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太后 027 维特尔斯巴赫家族的新杯具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23:29字数:1291809

凡尔赛宫的这个圣诞节。过得异常热闹。

这热闹的原因,除了法国人要欢庆胜利之外,更主要是因为,来了很多客人。

萨克森选帝侯的特使,库尔兰公爵卡尔.克里斯蒂安代表整个诸侯联盟来拜会法王,虽然双方现在处于非正式的敌对状态,但谁也不能阻止法兰西国王的亲舅舅到凡尔赛看看自家外甥,顺便提醒做外甥的,在特里尔做大主教兼选帝侯的那一个,也是你的亲舅舅呢。

对于这位亲戚的来访,国王和玛丽当然是热情招待,每逢说到特里尔,国王总是笑嘻嘻的表示他的舅舅们可以放宽心,而特使有几次拐弯抹角的提到了茨魏布吕肯,都被国王和玛丽不着痕迹的蒙混过去了。

事实上,萨克森选侯国和法兰西的这种亲戚关系,确实没什么意义,就像国王私下里对玛丽说的那样,如果不是被提醒,他几乎已经忘记,在奥属尼德兰做总督的。也是他的亲舅舅呢,事实上,国王甚至懒得承认,两人还有同为哈布斯堡家女婿的连襟关系。

此外就是瑞典国王的特使了,古斯塔夫三世大约是整个欧洲现在最想要弗朗索瓦枪的君主了,上一次对俄罗斯的小小胜利满足不了他的胃口,或者说,弗朗索瓦枪在普奥战争中的出现,使得这位野心勃勃的君主看到了取得更大胜利的希望。

古斯塔夫三世正好有法兰西想要的东西,他提出以法国商船在瑞典哥德堡港的永久免税权和经商权来交换一千支弗朗索瓦枪,而法兰西方面,本来已经决定要用在小安的列斯群岛中的一个岛屿来交换上述权利了。

国王给他的瑞典好友回了一封技术含量很高的信,婉转的告诉古斯塔夫三世,想要仿制弗朗索瓦枪的难度很大,而且,配套的子弹和教官也是必不可少,法兰西既然愿意出售新式武器给瑞典,总是应该尽可能的帮助瑞典方面用好这个武器的。

韦尔热纳伯爵和他的外交官们有了上一次对奥地利军售的经验,对付瑞典国王的特使自然轻车熟路,到1786年2月初,法兰西与瑞典的军售协议正式签署——古斯塔夫三世的瑞典早已不复瑞典帝国时期的辉煌,“穷得只有钱”了,因而除了瑞典国王最初的设想之外,他不得不又支付了八百万利弗尔,以追加购入另外一千支枪,还有子弹和教官。

对瑞典的军售不需要太保密,因而在消息传出之后。西班牙也如法炮制,用一千万利弗尔购入了一千五百支弗朗索瓦枪,法兰西的军工厂已经供不应求而需要延期交货了,弗朗索瓦枪也已经过了物以稀为贵的时期,因而国王所幸嘱咐外交官们,尽可能的多卖出一些就行了。

理论上,所有出售弗朗索瓦枪的收入属于法兰西国王,但国王立刻慷慨的表式,他乐于把这些钱中的绝大部分充作军费,支付在茨魏布吕肯战事的开销,如此一来,相当数量的因为财政问题而反对这场战争的人都闭了嘴,人们都转而谈论这种“以战养战”的好办法。

有了国王的八百万利弗尔的支持,法军统帅部拨出一笔专款给每个在前线的士兵都了奖金,这使得法兰西军队的士气空前高涨,2月初重开战端之后,法军于2月底攻占茨魏布吕肯公国全境,正式挺进行宫选侯领地。

奥地利军对在西线比他们的法兰西同僚们要辛苦的多,圣诞节期间他们并没有休息,因而他们取得的战绩似乎看起来大得多,但整个欧洲关注的并非是约瑟夫皇帝又攻占了多少西里西亚的土地。而是74岁的老战神弗里德里希二世,在奥地利的新式武器以及严寒天气的共同打击下,终于一病不起了。

生的一切显然都在约瑟夫皇帝的掌握之中,普鲁士军队既然龟缩在上西里西亚的碉堡中坚守不出,他的军队就转而攻击上巴伐利亚的卡尔.奥古斯特选侯。巴伐利亚选帝侯的残兵败将在皇帝用弗朗索瓦枪武装的军队前不堪一击,到了4月底,奥地利攻占了几乎整个巴伐利亚全境。

维特尔斯巴赫家族的大悲剧翻到了新的一页,卡尔.奥古斯特选侯以一种异乎寻常的悲壮方式背弃了自己的信仰——他服毒自杀了。

约瑟夫皇帝的赫赫战功顿时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卡尔.奥古斯特赢得了整个欧洲的同情,“逼死一位选帝侯”的罪名,看来要伴随皇帝终身了。

不过从约瑟夫皇帝写给玛丽的信来看,他似乎并不在乎这种罪名,“奥地利的领土扩张是最重要的,能夺回西里西亚,我终于可以去地下见我们伟大的母亲了,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但法兰西这边却遇到了麻烦,相对于皇帝的巨大胜利,法兰西本来战果就不多,而现在,更加变得投鼠忌器了。和法军对阵的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现在已经是茨魏布吕肯公爵、行宫选侯和巴伐利亚选侯了,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是古老的维特尔斯巴赫家族现在唯一的男嗣了。

??事实上,当卡尔.奥古斯特选侯的死讯传到凡尔赛,国王和玛丽就意识到这一点了,法兰西方面立刻以尊重亡者为名,在前线实行半个月的休战,并传话给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选侯,让他利用这段时间办好他哥哥的后事?

