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太后 028 卢森堡公爵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8 00:23字数:1291809

??约瑟夫二世虽然嘴上说他不在乎卡尔.奥古斯特选帝侯的死亡。事实上,他又怎么敢不在乎?

于是凡尔赛就收到了皇帝这样一封来信,信中请求法兰西方面对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选帝侯高抬贵手。

回信是玛丽亲笔写的,“我们的将军们都说,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是个很出色的人物,因而哥哥你可以放心,国王和我都认为这个年轻人不会像他哥哥那样盲目的选择自杀。”

玛丽依然坚持约瑟夫皇帝该管好自己的臣民,不过,休战期结束重新开战之后,回到战场的法兰西军队,还是有所保留。没办法,这时代死于战场流弹和冷枪的将领不少,法兰西方面,确实也不希望维特尔斯巴赫家族的大悲剧再添上一个最杯具的结尾。

战场上枪炮不长眼睛,不过法兰西军队中确实开始流传着不成文的命令,至少在战场上看到对方统帅的时候,不能随便放枪。如果玛丽不知道法兰西的将领们已经起了英雄相惜之心的话,说不定真会以为他们想打一场心理战呢。

而年轻的维特尔斯巴赫家族族长似乎真的接受了法兰西的这种好意,他的抵抗不再那么顽强,甚至还安排了一次与法兰西交换战俘的活动。战争的进程又放缓了,交战的双方。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

事实上,整个欧洲都在等待,在波茨坦的无忧宫,叱咤欧洲近半个世纪的枭雄弗里德里希二世,终于要去面见上帝了。

普鲁士国王在和肺炎以及风湿病做着最后的搏斗,对于奥地利来说,这却是个大好机会,约瑟夫皇帝得到了充分的时间,收拾破败的巴伐利亚以及他在西里西亚的占领区,安抚平民,巩固他的统治。

法兰西军队在普法尔茨却仍然稳步的推进了

,6月底,罗尚博伯爵收到线报,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去了波茨坦,约翰王子立刻起攻势,一天之内就拿下了重镇凯泽斯劳滕。巴登藩侯的军队也不完全是摆设,他们从南向北,软硬兼施拿下了两小块领地——斯皮尔斯主教领地以及锡尔堡公国。两家的军队现在饮马莱茵河畔,随时能够攻下整个行宫选侯领地。

??到7月中旬,从波茨坦传出的消息,医生们放弃了对弗里德里希二世治疗,虽然这位伟大的战士还在顽强的活着,欧洲各主要国家的外交官们,也已经开始与弗里德里希.威廉王子秘密接触了?

??法兰西情报人员密切监视着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的波茨坦之行,传来的消息令法兰西的前线将领们颇为满意,年轻的巴伐利亚选帝侯没能见到普鲁士国王,他随后求见普鲁士的王位继承人。但弗里德里希.威廉王子的回话是,“一个没有领地的选帝侯与普通人有什么差别??

上述情报传到凡尔赛,国王看了直摇头,然后对自己的妻子说,“玛丽,伟大的玛丽亚.特蕾莎女王如果在天上看的话,她一定会欣慰于终于赢得了与弗里德里希二世的争斗,她最大的成就在于教育出了这么多出色的子女,而普鲁士国王只有一个不成器的侄子。”

玛丽笑了笑,“奥古斯特,你是在奉承我么?”

“当然,”国王不假思索,“约瑟夫皇帝还不用我去说他出色。”

?。8月1日,弗里德里希二世去世,弗里德里希.威廉三世登基成为普鲁士国?

普鲁士军队纵横欧洲的时代,随着他们的伟大领袖一去不复返了。普鲁士年轻的国王登基伊始,就像他伯父的敌人们抛出了橄榄枝,皇帝的特使、法兰西国王的使者、乃至巴登和符腾堡的使者,凡是这次去参加他的加冕礼的站在奥地利一方的使者,都在无忧宫得到了他的热情接见。

普鲁士新国王用他的行动证明,他已经把巴伐利亚当成奥地利的领土了。在没有和诸侯联盟其他国家商量的情况下。他已经开始和奥地利方面议和,此举显然不利于成立不到一年的诸侯联盟的内部团结,但无疑是约瑟夫二世所欢迎的。

??弗里德里希.威廉三世在特申见到了皇帝,两位年纪相仿的君主彼此对对方都很满意,就像约瑟夫在给玛丽的信中所写的,“普鲁士新国王并不像人们所想象的那样是个庸才,相反,他头脑清楚,只是不善于决断,就我来说,只能把他对于奥地利的友好归功于我们伟大国家的魅力所在。?

