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太后 021 王后的项链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14字数:1291809

第五卷 太后 021 王后的项链

巴登藩侯世子一家人。似乎吊足了法兰西王储的胃口,他们与法兰西第一家庭在维也纳分别回到巴登之后,就写信来说世子夫人病了,于是这一家被凡尔赛众人期盼已久的访客,直到5月份才正式出发前往法国。

客观来说,国王和玛丽对于准亲家还是颇为重视的,国王派了一队龙骑兵到边境上迎接,顺便护送世子一家前往凡尔赛,而在凡尔赛,玛丽也已经安排妥当,当然,在这方面玛丽也只是个执行者,更多的活动安排之类都是由费迪南德亲自*板的。

“亲爱的儿子,”玛丽某天很随意的抱怨道,“这一次你就和卡洛琳郡主订婚吧,然后我们可以邀请她在凡尔赛多住上些时间,也省得大家都麻烦。”

“妈妈,您不要这么说,”法兰西王储回答的一本正经,“我早就说过,我在婚事方面完全遵循爸爸和您的决定。”

“那么。费迪南德,”玛丽当然要对儿子的这种调调表示不满,“这次见到了巴登藩侯世子夫妇,除了为你订婚,我看就和他们订下婚礼的时间吧,让你和卡洛琳郡主在明年年底之前结婚,你意下如何啊?”

这番话果然达到了效果,费迪南德很小心的看了看妈妈,似乎想确认她是否是在开玩笑,很快,青少年对于婚姻的那种特有的恐惧还是战胜了他的理智,他支支吾吾的回答,“哦……妈妈,我想我完全可以过几年再结婚的。”

“我以为你在婚姻问题上完全没有自己的意见呢,”玛丽用一种若无其事的轻松语调说道,“反正你们这次是要订婚的,你就做好准备吧。”

巴登藩侯世子一家人,于5月20日到达凡尔赛,在费迪南德的督导之下,从欢迎仪式开始,一切都遵循着庄重大气却毫不炫耀,事实上,某些贵族们甚至评价说,自凡尔赛宫建成以来,还没有哪个德意志诸侯,在这里受到法兰西王室如此热情的接待呢。

然而幸运的是,费迪南德的婚事并没有遭受太多的反对。这位郡主的最大优势是她出身于古老的策林格王室,其祖上不乏叱咤风云的伟大人物,而这个家族从未和法兰西波旁王室混过血,法兰西王室的婚姻历来看重这一点,多年前在为国王路易十五选择妻子的时候,人们正是因此而选择了波兰公主。

卡洛琳郡主从举止仪态到面容相貌都令人满意,王后以及王后身边的贵妇们,都注意到这小姑娘虽然像所有初到凡尔赛的人一样,惊奇于这庞大宫殿的瑰丽和奢华,她却始终十分谨慎,丝毫没有露出认定了自己就是这里未来的女主人的那种轻狂或者傲慢的表情。

未来的法兰西王后还有三个妹妹,玛丽一开始并没有认识到这有什么特殊之处,然而,外交嗅觉灵敏的韦尔热纳伯爵却立刻意识到,这将成为卡洛琳郡主的另一个优势。谁都知道整个欧洲出生在1775年到1784年的公主郡主们,除了哈布斯堡和西班牙的几个王室家庭外,剩余的屈指可数,相对来说,需要寻找配偶的王储和世子们却多得多,这三位小郡主,只要能够活到成年。很有可能为法兰西再增添三门亲戚,这其中,也许会有一两个外交上的盟友呢。

因而在巴登藩侯世子一家到达凡尔赛之后不到一周,所有凡尔赛的人就都认为,法兰西王储和卡洛琳郡主的婚事可以定来下了。国王和玛丽客客气气的去和世子以及世子夫人商量婚事,国王又写了亲笔信去征求巴登老藩侯的意见,女方家长们也没有什么反对意见,于是就可以正式订婚了。

订婚礼计划在半个月后举行——要订婚的人是法兰西王储未来的国王,确实无法草率从事,半个月的准备时间已经让礼仪官员们叫苦不迭,负责通知外省大贵族的信使立刻动身,都未必能来得及。但国王和玛丽都认为,足够隆重的仪式可以显示法兰西对于这次联姻的重视,但准备时间如果过于拖拉,就适得其反了。

玛丽也在忙着,除了各种安排需要她一一审阅外,她还要操心给孩子们准备礼服,还要操心招待世子一家人去巴黎逛逛,而费迪南德却又给她找了一件事。

巴登是个并不富裕,领土也挺小的诸侯国,于是,世子家的生活水平比起王室来说就差远了。上一次在维也纳让费迪南德“英雄救美”的那一次,不是卡洛琳郡主的礼服没有按时送到,而是她家里压根儿没钱给她买那样一套豪华礼服,这一次来凡尔赛,礼服是有了,却还没有像样的珠宝来配礼服。

玛丽一听儿子这么说,就知道费迪南德在打她那一盒盒珠宝的主意了,偏偏法兰西王储矢口不提让母亲出血。只是笑嘻嘻的问道,“妈妈,我想送给卡洛琳一件珠宝,你觉得怎么样呢?”

