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太后 025 卖枪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23:40字数:1291809

打还是不打,这似乎不应该是一个问题——法兰西放过了和瑞典人一起进攻俄国的机会。但那完全是因为玛丽不想逼得俄国人狗急跳墙而已,所以这一次登台亮相让观众们近距离看到法兰西力量的机会,看起来无论如何也没有放过的道理了。

缺少王后的御前会议仍在继续。人们接着又讨论到,茨魏布吕肯公爵领地和行宫选侯领地虽然在德意志诸侯中是算大的了,法兰西却又不好和自家亲家抢,估计打下来之后,至少三分之二是要送给巴登藩侯的,而从上述领地往北,同样与法兰西接壤的是特里尔大主教的选侯国,于是好几个野心勃勃大臣都建议国王,要求约瑟夫皇帝默许法兰西占领这块地方。

但特里尔是选侯国,还是《金玺诏书》里定下来的三位教会选帝侯之一,攻占特里尔不是难事,但因此必然会引发宗教人士甚至教皇的不满,德意志诸侯中也肯定会有人对法兰西不满,特别是国王的外公家萨克森选帝侯,虽然双方这些年有些疏远了,但至少还在表面上保持着友好关系呢。

君臣们就这样商量了一下午,什么结果也没有,晚餐的时候国王正在把下午开会的情况一五一十的汇报给玛丽听,突然有人来报。说是军队那边出事了。

法兰西方面对于是否加入战争的讨论虽然还处于秘而不宣的状态,但某个别有用心的人已经嗅到了风吹草动。人们都忘了在法兰西军队中服役的,驻守斯特拉斯堡的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陆军少将,他正是卡尔.奥古斯特选帝侯的亲弟弟,情报中说,此人已从驻地失踪数日,而军官们检查后发现,由这位将军掌管的几把弗朗索瓦枪和若干配套的子弹也随之不翼而飞了。

毫无疑问,这家伙必然是回去帮助他的哥哥了。国王和玛丽都懊恼不已,他们都见过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但那还是七年前他来到凡尔赛请求到法兰西陆军中服役,现在,在这个敏感的历史时期,法兰西方面居然忘记了对这位有可能继承卡尔.奥古斯特的巴伐利亚和茨魏布吕肯爵位的陆军少将进行一点儿必要的监控。

“他几乎不在宫里面出现,因此我们居然忘记他了,”国王无奈的说。

“是啊,奥古斯特,是我们太不小心了,”玛丽也在做着自我检讨,“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一定是从一开始就密切关注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紧急御前会议立刻就举行了,事实上,最镇静的是国王本人,他笑呵呵的安慰大臣们,“先生们,请放心,我可以断定,即便是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带走了弗朗索瓦枪。他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仿制成功的。”

人们稍稍松了一口气,有大臣立刻提出,“陛下,这是一个好机会,我们完全有了加入战争的借口。”

“而且,陛下,假如现在法兰西再对此事保持沉默的话,会给整个欧洲留下软弱可欺的印象。”

那么,就只有参战这一条路了,于是在当晚十二点之前,法兰西的全套战争机器有条不紊的运作了起来,国王签署了总动员令,而通告全国的战争诏令则着力强调了处理携国家机密叛逃的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少将的必要性,以避免反战者借题攻击哈布斯堡家族或者巴登藩侯。

唯一的麻烦在军队统帅的人选上,法兰西经过战争洗礼的将军们,大多还在殖民地呢,列支敦士登的约翰王子是个人选,但他资历太浅,充其量只能统帅一支部队,因而最后国王考虑让罗尚博伯爵和约翰王子共同统帅整个军队。而费迪南德却提出,他自己应该被送到军中去历练一番。

玛丽坚决反对。但王储直接去找了他的父亲,并且似乎把国王说动了。国王对玛丽说,历史上的伟大君主,没有一个没上过战场的,而这场战争,法兰西的赢面很大,正是适合费迪南德历练的好机会。

“奥古斯特,这正是我所担心的,”玛丽皱起了眉头,“我们现在对我们的新式武器有着难以形容的依赖,但我总认为,战争不是完全依kao武器的。”

“玛丽,你放心好了,如果费迪南德要去的话,我打算在南锡建立统帅部,再请小舒瓦泽公爵陪伴费迪南德一起去,只是让费迪南德接触一下战争,而不是让他真刀真枪的上战场去。”

“只怕费迪南德去了南锡之后,就会执意要上战场去,”玛丽依然愁容满面。

“把费迪南德叫来,我跟他说清楚,”国王最后下了决定。

在费迪南德是否去历练的问题上,玛丽完败,从国王到大臣,都认为这是个让王储历练和获得声望的好机会,最终的安排就如国王说的那样,费迪南德也亲口答应,双方只要处于交战过程中,他绝不会上战场的。