经过双方的讨价还价,奥地利得到了奥得河东岸的大部分西里西亚土地,约瑟夫皇帝心满意足,他在信中告诉玛丽,“他已经迫不及待的去巡视自己新获得的领土了”。

而在普法尔茨,法兰西的将军们正在采取一种奇怪的战术,他们始终没有完全停战,不断的用小范围的战斗蚕食着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最后的一点儿领地,不论是进攻方还是防守方都知道,法兰西事实上,正在慢慢消磨着普法尔茨军队的战斗意志。

然而约翰王子却对这一战术有着他自己的解释,“我们之所以要这么做,只不过是想提醒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选帝侯,在皇帝和普鲁士国王都忘记他了之后,只有法国人才会好心好意的关照他。”

事实上,约瑟夫皇帝在他的信里,也提到了这位出境悲惨的选帝侯,但皇帝除了感谢法兰西帮他解决了大麻烦之后,并没有提出任何实质性的建议。这使得玛丽很是不满,国王就不用说了。

“约瑟夫皇帝大概希望我们杀掉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吧?”国王似乎终于改变了他的态度,“现在我倒是希望他能投降我们了,我很乐意让维特尔斯巴赫家族在法兰西的仁慈下代代相传。”

有了国王的这句话,法兰西前线的将领们就更大胆了。没过多久,玛丽从她穿越以来,第一次深刻的体会到了古代世界通讯的不便所带来的种种恶劣影响,等她和国王得到消息的时候,费迪南德都已经从普法尔茨回来了,与他同行的居然还有那位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选帝侯。

费迪南德偷偷去了凯泽斯劳滕,面见了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于是这位选帝侯在向法兰西国王投降之前,先向王储投降了。

从费迪南德到他的帮凶小舒瓦泽公爵和约翰王子,个个都必须要承受国王和王后的怒火。而国王在训话的同时,很快想起,“费迪南德,你都和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谈了些什么?”

“其实真没有说什么,”费迪南德居然还有些不好意思,“小舒瓦泽公爵和约翰姑父之前教了我不少,不过我没有和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说那些的机会?”

“他只是说,我能有勇气去凯泽斯劳滕,已经很值得他尊敬了,正因为如此。他才决定向法兰西投降的,”费迪南德说到这里就骄傲起来,微微挺起了胸膛。

结果国王压根儿没表扬儿子,他只是嘱咐所有人以后不准再做这么冒险的事情,随后便命人准备召开御前会议了。毕竟来投降的是一位德意志的选帝侯,又是出身名门,法兰西方面,也必须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当天晚上夫妻俩回到房里,玛丽才对国王说,自己确实很后怕,费迪南德居然真的跑到战场上去了。

“这孩子违背了他最初的诺言。就凭这一点,也必须要接受惩罚,”国王毫不犹豫的说道,“等忙完了这段时间,我们再考虑惩罚他。”

不仅仅是国王,玛丽也同样忙了起来。对于来投降的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选帝侯,要恩威并施,受降仪式的安排就要既弘扬法兰西的国威,又照顾这位选帝侯的面子,最后,还有个麻烦事,这位选帝侯都来投降了,法兰西方面,是不是应该给他也封个爵位呢?

??关于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阁下的爵位,御前会议就从下午一直讨论到晚上,本来国王想从波旁家族的传统爵位中封一个,以示王室对于这位选帝侯的重视,但遭到了奥尔良公爵为的宗室贵族们的大力反对?

奥尔良公爵提出了一个建议,既然茨魏布吕肯已然归属法兰西,那么茨魏布吕肯公爵这个爵位,就完全可以被当做法兰西的爵位来打来投降的人。

??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是个人才,但奥尔良公爵的意思,显然是让国王这辈子都不要再用他?

于是费迪南德立刻提出了反对意见,他建议国王把卢森堡封给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这块领地不够大,不过可以虚封卢森堡公爵,等普法尔茨那边的停战和与巴登划分占领区的相关事宜完成之后,再把kao近特里尔的那一部分也还给这位公爵。

??“那么,究其一生,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公爵大约都要为把这两块领地连接起来而奋斗了吧,”费迪南德客客气气的看了一眼他的奥尔良伯父?

(这两块领地中隔着的,就是我们前面反复提到的特里尔大主教选侯国。)

人们立刻开始议论王储这大胆的建议,玛丽看到小舒瓦泽公爵和罗尚博伯爵脸上的表情,平静中有些得意,这才放下心来——费迪南德想不出刚才那种建议是正常的,他必然又是按照这两位的意见去说的,估计其中还有约翰王子的贡献。不过,这个卢森堡公爵的封号,确实很有几分意思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