凡尔赛方面也充分利用了休战的半个月。所有的将领都被召回凡尔赛,国王和王后关起门来,就战局和他们进行了全面商讨,而讨论的主题就是,如何在不伤害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选帝侯的情况下,将法兰西在这场战争中可能取得的战果最大化。

和谈似乎已成为必然,但罗尚博伯爵和约翰王子都认为,应该在和谈之前再取得几场胜利,至少要占领四分之三以上的行宫选侯领地,以便给和谈增加筹码。

“玛丽,你的皇帝哥哥大概不会把吃

进去的巴伐利亚吐出来了吧,”国王看了看妻子,才又笑眯眯的对着大臣们,“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想好一个问题,如何安置这位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先生。”

国王找到了事情的重点,假如约瑟夫皇帝执意要把巴伐利亚据为己有的话,那么,法兰西攻打的茨魏布吕肯和行宫选侯领地,看来就必须分作三份,一份留给法国,一份分给亲爱的巴登亲家,还有一份,总要让这位维特尔斯巴赫家族的后裔有地方落脚和繁育下一代吧。

“其实斩尽杀绝也没什么吧。”费迪南德撇撇嘴,“让那位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选帝侯随便到柏林或者德累斯顿去流亡好了。”

“斩尽杀绝的事情,不应该由法兰西来做,”国王严肃的看着王储,“我宁愿不要新的领地,也不希望法兰西波旁王族背负这样的恶名。”

费迪南德涨红了脸,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闷,玛丽想了想,便笑道,“奥古斯特,我认为我们在这件事上。没必要太仁慈,约瑟夫二世作为皇帝,有义务保护他的臣民以及臣民的领地,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是神圣罗马帝国的选帝侯,我们没必要对他的安危比约瑟夫皇帝还上心。”

在场的诸大臣,大概有好几位都想到了这一点,但碍着王后的面子不好说,玛丽说过这番话,国王只是点了点头,而好几位大臣的脸上,都1ou出了满意的表情。

“那我们不如这样吧,”费迪南德有了新的想法,“让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投降法兰西,让他做我们的臣子,法兰西就分给他一块领地。”

这是个好办法,玛丽觉得眼前一亮,正想要细细思索,国王却已经出了不满的声音,“这个偷走弗朗索瓦枪,还与我们为敌的家伙,我不希望他成为我的臣子呢。”

??“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偷走了我们的新式武器,我们夺走了他的领地,”费迪南德并没有放弃,“爸爸,从这方面说,我们扯平了。?

国王一言不,这时候,一直沉默的约翰王子轻声说道,“陛下,以微臣在茨魏布吕肯的感受,德意志人对法兰西军队有很深的排斥心理,如果有可能的话,安排一个来自德意志的统治者统治我们的新领土,可能会避免很多麻烦。”

“这么说,小约翰,你也希望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投降么?”

“陛下,”约翰王子回答道。“我只能说,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确实是个不错的人才,不论是从一个军事统帅的角度,还是从一个领导者的角度。”

这显然不是国王想要的答案,于是他转向别的大臣们,“先生们,你们之中还有谁,也同样认为我们应该想办法让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投降么?”

罗尚博伯爵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举起了手,小舒瓦泽公爵迟疑了一下,也补充道,“陛下,我认为这个办法最大的益处,就是不需要考虑给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分什么领地,又能足够体现陛下的仁慈。”

国王这才勉强点了点头,“好吧,先生们,既然你们都这么认为,”突然,他又看向自己的妻子,“玛丽,你怎么看?”

“先生们,”玛丽转向大臣们,“如果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有像你们说的那么优秀,他会不会投奔诸侯联盟那一方?”

“肯定有这个可能,妈妈,”费迪南德立刻出了不满的声音,“弗里德里希二世手下,又要增添一个我们的敌人了。”

“不过,前提是弗里德里希二世能够活下去,”约翰王子似笑非笑的,用他一贯的轻声,“据我的了解,那位他认作继承人的弗里德里希.威廉王子资质并没有继承过去的几代普鲁士国王的进取精神。”

于是国王终于下定了决心,如果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向法兰西投降的话,他愿意接受,但在那之前,法兰西军队仍将继续他们在行宫选侯领地的战斗,直到他们彻底夺下这块领地。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