋,然后转向次子,“怎么样?约瑟夫?那位小姐长相如何?”

“应该是费迪南德哥哥喜欢的那种类型吧,”约瑟夫还是一本正经的,“是个娇嫩的小姑娘。”

“好吧,等费迪南德回来,我亲自来问他,”国王兴致很高,“约瑟夫、弗朗索瓦,今天你们的皇帝舅舅为他的儿女们向你们提亲了。”

两个孩子这下子傻眼了,弗朗索瓦更是涨红了脸。等国王把皇帝的安排都告诉两个孩子,约瑟夫立刻吹起了不成调的口哨。

“能从那位那不勒斯王储手里抢走姑娘,我真是太荣幸了,”然后他兴致勃勃的转向妹妹,“弗朗索瓦,我早就告诉过你,不用担心,爸爸妈妈一定会给你安排最出色的男人的。”

弗朗索瓦羞得无地自容,索性一头钻进玛丽的怀里,国王立刻开始指责次子,“约瑟夫。认真点儿,假如人家玛丽亚.伊丽莎白女大公看不上你,我和妈妈是不会帮你的。”

“用不着你们帮忙,”约瑟夫趾高气扬的,“我会自己去求皇帝舅舅,让他把女儿嫁给我。”

国王显然对约瑟夫这种表现有些不满了,他一边派人去找费迪南德回来,一边把约瑟夫带到自己房间去教育,最后还不忘嘱咐玛丽,“亲爱的,好好帮我们的弗朗索瓦打扮打扮。”

国王历来不喜欢舞会,恰好约瑟夫皇帝也不喜欢,于是两对做父母的都只是象征性的跳了第一支舞,便坐到一边去了,因而这一晚上在霍夫堡宫的舞会中,法兰西的王子公主们是绝对的主角,他们的奥地利表兄和表姐们都让着他们,而且对他们殷勤备至。

的。家里有5岁到15岁女儿的德意志诸侯们来了不少,虽然法兰西王储选了巴登藩侯世子家的卡洛琳做第一个舞伴,但按照最初的安排,等那些公主郡主们被介绍给王储之后。他还是要从她们中间选出更多的舞伴

玛丽看着儿子周旋于那些少女们以及她们的父母亲

之间,突然觉得费迪南德似乎真的是长大了,可当她把这一感觉告诉国王之后,她的丈夫却显得不以为然。

“玛丽,那是因为,在凡尔赛的时候,我们总是把他当做小孩子看待,而现在,”国王指了指舞池的方向,“这里的人是把他当做成年人来看了。”

而约瑟夫就有些郁闷了,他的第一个舞伴自然是玛丽亚.伊丽莎白女大公,但问题就是,这位比他大一岁的表姐居然比他高出了半个头。而且,女大公似乎对他这个小表弟并没有太大的兴趣,跳完第一支舞,就把他甩到一边,自顾自的走开了。

父母们把这一情景都看在眼里,国王和玛丽只是置之一笑,伊莎贝拉皇后却说道,“玛丽亚.伊丽莎白就是这个样子,从小被我宠坏了。”

皇帝看了妻子一眼,把他的教子叫了过来,对着他的耳朵轻轻嘱咐了几句,玛丽看出来,约瑟夫必然是得到了皇帝的某种保证,才又鼓足了勇气,去找他的那位准未婚妻了。

就听伊莎贝拉皇后又问道,“玛丽,你和国王陛下打算给我的小玛丽亚.伊丽莎白什么封号呢?”

这问题有些失礼了。玛丽看了国王一眼,她的丈夫似乎在装作没听见,于是她不慌不忙的笑了笑,“伊莎贝拉嫂嫂,你就放心好了,国王和我给约瑟夫封号的时候,一定会考虑你的宝贝女儿的。”

弗朗索瓦那边,则一切都比较顺利。玛丽其实很惊讶于约瑟夫二世教育子女的方法——他当年是皇帝和女王最不听话的孩子,却教育出了三个谦恭有礼性格平和的好儿子,也真是一种奇迹了。卡尔.约瑟夫大公整晚上都陪在弗朗索瓦公主身边做护花使者,女方的两位家长认真观察,一致认为小姑娘对这位大她九岁的表兄也并没有任何的反感情绪。

“那我们就把这两门婚事定下来吧,陛下,”国王高高兴兴的对他的内兄说道。

这大约算是法兰西第一家庭的这趟出访中成就最大的一个晚上了,至于法兰西王储,当晚返回驻地之后,还没等他的父母想好怎么“审问”他,这孩子就主动对玛丽说,“妈妈,我已经答应邀请卡洛琳郡主到凡尔赛来做客了,你能不能帮我邀请一下她的父母啊?”

