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太后 024 一个男人的抱憾终生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5:59字数:1291809

数日之后,一个消息从巴伐利亚都慕尼黑传出,以最快的度震惊了整个欧洲。

巴伐利亚选帝侯卡尔.泰奥多尔遇刺身亡!

人类历史的每个朝代从来都不缺乏刺客,他们或者是“富有正义感”的市民或者军官,或者仅仅是恐怖分子而已,他们用行刺这种极端手段,把自己的姓名留在历史上的同时,往往能够对历史的走向产生意想不到的影响。

行刺前巴伐利亚选帝侯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军官,他在确认行刺对象已死亡之后立刻自杀,人们找到了他的遗书,遗书中表达了对卡尔.泰奥多尔选帝侯的极端不满,把他认为是近几年来巴伐利亚混乱和衰落的罪魁祸,而且,这名刺客厌恶战争,他认为只要这位统治者死去,他那用巴伐利亚和奥属尼德兰交换的计划也将随之作古,自然也不可能爆战争了。

……………………………………………………

对于这桩命案,所有的德意志诸侯难得一致的同仇敌忾,都在叫嚷着要对凶案追查到底,但更多的旁观者的眼中,诸侯中必定不缺少贼喊捉贼之辈,因为以普鲁士为的诸侯联盟一方,从卡尔.泰奥多尔选帝侯的死亡中得到的好处实在是太多了。

死于非命的巴伐利亚前选帝侯虽然生性风流,却很遗憾的还没有生出男性继承人,因而起家于巴伐利亚的维特尔斯巴赫王朝,继1777年之后再次遭遇绝嗣的尴尬局面。事实上,曾经一度兴盛于欧洲大陆统治数个国家的维特尔斯巴赫家族中,现在能继承巴伐利亚选帝侯之位的,也只有一支了。

?。现任普法尔茨-茨魏布吕肯公爵,卡尔.奥古斯特二世,将以维特尔斯巴赫家族大族长的身份,继承巴伐利亚选帝侯之?

这位公爵并非是第一次出场亮相,然而即便是玛丽,在孩子们的询问之下,也花了好长时间,才从记忆深处找到了此人其貌不扬的形象以及事迹——大约十五年前,在霍夫堡宫和美泉宫与现今的帕尔玛公爵夫人,玛丽的姐姐玛丽亚.阿玛丽亚大搞姐弟恋的,不正是这位王子么。

而此时,有关这位即将成为选帝侯的公爵的方方面面的介绍,也已经传到了凡尔赛,费迪南德和约瑟夫又如愿以偿的坐在家里开了眼界,两个孩子“啧啧”惊叹,都向玛丽表示,没想到哈布斯堡家族一向引以为自豪的“联姻外交”政策,也居然会产生如此恶劣的后果。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爱情的力量吧,”两个并没怎么品尝过爱情滋味的大男孩,兴致勃勃的推测着。

……………………………………………………

??当年的卡尔王子和玛丽亚.阿玛丽亚女大公那轰轰烈烈的姐弟恋,最后是以被女王拆散这一结局来悲剧性收场的,然而,在这对恋人心底,却不可避免的埋下了报复的种子——帕尔玛公爵夫人在帕尔玛的种种胡作非为,无非就是想报复自己的女王母亲,而当年的王子现在的巴伐利亚选帝侯兼茨魏布吕肯公爵,卡尔.奥古斯特二世,差不多是所有德意志诸侯中,最反对最憎恨奥地利以及约瑟夫皇帝的那一个?

??事实上,卡尔.奥古斯特二世在这场爱情悲剧中受的伤害似乎更大

一些,他后来娶了和自己的心上人同名的萨克森公主,可见其有多么的执念。很显然,仅仅是同名而已,这并不能够确保这场婚姻就会幸福,甚至起到的可能更多的是负面作用——夫妻俩结婚十年了感情依旧不怎么样,而缺少爱情这个母体,爱情的结晶自然也就没有了?

……………………………………………………

??“可怜的卡尔.奥古斯特选帝侯,他的一生就这么被毁了,”这是费迪南德的感叹?

“妈妈和那不勒斯的姨妈都很漂亮,想必帕尔玛公爵夫人也不会难看,”约瑟夫摇着头,“我觉得,卡尔.奥古斯特选帝侯有理由憎恨约瑟夫舅舅。”

整个德意志都在担心着同样的问题——这位巴伐利亚新的统治者,将如何与他的奥地利邻居相处呢?或者更直白的说,约瑟夫二世皇帝这一次的领土扩张计划,是不是又要以失败而告终了呢?

