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太后 026 毫无悬念的胜利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5:40字数:1291809

某些法兰西的大臣们很满意的看到。他们来自奥地利的王后,在娘家人面前,演出了一场完美大戏。

在欧洲乃至整个世界独一份的新式武器,第一次对外出售,更多的是给购买方一个面子,那么,如果购买方不拿出足够的诚意来,法兰西压根儿不愿意做这笔交易。

约瑟夫皇帝显然对此早有准备,那么法兰西自然也不会让皇帝的准备落空。玛丽接见皇帝特使科本茨尔的时候,从头到尾都表现得异常勉强,当对方再一次复述皇帝的理由时,玛丽甚至动了怒。

“先生,我认为凭借法兰西现在的实力,即便全德意志的诸侯群起而攻,我们也未免不能抵挡。国王陛下已经下令召回我们在北美的作战部队,他们的战斗力,是任何欧洲大陆的军队都难以抗衡的。”

玛丽生平很少说这种过度自我膨胀的话,然而此时说出来,效果却非常好。科本茨尔即便腹诽,嘴上却不得不承认王后说的千真万确,又说皇帝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愿意以任何代价来取得新式武器。

“先生,光有武器本身,我并不认为我哥哥的军队能在短时间内享受到它所带来的优势,”玛丽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我哥哥难道没有考虑到请法兰西派出一些军官去教导他的士兵使用新式武器么?”

“当然,陛下,”科本茨尔勉强笑着,“皇帝以及奥地利的大臣们对于法兰西的新式武器也仅仅是道听途说,谁也没有真正见识过。皇帝陛下吩咐微臣,这次来访的目的,是要借法兰西的新式武器迅提升奥地利军队的战斗力,实现已故的女王陛下战胜弗里德里希二世,夺回西里西亚的愿望。”

约瑟夫二世的野心真不小,不过,玛丽也知道西里西亚是玛丽亚.特蕾莎女王一辈子的痛,那么,她不介意帮自己的母亲实现遗愿,但却不能着急。法兰西方面很快安排了一场小小的演习,向皇帝的特使展示了弗朗索瓦枪那无与伦比的杀伤力,同时也明确的告诉对方,这种高精尖的武器,想指望奥地利士兵自己学会使用,是不切实际的。

紧接着就是通宵达旦的关于交易具体条款的讨价还价,玛丽当然不用亲自上阵,以韦尔热纳伯爵为的外交官们都觉得没有什么比这样为法兰西谋得利益还开心的事情了,于是对这项工作倾注了百分百的热情,以至于当外交官们把草签的协议呈给王后审阅的时候。玛丽都吃了一惊。

约瑟夫皇帝的奥地利并不贫穷,但支持大量的军队以及一场场的战争显然花费得更多,因此,面对法兰西的狮子大开口,皇帝索性节约一下他那所剩无几的军费,因为他找到了更好的交易品。

土地!皇帝愿意拿卢森堡及其周边的那一小块奥属尼德兰领地,与法兰西交换弗朗索瓦枪五千支,法兰西方面将派出二十名经验丰富的军官,协助奥地利训练出一支使用新式武器的军队。

这交易也还有附带条款,奥地利方面承诺三年内不仿制弗朗索瓦枪,而且支付这二十名教官在奥地利的全部费用,包括他们的薪水,而当整个交易协议被送给国王的时候,国王又加上了一条——子弹也不得仿制。

法兰西方面对这样的交易也算满意了,这一块即将划归法兰西的领土面积有近三千平方公里,更重要的是卢森堡的战略位置,是在法兰西与普法尔茨之间,以及西奥属尼德兰的一个重要据点。因而,甚至连国王都已经现,“如果约瑟夫皇帝在未来的三年内不断打仗的话,整个西奥属尼德兰也许都会归属于法兰西了”。

而跟着母亲学习处理政事的约瑟夫则更加敢想。“妈妈,等我们得到西奥属尼德兰,可以再向列日领地的王子主教施压,把列日也并入法兰西的领土。”

于是玛丽少不得又要教育约瑟夫,扩张领土并不像他想得那么简单。然而,当法兰西在路易十六国王时代第一次获取欧洲领土的过程以一种异常轻松的方式成为既定事实之后,她压根儿无法制止更多的大臣和贵族们产生类似的想法。

应约瑟夫皇帝的要求,整个武器交易都处于保密状态,因而进入1o月,法兰西在战场上的攻势慢了下来,总要等约瑟夫皇帝在西里西亚取得几场胜利,法军方面也才好以摧枯拉朽之势拿下茨魏布吕肯。于是玛丽便毫不犹豫的召回了费迪南德,虽然儿子不过离开了不到一个月,她还是觉得十分想念。