费迪南德在欲擒故纵,但玛丽偏偏不想让儿子轻易得逞,于是问道,“费迪南德,听说你把自己的年金都积攒起来了,你是要自己出钱给卡洛琳买珠宝么?”

费迪南德迟疑着答应了一声,玛丽想了想,确实也应该让费迪南德见识见识那些个犹太珠宝商人的嘴脸了,即便费迪南德的钱不够,她当然也可以出钱帮他买下来,于是便传令下去,招珠宝商波埃姆和鲍桑热带着他们最好的货物进宫来。

“你要给卡洛琳挑珠宝,不如让她也过来一起看看吧,反正都是一家人了,”玛丽这样吩咐儿子。

等珠宝商进宫的那一天,玛丽索性把家里的孩子们都叫来了,包括查理和约瑟珐,让他们一起跟着看,并且事先说明,如果有喜欢的。可以要求妈妈买下来。

对于珠宝商那一方,事先并没有通知是给王子公主们买珠宝,以至于对方一直以为要买珠宝的是王后,于是,当他们拿出一个大红色摩洛哥皮的烫金盒子,里面的货物立刻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玛丽第一眼就知道,这正是那一串惊世骇俗的项链,因为再没有任何首饰,会像那串项链一样,把如此多的大大小小的钻石,用如此繁琐的方法串联在一起。下午的阳光从窗外斜射进来。那项链就像一条有着闪光鳞片的蛇,在珠宝商的手上起伏波动。

最先说话的是弗朗索瓦,小姑娘显得颇为不满,“珠宝商先生,有谁会把这么一大串钻石挂在自己胸前,这不是装饰品,这是纯粹的炫耀财富。”

“公主殿下,”犹太人慢条斯理的笑道,“您出身高贵,当然不用证明自己的身份,但总有一些人,指望用这种奢侈品来向别人证明自己,这串项链还是先王路易十五陛下定制的呢……”

玛丽是知道这串项链的来源的,于是她立刻阻止珠宝商继续说下去,“先生们,我们不需要这个,让我们看看你其余的东西。”

“陛下,”珠宝商并没有收起那夺人眼球的东西,“恰恰相反,我们认为,除了富有的法兰西王室之外,整个欧洲,也再没有能买得起这串项链的人了。”

“你要多少钱,先生?”这问话的是约瑟珐,玛丽知道,这孩子纯属是好奇,但这问题由她来问挺适合。

精明的犹太珠宝商只是对着小公主欠了欠身,依然转回来恭敬的对着王后,“陛下,要找到这么多一样的钻石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所以,价格不能低于一百五十万利弗尔。”

房间里想起来好几声抽气声,玛丽注意看了看卡洛琳郡主,小姑娘只是规规矩矩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眼睛看着她的未婚夫。

一百五十万利弗尔确实是个大数字,但不论是对于富有的法兰西王室,还是玛丽本人。拿出这一笔钱都没什么难处,但问题是,买这么一大把钻石,又不能戴,放在盒子里收着看么?

“波埃姆先生,难道你认为我会把这串项链戴到自己的脖子上去么?”玛丽的语气变得严肃,“所以,先生,还是收起来吧。”

后面的挑选过程就简单了,费迪南德做主给卡洛琳郡主挑了一条用彩色宝石拼嵌成花朵形状的项链,正好把他自己的积蓄全部花光,大约是看到费迪南德是自掏腰包的,其余的几个孩子都说自己什么都不要,玛丽看了看,确实也没有什么很值得买的,于是便打发走了珠宝商,让他们有了好东西再送进宫来。

当然,为了确认这串项链是否确实是“那一串”,等珠宝商离开了之后,玛丽又叫雅柴夫人追上去问清楚,雅柴夫人很快就回来了,不过一直到傍晚王子公主们都走了,她才告诉玛丽,这就是路易十五给杜巴莉夫人定做的那一串。

这么个东西,若是给别的什么人买走了,法兰西王室也多少有点儿丢面子。因此,晚上玛丽便和国王说起这串项链的事。

“玛丽,你说这串项链很大,那么,它上面应该有很多表面上看起来一模一样的钻石吧?”国王问了个奇怪的问题。

玛丽在脑海里仔细回忆了一下,才点头确认。

“玛丽,我一直有个想法,给六个孩子准备六件一模一样的首饰,”国王点了点头,“你看,能不能叫珠宝商把那串项链拆了,重新做成六件首饰呢?”

“哦,当然,奥古斯特,”玛丽发自内心的赞叹道,“这个想法真不错!”

国王又笑了笑,“对于这串项链,其实最好的处理方法莫过于拆了它,否则,只要它存在于这个世上,人们总会因此而联想到杜巴莉夫人。”

然后又说到费迪南德花光了积蓄之事,夫妻俩商定,还是用什么办法补偿这一掷千金为红颜的孩子吧。

过了几天,玛丽就再次召见了珠宝商,确定了拆掉这串项链改做六条简洁版项链的各种细节,至于价钱,玛丽一口咬定,只能是一百五十万利弗尔。

珠宝商们虽然万般委屈的声称他们会在手工费上亏损很多,但玛丽早已从别的渠道了解到,这串项链砸在他们手里,也并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于是她当然不让价,最终,这笔生意还是以原价成交。

于是,法兰西王储的未婚妻的妆盒里,很快就要再增加一条钻石项链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