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太后 022 德意志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8 00:28字数:1291809

??法兰西王储路易.费迪南德和巴登藩侯的长孙女卡洛琳郡主的订婚仪式。如期在凡尔赛举行,国王和玛丽除了欣喜之外,也同样高兴于终于可以从为子女们寻找配偶的繁杂过程中解放出来,按照约瑟珐的年纪,他们差不多在未来的六七年里面,都不用再为这类事情烦恼了?

虽然卡洛琳郡主的身份相对低了一点儿,但国王和玛丽看中的就是这一点,他们指望费迪南德的婚事,能够少一点儿政治的因素在里面,但事情的展却恰恰事与愿违,当凡尔赛还沉浸在种种轻松喜悦的氛围中时,大陆那一边的德意志,由这次联姻所产生的种种连锁反应,已经以让人始料未及的方式生了。

……………………………………………………

事实上,整件事情的起因于法兰西无关,其历史缘由来自于1778年的巴伐利亚继承战争。1777年12月3o日巴伐利亚选侯逝世,而维特尔斯巴赫家族却无男性继承人,具有继承权的近亲普法尔茨-苏尔茨巴赫选侯卡尔.泰奥多尔对巴伐利亚继承权兴趣不大,提出建议,希望割让下巴伐利亚予奥地利,奥地利则把奥属尼德兰给他作为补偿。约瑟夫皇帝当然为能得到新的领土而感到高兴。但不愿看到奥地利扩张的弗里德里希二世却立刻以维护帝国体制为名,动战争,在经过将近一年索然无味的拉锯战之后,卡尔.泰奥多尔仍然继承了巴伐利亚选帝侯之位,奥地利则仅仅得到了一小块巴伐利亚土地作为补偿。

??但卡尔.泰奥多尔却还是不死心,这位选帝侯生性风流,相对于巴伐利亚来说,他更想要奥属尼德兰,以便把这块土地分封给自己的那些私生子们。于是,到了今年,约瑟夫皇帝又再次和卡尔.泰奥多尔旧话重提了,两人一拍即合——这一次的领土交换内容范围更广,甚至把几乎整个巴伐利亚和整个奥属尼德兰都包括在内了?

……………………………………………………

毫无意外的,这个消息一传开来,整个德意志就马上都被震惊了。而原本与这件事情可以说是毫无关系的法兰西王室,由于现在和德意志的诸侯有了更加密切的姻亲关系,于是,对于这一变动也需要尤其重视,国王、玛丽以及费迪南德和约瑟夫不得不从枫丹白1ou的猎场返回凡尔赛,一家子坐在书桌边研究相关情报——对此最高兴的要算是约瑟珐和查理了,不过这姐弟俩的出点当然跟什么德意志形势毫无关系,这两个孩子的兴奋点,仅仅是因为父母和兄长们被迫提前结束了这次没有带上自己的枫丹白1ou之行,嗯,是的,去打猎而不带上自己,这在姐弟俩的心中是比弄坏心爱的玩具还要严重的罪过了。

……………………………………………………

费迪南德和约瑟夫其实对德意志了解并不多。因此这一次就滋当是补课了。两个孩子凑在一起翻看着弗里德里希二世一生的奋斗历史,费迪南德突然感叹道,“约瑟夫舅舅实在是太心急了啊。”

“为什么这么说?”国王问道。

“弗里德里希二世都七十三岁了,”回答国王这个问题的却是约瑟夫,还没等费迪南德开口,他就很无良的说道,“我们亲爱的皇帝舅舅难道认为自己等不到这老头子死去么?”

“不要这么说你未来的岳父,”费迪南德显然对约瑟夫的ha话很不满。

“是啊,约瑟夫,还有,弗里德里希二世虽然是敌人,你

却应该对他用敬称,”国王补充道,“不过,我觉得弗里德里希二世这次不会打仗了,他太老了,估计是有心无力。”

“可是我觉得,弗里德里希二世不会善罢甘休的,”玛丽皱起了眉。

“那么不打仗弗里德里希二世就更可怕了,”费迪南德笑了起来,“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

果然。没过几天,弗里德里希二世的应对之策震惊了整个欧洲,或者说,这位身经百战的君主向人们证明,他不仅仅会打仗,在外交方面也会写出神来之笔。普鲁士王国宣布联合萨克森和汉诺威两大选侯,成立德意志诸侯同盟,公开的主要意图,仍然是“维护帝国体制”。

有关普鲁士的情报送到凡尔赛的同时,巴登藩侯的信也同时到了。三个起邦国自然要求各个德意志主要邦国都加入这个同盟,但巴登现在却处于一个特别尴尬的位置了。法国是亲奥地利的,卡洛琳郡主能嫁到凡尔赛,也算是约瑟夫皇帝做了媒,因而巴登藩侯本来是抱定了帝国皇帝这条大腿的,但现在的问题**裸摆在眼前了,如果不加入诸侯同盟,那么巴登岂不是要与整个德意志为敌了么?

