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太后 019 粉墨登场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23:29字数:1291809

彼得洛维奇先生又来凡尔赛了。除了祝贺两位年轻的亲王之外,他的主要目的,当然是指望法兰西方面能在俄罗斯和瑞典之间多多调和,至于瑞典占据的那些芬兰的冻土带,保罗一世一点儿也不吝惜让它们转而成就古斯塔夫三世的赫赫战功,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在北线停战,以保证俄罗斯能在黑海地区成功的击退土耳其,顺便把北方的损失从土耳其人那里找补回来。

这一次,国王也觉得是瑞典得到好处了,于是他亲自写信给古斯塔夫三世,劝说他见好就收与俄罗斯议和。而让玛丽高兴的是,斯德哥尔摩传来的消息,古斯塔夫三世也颇有自知之明,或者说,这一次的战果,已经足以让他满意了。

?停战。1785年3月底,在法兰西的居中调停下,瑞典和俄罗斯正?

正是春暖花开的好时节,凡尔赛的贵族们当然不会放弃这寻欢作乐的机会。贵妇人们都在谈论国王从维也纳“带回来”的列支敦士登王子,这位王子凭借他那英俊的相貌和不凡的谈吐。在短短两三个月内赢得了全凡尔赛的关注以及相当数量贵妇人们的青睐,这其中,当然包括约翰王子一心想要吸引的法兰西伊丽莎白公主。

事实上,国王和玛丽旅行归来不久,一份详细的来自于驻维也纳大使的,关于列支敦士登约翰王子的情报就送到了凡尔赛国王的书桌上,这位王子有据可查的人生经历堪称完美,他在奥地利军中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如果真要说有什么缺陷的话,也就是在他前往奥地利军中服役的动机上——有传闻说,这位王子居然指望高攀上约瑟夫皇帝的公主们,特别是长公主玛丽亚.特蕾莎。

国王不免要嘟囔几句“不自量力”之类,玛丽倒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德意志的诸侯中从来都不缺少离家闯荡并寄希望于攀上一门贵亲的非长子,往前数十几年有她那位就任匈牙利副王的姐夫,往后数十几年,差不多那位萨克森哥达的伟大家长也该出生了。

夫妻俩一合计,还是把这份情报原封不动的送给了伊丽莎白公主,同样送去的,还有前几天送来的关于两位西班牙王子的介绍,西班牙方面这一次也颇为积极,卡洛斯三世授权西班牙驻凡尔赛大使全权操办此事。

伊丽莎白始终没有做出决定——整个欧洲都知道卡洛斯三世一家子都长得不怎么样,想来年轻的公主当然无法忽视眼前殷勤备至的英俊王子。在这方面,就连国王也对约翰王子颇为满意,贵妇之中不乏对列支敦士登王子投怀送抱的,但这年轻人除了向公主献殷勤之外,对别的女性都是不假颜色。

其实玛丽和国王最终也没弄明白约翰王子是怎么搞定自家妹妹的。不过在复活节前,伊丽莎白公主已经改口表示,她相信列支敦士登王子能给她带来幸福,于是在复活节的家宴上,也就有了这位王子的一席之地。而过了复活节,紧接着的就是伊丽莎白公主的订婚礼。

在订婚之前,国王和玛丽跟这对未婚夫妇商量了半天,终于决定把阿朗松伯爵领地赠与伊丽莎白公主做嫁妆,但约翰王子没有得到封号,而且,这次赠与还有附带条款,假如约翰王子能够继承列支敦士登大公的爵位,夫妻俩将把这块领地归还给国王,而假如王子不能继承爵位的话,两人的长子就将得到阿朗松伯爵的封号。

玛丽觉得,她这个小姑子历来都是存在感很低的——她上一次给玛丽留下深刻印象的,恐怕就要算是英国人一出手她就非得嫁过去这件事了。不过这一次也还是由于婚事,才终于又使她频繁的出入于公众视线之中了。因此当她听说有位某某夫人在伊丽莎白公主的候见室晕倒了之后,压根儿没把这事和什么她记忆中的历史事件联系到一起去。

“可是,陛下,”诺阿伊伯爵夫人欲言又止。“那位晕倒了的夫人前几天也在您的候见室晕倒了呢。”

“如果她生病了,就不要到宫里面来么,”玛丽想了想,“诺阿伊夫人,请您关注这一点,我不希望在宫里看到太多的病人,这样不好。”

事实证明,玛丽完全想歪了,一直到她的小姑子前来拜访她之后,她才明白,自己又要和某个重要历史人物碰面了。

“陛下,我没有想到,在我哥哥和您的统治之下,某个有着高贵血统的王室后裔,居然过着如此贫困的生活,以至于由于饥饿而在我的候见室里晕倒。”

伊丽莎白公主叫玛丽“陛下”而不是“嫂子”,那就意味着她确实有什么不满——玛丽想到这一点之后,才注意到小姑子这句话的主要内容。

“什么?王室后裔?”