战场果然是磨练人的地方,费迪南德瘦了一点儿,似乎还长高了,他的弟妹们以崇拜的眼神看着这位“从战场上回来的英雄”,包括约瑟夫,都以极大的热情听他讲战场上生的种种逸闻趣事。

事实上,费迪南德在南锡很闲,闲到他已经开始向龙骑兵的几位军官再次学习射击了,在他的要求下,全家人观看了他的射击表演,而表演的结果让国王和玛丽都异常欣慰。

等到王储和父母亲单独相处的时候,自然而然的谈起了武器交易事项,费迪南德语出惊人,“爸爸,妈妈,约瑟夫舅舅既然舍得割让卢森堡。是不是意味着他其实愿意默许我们攻占特里尔选侯国呢?”

“费迪南德,不要总想着特里尔,”国王立刻指责长子,“如果特里尔不是选侯国,不是大主教领地,或者我们还能够想一想。”

“但很多人看到卢森堡所处的地理位置,都会有同样的想法的,”费迪南德分辨道,“一旦我们拿下茨魏布吕肯,又得到了卢森堡,特里尔就等于三面被我们包围了。”

“那么……”国王突然想到,“玛丽,假如被诸侯联盟的德意志诸侯知道了我们这次的交易,他们会不会认为我们觊觎特里尔么?”

“应该会……”玛丽想了想,“不过即使他们会这么认为,我觉得,对我们也没什么实质影响。”

到了十一月中旬,皇帝的新式武器终于在西里西亚取得了一鸣惊人的效果,重创弗里德里希二世的军队,到了十一月二十一日,奥地利军队攻占慕尼黑,卡尔.奥古斯特选帝侯则逃往上巴伐利亚。

巴伐利亚的奥地利军队也减缓了攻势,集中力量对付西里西亚的普鲁士军队。当欧洲各国终于意识到法兰西新式武器的厉害之处之后,自然要想尽了办法打听法奥交易的内幕。

奥地利和法国之间对于卢森堡方面的交接按照交易协议,将在圣诞节前全部完成,由于双方毕竟是盟国,因而都希望把这次领土易主定位在友好而客气的层面,奥属尼德兰总督,玛丽亚.克里斯蒂安的丈夫卡尔.阿尔贝尔特亲赴卢森堡,这却使法兰西方面为人选犯了难。

理论上应该也派一名宗室亲王,但无论是阿特瓦伯爵,还是奥尔良公爵,玛丽都始终防着他们。自然不愿意对他们委以如此重任,最后只好计划让南锡的统帅部派人——虽然玛丽不愿意让费迪南德小小年纪就负担如此多的责任,但这件事,似乎也只能由他去办。

但费迪南德却提出,还是应该派一位年长的宗室,奥尔良公爵是最佳人选。玛丽从来没有向儿子交代过国王和她对于这几位兄弟的防备,和国王商量了许久,觉得接收卢森堡也算不上大事,便依照儿子的意思,最后委派了奥尔良公爵前往,同去的还有小舒瓦泽公爵,卢森堡暂时要按战争占领区对待,由军队实行全权战时管理。

从卢森堡传来的消息让人喜忧参半

,国王和玛丽都很高兴的看到,卢森堡地区顺利的成为了法兰西的一部分,但奥尔良公爵的表现却让玛丽又不免担心起来,这位永远不会安分的公爵与卡尔.阿尔贝尔特居然成了好朋友,彼此惺惺相惜到结下了儿女亲家。

?。卡尔.阿尔贝尔特与玛丽亚.克里斯蒂安没有子女,于是便从儿子众多的利奥波德那里,过继了他的第三子卡尔.路德维希,过继的相关手续都已经办妥,于是,奥属尼德兰总督开始操心这个珍贵的儿子的婚事了,富甲一方的奥尔良家族于是成为了他的选择对象,奥尔良公爵家里也正有一个年龄相当的女孩,双方一拍即?

国王忙于自己的试验,对这门亲事只是点头而已。玛丽虽然打心底抱怨这位姐夫不知好歹,却表面上也只能作出一副乐见其成的样子。到是约瑟夫说的毫不客气,“妈妈,我觉得费迪南德哥哥不会因为这门亲事而放弃他对于奥属尼德兰的想法的,卡尔.阿尔贝尔特总督不过是娶了一位奥地利公主,难道就想凭这一点,让他的家族永久保有总督之位么?”

于是玛丽就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12月1o日以后,法兰西军队在前线基本停止了军事活动,从费迪南德以下的将领们都撤了下来,军官们也获得了轮休。战场上缴获的茨魏布吕肯旗帜。被仍在凡尔赛镜厅的地板上供人们踩来踩去,宫廷也决定以最热闹的方式,庆祝实现新的领土扩张之后的这一个圣诞节。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