巴登藩侯举棋不定,索性就问问他的法兰西亲家的意见,但法兰西这边也同样在为约瑟夫二世的冒失举动而烦恼着。国王很快就想起来,假如奥属尼德兰被换掉了,那么法兰西的掌上明珠弗朗索瓦公主,会嫁到哪里去?

玛丽也不高兴了,弗朗索瓦嫁到奥属尼德兰是千好万好,因为玛丽知道这快地方差不多就是未来的比利时,假如老天保佑的话,弗朗索瓦的后代也许能够独立成为国王。但现在,即便约瑟夫皇帝把巴伐利亚封给卡尔.约瑟夫,玛丽也不希望女儿被送到德意志那个大火药桶里去啊。

牵涉到宝贝女儿,做父亲的就有些生气了。口口声声要支持诸侯同盟,反对奥地利的这项政策,玛丽也给气得够呛,却还不好和国王唱反调,最后还是费迪南德出面说服了父亲,于是,法兰西暂时对整个事件表示了沉默,然而,国王已经拿定主意,如果约瑟夫二世安排不好弗朗索瓦,他就一定要悔婚。

好在约瑟夫二世总算预料到了凡尔赛应有的反应,或者说,他本来就是打算把法兰西拉下水的。没过几天,维也纳的特使就到了凡尔赛,这位特使正是皇帝的次子,法兰西的准女婿卡尔.约瑟夫大公。

“约瑟夫舅舅这一招真是厉害啊,”费迪南德站在国王书房的落地窗前,看着下面正在花园里散步的妹妹和准妹夫,一边笑嘻嘻的对父母说道,“如果派来的是个普通外交官,爸爸说不定已经悔婚了,可是现在,爸爸总不好当面硬生生的把弗朗索瓦和约瑟夫大公给拆开吧。”

??国王和玛丽确实陷入了某种困局。卡尔.约瑟夫带来了皇帝的亲笔信。信中提到,对于次子,即便没有了奥属尼德兰,还有两个可以选择的封地——巴伐利亚和米兰大公领,这孩子的封地完全听凭法兰西方面决断。针对当前事态展,约瑟夫皇帝也并非没有应对之策。他除了恳求法兰西的妹妹妹夫支持他之外,果然还要求他们对他们的巴登亲家施加影响,让巴登藩侯除了支持他的这次行动,还要尽量动用自己在诸侯中的影响力,拉拢其他诸侯支持皇帝?

德意志的大诸侯就有几十个,而弗里德里希二世的诸侯联盟。到现在也不过只有三家诸侯而已,皇帝完全有希望获得其他诸侯们的支持——而且,他获得支持的可能性似乎更大一些,因为他是帝国皇帝。约瑟夫二世已经向德意志各邦国宣布,奥地利如若得到巴伐利亚,将把巴伐利亚选帝侯之位交还给帝国——这也就是说,现在的众位德意志诸侯中,将至少会有一位升级成为选帝侯。

约瑟夫二世抛出的这个大大的诱饵,足以让德意志的诸侯们亢奋起来。国王和玛丽商量了一下,眼下支持诸侯联盟,显然看不出什么好处,所以法兰西方面,依然保持沉默,只不过国王写了亲笔信给巴登藩侯,建议他考虑支持皇帝,毕竟如果现在站在皇帝这一边,显然有希望得到更大的利益。至于普鲁士提到的“帝国体制”这种据说是需要来维护的东西,人们当然不会忘记,有史以来对帝国体制最为严重的践踏,恰恰正是普鲁士在并没有多么久远的一七四零年干出来的。

当然,国王和玛丽是不会忘记列支敦士登的,约翰王子有幸分享了所有法兰西方面得到的情报后,也给他哥哥写了信,信的主要内容同国王写给巴登藩侯的差不多,只不过是措辞和语气上有所差别而已。至此,法兰西的两个德意志姻亲已经全部站到了皇帝一边,而皇帝本人,显然也没有闲着。

消息陆续从维也纳方面传来,皇帝终于给罗马国王定亲了,联姻的对象,是符腾堡公爵弗里德里希.欧根的第八女伊丽莎白郡主,这是哈布斯堡家族联姻外交的又一大胜利,成功的把长期以来亲普鲁士的符腾堡公国,拉到奥地利这一边来了。

?。而玛丽的小dd,科隆大主教兼明斯特选帝侯马克西米利安也为皇帝哥哥的事业做出了努力,在他的成功协调下,美因茨大主教和选帝侯弗里德里希.卡尔.冯.阿萨尔宣布支持皇帝的行为。同时,他还拉上了他的弟弟,弗朗茨.路德维希.冯.阿萨尔,他是维尔茨堡和巴姆贝格的王子主教。相应的,出身萨克森选帝侯家族的特里尔大主教和选帝侯已经宣布支持诸侯联盟?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