“是的,昨天在我的候见室晕倒的那位德.拉莫特夫人,她是瓦卢亚家族的后裔,”伊丽莎白公主冷冰冰的回答,“她没有年金,完全kao她丈夫在军队里的微薄薪水度日,我想说,这样对待圣路易的子孙不是我们波旁家族做事的方式。”

这时候,玛丽终于找到了关注的重点,瓦卢亚家族的后裔,多么特别的字眼,难道是那位导致王后身败名裂的女骗子终于粉墨登场了么?

玛丽想了想。便有了主意。当务之急自然是安慰好小姑子,于是她笑道,“亲爱的伊丽莎白,我还不知道有这样一位夫人呢,你放心,我会尽快派人去调查的,如果真是由于你哥哥和我的疏忽导致她生活悲惨,我们一定会补偿她的。”

当着伊丽莎白的面,玛丽就命令诺阿伊伯爵夫人,叫人去打听打听这位瓦卢亚家族的后裔在宫里面出入的情况,伊丽莎白公主这才满意的离开了。

“嫂子,在你的调查得出结论之前,我会让德.拉莫特夫人做我的亲随侍女的,”这姑娘临走的时候这样说。

??很快,关于德.拉莫特夫人的一份简单调查结果被送了上来,这位夫人近期在凡尔赛频繁出入,一半以上的贵族听说过她对自己悲惨身世的叙述——幼年失去双亲,被某某贵夫人收养,由于颠沛流离而失去了证明身份的文件等等?

玛丽强烈克制着自己对这个历史上有名的女骗子的好奇心,她不能接见她,一次小小的接见还不知会被这别有用心的女人如何利用,她需要一个能使这个女人从凡尔赛消失的办法,而在她想出这个办法之前。国王也为了同样的事情来找她了。

??“哦,玛丽,你也知道德.拉莫特夫人的事情了,”国王皱着眉头,“我觉得她对于自己身世的描述颇多漏洞,但她似乎已经巧妙的得到了好几位大臣的同情,他们认为应该给她一份体面的抚恤金,给她的丈夫一个团长的头衔。总之,让一个王室的后代能享有一定的照顾。?

“那么,奥古斯特,你决定如何处理这位夫人的事情呢?”玛丽问道。“要知道,伊丽莎白妹妹已经收留她做自己的侍女了。”

“我还没决定如何处理,”国王犹豫着,“也许,玛丽,我觉得应该派人认真调查一下德.拉莫特夫人的背景,如果她真的是瓦卢亚家族的后裔,我不介意给她一点儿资助,但前提是,她不能这样子把凡尔赛闹的鸡犬不宁。”

“只是……”国王又补充道,“去调查这位夫人的人选很重要,需要一个特别中立的人,因为我担心,如果调查结果不利于这位夫人,会有人说我们家族迫害她。”

夫妻俩都陷入了沉思,好在玛丽很快想到了一个人。

“奥古斯特,就请我们的约翰妹夫去调查这件事吧,毕竟这位夫人现在已经是伊丽莎白公主的侍女了。”

“约翰是个合适的人选,”国王想了想,“但是,玛丽,你不觉得这件事情对他来说难度太大了么?”

“奥古斯特,你不是一直都想考察一下约翰妹夫的才华么?”玛丽笑了起来,“我们又不打仗,没什么可以考验他的地方,不如先让他去试试,真要不行,我们再想办法帮他就是了。”

“那就让约翰去吧,”国王决定了。

列支敦士登王子的差事办得很顺利,过了不到一个星期,他就送来了关于雅娜.德.瓦卢亚,或者说是德.拉莫特夫人的详细背景调查,而且,调查的结果不是一份,而是两份。

王子毕恭毕敬的解释着,由于

这位夫人的人生经历确实复杂,事实上。虽然调查的结果确实能证明她是亨利三世的直系后裔,绰号“酒鬼”的雅克.德.圣雷米的亲生女儿,但由于她那充斥着乞讨,修道院以及不检点生活的人生经历,真要是说她是个冒牌货,也一定能让绝大多数在凡尔赛的贵族们相信。

“哦,小约翰,你干得很好,”国王喜欢像历史上那些法兰西君主们一样,在内弟的名字前面加上一个“小”字,“既然她确实是瓦卢亚家族的后裔,我们就给她安排一笔抚恤金吧。”

“陛下,恕我直言,”约翰王子急忙近前一步,“我之所以准备了两份调查结果,是因为,我认为这位夫人不应该出现在凡尔赛宫中,而且,出于私人的考虑,我不希望我的妻子身边有这样的侍女。”

玛丽有些惊讶,这位列支敦士登王子还真是个狠角色,那么,不如看看他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吧。

“小约翰,你的意思是……”国王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犹豫起来。

“请陛下决断,”列支敦士登王子深深鞠了一躬。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