好在做父母的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玛丽看长子一眼,笑道。“费迪南德,你确定只是邀请他们来凡尔赛做客么?”

“是的,妈妈,”费迪南德很肯定。

“那我应该用什么理由邀请巴登藩侯世子一家呢?”

费迪南德想了想,鼓足了勇气,“妈妈,就说是我很希望在凡尔赛见到卡洛琳郡主好了。”

“好吧,费迪南德,”玛丽笑了笑,“如果你什么时候觉得自己想要和这位小姐结婚了,就告诉你爸爸和我。我们好去帮你向巴登藩侯求婚。”

“哦,妈妈,”费迪南德涨红了脸,显得很是慌乱,“我的婚事,还是你们决定吧,我乐意娶任何你们安排给我的姑娘。”

这孩子说完这句话,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般,匆忙向父母行了礼,就夺门而逃了。玛丽看看自己的丈夫,“奥古斯特,你说费迪南德怎么做出了这么奇怪的事情,他一边向某位小姐表达明显的好感,一边要我们给他安排婚事。”

“这很简单,玛丽,”国王看起来完全明白了,“费迪南德看上了那位卡洛琳郡主,但总算他还记得自己是法兰西王储,明白自己的婚事应该由我们安排。”

“哦,”玛丽也明白了,“他这是在暗示我们给他定下这位姑娘了。”

“所以,玛丽,你还是去邀请巴登藩侯世子一家到凡尔赛做客吧,我觉得我们可以在凡尔赛定下这门亲事了,”国王笑嘻嘻的总结道。

从法兰西国王和王后的角度,三个大孩子的婚事定下来之后,这次出访的任务算是基本完成了,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在维也纳居然还有意外收获。

事情起源于罗马国王前来拜见他的法兰西姑父,并带来了自己的一位朋友,列支敦士登王子约翰,这年轻人是现任列支敦士登大公的弟弟,高大英俊,风度翩翩,现在在奥地利军中服役。

但国王和玛丽很快就被这年轻人惊呆了,他居然是来向法兰西国王的求婚的,而求婚的对象。则是国王的妹妹伊丽莎白公主。

两位陛下用审慎的眼神打量着这做出冒失举动的年轻人,查理.弗朗茨赶忙在一旁解释着,现任列支敦士登大公阿洛伊斯一世是1783年结的婚,到了今年,他的妻子在流产后被确诊不能再生育了,也就是说,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将成为下一任列支敦士登大公,他本人则是一位非常出色的人才,四年前进入奥地利军队,现在已经是将军了。

然而国王始终摇头,“法兰西的公主,不可能嫁给一个奥地利军官,哪怕这个军官是爵位继承人。”

这位王子立刻表示,他已经征得了皇帝陛下的同意,如果法兰西国王允许的话,他将加入法兰西的军队,为法兰西战斗。

“这么说,皇帝陛下是支持阁下这种冒失的行为咯?”国王仍然有些不满。

??查理.弗朗茨立刻表示,他的父皇只是觉得,这婚事如果能成功,也是一件美事?

“既然如此,阁下,”大约是想给约瑟夫皇帝一个面子吧,国王也让步了,“我现在不想给您任何承诺,但我希望看到你的行动,请你拖离奥地利军队加入我的随员队伍吧,等回到了凡尔赛,我将会给你在奥地利军中相同的职位。”

然而,等这求婚者恭敬的退下之后,国王却换了副表情,“玛丽,我觉得这个年轻人除了冒失之外,相貌可真是不错啊,如果他的才华和他的相貌相当的话,没准儿伊丽莎白真的会看上他呢。”

“而且他只有二十四岁,还很年轻,”玛丽一直扮演着旁观者的角色,这时候终于有机会开口了。

“除了身份有些低之外,比西班牙的那两位王子好多了,”国王总结道,“天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当上列支敦士登大公呢,如果伊丽莎白愿意嫁给他,我们就给他一个封号,让他好好的为我们干上几年甚至十几年。”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