很快,凡尔赛就得到了消息,对于皇帝派往慕尼黑祝贺新选帝侯登基并且继续商讨领土交换计划的使臣,卡尔.奥古斯特压根儿没让人家进入宁芬堡宫,就直接叫人打走了。这消息一出,不仅仅是法兰西王室一家,全欧洲的统治者们,都屏住了呼吸,耐心的等待约瑟夫皇帝对此的反应。

皇帝果然选择了战争——这简直太理所应当了。战争的借口自然是巴伐利亚选帝侯作为继承者,理应承担那项与奥地利之间的领土交换计划——这理由未免有些牵强,不过既然是借口了,大家的要求也不会太高。除了这个借口之外,所有的欧洲统治者们还不得不以或是敬佩或是厌恶的眼光去认真审视考尼茨侯爵提出的那一番理论——下巴伐利亚从前是由哈布斯堡家族皇帝封赠给巴伐利亚选帝侯的,在巴伐利亚变换执政家族时,应把下巴伐利亚偿还给奥地利,而上普法尔茨的许多领地在历史上也是波西米亚的采邑,执政家族的变换也同样使奥地利可以对上普法尔茨提出要求,这些都是基于传统的封建权利而提出的。

凡尔赛的两位王子对侯爵的这个论断佩服的五体投地,而他们的父亲则在翻看历史,寻找侯爵所提到的那些史实。然而一家人讨论到最后居然得出了一个有趣的结论,这正是国王所一向奉行的——要学好历史!国王顺带考察了两个孩子的法国史,这一次国王考察的都是重大而关系复杂的历史事件,两个孩子当然没有全答对,于是只能回去重新认真读书。

……………………………………………………

??事实上,从卡尔.奥古斯特选帝侯登基的那一天起,约瑟夫皇帝应该已经认识到,他要想得到巴伐利亚,大约就只有使用武力这一条路可走了。普鲁士那边,战争动员令却是雷声大雨点小,日薄西山的弗里德里希二世已然无力自己上战场了,于是他虽然以卡尔.奥古斯特选帝侯的利益保护者自居,却更加指望在外交上取得胜利,他极力主张召开帝国议会,以解决巴伐利亚的危机?

帝国议会居然很快就召开了,而事实证明,皇帝对此是早有准备,要求解决巴伐利亚问题的呼声很快就被另一个声音所取代——奥地利方面提出,擢升维尔茨堡和巴姆贝格的王子主教、巴登藩侯以及符腾堡公爵三位为帝国选帝侯。此议题一出,立刻使整个帝国议会陷入更加纷乱的争吵之中,而早有准备的约瑟夫二世的军事动作,也就趁此机会同时展开了。

和上述消息同时被送到凡尔赛的,还有皇帝给自己法兰西妹妹妹夫的亲笔信,他又给法兰西方面出难题了。新的巴伐利亚选帝侯现在有两大块领地,除了与奥地利接壤的巴伐利亚之外,他原有的普法尔茨-茨魏布吕肯大公领和行宫选侯领地,恰好是在法兰西的洛林边境上,巴登藩侯领地的北边。于是,皇帝当然指望法兰西能对这块领地有些想法,他妹夫的国家的军事实力现在有目共睹,假如参战的话,这场战争就赢定了。

巴登藩侯世子居然也不请自来了,这一次,他是负有外交任务,约瑟夫皇帝提出的三家新选帝侯中,巴登的领土最小,相对实力也最弱,56岁的巴登藩侯自登基起在邦国内实行了各种开明新政,国家实力已然增强了不少,这一次,他当然不想放过这个有可能增加领土的机会了。当然,巴登的军事实力仍然不足以与普法尔茨抗衡,可是,巴登现在不是有了一门极其强大的亲戚了么?

这可把国王为难坏了,就如同他对玛丽所说的那样,他爱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但这份感情,却不足以使他随随便便的同意为亲家们去打仗——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孩子们的。这场战争至少从现在看来,并不能给法兰西方面带来太多的利益。

“奥古斯特,我保证我自己绝不会对这场战争表任何意见,”玛丽只能这样安慰丈夫,“至于是否听费迪南德和约瑟夫的意见,由你自己决定吧。”

于是法兰西的国王和大臣们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经历了没有王后在场的御前会议,国王最后还是叫上了王储,但这孩子自始至终也没有表任何意见。

国王和大臣们在兴致勃勃的盘点了自家的殖民地之后,愈的感觉到,大动干戈的去夺取一小块欧洲的领土没啥实质利益。然而,相对于实质利益来说,这场战争也许最主要的作用是用来展示肌肉,用来帮助法兰西在树立国威层面有所建树——整个欧洲都知道法兰西有新式武器,也知道法兰西在阿拉斯加那里很是打了几场干净利落到难以置信的胜仗,但是除了叶卡捷琳娜二世承受的那并不被任何官方所承认的一枪之外,法兰西的新式武器在欧洲范围内再没有过亮相了,似乎法兰西陆军的的确确还缺少一场在欧洲大陆展示自己强大实力的战争。

……………………………………………………

打还是不打,这是一个问题。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