玛丽无可奈何。最后只能寄希望于儿子的自我保护意识,她把费迪南德叫到身边,和他谈了一个下午,让她稍微觉得安慰的是,费迪南德确实很认真的对待这次谈话,并且多次向母亲表示,他一定会照顾好自己,不会轻易去冒险的。

那么玛丽剩下能做的,只是在召见三位出征将领的

时候,再拜托他们照顾好王储,而国王则仔细从龙骑兵中给儿子挑选了一支卫队,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国王自己非常信赖的士兵。

在大军出发前的一天,玛丽在花园里散步的时候,遇上了某个显然是早已等在那里的矮个子龙骑兵。

“波拿巴先生,”玛丽笑了笑,“你是要去战场了么?”

“陛下,我不幸没有入选王储殿下的随从,”年轻的龙骑兵跪在地上,“所以我来请求您让我成为一名普通的士兵,到茨魏布吕肯前线去为法兰西战斗。”

玛丽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最终,她还是选择相信他是历史上的那个军事天才拿破仑。于是她回答,“先生,我没办法实现你的愿望,不过,我可以介绍你去列支敦士登王子那里,由他决定是否带你去前线。”

于是玛丽请康庞夫人带这个龙骑兵去见约翰王子,年轻人对王后行了大礼,就走了,想必,这个机会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夫。9月12日。第二次巴伐利亚继承战争的西线战役,也就是法兰西对茨魏布吕肯的战役正式打响。进攻方除了法军的五万士兵之外,还有来自巴登的七千五百人。而事实上,这场战争对于法兰西方面来说,优势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完全了解法军配制和作战方法的对手,在茨魏布吕肯与法军对阵的,正是马克西米利安.约瑟

所幸法军的统帅们已经预料到这一点,从费迪南德每天派人送回来的报告里,玛丽得知法军故意改变了原有的一些作战方法,而更重要的是,即使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算是不错的将领,他所率领的军队,从装备到人数,都与法军相差太多了。

相对于法军的轻松来说,在东线的约瑟夫皇帝,却没能很快从老迈的弗里德里希二世和没有多少军队的卡尔.奥古斯特选帝侯手中占到什么便宜。凡尔赛是在9月15日得到弗里德里希二世已于8月31日出兵的消息,和第一次巴伐利亚战争时一样,经验老道的普鲁士国王直接出兵西里西亚,蹂躏着约瑟夫皇帝花血本构筑起的一道道防线,因而奥地利军队在巴伐利亚作战的同时,还必须忍受腹背受敌的痛苦。

约瑟夫皇帝的求救信只比上述情报晚一天,由皇帝最信任的助手科本茨尔亲自送到了凡尔赛。约瑟夫皇帝的要求同前一次一模一样,购买法兰西的新式武器,只不过,这一次,皇帝的理由有了变化。

法兰西既然已经参战,当然不愿意接受失败的结局,而这场战争的特殊性就在于,奥地利如果不能取胜的话,法兰西方面即便攻下茨魏布吕肯乃至行宫选侯领地,十有八九也是无法名正言顺的占领的,更不用说转赠给巴登的亲家了。

所以,法国现在似乎必须要帮助奥地利了,就在玛丽本以为国王会说要派军队远征奥地利的时候,国王却给了所有人一个惊喜。

讨论约瑟夫皇帝请求的御前会议上。国王迟到了,一进门,他就笑眯眯的对王后说,“唔,玛丽,你现在可以考虑怎样把弗朗索瓦枪卖出个好价钱了,最迟到圣诞节吧,我们应该会有比弗朗索瓦枪更好的武器了。”

玛丽又惊又喜,看国王对自己伸出了手,赶忙走过去送上自己的脸颊,国王很满意的吻了吻自己的妻子。而王座之下反应过来的大臣们,立刻欢呼起来,高喊着“国王万岁”。

等到所有人的情绪都平复下来,国王才又挥了挥手,“我的试验正到了关键阶段,所以,先生们,恕我不奉陪了,你们和王后商量一下对奥地利军售的问题吧。”

玛丽突然发现,她的丈夫似乎又变回了当年那个不喜欢政事、一门心思做试验的国王,然而,现在看起来,虽然国王最近似乎是对政事和战争有了些兴趣,但也许只是那个时候,他的试验没什么新的起色吧。因此,随着国王宣布了“更新”的武器的消息,玛丽知道,自己又必须要开始忙碌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